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道观当道长,许愿主打献祭流》,是网络作家“李正无”倾力打造的一本都市小说,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李正穿越平行世界,成了一名落魄道观的道长。好在绑定【神级许愿系统】,只要帮香客完成心愿,就能获得各种各样的奖励。有人许愿发横财,结果刚出道观,就出车祸被撞断了腿,获赔二十万!李正:“就问你发没发财吧!”胖子许愿狂瘦二十斤,没想到感染口腔溃疡,一个月吃不下饭!李正:“饿瘦那也是瘦。”打工人许愿以后再也不用加班,可下一秒,就被老板开除公司。李正:“最起码确实不用加班了!”............

点击阅读全文

《人在道观当道长,许愿主打献祭流》是作者 “李正”的倾心著作,李正无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但是为了身上不多一个窟窿或者一个刺青,他还是绷紧了神经。也根本没有心思去直播间的观众互动。直播间的观众们突然从日常嘻嘻哈哈的聊天流直播跨度到了第一人称恐怖游戏。一下子就把所有扔的目光全都吸引到了屏幕暗沉的画面上...

人在道观当道长,许愿主打献祭流

人在道观当道长,许愿主打献祭流 阅读最新章节




李正没有看弹幕,他现在只想快点确定,里面那些动静到底是人还是老鼠。

如果真是糟了贼,那还得赶紧解决才行。

他拿着手机来到仓库前,拉开了虚掩的门。

其中一不太灵光的门栓立刻发出一阵刺耳的噪音。

手机直播调成了前置,镜头灯也打开,但是这对于这个偌大的空间,仅凭手机这点光亮,显然是不够的。

“我的妈呀,道观里竟然会有这种房间?”

“卧槽,跟外边完全是两个世界,这是不是也是的风水格局?”

“这是看什么房间,我看到墙上放着好多刑具啊,像镰刀,锄头,钉耙之类的。”

“奶奶的,我柜子动了,我不看了。”

刚才的动静是李正故意发出来的,目的就是告诉里面的东西,有人进来了。

而看着地面落灰上新添的脚印,李正更是绷紧了神经。

小偷可比鬼恐怖多了。

后者不可能存在,至于前者,没有人能知道,他的手上会不会拿着什么要人命的东西。

李正虽然有强身健体丸和五禽戏的加成,心里一点也不慌。

但是为了身上不多一个窟窿或者一个刺青,他还是绷紧了神经。

也根本没有心思去直播间的观众互动。

直播间的观众们突然从日常嘻嘻哈哈的聊天流直播跨度到了第一人称恐怖游戏。

一下子就把所有扔的目光全都吸引到了屏幕暗沉的画面上。

“哎哟,哎哟,镜头别转,别转,我害怕。”

“啊啊啊~!怎么有种第一人称玩密室的感觉。”

“真刺激,这是真刺激得,左边,左边,我看到有东西反光。”

李正当然不会听弹幕的命令,他用手机的镁光灯照着周围的环境,想要赶快弄清楚,小偷到底在哪里。

暗处,看着紧张到的李正,卢大力脸上泛起几分胜利的笑容。

真是天助我也,本以为道观里的环境应该找不到可以完美发挥的场景。

没想到随手开了一扇门,就找到了这种不可多得的“闹鬼”的场所。

他躲在角落,胸前的手机镜头已经装上了特殊的镜头,可以看到黑暗中的东西。

直白的说,那就是个简单的夜视仪。

直播间里的弹幕卢大力虽然看不到,但是人气五万往上,他们在聊什么,自己也根本就不在意。

现在只要出去吓这个道长一跳,就能让道长破防。

最好是吓到语无伦次,说出一些直播的秘密之类的,那自己直播间的流量加上这个道长直播间的流量。

绝对能让自己代替这位道长,成为下一个网络热议的话题。

哼~!就看这牛鼻子道长紧张的神情,我就已经可以下判断,这绝对是骗子无疑。

别的道长可能还会装一装,风轻云淡什么的。

但是这位道长满脸戒备,手上更是拿着一把看起来就很劣质的桃木剑。

到了这种时候,还相信祖师爷能保佑么?

真是可笑。

卢大力的直播间里,观众们看着缓缓靠近的李道长,只觉得这个视角非常的新奇。

就好像在扮演一个NPC,要恶作剧一样的去惊吓这位道长一样。

“哈哈哈,我竟然有点紧张,到底该什么时候出去!”

“我觉得这对李道长非常的不利啊!”

“还好李道长没有去拿菜刀,不然这环境就是对大力不利了。”

“要是李道长拿菜刀,那不就正好说明他根本不会什么风水,完全是骗人的么?”

......

卢大力的直播间里议论纷纷,完全没有紧张的氛围。

跟现在李正直播间里的观众完全是两个极端。

“网络上传说,有些鬼可以被视频拍到啊。”

“完了,好害怕,有没有弹幕提醒一下,前方有没有高能。”

“我新来的,有没有人告知一下,这是在干什么?”

“嘘,你小声点,不要让他们听到了。”

手机镁光灯照亮的地方,在肉眼看起来确实有一块区域。

但对于感光并不算强的手机来说,可见范围就非常有限了。

木架子上放着一些陈年电气,到处都有蛛网遍布。

看起来就是一个非常复古怀旧,而又破败,荒废的场景。

咚咚~!

似乎是有什么圆润的东西落在了木质的地板上,发出让人心惊肉跳的动静。

李正精神十分集中,差点给吓得飞起来,立刻转过了手机,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直播间的观众已经沉浸,有的当场就吓得转过头,就发现自己是在看直播,并不是自己家里的东西发出了动静。

“啊啊啊啊~!吓死人了,这大夏天的出了一身冷汗。”

“别说了,我戴着耳机,5.1声道的那种,一拳差点没把我旁边的手办打烂。”

“我擦,现在剧本都这么厉害么?竟然能让人身临其境?”

“我感觉我在玩游戏,这代入感太强了。”

看到那不过是一块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的一个用来做弹弓的树枝。

李正松了口气,但转头就又开始戒备起来。

地面上的痕迹是朝着这里没错,他记得,前边就是尽头,没有别的出路。

所以他的神经也绷到了极限,就连握着桃木剑的手掌都冒出了汗。

他奶奶的,失策了。

应该去厨房拿把菜刀的,现在自己手里的是桃木剑,甩起来也就只是跟棍子。

要有带刃的武器,才能震慑对方,避免冲突!

近了!

地面的痕迹已经消失。

更近了,一个布满灰尘的纸人渐渐的浮现在了李正的眼前。

圆形的头上缝着帽子,皮肤苍白,让它脸上那两团高原红更加显眼。

而当人注意到了高原红的时候,他们的视线就不可避免的被纸人脸上又真,又假的五官吸引。

真,是因为纸人比寻常的纸人更加接近人。

假,则是可以分辨得出来,这不可能是人。

这里以前有这个东西么?

看着纸人,李正也纳闷了。

没理由啊,自己记忆没有见过才对。

就在这时候,纸人发出一声诡笑抬起手猛的向前踏出一步。

正在思考问题的李正吓了一跳,直接拿着起桃木剑就戳向了纸人的身体。


小说《人在道观当道长,许愿主打献祭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