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反仙魔录》是作者 “我不撕五六七”的倾心著作,陈源陈天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修仙?不争不杀不夺你走什么仙路?炎黄学子转生修真界,历经挫折,一次又一次的困境接踵而至,修炼,修炼!变强,变强!仙魔竟在一念间,为长生手段无穷……位面封锁,天道残缺,仙人尽灭的背后…………这一切究竟是因果,还是阴谋…………...

点击阅读全文

看过很多穿越重生,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逆反仙魔录》,这是“我不撕五六七”写的,人物陈源陈天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在车厢中大,部分时间他都在休息,保存体力。睡在陈源身旁的柳白是第一个清醒的,看着身旁从昏睡中将将从醒来的陈源,说道“陈兄,走下车去看看。”掀开车后帘,眼前是一片开阔石质平台,在前方是一座高大的山峰约估有超百米高度,山壁的坡度很大看起来陡峭异常,在山脚树林的中央有一处石阶。石阶一直连绵直达那山顶一眼望...

逆反仙魔录

逆反仙魔录 阅读精彩章节

........历经三天半的路途后,在一个天边初亮的清晨,车厢内不停的颠簸刹那间骤然停止,想来是已经到达了目的地。紧接着驱赶马车的几个仆从的几声喊叫自车厢外传来。

“试炼地点到,所有参加试炼者下车准备.”

倚靠着车厢休息的陈源,声音传来后霎时清醒,双眼随之睁开望着车厢出口的方向说道。

“什么?竟然这这么快就到了?”这次马车的车程,早晚都有吃食提供,尽管都是些米粥,但陈源已经很满足了,毕竟以前当乞丐吃的比这还烂。在车厢中大,部分时间他都在休息,保存体力。

睡在陈源身旁的柳白是第一个清醒的,看着身旁从昏睡中将将从醒来的陈源,说道“陈兄,走下车去看看。”

掀开车后帘,眼前是一片开阔石质平台,在前方是一座高大的山峰约估有超百米高度,山壁的坡度很大看起来陡峭异常,在山脚树林的中央有一处石阶。石阶一直连绵直达那山顶一眼望不见边。

而在开阔石质平台处,其中站着一个青年。他和那来时的老神仙一样头系小冠,可唯独服饰不同,其身着黑色道袍,其衣角边缘有红色条纹装饰,面容冷俊,一脸认真地将双手负于身后,俨然一副世外高人的做派。不待陈源继续打量,青年开始发声。

“所有试炼者集合,在我面前排好队!”

不到三十秒,参加试炼的少年们,整整齐齐的一列又一列,速度不敢有丝毫怠慢,更不敢得罪眼前的青年。

而那青年见状颇为满意地微微点头,面向包括陈源在内地试炼者说道。

“吾乃浩然宗外门长老叶玄,也是此次试炼的主考官,相信你们也看到我身后这条千阶石阶了,这便是此次的宗门试炼内容。徒步攀登行至浩天殿试炼者中的前九名,可升为外门弟子。”

随即叶玄将头望向山峰穹顶之上,被雾气遮掩只留下一点影子的宫殿。陈源顿时目光从穹顶上的宫殿影子与石阶上不断转换眼睛都瞪大了:

‘WC!不是吧!一个没听过名号的小宗门都有这种程度的入门试炼。不行,不行,再困难,我也一定要试试。’其震惊的同时在心中稍微安抚自己,这么离谱的入门试炼,说不定这个门派是真的有点东西呢。

而试炼主考官叶玄一边往身后的石阶走去一边说道.

“相信你们也听乾坤道长说过了,试炼中不论生死概不负责,通过试炼者可成为外门弟子,得仙缘,得造化。好了时辰已到,试炼开始。在此祝你们成功!”

