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抗战:第一特种作战部队》是作者““银河也是一粒沙”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魏明扬吕飞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今日新闻:十八岁高中毕业进入部队当兵,极具射击天赋、训练极为刻苦、思想极为坚定。入伍第二年表现突出,送入昆明军校学习。在校期间表现极为突出,三年后加入某特种部队。于西北地区执行抓捕持枪歹徒任务期间,突然失踪。失去了一名国之大将,举国惋惜。他们却不知,此时的他出现在了抗日战场上……...

点击阅读全文

抗战:第一特种作战部队

《抗战:第一特种作战部队》是由作者“银河也是一粒沙”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全营的其余士兵们平均分配到三条机枪防线上,就这么静静地等着。就在这个时候,被保护在中间的那些轻伤员们主动站出来:“报告团座!我们要求参加战斗!”战场上的形势非常明显,如果没有人提醒,大家看到天边的烟尘也不会联想什么的。现在烟尘加上地面的震动,所有人都确信:真有鬼子骑兵过来了。这种时候防线上多一支枪,...

抗战:第一特种作战部队 免费试读


魏名扬从出现到这个时候,总共也不到一个小时,但是他的表现实在太过惊人了。

路团长对他的话言听计从,立刻按照魏名扬的建议下达命令。

全营的其余士兵们平均分配到三条机枪防线上,就这么静静地等着。

就在这个时候,被保护在中间的那些轻伤员们主动站出来:“报告团座!我们要求参加战斗!”

战场上的形势非常明显,如果没有人提醒,大家看到天边的烟尘也不会联想什么的。

现在烟尘加上地面的震动,所有人都确信:真有鬼子骑兵过来了。

这种时候防线上多一支枪,就多一分力。如果防线被鬼子骑兵突破,伤员们就算是被保护在最中间,也无法幸免于难的。

路团长没有半点犹豫:“伤员补充到第二道防线!”

他的话音才落,吕敏学大声喊道:“报告团座!我也要参加战斗!”

吕敏学是半截小腿被炮弹炸断,根本无法站立起来,一直都是躺在担架上的。

“团座!我的手还是好的,我还能够开枪!”见到团长在犹豫,吕敏学焦急地喊道。

“抬他上去!所有愿意参加作战的都抬上去!”路团长没有继续听下去了。

本来就是拼命的时候,能够把鬼子的骑兵击溃了,这里的人才有一线生机。

让鬼子的骑兵冲进阵地来了,大家谁都跑不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路团长看向魏名扬,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个人如果愿意独自离开的话,是很有可能活下来的。

可惜他愿意跟着队伍走,路团长已经明白魏名扬的作用:没有他,全营这个时候怕是已经在山包做最后的战斗了吧!

有他在队伍里面,四百多兄弟活下来的可能性会多上五成。

趁着还有点儿时间,二营的士兵们赶紧挖掘工事,架好机枪。

远处那支逐渐逼近的鬼子步兵,还没有到眼前,路团长只是派了警卫排在这个方向监视着。

飞艇上面的军事观察员和记者们看到地面上的国军士兵突然停止了乘胜追击,开始建立三条防线。

并且三条防线明显就是朝着骑兵过来方向的。

“他们是怎么知道的?”这是英国军事观察员维拉德·弗莱德问出来的,他心中的疑问,怎么也找不到答案。

“我们中间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麻生三郎气愤地吼了出来。

一对通红的小眼睛在飞艇上面来回扫视。

马克西姆嗤笑道:“先不要说这上面电报机的使用权就不是普通人能够使用的。

就凭下面那支国军部队装备,他们用步枪接收无线电信号吗?”

除了麻生三郎,其余的人都笑了。

下面那支国军队伍,连战地电话都没有,更不要说无线电这样的高科技设备了。

况且飞艇上面的电报机使用权只有几个正式的军事观察员们可以使用。

就连他这个日本大使馆武官也没有权利使用,飞艇虽然也不小,但是真的有人去电报室,这些人还是能够发现的。

麻生三郎这才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讪讪地说道:“下面这支队伍的指挥官一定是个胆小鬼。

这么好的追击时机都放过了,竟然开始建立防线。”

“传说中国有高人,可以通过望气知道敌人的情况。可能下面这支队伍的指挥官就是这样的高人。”阿米尼说道。

他是一个非常喜欢中国文化的美国人,这种高人在很多小说里面都写过,比如三个王国的故事这本书上就有记载。

除了这个解释,实在无法明白下面那支国军队伍是怎么知道有骑兵前来的。

地面颤动得越来越厉害,很快就能够从视线中看到冲锋鬼子骑兵了。

已经建立了防线的二营发现了鬼子骑兵,带着步兵中队进攻的天海一树中队长也发现了。

他命令:“停止前进!”

骑兵的事情,他不想去参与:如果冲得太近,骑兵误伤步兵,有理也说不清!

