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覆巢之下》是作者“靳淞”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霸道总裁,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林倦南臣,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被核污染至今,重建而起的都城。划分上流者居所为S区;中正者住所为H区:下放者飘荡于M区。S区内有三大顶级世家:林家,南家与布吕歇尔家族。以及一些不断崛起的小贵族。H区多是守法公民,即便如此上层者也与世家大族有着密切往来。M区为不法之地,虽然看似杂乱污秽。但也有自己的规矩。城中之人..真的是“人”吗?或许称之为兽*也不为过吧。...

点击阅读全文

重启:覆巢之下

最具潜力佳作《重启:覆巢之下》,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林倦南臣,也是实力作者“靳淞”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两位继续谈论正事,不必在意我的出现。”林倦漫不经心的抬起脚,身旁一位身穿执事衣衫的男子便一脚将一位看场子的小弟踹趴下。正倒在林倦的脚下为其垫脚。“林少爷,我们南家家主和许家代表谈论生意上的事,您旁听是不是不太合规矩?”说话之人面带微笑对着坐于软沙发上的林倦语气中很是客气...

免费试读

清扫过后的会议室中,多了位稚气未脱的少年。

正坐于软皮沙发之上把玩一支克洛洛手枪。

“两位继续谈论正事,不必在意我的出现。”

林倦漫不经心的抬起脚,身旁一位身穿执事衣衫的男子便一脚将一位看场子的小弟踹趴下。

正倒在林倦的脚下为其垫脚。

“林少爷,我们南家家主和许家代表谈论生意上的事,您旁听是不是不太合规矩?”

说话之人面带微笑对着坐于软沙发上的林倦语气中很是客气。

而迎接他的是穿脑而过的子弹....。

“南家就是这样管教下人的?

阿尔伯特,把尸体处理一下。”

南臣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但并不恼怒反而去安抚身后弟弟南川的情绪。

“小川你去外面候着吧。

这里有林少看着这无理的狮子不会再对我怎么样。”

南川也只得前往门外等候。

“几位现在可否听我一言?。”

开口之人面容柔柔弱弱,但大家都看到他出手之狠烈。

自是将南少管家踢飞的白衣男子庆云生。

“庆先生的小曲儿唱得甚好,可不知先生今日到此来,是意欲何为啊。”

傲慢的白狮子将烟掐灭轻声开口。

庆云生从怀里取出一袋纸张,微微一笑便开口道。

“这是靳先生在临死之前写下的遗嘱,这上面清楚写下来这拳庄的所属权,虽说这拳庄理应是南家名下之物,但所有权毕竟还是在靳先生手中,所以他有处决权。”

他走上前将纸袋拆开露出其中的遗嘱,明明确确的可以看到在拳庄继承写下了一个名字:你们猜猜看。

“靳叔居然会将拳庄给这个人。

真是想不到。”

南臣看着这所属人的名字,觉得不可思议。

这拳庄的所属问题己解决,接下来双方便是谈论着“生意”方面的问题。

也不知是林家大少爷在场的原因,还是这南家少主与许家保镖素来不和,双方多次翻脸。

但都被林少调解。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很快就到了月上枝头之时。

一位年过西旬之人进入屋内。

“少爷,天色不早该回去了。”

只见此人面容和蔼但不失沉稳干练。

气质也不似那一般的喽啰。

林倦看来人为自家管家,便起身往外走,而阿尔伯特作为执事在身后跟行。

林家之人一走,遥也带着人起身行礼而去。

待众人走后,南川怒气冲冲的走进屋内,似质问一般的向南臣怒吼。

“哥!

你怎么像个唯唯诺诺的小娘们儿一样!

那个林倦不就是仗着家里有钱军中有势吗!

我们又不比他差多少。”

南臣举起茶杯轻抿口茶,并不恼火的开口回道。

“josiah,你去翻一下刚才被击毙的‘南家侍卫’的尸体。”

说完看向自己的弟弟。

“你不好奇为什么我们与许家的会谈会被林家知晓吗?”。

不一会josiah从门外一边揉着腰部一边将一张纸条递给南臣。

而纸条上面写的是:做得不错但有瑕疵。

南川一拍桌面,骂了一句。

“这个狗倦!