说出最后一句时回望试炼少年一眼,转身几个健步从石阶上消失了。

所有试炼少年包括陈源一股脑向石阶梯冲去。

在浩天殿内,有三人正微笑的看着山壁石阶上那一个个不停往上冲的身影,中间那人身着紫色道袍,其人脸上皮肤白皙,面容俊朗,而却是一副青年之态,嘴里止不住的出现笑意。身旁两人皆着黑绸缎道袍,其一如陈源到场,定会认出,就是那乾坤老神仙。

而另一人,人中处有一八字胡,却是有三条皱纹布于额头,左右颚处内陷,俨然一副老翁之态。两人也同中间那青年一样,充满着笑意。而那八字胡老翁却是说道“恭喜宗主,贺喜宗主,这次来的这批货中确是有几个生龙活虎很是不错,看起来身上的根骨和气血都挺不错的。

成‘丹’的品质绝对比以往的试炼者,高上数倍。”

而那一旁的乾坤道长望向那石阶上却是微笑道“说的没错。浩然兄,这批货物很是不错,看来尔此次定然是筑基有望在即啊。”

那被称作浩然兄的青年,却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还要多谢乾坤兄倚仗,这批货样子上确实不错,可不过就凭这些就想要达到筑基境界,可谓是难如登天。我已经卡在练气九重巅峰将近半年了。只有靠不断积累再尝试一举突破了。”

说完后青年突然话风一转,随即双眼凝视前方,脸上出现一丝狠戾神情认真道。

“我辈修行者,本逆天而行,顺为死,逆为生。三千年至今灵气几经枯竭,如若不逆,死路一条。走吧!让我等去看看,新来的这批货究竟如何。”青年站起身随即朝着大殿门口走去,身后两人竞相低头对青年的说法他们完全同意,随即紧随其后。

视角回到陈源这边。

“呼呼呼...”陈源低着头刘海挡住双眼身体止不住的喘息,穿着的破衣服上面已经全是汗珠,可依旧在不停的爬着台阶,可速度却如若蜗牛。

“抱歉了,我必须得通过,只好让你死去了。”那时一道声音自陈源左侧响起,闻言陈源的精神瞬间紧绷,转头立马看向左侧。一个瘦高高的试炼者,用左肘朝着陈源冲了过来。

而陈源的身后的右侧正是无尽深渊,现在已经来到山峰的中段,右侧没有任何防护。一个普通人落下去,可能会死无全尸。

这情景让陈源很快想起曾经看过的小说,主角掉下山崖必然会得到机缘,然后练成绝世神功横扫一切,可这并不现实。而陈源是个正常人不是神经病,落下去就直接完蛋啦,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些离谱的东西。

没等那家伙攻击的靠近,陈源埋下头,一咬牙,猛的朝前方台阶冲出。险之又险地躲开了这一击,在到达一定距离后,陈源眼中带着一丝杀意转头看向身后。

那个袭击他的试炼者,正立在他刚才站的地方,双腿如同灌了铅,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移动。同时眼神凶恶的望向陈源,不过陈源并不打算料理他,现在的重中之重是完成考核。

随即转头望向台阶正前方,却有九人在陈源之上,其中就包括主动与陈天交好的柳白,和那王晟。此时参与试炼的众人,已经爬了两个多小时,很多都已经精疲力竭,速若蜗牛。

“呼。还得加把劲儿。”陈源心道。加快了前进的步伐。陈源从灵魂上来说,可是一个现代人,通过把控呼吸间的规律,可以减轻自身的疲惫。

有节奏的呼吸,双臂有节奏的摇摆,在科学跑步法的加持下,陈源不到五分钟,就与第九名仅有半米之隔,而那第九名正是柳白。

见那后方来人,柳白直接转头望去,见是陈源,其眼中一震,便回头继续爬阶,嘴角微张轻声道。

“陈兄,你来了?但无论如何,我的名额是绝对不会让出去的。我哥拜入宗内,终日在其中努力修行,却没能为小妹求得仙药,便身死其中。为此,我一定要成功通过试炼。”

原本,陈源低下头根本不想听他BB,但他突然想到柳白话里不同寻常的诡异点,其神情逐渐紧张,着急出声道。

“等等,你刚才说你哥一直呆在宗门里修炼,最后死在里面。那你哥的尸体呢?你见过吗?”

