《重生!厉总小姑娘超级野!》中的人物池蝉厉秋南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霸道总裁,“小喻大王”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重生!厉总小姑娘超级野!》内容概括:池蝉,生长于孤儿院,12岁被林家收养,为了所谓亲情拔掉浑身的刺,最后惨死。重活一世,她果断和家人断绝关系,和最爱她的男人厉秋南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点击阅读全文

《重生!厉总小姑娘超级野!》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池蝉厉秋南,讲述了​他跪下,轻轻打开麻袋。由于有麻袋的保护,池蝉那张美到惊为天人的脸还算完整,只是头和头发沾上了血污,怎么也擦不干净。厉秋南小心翼翼地用昂贵西装的袖子去擦,却越擦越脏,池蝉的整张小脸己经满目疮痍,看起来像一件艺术品。厉秋南抱着她的脑袋,眼泪夺眶而出...

重生!厉总小姑娘超级野!

精彩章节试读

池蝉死了。

尸体被放在麻袋里,从破旧烂尾楼的楼顶扔下。

或许是执念太深,她的灵魂久久未散,一首感受着粉身碎骨的痛苦。

哒哒哒……园区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池蝉转过头去,对上厉秋南阴鸷的眼神,她能看见男人双目猩红,下巴上长出细细密密的胡茬,看起来很狼狈。

厉秋南看着麻袋,怔住了。

他僵硬地站在那里,就像一尊俊美的雕塑。

他跪下,轻轻打开麻袋。

由于有麻袋的保护,池蝉那张美到惊为天人的脸还算完整,只是头和头发沾上了血污,怎么也擦不干净。

厉秋南小心翼翼地用昂贵西装的袖子去擦,却越擦越脏,池蝉的整张小脸己经满目疮痍,看起来像一件艺术品。

厉秋南抱着她的脑袋,眼泪夺眶而出。

“阿蝉,你不是最讨厌我碰你了吗?”

厉秋南哽咽着,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

“阿蝉,我求你,你把我推开吧,你把我推开吧……”话的尾音渐渐隐没在了厉秋南的嗓子里,他虔诚得像一个信徒,在祈求神明的垂怜,或者说,池蝉就是他的神明。

池蝉站在他身边,半透明的手穿过他的肩头。

她看着厉秋南悲痛欲绝的神情,只觉得像千万把刀穿心而过,骨肉尽碎,开膛破肚。

她死前怎么就没有给他一个证明自己爱她的机会,哪怕只有一次,她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下场。

厉秋南突然站了起来,声音轻得像蚊子叫:“阿蝉,我替你报仇。”

池蝉愣住,随即才反应过来男人接下来要做的事。

“不要!”

池蝉飘到男人面前,半透明的双手不停地穿过男人的胸膛,见阻止不了男人,她蹲下来抱头痛哭。

“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疯子……”池蝉跪下,眼泪己经顺着白皙的脸颊滑下,滴在地上,化作几朵晶莹的泪花。

厉秋南的手下拖来了两个大麻袋,两个都还在蠕动,看来还留着一口气。

打开麻袋,里面装着一男一女。

男的是池蝉爱了一生的男人沈立,一个是夺走她一切的女人林芊芊。

厉秋南徒手拎着两个麻袋,踉跄着从一楼爬到烂尾楼的六楼,手心被磨出了血液,染红了麻袋的袋口。

池蝉不能离开尸体太远,所以只能在一楼看着男人一步一步走上六楼。

厉秋南己经遣散了所有保镖和助理,亲自站在六楼上。

他看着楼下的麻袋和麻袋里露出头的女人,先将沈立一脚踹了下去,再双手扛起林芊芊,狠狠扔下六楼。

最后,他转过身去,张开双臂。

助理看事态不对,连忙往楼上跑。

池蝉震惊,他想干什么!

报仇己经报了,他还要……殉情?

“不要!”

池蝉朝他奔去,只飘出两步的距离,就听见一声惊呼,随后,厉秋南重重地砸在地上,血肉模糊。

池蝉感觉喘不过气来,呼吸变得急促,一股百合花香味传入鼻腔。

她只觉得身体难以言说的变轻了,眼皮越来越重,慢慢就闭上了眼。

……池蝉醒了。

她望着熟悉的白色天花板,有些愣神。

她不是己经死了吗?

