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赐婚当晚,被疯批太子强取豪夺》,现已完本,主角是虞听晚谢临珩,由作者“巫溪”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强取豪夺+追妻火葬场+双洁+男主白切黑】太子谢临珩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多年来从未与任何女子亲近。建安二年,皇帝重病,太子掌权。为了见到母亲,虞听晚不得已求到了谢临珩面前。世人都说,太子殿下鹤骨松姿,矜贵独绝,最是温和宽容。曾经虞听晚也这么认为。直至一天夜里,他撕下所有温和伪装,将她逼到墙角,蛮横地抵着她后颈发狠深吻。虞听晚本能反抗,却激得他更加发疯,细软腰身都被掐出淤青。—建安三年,皇帝大病痊愈,重新执政。虞听晚跪于殿中,当着谢临珩的面,请旨赐婚。“状元郎惊才风逸,听晚与卿两情相悦,求陛下成全。”正上方的皇帝还没说话,谢临珩便沉沉抬眸看过来,冰冷的目光直直落在跪着的女子身上。五指攥紧,扳指应声而碎。声线冷肆冰寒,裹着沉怒。一字一顿,让人闻之颤栗。“你刚才说——”“心悦谁?”...

点击阅读全文

最具潜力佳作《赐婚当晚,被疯批太子强取豪夺》,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虞听晚谢临珩,也是实力作者“巫溪”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说说,想要什么,父皇给你补回来。”谢绥对虞听晚的母亲泠妃,有着大半辈子的执念,对虞听晚,他爱屋及乌。虽然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但谢绥一直把虞听晚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除了不让她自由进入霁芳宫,其余时候,他对虞听晚,比对谢清月这个亲生女儿还要纵容...

赐婚当晚,被疯批太子强取豪夺

精彩章节试读


虞听晚乖巧点头,模样很是温顺。

“已经没事了,劳父皇与皇兄挂怀。”

谢绥看了看她。

招手。

示意一旁的圈椅。

“来,别站着了,过来坐下。”

“谢父皇。”

坐下后,她主动问谢绥:

“父皇的身体怎么样了?”

“好多了。”谢绥说:“基本快大好了。”

音落,又语调自然地对她唠着家常:

“父皇病的这段时间,宫里沉闷闷的,就连年底,连场有模有样的家宴都没办,等父皇身体彻底好了,宫里多办几场宴席,热闹热闹。”

虞听晚静静听着。

说到后面,谢绥突然想到:

“这一病,朕都把宁舒的生辰错过了。”

“说说,想要什么,父皇给你补回来。”

谢绥对虞听晚的母亲泠妃,有着大半辈子的执念,

对虞听晚,他爱屋及乌。

虽然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但谢绥一直把虞听晚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

除了不让她自由进入霁芳宫,其余时候,他对虞听晚,比对谢清月这个亲生女儿还要纵容。

听着他最后这句,虞听晚眼底敛起一点隐匿的光影。

她开玩笑似的问:“是不是宁舒提什么,父皇都能答应?”

谢绥大笑两声,“只要父皇力所能及,就都答应。”

力所能及。

虞听晚默念着这四个字。

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如果她提的,只是一些不痛不痒的条件,他自然是满口答应。

但如果,是一些触碰他底线的东西,比如放她母妃出宫这类的,是绝不可能的。

敛去心神,她以退为进:

“儿臣现在还没有想要的东西,不如父皇容儿臣回去好好想一想,等想出来了,再来找父皇兑现如何?”

谢绥爽快应下。

“可以,这个承诺,在今年之内,一直有效,宁舒什么时候想出来了,就什么时候来找朕。”

话刚说完,一道沉稳的脚步声从殿外进来。

虞听晚转头往门口看了眼。

谢绥解释说:“是太子。”

虞听晚心中浮现猜疑。

——怎么这段时间,她每次出来,都能和谢临珩碰上?

就好像,不管她去哪里,都能见到谢临珩。

是巧合,还是……

转眼间,谢临珩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虞听晚视线中。

她站起身,对上谢临珩的视线,声线如常地喊了声“皇兄”。

谢临珩颔首。

在另一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这时负责谢绥汤药的小太监将熬好的药送了进来,谢临珩抬手,去接药碗。

“给我吧。”

小太监将碗递了过去,躬身退出大殿。

虞听晚在侧对面看着这一幕,不动声色地问:

“皇兄每天都来侍奉父皇喝药吗?”

没等谢临珩开口,谢绥就欣慰地说:

“对,你皇兄每天这个时辰都过来。”

“前段时间,父皇卧床不起,都是你皇兄日日在身前照顾。”

虞听晚心里的疑问打消了些。

小半个时辰后,谢绥脸上多了疲态,虞听晚和谢临珩一前一后出了承华殿,不打扰他休息。

承华殿外。

谢临珩在后面喊住准备回阳淮殿的虞听晚。

“宁舒。”

虞听晚停步,侧身看去。

男人一步步走近,最后停在她一步之外。

视线在她身上打量两下,才问:

“身体好了?”

虞听晚点头,“好了。”

谢临珩又问:“还用再宣太医看看吗?”

“不用了。”她温声说:“已经让太医看过了,没大碍了。”

谢临珩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会儿。

就在虞听晚忐忑,他会不会重提下棋之事时,出乎意料地听到他说:

“身体初愈,别再着凉了。今天风大,早些回去吧。”

虞听晚福了福身,“谢皇兄。”

小说《赐婚当晚,被疯批太子强取豪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