前方的柳白眉头微微皱起,带着一丝狐疑的望了眼身后的陈源,随后说道。

“没有。是宗门里的执事,来我家告知我家人,为我哥的事,我.我弟.我娘,我妹可是哭了好一整哪。不过走的时候,来传话的执事大人安慰我的时候曾经说过,我有慧根,还说如果是我的话,一定可以通过入门试炼的。”

话说到此,越往后说声音越低,如同抽泣般,不过随后破涕而笑。陈源虽看其状有些不忍,但某些事情他必须搞清楚,硬着头皮问道。

“你哥有托人给你和你家人寄过信没?”

“有的。”柳白用右手拭去泪水,独自抽泣回答道。

“你哥去世前在信中是否说过,他除了一直在宗门里修炼,还干过什么其他事?”

柳白回头,带着疑惑,用仍残留些许泪珠的双眼,再一次地望向陈源。眼珠转了转,随后说道。

“应该是没有的。信上说他除了吃饭睡觉就一直用宗内提供的丹药来不断修炼提升修为。这有什么不对的吗?”诉说完毕满脸狐疑的望向陈天。而在陈源看来这家伙整张脸上都写了无知。

“没事。就随便问问。不过通过的名额,我是不会让给你的。”陈源脸上装着一脸严肃的说道,心里却是在不停地吐槽。

‘大傻春,你都被人卖了,还搞不清楚状况啊你。’

“那就拭目以待,陈兄。”柳白旋即笑着转过头去,随后更加卖力的爬着石阶。

表面看上去陈源样子很严肃,稳如老狗,实则心里面慌得一批:‘我尼玛!这刚出虎穴又入狼窝。这个看起来普通的小宗门,里面兴许都不是什么好人啊。

我就说怎么这一来只看到一些执事,怎么愣没看到老一辈的弟子呢,搞半天,原来在这等着我呢.....(想起从那地牢守卫中听来的人丹之法,心中一阵恶寒。)

不能拜入浩然宗,待会儿名额,直接让给前面这个傻小子。’

看向眼前的柳白,陈源心中打定主意。他要卖一个破绽把那个通过的名额让给柳白,柳白只是与他相识,并不算是朋友,这可就不能叫卖队友了。

在卖出破绽的同时,自己绝不能让那些监视本次考核的人所察觉到。在场的人有谁是傻子,到时候被发现了,自己面临的绝对是生不如死。

时间过得很快,慢慢地已经能看到浩天殿的轮廓了。时间转瞬而逝,很快,第一个冲在最前方的试炼者,完成了试炼,就是当初与车厢两人发生争执的王晟;没过多久,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直到第八个试炼者成功通过。

殿门前只剩下柳白和陈源,以及陈天身后那些与其相距甚远的试炼者们。

有的已经累到毫无形象的躺在台阶上,大口呼吸休息了;有的仍是在坚持,只不过他的身体似乎已经撑不住了,只能停留在原地,时不时移动几个台阶。

而在前方心怀鬼胎的陈源和柳白,依旧在进行表面上的竞争。只不过某个人则是在暗自放水而已。

“啊!”陈源前方的柳白,奋力一吼,身上已经大汗淋漓,吃力的强撑着身体,快速跑向了殿内。

陈源在其后,强装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随后停下,表情镇定地对前方说道。

“柳兄,你赢了。”

前者好似听到一般,脑袋微微左倾,似在点头回应般,随后不做停留,走入殿中。殿内随即传出一道严肃的声响。

“通过名额已满,未通过的试炼者统统都下山去吧,尔等,明年依旧有机会来此进行试炼。”

陈源听罢,吐出一口浊气,当即露出一丝不经意的喜色,心道:‘妈的,差一点,差一点,好在又躲过一劫。尼玛的,成仙,有命那才叫仙,没命那叫垫脚石啊喂。’

小说《逆反仙魔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