佐藤太郎骑兵联队长率领着七百多个骑兵发现了这次进攻的目标。

对于一个久经沙场的指挥官来说,只是这么一眼,就判断出来对方的兵力在四五百人之间。

对方虽然严阵以待,但是佐藤太郎联队长可以肯定:他们的防线是仓促建立起来的。

没有其它原因:只要是时间稍稍充裕,步兵对骑兵的防线一定是会设置在高处的。

高处的工事,战马需要仰攻,冲刺的速度会慢一些。

像对面现在的防线设置在低洼处,战马冲锋的速度会越来越快,冲锋的速度快一些,带过去的冲击力就会大上许多。

还没有正式冲锋的佐藤骑兵联队的士兵们,已经开始欢呼起来。

这个地形只需要看上一眼,就可以肯定:对面的那些步兵死定了。

对面的步兵数量少,又失去了地利,骑兵对步兵还有兵种上的天然压制,这一次佐藤骑兵联队想输都不可能。

佐藤太郎联队长拔出指挥刀,对远处的国军用力指过去:“杀!”

整个骑兵联队七百多个鬼子,立刻对前面的防线发起了冲锋。

佐藤太郎联队长出发的时候,接到的情报是国军在小山坡上。

现在这支队伍应该是突围出来了,不过他们所处的位置在一处平地上。

这样的地形对骑兵来说更加有利。

冲在最前面的是陆前优希骑兵大队,这个大队有两百五十个鬼子,他们一路慢慢骑马过来。

发现了二营这些官兵的防线后,这才开始加速。

在两千米外的距离,鬼子的骑兵队伍都开始加速了。

陆前优希大队长挥舞着马刀,冲在队伍最前面。

骑兵队伍的指挥官,往往都是骑最好的马,冲在队伍最前面。

因为战马速度快,步兵往往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冲锋给击垮。

无论是古代还是这个时代,步兵对骑兵都没有好办法。

鬼子还在千米之外,路团长扬起右手,准备向下劈砍,下达命令重机枪射击了。

魏名扬低声说道:“团座!我们的机枪火力足够,可以放鬼子到了五百米距离再开火。

距离近些,准确度高一些,火力更猛烈,对鬼子的伤害就越大。”

路团长也是第一次跟鬼子骑兵打这样的仗,这种没有防御工事的步兵对骑兵作战,就算是以前他打内战的时候也没有经历过。

双眼盯着鬼子的骑兵冲锋,手心里都是汗水:几百个骑兵一起冲锋的气势实在太吓人了。

万马奔腾、蹄声如雷,天昏地暗,所有的形容词在这个时候都显得苍白无力。

路团长感觉到自己的心都随着马蹄敲击地面的声音在跳动,已经快要跳出胸腔来了。

二营的这些士兵们的感受都差不多,魏名扬看看左右:负责给自己压弹的吕飞、杨大柱都是脸色苍白,身体颤抖。

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因为地面上的颤抖传导到了身体上面。

如果不是受过训练的军人,并且这还是国军精锐队伍的话。

这个时候的二营怕是已经开始四散逃跑了吧。

估计着鬼子已经进入到五百米距离,路团长大声命令:“第一排射击!”

第一道防线二十挺机枪和步枪同时开火。

魏名扬也开枪了,他瞄准的并不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些鬼子。

冲在最前面的鬼子相对好打,就留给二营的兄弟们去对付。

魏名扬打的是鬼子冲锋的第二梯队,枪声不绝于耳。

打完五发子弹,立刻换枪!

现在他这里摆放着的已经不是两支中正式步枪了,还有两支三八式步枪。

这是吕飞、杨大柱两人特意为他准备的,就怕自己动作慢了,跟不上魏大哥的手速。

二十挺机枪和八十多支步枪同时开火,密集的弹雨撒出去。

正在冲锋的陆前优希骑兵大队立刻就有战马哀鸣倒地,骑在战马上冲锋的鬼子,被惯性一下子抛射出去。

倒地上,脸先着地的颈椎骨折,胸先着地的,肋骨全断,无论他们是怎么着地的,都只有一个结局,倒在地上再也挣扎不起!

从二营的阵地看过去,这一波射击倒下的鬼子战马至少有七八十匹。

这样的战果出乎所有的意料,路团长下达命令语气都带了一丝喜庆,大约过了二十秒:“第二排射击!”

现在的路团长原本被硝烟熏过的黑脸,都带上了一丝潮红,蹄声依旧,因为鬼子的战马近了不少。

这蹄声甚至比刚才还要响亮一些,不过路团长的心已经回来了,按照自己频率开始跳动,再也没有刚刚那种要跳出胸腔的感觉了。

吕飞、杨大柱原本苍白的脸涨得通红,颤抖的手也平稳下来。两人原本就是有经验的老兵,压弹这个动作早就熟极而流。

加上这里有四支步枪可以轮换,这就让他们两个人有充足的时间去观察鬼子骑兵的动静。

看着冲锋的鬼子一队一队地倒下,两个强压住欢呼的想法,一声不吭,只是脸涨得通红。

互相用眼神庆祝,两人如此小心翼翼地,只是怕自己的欢呼声惊扰了正在专心射击的魏大哥。

从路团长下令开枪,魏名扬就开始射击,他瞄准的是鬼子后队。

刚才连续打出去几十枪,这一次换上了自己带过来的步枪。

从白光瞄准镜里面可以看到一个指挥刀直指前方冲锋鬼子,一个鬼子中佐!

距离一千米!

小说《抗战:第一特种作战部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