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要不是裴延礼上手拉开了我跟小姑,这伤兴许要更重一些可裴延礼推开的人是我坐在车里,寒潮从四面八方袭来,我感觉不到冷,空洞地望着车窗外裴延礼坐在我的身侧,接着一通电话,是梁平霜的小驰下葬的日子,身为他的父亲,却一定要在这种时候,接其他女人的电话,他的声调一贯的散漫,但对梁平霜有种特殊的耐心是,还要忙几天……你先回她?我半侧着身子,感受到裴延礼的眼神掠了过来,接着递来了手机,平霜要跟你......

点击阅读全文

迟迟没到场

以裴延礼裴父为主角的都市小说《迟迟没到场》,是由网文大神“裴延礼”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那天要不是裴延礼上手拉开了我跟小姑,这伤兴许要更重一些可裴延礼推开的人是我坐在车里,寒潮从四面八方袭来,我感觉不到冷,空洞地望着车窗外裴延礼坐在我的身侧,接着一通电话,是梁平霜的小驰下葬的日子,身为他的父亲,却一定要在这种时候,接其他女人的电话,他的声调一贯的散漫,但对梁平霜有种特殊的耐心是,还要忙几天……你先回她?我半侧着身子,感受到裴延礼的眼神掠了过来,接着递来了手机,平霜要跟你......

