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蔷薇晓晓”创作的《娇妻万福》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石锦绣是京城长兴侯府小姐,不过父亲只是个庶子,他们四房在府中本就毫无地位可言,几天之前石锦绣做了一个梦,一个将她一生都走完的梦,梦中她被三伯母鲁氏所骗,嫁给了大伯母李氏娘家的傻侄儿,不得善终。一个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活阎罗,一个是重生而来的小透明,一次意外的相遇,从此结下了难分难解的羁绊!...

点击阅读全文

《娇妻万福》是作者“蔷薇晓晓”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穿越重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蔡襄儿杜鹃,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十六。”宇文炎就越发不信了。京城里十六岁的小姑娘们可没有人会关心这些。这小丫头,似乎有着一些与她年纪不相符的成熟...

娇妻万福

精彩章节试读


宇文炎一直将石锦绣当孩子,可没想到她却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今年多大了?”他皱眉。

“十六。”

宇文炎就越发不信了。

京城里十六岁的小姑娘们可没有人会关心这些。

这小丫头,似乎有着一些与她年纪不相符的成熟。

“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宇文炎便问。

“自然是从书上看来的。”石锦绣就垂了眼,不看他。

石锦绣的态度,反倒挑起了宇文炎的兴趣,他在石锦绣的跟前坐下:“什么书上会说这些?不如也借给我瞧瞧?”

“不过是一些杂书,看过就忘了。”石锦绣顿时心生警惕。

他不是来质问买宅子的事的么?怎么这会子却和自己说起了这些?

对方可是羽林卫的大统领,令人闻风丧胆的镇抚司掌司,怎么会有功夫和她在这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大人,您还有其他的事么?”石锦绣就壮起胆子问。

“嗯?”宇文炎就微微眯眼,这世上除了庆德帝,好像还没有谁敢和他这样说话。

这小丫头,果真不怕自己了。

这个发现,让他隐隐有了些兴奋。

“没事我就不能来坐坐?倒是你,我都来过两回了,一不知道上茶,二不知道上点心,家里有没有教过你待客之道?”说完,宇文炎还特意敲了敲身前空无一物的炕几,以示抗议。

这是什么情况呀!

石锦绣突然觉得有点慌,并且开始怀念之前那个对自己不苟言笑的宇文炎。

可见他不再追问自己买宅子的事,石锦绣也松了一口气。

“这都大晚上了,喝茶会提神,不如我帮您煮一杯茶奶吧?”她就提议着,也不待宇文炎回话,便起身去屋外提了个泥炭小炉进来。

她一并带回的,还有一小罐羊乳。

见宇文炎瞧着有些诧异,石锦绣便同他解释:“我娘怀了幼弟胃口不太好,因此我们特意买了只母羊回来喂着,每日可得一罐羊乳。”

说话间,石锦绣就将羊乳倒入了泥炭小炉上的煮茶罐里,随后又倒入了一些碎茶末和细砂糖,然后拿着一根细长的木勺慢慢地搅拌着,不多时,宇文炎便闻到了混着茶香的奶香。

石锦绣取来了茶漏,将羊奶中的茶叶滤去,再分装成两个杯子,并将其中一杯推至了宇文炎的跟前。

宇文炎瞧着那杯带着茶色的乳白色茶奶并不急着去喝,而是有些奇怪地问石锦绣:“你娘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出世,你怎么就知道那是个幼弟?”

这一问,差点让石锦绣没能答得上来。

她只能打着岔笑道:“这不过是我的一个愿景而已,毕竟我已经有个妹妹了,我希望将来还能有个弟弟能帮楠弟。”

“你们兄弟姐妹的感情好像很好?”宇文炎的手指摩挲着装了茶奶的土陶杯,发现这些器具虽拙,却也透着古朴的气息。

“嗯,因为他们是除了父母外,同我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石锦绣就弯了眉眼笑。

莫名的,宇文炎就羡慕起石锦绣的家人来。

为了不让石锦绣发现他的窘样,他便端起土陶杯轻饮了一口茶奶,那香甜的味道一下子就充满了他的鼻腔,浸润了他的味蕾,可谓是唇齿留香。

“好喝吧?”石锦绣就笑嘻嘻地问他。

宇文炎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她。

他只得轻嗯了一声,眼神却投向了石锦绣搁在炕头的一本书上。

那书看上去很是破旧,明明侧页像是被狗啃了一样的残破,却被人很是用心地重新贴过书皮和修补过。

宇文炎就顺手将书拿过来,并翻看了起来。

这好像是本医书,其中画了不少经络图,可瞧着又不像是医书,因为上面标注的并不是药材,而是香料。

“你在学医?”宇文炎问。

“没有,我在学制香。”那本书的书页很脆,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弄坏,因此石锦绣很是宝贝地从宇文炎的手中将书抢了回来。

“学制香?学制香为何还要看经络图?”宇文炎虽不通医术,但对此却是稍有涉猎的,因此看到那些经络图,他并不是完全不懂。

“因为香料和药材并不分家,所以我想以香为药,替人治病。”石锦绣就很是认真地同宇文炎道,“只可惜这本书不全,我研习得特别辛苦。”

“是因为不懂七经八脉么?”宇文炎也看了出来,那些经络图并不全。

石锦绣就点了点头。

“我倒是认识个人,如果他愿意收你做学徒,这些将来对你而言,都会算不得什么难事。”宇文炎就将双手负在胸前,冲着石锦绣挑眉。

“谁?”石锦绣做梦都想有人能教教自己。

“自然是陈记医馆里那个臭道士。”宇文炎就云淡风轻地道,“只不过他这个人清高孤傲得很,平日里都是眼高于顶,想让他收你做学徒,怕是要费上一番功夫。”

石锦绣听着就扯了扯嘴角。

宇文炎是她见过的,最为清高孤傲的人,连他都觉得清高孤傲的人,那得清高孤傲到什么样子啊?

就在石锦绣脑补陈大夫的绝世冷清模样时,宇文炎却突然开口问:“明日……你出门么?”

“明日……我得去一趟郑国公府……”石锦绣就想了想道。

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忙石楠的事,帮蔡襄儿制好了香都无暇送过去。

“既是这样,明日我送你去。”宇文炎听着,便道。

石锦绣听着,一口茶奶含在嘴里,差点就喷了出来。

“为什么?”她不解地看向他。

她可不觉得宇文炎会闲到来给自己做马车夫。

“有件事,我考虑了一晚上,还是需要你帮忙!”

宇文炎正色道。

“什么事?”

他不是无所不能的大统领么?怎么还有要自己帮忙的时候?石锦绣就忍不住嘀咕。

“这些你都不用管,只需明日巳初出府便成,我会先送你去郑国公府,你可以在郑国公府待上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若是没有出来,我会去郑国公府找你!”宇文炎单方面做着决定。

这越发让石锦绣觉得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事,要弄得如此神神秘秘?

小说《娇妻万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