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重生后,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是作者““沈宁”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沈宁无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  流放路上,毒酒进肠,再睁眼时,竟重回一年前,还未家破人亡的时候。  重来一世,手无缚鸡之力的沈宁本来打算,哄着那位位高权重却冷漠疏离的便宜夫君帮她,却突然得知,他失忆了!  沈宁兴奋的搓搓小手,那她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  看着没有了凌厉气势的司琰,沈宁咬了咬牙,一头扑进对方怀里:“呜呜,夫君~你真是吓死我了。”  司琰皱眉,板着俊脸:“这位姑娘……” ......

点击阅读全文

重生后,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

主角沈宁无的穿越重生《重生后,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沈宁”,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沈宏气的不行,指着沈宁骂:“行啊,翅膀硬了,连老子都不放在眼里了,你个不孝女,除了欺负妹妹还会做什么。”沈宁气定神闲:“您老这么多话,刚才怎么不在陛下面前说啊,再说了,欺负她?是她先不要脸。”沈宏被气的说不出话,余光瞥见司琰往这个方向走,顿时往后退了几步,面对沈宁他不怕,可司琰那气势,他真顶不住,他...

免费试读


沈宁可不给她装傻充愣的机会,直言道:“妹妹刚才指着我,没说两句话就晕倒了,可是想说什么?”

沈煜瑶扶着额头,眉头紧皱:“啊?我、我记不太清了,应该没什么重要的事吧。”

沈宁冷笑:“没什么啊,那就好,我还以为妹妹是对我说的话不服,想要反驳呢。”

沈煜瑶抿唇,恨不得一口咬死沈宁,就非得把话说这么清楚吗。

见她沉默,沈宁摸了摸她的头顶,语气温柔:“是不是想要跟姐姐道歉啊,没事不用,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只要以后别再偷我的画就行了,我们啊,还是好姐妹。”

沈煜瑶看着周围对她指指点点的人,头晕目眩,这回是真的想晕过去了。

闹剧结束,几家欢喜几家愁,沈宁出了一口恶气,神清气爽,沈宏却气坏了,临走的时候,他堵住沈宁的路,抬手就要打人。

一旁的凌枫可不是吃干饭的,见他过来,抬手一挡,轻轻松松就把人推开了。

沈宏一把老骨头,差点儿被推倒。

沈宏气的不行,指着沈宁骂:“行啊,翅膀硬了,连老子都不放在眼里了,你个不孝女,除了欺负妹妹还会做什么。”

沈宁气定神闲:“您老这么多话,刚才怎么不在陛下面前说啊,再说了,欺负她?是她先不要脸。”

沈宏被气的说不出话,余光瞥见司琰往这个方向走,顿时往后退了几步,面对沈宁他不怕,可司琰那气势,他真顶不住,他也真是瞎眼了,当初就不该给沈宁找个这么吓人的夫婿。

沈宏一边后退,一边指着沈宁骂:“你给我等着,若是这事坏了煜瑶的姻缘,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沈宁趾高气昂:“我能等,就是怕你等不到那一天。”

沈宏白着脸走远,沈宁胸口剧烈起伏,被气的也不轻,她居然摊上了这么个爹,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司琰走近后,揽过沈宁的肩膀:“他欺负你了?”

气愤过后,沈宁又觉得有些伤心,她趴在司琰胸口,闷声闷气道:“同样都是女儿,他为什么只护着沈煜瑶。”

司琰声音淡淡:“是他眼瞎。”

父子情份,不能强求,谁不层渴望父慈母爱,可没有就是没有。

人群散去,荣婉儿走在最后,想跟三皇子说几句悄悄话,兴许是老天听到了她的心声,这回,赵清浔居然主动来找她了。

荣婉儿一颗心怦怦跳,觉得自己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她扶了扶发髻,确认衣着打扮没问题才迎上去说:“殿下。”

赵清浔依旧是一副清冷模样,只是幽深的眼眸中多了几分寒意,蓉婉儿没注意,反正他平时就是这副模样。

可下一秒,赵清浔的话让她身形一滞。

赵清浔指着她的腰间:“玉佩。”

荣婉儿纳闷,低头看了看腰间:“玉佩怎么了?”

赵清浔也不跟她兜圈子,直接说:“给我。”

荣婉儿懵懵的解下来给他,然后耳边响起赵清浔的声音,犹如一声惊雷:“婚约取消,改日我会亲自登门换回庚帖。”

荣婉儿觉得自己幻听了:“殿下,您在说什么啊,刚才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

赵清浔像是连听完她说话都没有耐心,径直打断:“怎么回事你心里清楚。”

说完直接抬脚走了。

赵清浔是个多聪明的人,一开始相信荣婉儿是因为先入为主,经过沈宁的点拨,立马就反应过来了。

怪不得蓉婉儿总想换掉香囊,怪不得有些事她说起来支支吾吾,原来一切都有迹可循。

*

深夜,国公府像是炸了锅一样热闹。

“什么,三皇子要取消婚约,为什么,你可是做什么让她不喜的事了?”

荣婉儿委屈摇头:“我没有啊,都跟以前一样,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呢,回来的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思索间,荣婉儿突然想到:“不对,我看见三皇子跟沈宁说话了,今天沈宁还问了我簪子的事儿,该不会是她在殿下面前多嘴了吧。”

国公夫人郭氏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沈宁?我早就看出来她不是什么好人,上回就撺掇沈柔往外头跑,等着,我去问问她知不知道。”

想到沈柔,荣婉儿蓦地拉住母亲:“娘,你可悠着点吧,沈宁今日没见到沈柔,说要过来找她呢。”

郭氏脸上毫无惧意:“一个小丫头而已,能翻出花儿来不成,再说,我国公府的大门岂是谁都能进的。”

话虽如此,但荣婉儿想到沈柔那样子多少有点儿膈应:“娘,我看你跟哥哥都不喜欢她,当初干嘛让她进门啊,你看她现在那样儿,看着都吓人。”

郭氏不多言语,只说:“你不懂,景棠需要这样的女人,沈柔啊,跟她那个软骨头的娘一样,但是反过来说,也有好处,你看多听话,不过还是欠教训了点儿,上回居然敢顶嘴,这回收拾一顿,保准她以后服服帖帖。”

荣婉儿点头,却忍不住发出疑问:“可是娘,你说我也要嫁人了,听说宫里的日子不好过,我以后该不会……”

她还没说完,郭氏就听明白了,立马说:“你跟她能一样吗,她是什么货色,你可是我们国公府的千金,以后嫁人了有这么多人给你撑腰,谁敢动你分毫,再说了,以后的事娘会教你的,保准让你把夫家拿捏得死死的。”

听了这番话,荣婉儿顿时底气十足:“娘说的是。”

*

沈宁知道三皇子对他那位救命恩人的执念,却没想到竟如此急切,第二天一早,赵清浔竟亲自寻过来了。

沈宁本就想把这事儿处理的自然点儿,所以也没有避人的想法,直接从大门口把人迎进来了。

司琰不在,凌枫自然步步紧跟,生怕这位夫人闹出什么乱子。

赵清浔无意攀谈,进屋就开门见山的问:“夫人,那香囊的出处可有线索了?”

沈宁没自己说,反而把丫鬟叫出来:“有什么问题,殿下只管问。”

小说《重生后,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