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氏郦芜蘅是穿越重生《灵田农女小当家 岗青》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岗青”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意外获得灵田一块,郦芜蘅开启了异世的种田发家之路。无奈白莲花一般的奶奶,吸血鬼小叔阻挡着他们一家的道路。白莲花是吧?我让你装!吸血鬼是吧?我让你吸泥去!只是哪儿来的青梅竹马小帅哥,我要赚钱,没空理你,走远点行不行?...

点击阅读全文

灵田农女小当家 岗青

韩氏郦芜蘅是穿越重生《灵田农女小当家 岗青》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岗青”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不过这也导致后来韩氏溺爱弟弟郦沧海,六岁启蒙,从此以后,他念书的银子一直都是郦沧山出,这也就算了,当年他爹走了之后,留下三亩田地,可这些,韩氏竟然一分地也没给老大郦沧山,逼着他成亲之后,除了上山打猎,只能去镇上帮短工。关氏虽然为人泼辣,可是在对待韩氏这件事情上,一直随着丈夫,毕竟韩氏没了丈夫,一个人...

灵田农女小当家 岗青 免费试读


关氏心疼的用衣袖把郦芜蘅额头以及脸颊的汗水擦干,眼中满满都是担忧,“这都两年了,不行,这一次,我们去西康县城找大夫好好看看,我可怜的蘅儿,都被噩梦折磨了两年。庆株镇上那些大夫都是吃干饭长大的,花了那么多钱,连个屁都放,不行不行,等下我和你爹商量商量,眼看又到了上山打猎的日子,去远一点的地方,要是能猎到狐狸,那时候就能带着你去县城看大夫了!”

郦芜蘅摇了摇头,她爹郦沧山是个猎户,他们郦家在梅花村没有田地,夏秋两季,她爹就会去庆株镇上找活儿干,冬春季节,则上山打猎。

打猎本来就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梅花村后面是一片原始森林,想要猎到大一点的动物或者珍稀动物,只有深入森林。

去年也是为了给她治病,郦沧山碰到一头豹子,竟然和豹子干起来,这一架,使得他在床上躺了一个月。

“娘,我没事,只不过是一个梦罢了,没关系。你快去睡觉吧,奶奶不是让你明天下去帮忙收割稻子吗?”郦沧山心疼女儿,关氏也心疼女儿,何尝她又不心疼他们?

提到郦芜蘅的奶奶,关氏只有无奈的摇头……郦沧山的亲爹英年早逝,丢下她娘韩氏和弟弟郦沧海以及他,那时候郦沧山才十五六岁,就肩负起了家庭的重担,弟弟才四五岁的年纪,韩氏因为丈夫早逝,曾几度自杀,最后看在弟弟郦沧海的份上,才坚强的活了下来。

不过这也导致后来韩氏溺爱弟弟郦沧海,六岁启蒙,从此以后,他念书的银子一直都是郦沧山出,这也就算了,当年他爹走了之后,留下三亩田地,可这些,韩氏竟然一分地也没给老大郦沧山,逼着他成亲之后,除了上山打猎,只能去镇上帮短工。

关氏虽然为人泼辣,可是在对待韩氏这件事情上,一直随着丈夫,毕竟韩氏没了丈夫,一个人把他们兄弟两拉扯大……

这几天正是秋收的农忙季节,三亩地,小叔郦沧海要念书,准备明年开春的童生试,韩氏身体不大好,所以,割稻子的事情基本上都压在关氏他们夫妻身上,前两天她爹郦沧山也被她奶奶从镇上叫了回来,就是为了收割稻子。

“没事,睡吧,娘在你身边,娘陪着你,别怕,别怕啊!”关氏抱着郦芜蘅,手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像小时候哄她一样,哄着她睡觉。

一开始郦芜蘅很不习惯,可是渐渐的,关氏身上那一股好闻的熟悉的带着浓浓母爱的味道让她似乎回到了襁褓时候,眼皮渐渐沉重,她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她睡着之后,关氏才把她放好,给她掖上被角,又看了看旁边的郦芜萍,替她拢了拢头发,这才关上门走了出去。

郦沧山家住在梅花村西北角,这里离梅花村后面的森林最近,当然,位置也是极其偏僻的。

郦沧山成亲那年,在村里人的帮助下,三个月就建起了一栋房子,房子位置坐北朝南,一字排开,中间是堂屋,堂屋左边是他和妻子关氏的屋子,右边则是几个孩子的房间。

房子左侧,他建了一个小小的厨房,因为他们家没有田地,所以,也就没有修建猪舍,房子前后都是菜园子,用竹子编成篱笆,围起了一个小小的院子。

关氏穿过堂屋,推开门,郦沧山坐在床前的桌子边上,伸手拨了拨灯芯,“蘅儿又做噩梦了?”

关氏点点头,“也不知道我们家到底造了什么孽,这都两年了,蘅儿每晚都会被噩梦惊醒,虽说这做噩梦没什么关系,可天天这样,就是个成年人也经受不住啊!”她也坐在郦沧山身边,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要说我们两口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也就认了,可我们……没有啊!婆婆那样……还不是她说什么就什么,我们到底造了什么孽,要报应到女儿身上?”

说着说着,关氏竟然哭了,郦沧山急了,他媳妇儿为人十分泼辣,可却很讲礼,嘴巴说话很直,但却没有坏心眼,而且性子极为要强,可为了蘅儿,不知道哭了多少次。

“媳妇儿,你别哭了,我,等把娘地里的稻子收起来,我就去山上看看……这一次,我去打个大家伙,我们带着蘅儿去县里,我就不相信,还找不到一个大夫治好蘅儿的病!”

“你就知道气我!”关氏流着眼泪,伸手在丈夫结实的腰上掐了一把,“你去年上山……沧山,我真的不想你去打猎,过几天再说吧,前几天村里的王婶说,她夏天那会儿在镇上接了一个针线活儿,才三个月,就赚了一百文钱,等忙过了婆婆地里的稻子,你还是去镇上找事情做,我也帮忙赚点钱。大冬天的,我在家闲着也没事情做,实在不行,我带着修远和恒安上山砍柴卖去,这日子是人过出来的,不怕,你别担心!”

郦芜蘅的大哥和二哥是双胞胎,大哥郦修远,今年十五岁,但早就考过了童生试,如今,是一个正儿八经的读书人,二哥郦恒安,性子跳脱,调皮极了,他们二人一点也不像是双胞胎,因为性格差异太大,简直就是一个南辕一个北辙。

“你别打这个主意!”郦沧山面色严肃,“修远这孩子有天分,就让他好好念书,哪怕砸锅卖铁,我也要供他出来!至于恒安……这孩子,唉!”

提到郦恒安,郦沧山都忍不住叹气,这孩子也不知道随了谁,成天蹦蹦跳跳,十五岁了,还跟个孩子一样,不是上山掏鸟蛋就是下河抓鱼,常常气得他们两口子半死。

“恒安我带着,沧山,其实恒安……他虽然调皮,但是孩子知道是非,也孝顺,你不用太担心。”关氏想了想,安慰郦沧山。

郦恒安虽然有时候很调皮,但是孩子懂事,也知道对错,在大是大非面前,他拎得清。

小说《灵田农女小当家 岗青》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