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宁娇是古代言情《我的守山人老公,养老虎当坐骑》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当有了空间以后,她就有预感自己会穿越,于是疯狂在空间囤粮,终于还是穿越了。她来到了年代文里面,成了一个下乡的炮灰。为苟命她远离男女主,努力活着。可,那村里面的守山人是啥时候看上她的,带着老虎来娶她了!...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我的守山人老公,养老虎当坐骑》,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宁夏宁娇,是著名作者“满月一家”打造的,故事梗概:所以早上要早起,五点半就要去上工了,做饭的要早起半小时!”宁夏点了点头,五点半没事,前世一点睡,七点起。这边七点睡,五点起。这么一算,睡眠时间充足啊!没错。成功的说服了自己,手里动作飞快...

我的守山人老公,养老虎当坐骑

阅读精彩章节


几个人在前院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然后又看了看宁夏。

“什么人都敢勾搭,也不怕引火上身。”声音虽然不大,但宁夏是听的清清楚楚。

“关你屁事?”宁夏看着人明明是笑着,可那人就这么跑了。

她在脑子里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任京宵还是铁娃子的有用信息,看来在书里也是个路人甲。

宁夏去前院烧了点水,打算好好洗个澡,至于钱,明天想个办法给他,人情债最不好还,还是用钱比较好。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第二天天还没亮,黑灯瞎火的。蔡小雅就过来喊她,今天该排到她们俩烧饭了。

宁夏看了看手表,才4点30,要命了,这么早?这是要做满汉全席吗?

尽管暗自腹诽,极快地应了声,穿好衣服,出了门。

“宁知青,我们今天烧什么?”蔡小雅看着眼前交上来的干粮无从下手,有苞米面,有高粱面,还有一把小米,这怎么做啊?

“一锅炖了,把苞米面,高粱面揉成面疙瘩,是谁的谁捞,交了小米的,最后熬,多放水。”

大早上喝小米粥,两趟厕所没了的东西,也不知道谁为难谁?

“蔡知青,以后都得起这么早吗?”宁夏觉得她要再给自己上上心理课了,不然又得熬不下去了。

“不是,也就是夏季。听老知青说,因为天热要早上工,早上和下午多干会,错开中午热的时间。所以早上要早起,五点半就要去上工了,做饭的要早起半小时!”

宁夏点了点头,五点半没事,前世一点睡,七点起。这边七点睡,五点起。这么一算,睡眠时间充足啊!没错。

成功的说服了自己,手里动作飞快。蔡小雅在一旁都惊呆了,这宁知青看着跟娇养长大的,活面,下面疙瘩,跟做了八百年似的。

她唯一的作用也就是烧锅了。

不一会面疙瘩出锅,盛进了盆里。开始烧小米粥,看那一把小米,宁知青加了大半锅水,蔡小雅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惹不起。

宁夏盛了她那一份吃完,进了后院,换了长裤长袖,带着草帽,还带了棉布口罩。

准备妥当,锁好了门,到前院看着陈瑶瑶端着那碗水……不是,是那碗小米粥,喝的咬牙切齿,她上工的积极性更高了。

“陈知青,这是你买东西的钱,我这人说话算话。”宁夏不知道东西具体价格,但往高了给钱票总没错,一起去买东西的那么多人,她不怕她敢乱报价。

陈瑶瑶接过钱,笑得比哭还难看:“给多了,其实宁知青,不用给也行,我说了昨天是我做错了。”

“我这人,从不占人便宜,也从不乱替别人做决定。”

她话还说完,陈瑶瑶进了屋,找了她钱,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不装了?小白莲?

随着大部队来到集合点,一棵老树下,熙熙攘攘已经站了不少人。

又是熟悉的像观猴似的,不过这回主要的目光对着的不是她,是张怡宁。

一身嫩黄色的布拉吉,在人群中要多显眼就多显眼。看向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宁夏目光就少了又少了。

穿布拉吉上工,还是黄色的,宁夏佩服她勇气可嘉。旁边的许恒峥看着大伙的眼光,不适的皱了皱眉。

“今天的任务还是除草,施肥,各个小队长分配任务。”

看了看新来的几个人,难得多说了几句。

“在我们大队,每人每天自己领工分,领多少,必须干完才能走。当然,你领的少了,分的粮食也少。”

这是因为他们大队靠山,本来还只有本队居民,后来迁移了不少山民,一个比一个难管。

最后大队部商量,干活自由,爱干多少干多少,饿也饿不着他们。

“天天满工分的一年下来能分700斤左右的粗粮,要是换成细粮也能有200斤左右,年底分肉也能分大头。吃饱没问题,但要是干个四五个工分的,100斤细粮都没有,等着饿肚子吧。”

王队长分析了利弊,只有一个字,想吃饱,就得干。

宁夏不听王队长画大饼,算了算自己的存粮,哪怕她什么都不干,吃个十年八年的没问题。

前提她得搬出去自己开火,不然就是有个金山银山都没用。

王队长说完,大伙就散了。各个跟打了鸡血一样,这年头粮食就是命,谁家不是十多张嘴等着呢。

男的施肥,女的除草。

宁夏她们几个新来的女知青和那个叫何佳慧的女知青安排在了一组。

都是自己领自己的活,谁也不耽误谁,最多搭张嘴,说两句,何佳慧也没什么意见。

宁夏领了四工分,想着大队长说过,她们知青点最少的也是干六工分的。她刚来领四工分既不起眼,也说的过去。

除草看着简单,但这时候的苞米和那后世有机化肥的种出来的可不一样,明明种的很密集,但长出来的稀疏凋零。

导致每个玉米地缝隙特别大,那野草长得比玉米还旺盛。不一会,宁夏手背都是被那苞米叶剌的通红,她准备还是不充足,忘记手套了。

腿蹲在地上,都麻的没了知觉。想起身偷个懒,可每个空隙里抬头就看到人,她起一两次还好。次数多了,周围大娘们,哼哼唧唧的不满。

她脸皮不如张怡宁厚,人家就领了一工分,干一分钟,休息半小时,唧唧喳喳跟在许恒峥后头,配上那身黄衣服,真像个小蜜蜂。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那空气中的粪味,双重折磨下,宁夏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倒下去了。

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她啥也不是。

“宁知青,你还好吧?”挑了一担子粪路过秦贺,停下来推了推他那眼睛上的眼镜,关心地问道。

宁夏没有精神再和秦贺交流了,生无可恋的笑了笑道:“没事。”

你离我远点吧,她快晕过去了。

“宁知青,你们刚来,等过段时间时间就适应了。还有你包的太严实了,会中暑的。”

一旁的何佳慧看宁夏可怜的蹲在那里,好笑地提醒她。

她不是不怕热,她是怕晒伤。

昨天的盛气凌人,今天的可怜巴巴,这转换的有点让人不适应。

秦贺看她不想说话,顿了顿,挑着担子走了。

终于熬到了下工,宁夏终于活过来了,急匆匆的往回赶。

哪怕就干了一个公分,没事,下午再战。

上工不积极,下工第一名。

小说《我的守山人老公,养老虎当坐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