怎么还会看见如此真实的画面?

她坐起来,头昏昏沉沉,手上还打着留置针。

她跑出病房。

厉秋南……厉秋南呢?

一出病房,她迎面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在敷衍的对不起了一句之后,她转身想朝另一个方向奔跑,却被那个人一把拉住。

“你要去哪?”

熟悉的声音响起,池蝉抬头对上那双眸子。

和那双阴鸷的眼睛不同,虽然眼睛看起来矜贵冷漠,但眼底还有一丝温柔,尤其是在看见池蝉的时候,眼底的温柔几乎要溢出来。

只一眼,让池蝉愣在原地。

是厉秋南。

“你怎么了?”

厉秋南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她的额头,眼睛还时不时地瞟着池蝉的脸色,见池蝉没有反抗,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我……”池蝉转头,看见一辆医院专用的铁餐车正缓缓被推过来。

“饿了吗?”

厉秋南顺着她的眼光看去。

“我饿了,要吃饭。”

池蝉看着男人,肚子还很配合地叫了叫。

“我去给你打饭,你回病房好好休息。”

男人正要转身离开,池蝉突然拽住他的袖子。

“怎么了?”

厉秋南有些惊讶,毕竟眼前的女人很少主动跟他说话,更别提肢体接触了。

“我突然不饿了。”

池蝉紧紧地拉住他的袖子,“你陪我去病房里休息吧。”

厉秋南受宠若惊,但还是压住心里的欢愉,点了点头。

池蝉知道,她重生了。

看着房间里的一大束百合花,池蝉皱了皱眉头。

她不喜欢百合花,但是她的养母喜欢,所以她就一首都说自己喜欢百合花,为了让养母开心,她告诉所有人她喜欢百合花,包括厉秋南。

而她用心去讨好的养母,却和林芊芊沈立策划了这场谋杀,想杀掉池蝉让林芊芊代替她嫁入厉家。

当初她和厉秋南联姻结婚的时候,养母何茗才知道池蝉的结婚对象居然是厉秋南,于是她买通了厉家的保姆和管家,在暗地里想陷害池蝉,但池蝉命大,居然每次都逃过一劫。

何茗将这一切都说成是厉秋南一手策划的,目的是让厉秋南将她赶出厉家好让林芊芊嫁进厉家。

可是池蝉居然一次也没看出来,哪怕是有人看不下去了告诉她,她也觉得是厉秋南想让她恐慌,无条件地相信自己的养母。

可惜这一次,她重生了,看穿她们的所有伪装和丑恶的嘴脸。

这一世,她要好好报答一下上一世的“恩情”。

突然,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贵气的女人。

池蝉和厉秋南同时抬头去看,来人正是何茗。

何茗看见厉秋南,突然就谄媚了起来,笑着搬来一张凳子:“秋南啊,你工作还忙,请个护工来照顾小蝉就好了呀,干什么亲自来守着她呢?”

“我自己的老婆,我愿意。”

厉秋南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何茗,转头看着池蝉,眼底情绪不明。

“妈。”

池蝉假装乖巧地和何茗打招呼。

“小蝉啊,今天你妹妹去大学报到,我可是挤出时间来看你啊。”

何茗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厉秋南,“我先走了,还要给家里的下人发工资呢。

就不打扰你们了。”

池蝉微笑着把何茗送出门,嘴角的笑意慢慢消失。

她冷脸的时候就很像生气了,厉秋南手足无措,坐在旁边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秋南,”池蝉转过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我不想住院了,你把我送回去吧。”

厉秋南应下,转头就出去给她办出院手续。

住院的原因,池蝉己经记不到了。

她重生到了被杀害的五年前,是她刚刚嫁入厉家不到一年的时候,这时候她对厉秋南还没有到憎恨的一步,所以这时候,是改变未来的关键时刻,每分每秒都很珍贵。

她望着窗外,有两只喜鹊停在电线上,叽叽喳喳的。

池蝉打开手机,看着屏幕上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和一个看起来格格不入的池蝉。

这张照片还是池蝉11岁的时候照的,那时候她还没被认回林家。

认回来之后,连全家福都不愿意再拍一张,就随便地把她p上去了,看起来很古怪。

池蝉关掉手机,捏了捏鼻心。

小说《重生!厉总小姑娘超级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