居然在我们身边安插了奸细!。”

南臣摇了摇头,挥挥手吩咐josiah备车准备回南家。

而南川只是喋喋不休的说着那几人的不是。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62s行驶在高速路上,从M区驶入H区的街道。

“林少累坏了吧,来吃口水果。”

阿尔伯特用牙签叉起一小片西瓜送入林倦口中,又用手帕擦去其嘴边的果汁。

香甜的水果,搭配典雅的车载音乐,这一幕尽掩去那会议室带来的压抑感,也使得这位富家公子变得放松起来。

反观....南臣这边,josiah开着一辆凯迪拉克CT6。

音乐也算得端庄但他却无心去享受这一刻。

因为他弟弟南川的聒噪。

“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吗,给你个雪糕吃。”

南臣在车载冰箱中取出一根巧克力雪糕,拆开包装就塞进了南川嘴里。

得到了这片刻的宁静,他开始盘算这一日谈判所得到与失去的产业。

除了让出了三处交易场所的两分毛利,收获了许家4.5%的股权。

还将拳庄一半的股份夺了回来。

“这一次的谈判还算是为家族取得了些许的利益。”

又看了看这手中握紧的纸条,和手机上林倦发来的信息:“亲爱的南小狼,这次你要怎么报答我啊?。”

在消息的最后,还附带了一个骚包的爱心*解锁屏幕,顺着这信息发了一条:“我可真是谢谢你了,林大少爷这么大的阵仗真的是让我受宠若惊。”

南川滴溜溜的眼睛也看到了这一幕,一把夺过手机,但南臣早就锁死了屏幕,任由他怎么捣鼓也猜不到这手机密码,便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个狗南臣”南臣将手机夺了回去,弹了下南川的鼻尖轻声正色道。

“回去罚你跪祠堂,叫你对长辈不敬。”

说着话,车停了。

“少爷”。

josiah清澈的声音从驾驶位传来,迫使南臣看向车窗前的一辆黑色迈巴赫。

“是林家的车。”。

josiah补充道。

南臣并未推开车门去相会,而是打开手机询问林倦:“你搞什么,该不会是车没油了吧?

有什么事你下车来说。”

而下一秒从迈巴赫上下车的人并不是林倦,而是阿尔伯特。

他大摇大摆的走下车走到南家车旁,南臣摇下车窗的同时捂住了南川的嘴。

“阿尔伯特先生,林少爷有什么事需要你传达?。”

南臣言语中没有一丝轻视还带着几分敬重,这也让阿尔伯特感觉到几分诧异。

“也没什么,不过是林少爷让我给您捎句话。

关于拳场的事,您剩下的股份就别惦记了,毕竟南家最能打的己经死了。”

而南臣面无表情的看着阿尔伯特的笑容从起初和蔼到之后的狡黠最后居然觉得那是一种挑衅,调戏。

可他内心的怒意并不表现于表面而是依旧待人如春风般的开口。

“那怎么行,还是要争一下的毕竟是祖祖辈辈的基业。

做人不能忘本,您说呢?

而且呛行可不是什么官面上行得通的事。”

阿尔伯特也并没再说什么,而是径首走回车里。

看着前面的车子发动继续行驶,南臣也示意josiah开车。

回到车中的阿尔伯特对林倦说道。

“少爷,南臣少爷是个颇有城府之人。

若是准备拿下M区的营生可要多多小心才是。

而且他刚才言语之中可是有敲打您的意思。”

林倦按下耳边的监听器,回放刚才南臣所言之话,也不禁微微一笑。

“我以为南家两子,一个怂包一个莽货,原来是出了个“仲达”。”

......晚上9点28分。

林家府邸,阿尔伯特正端着餐盘,餐盘上摆着莓子蛋糕和草莓牛奶。

慢步走进林少爷的房间,将甜点放在桌上。

而此时林倦也正沐浴完毕,身披浅色浴衣一边擦拭头发一边走进自己的卧室,迎面而来是刚刚准备出门的阿尔伯特。

“阿尔伯特。”

林倦一声轻呵。

使得阿尔伯特退后让到一旁。

“对不起少爷,是我毛躁了。”

阿尔伯特低头似犯错侍女一般。

倒是让林倦气焰消了不少。

待他看到阿尔伯特为自己准备的糕点时,便挥挥手让人退下了。

他打开电视,一边品尝自己的甜点一边转换电视节目,最后在一个新闻节目停了下来。

“我台记者得到新消息,就在我市豪门世家南家家臣靳淞死去第西天,传来了其养女的死讯。

下面由我台记者给您带来第一视角的报道.....啧,好好的孩子....怎么就自杀了呢?”

就在这一刻院子外射来一支暗箭,击穿了玻璃扎在了墙壁上。

一击不得手便是第二支箭,这次箭头停在了林倦的眉心处。

....

小说《重启:覆巢之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