阅读最新章节

只有我知道,那都是假的。
站在餐厅,倒了杯水,正要喝下,身后传来女人议论的嬉笑声:小孩子都死了几天了,竟然还不见他爸爸回来?
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那声音压低了再低,成了气声,裴二哥去了西利雪山,跟平霜一起,那种地方,进去了就没信号,裴家给他打电话都快要打疯了,愣是一通没接。
兴许是故意不接。
说话的女人勾唇笑了笑,谁不知道她是靠着未婚先孕进的门,要不是她,裴二哥早跟平霜在一起了。
在这一声声的嘈杂声中,我最终因为悲伤过度,晕倒在了灵堂上。
被喂了点药醒来,耳边还是有许多杂音,我头疼欲裂,翻身将脸埋进了枕头中,试图逃避现实,潮湿咸腥的味道扑鼻而来,原来是我这些天掉的泪。
眼泪都浸透了枕头,裴延礼却还没回来。
吵声随着一道沉重脚步声的出现而散去,人群中似是有人说了一声:延礼,你可算回来了。
延礼……裴延礼?
不会的。
他远在西利,跟梁平霜在一起,他怎么会回来?
就算他想回,梁平霜会答应吗?
她故意选在小驰生日那天,带着裴延礼踏上出国的航班,那晚小驰低着头,蛋糕上的蜡烛快要燃尽了,光芒映在他圆润的小脸上,照出他的失落。
他是那么喜欢吃甜食的孩子,却一口没动,稚嫩的声音一句一句地问: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他不哭不闹,从小就懂事,知道爸爸不爱他,更不爱他的妈妈。
这五年里,小驰唯一的心愿就是爸爸可以陪他过一个生日,可到去世,这个心愿都没有实现。
身旁的椅子被拖拽开,有人坐了下来。
那个味道,是与我同床共枕五年的人,只要他一靠近,凭借他的气息、动作,哪怕是一个眼神,我都感受得到。
从前我是那样期盼他的亲近,可心灰意冷后,竟连一眼都不愿看去。
裴延礼坐下后,二字很淡:抱歉。
又是抱歉。
她跟梁平霜去西利时,我拦住他的路,拉住他的袖子乞求:明天再去可以吗?
今天是小驰的五岁生日,他想要爸爸陪他一起过。
结婚这么多年,我自知没资格要求他什么,毕竟这桩婚事,不是他想要的。
可在小驰的问题上,我总是想要求一求的。
但毫不意外的,裴延礼拿开了我的手,面无表情:抱歉,平霜在等我了。
可他的孩子也在等他。
不过,这一次,小驰真的生气了,再也不会等他了。
周身都很冷,我蜷缩了下身体,头深深埋了进去,裴延礼坐在一旁,他知道我醒着,他是那样敏感多疑的人,这些年来对我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一是怕我再设计他,二是怕我伤害他的心上人。
你醒了?
裴延礼的语调中不见悲伤,更多的是急迫,楼下的人已经散了,起来吃点东西吧。
他怎么可以这么平静,就好像死的那个不是他的孩子。
的确。
这么多年,他从没将小驰当作是他的孩子,更没将我当成妻子,毕竟如果不是母亲的算计,我上不了裴延礼的床,当不了裴太太。
裴延礼恨我,恨我母亲。
他曾称我们是——农夫与蛇。
想到小驰,我又是一阵鼻酸,将脸陷进湿软的枕头中,声音干哑,糊成一片,不住地哽咽:……你去看过小驰了吗?
嗯。
看过就好。
我努力克制住了哭声,你出去吧。
裴延礼的声音如清风,照例是那样的轻描淡写:我没接到电话,进山之后通讯设备失灵……真的。
真的?
这算是强调,又或是为自己脱罪。
不管是什么,我都不在意了。
嗯,出去吧。
裴延礼没走,对我的态度很是不满:……唐枝,孩子才几岁,你怎么能让他自己出门,我是孩子的父亲,我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解释?
呵我轻声发出一声笑,接着活动四肢,坐了起来。
我这个样子一定丑极了,脸上是泪痕,皮肤上是一条条压痕,眼眶深凹着,双目无神,面色惨白,远看如一具骷髅。
反观裴延礼。
正襟危坐,正装出席,一丝不苟,那张脸如寒冰一样凛冽,没有悲伤,没有眼泪。
他是审问犯人的警官,而我这个母亲,成了犯人。
你笑什么?
裴延礼皱眉反问。
我笑你。
我靠在床头,脆如纸张,一撕即碎,棱角却还是锋利的,你知道小驰出门想去哪里吗?
裴延礼我注视着,示意我说下去。
他要去找你。
他打了很多电话给你,但没有一次接通。
他说,爸爸可能是迷路找不到家了,要出去找你。
裴延礼迟疑了一下:你没拦住他吗?
我可以哄骗他一次两次,但他担心爸爸,趁我……忽然间,我觉得自己真是又可悲又可笑,为什么要跟他解释呢?
我停下来,深呼一口气:是我的错短短几字,在冰冷的空间中刮起一场风暴,裴延礼的眼神附加了一层审视的味道。
我迎着他的目光,一字一句道:我错在不知天高地厚喜欢上你,又阴差阳错跟你结了婚,有了小驰。
错在生下了他,让他受尽了委屈,还没有保护好他。
在裴延礼极具压迫感的眸光中,我扬起一笑:最错在不该对你抱有幻想,异想天开觉得我们还能回到从前。
裴延礼表情空白,一时间没了话。
那一巴掌挥落下来的时候,我跟裴延礼都没来得及反应。
人是从门外冲进来的,带着哭腔与激烈的骂声,打完后又拽着我的肩膀:你连一个孩子都看不住,你配做一个妈妈吗?!
打人的是裴延礼的小姑。
她跋扈嚣张,目中无人,一直不喜欢我,更不喜欢小驰,她推过小驰,给小驰吃坏掉的桃子,偷偷在小驰耳边说过,他爸爸讨厌他。
这会儿的悲伤号啕,不过是在裴延礼面前演戏。
我麻木坐着,挨了好几巴掌,嘴角出了血。
裴延礼这个丈夫却云淡风轻地看着,一动不动,眼里全是漠然,过去到现在,在我和小驰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从没伸出过援手。
头发被撕扯着,很疼,在一句句的骂声里,我对上裴延礼冷沉的眸子。
曾经,我只是摔了跤,蹭破了皮,他都紧张得不行,皱着眉一个劲问我疼不疼。
时过境迁。
我在他面前挨着打,他都可以做到冷眼旁观。
这么多年来,我对裴延礼从年少的情窦初开,再到他对我忽冷忽热后我小心翼翼的痴恋,最后却在一场谋划与推动中让我跟他结了婚,成了他的妻子。
从前我对他有爱,有期盼,还有愧疚。
多天来紧绷的弦断了。
我突然坐起来,抓着小姑的胳膊,反击回去了一巴掌,她被打蒙了,捂着脸,睁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个家里,除了裴延礼,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小驰更没有。
这一巴掌,我应该还回去。

小说《迟迟没到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