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和京圈少爷合租后,被搂腰热吻了》,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盛晴梵音,是作者“张在在”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六年前,浅水镇,她遇到了那个乖张桀骜的少年。在后妈和爸爸准备将她卖给村里一个四十岁鳏夫时,是他救了她。他是京城少爷,她是落魄少女,本不该相遇的平行线在小镇相交了。度过了一段奇妙的夏天后,本以为再不相见了。她念了六年,却没想到,几年后他们重逢了。此时他已经成了天体物理领域的专家,而她仍在忙于生计,他们在机缘巧合下成了室友!俩人在同一屋檐下互不打扰,只是在某天夜里,她迷迷糊糊的抱住了他,属于他们的故事又开始了.........

点击阅读全文

和京圈少爷合租后,被搂腰热吻了

高口碑小说《和京圈少爷合租后,被搂腰热吻了》是作者“张在在”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盛晴梵音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大少爷虽然脾气很臭还不喜欢她,但确实不骗人来着,可能是不屑于骗她这种小鬼吧。盛晴舔了舔嘴唇,仿佛美好的滋味已经在唇齿间流转,双手在胸前搓了搓,然后笑眯眯地夹起一块烤鸭。塞进嘴里。“蘸点儿酱料...

阅读最新章节


“真的吗?”盛晴本来蔫儿下去的眼睛瞬间亮起来,忽闪忽闪地看着江聿。

江聿剑眉一挑:“我骗过你?”

盛晴摇了摇头。

大少爷虽然脾气很臭还不喜欢她,但确实不骗人来着,可能是不屑于骗她这种小鬼吧。

盛晴舔了舔嘴唇,仿佛美好的滋味已经在唇齿间流转,双手在胸前搓了搓,然后笑眯眯地夹起一块烤鸭。

塞进嘴里。

“蘸点儿酱料。”江聿说。

盛晴乖乖去做。

“不是我说,那旁边儿的饼是干嘛的?”江聿感觉这姑娘怎么有点儿傻呢,打一下走一步。

盛晴不好意思笑笑,捡起一块饼,思索片刻,把鸭子、葱、饼一块塞进嘴里,嘴巴鼓得满满的,像是一只小仓鼠。

江聿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笑声没有什么恶意的,但盛晴就是红了脸。

“我是第一次吃这个东西嘛。”她笑声嗫嚅道,声音很轻很细,有点小朋友遇到新事物的无措感。

江聿瞬间收敛了笑声。

他知道自己的生活还算不错,也知道这个世界上贫富差距很大。

但他出入CBD吃着几千块一顿早餐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在祖国的东南角落,还有少女连烤鸭都没吃过。

他为自己的眼界太过局限和自己的无知感到抱歉。

再抬头,江聿卷了一块烤鸭递到盛晴面前,照旧是耷拉着眼皮,语气里有几分慵懒不耐:“小鬼,慢慢吃。”

盛晴吃得满嘴流油,整张小脸都沾上了油润的光泽,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江聿没再说话,走回沙发的位置看书。

他的日常生活很卷,学业繁重,不过他早已习惯如此繁重的学业并且将其当做生活里十分正常的一部分。

所有物理公式和符号都是同米饭青菜差不多的生命必须品一样的存在。

不过这会儿,心灵刚受过人文关怀的洗涤,现在看物理知识倒是有些分心,眼神时不时往开放式厨房餐桌的位置瞟。

少女个头很矮,人也瘦,整个人坐在餐桌上往后靠,甚至脚跟都碰不到地面,没有穿鞋子的脚丫白嫩干净,在象牙白色的瓷砖通铺地面上一点一点的。

阳光落在上面,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小精灵。

盛晴吃得很开心,随着味蕾上的满足,肚皮也慢慢被撑了起来。

妈妈从小教育她饮食不要贪多,吃饱就好。

况且还是吃少爷的食物,她感觉差不多,就放下碗筷。

可一瞬间,她又想起了妹妹盛佳。

盛佳是比她还可怜的小孩儿,至少她在妈妈的羽翼下长到了十岁,虽然奶奶不疼爱她,但是爸爸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偏心弟弟,她的生活还算不错。

至少能跟镇上大部分女孩儿的生活条件差不多。

而盛佳在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妈妈,爸爸也不喜欢她。

她作为姐姐,也没有能力去保护她。

盛晴突然有些悲怆,一些不太好的想法钻进大脑,支配她的行动。

她不是坏孩子,偶尔干一次干坏事总是欲盖弥彰地盯着别人,心跳像打鼓那样,扯过纸巾将烤鸭包着酱放在里面。

心跳越来越快。

盛晴感觉房间里的空气都要不流通了,站起来,双手背在后面跟江聿告别:“少爷,我吃饱嘞。”

大少爷淡淡抬起眼皮,目光审视她一圈。

就在盛晴感觉要完蛋的时候,才轻轻开口“嗯”了一声。

“那……”手心不自觉出了热汗,盛晴不敢动,嗫嚅道,“我好困,先回家睡觉了。”

江聿充耳不闻一样,没再说话。

盛晴又站了两分钟,做贼的心虚感令她细弱的双腿都要如筛子般打颤。

又想到盛佳,咬了咬牙,落荒而逃。

盛晴一路上蹦蹦跳跳,速度很快。

自己的凉鞋跑丢了,现在脚上的拖鞋是江聿家里的忘了还,好像在小偷的路上越走越远。

她一路上做贼心虚般总回头看,确定照叔周姨没追上来,单脚蹦着,越蹦越快。

“姐姐!”山脚下,盛佳穿着破破烂烂的粉色HelloKitty印花短袖在等她,“你怎么一晚没回家,我好害怕。”

盛晴心里软了下来,将那只受伤的脚放下,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道:“阿姐没事,少爷很好的,我去少爷那里做工才有工钱读书啊。”

说完,她看了看妹妹的衣服,鼻尖一酸:“然后再给你买一件漂亮的衣服。”

她的所有衣服都是捡亲戚朋友剩下的穿,而盛佳就更可怜了,穿的是她剩下的三手货。

小孩子总是很好哄,听说要给买新衣服,盛佳开心地直点头。

“阿姐真好。”她说。

“阿姐还有更好的呢!”盛晴翘着眉梢,有点小大人似的傲娇。

盛佳立马问:“什么呀什么呀?”

盛晴跟魔术揭秘一般,慢悠悠、偶尔停顿,不断闪出包袱那般,从身后拿出那块从江聿家顺来的烤鸭。

盛佳很配合,小狗似的凑上来使劲儿闻了闻:“好香!”

盛晴撒谎:“这是少爷给你吃的。”

盛佳眯了眯眼睛,用手指在上面蘸了点儿酱汁,放进嘴巴里咂了咂。

四处看了看,没人。

盛晴说:“你就在这里吃吧,吃完再回家。”

家里有王兰,还有那个小霸王,如果小霸王要抢盛佳的,盛佳就吃不到了,可最可怕的还是王兰。

她如果看到这些,保不准还要盛晴去问少爷乞讨,多要些回来。

盛佳也知道家里不好,点头将那片烤鸭放进嘴里。

因为只有一片,所以她慢慢地咀嚼,一点点品味鲜香的酱汁和酥脆的鸭皮滋润味蕾的感觉。

看着妹妹因为一小片烤鸭就心满意足的样子,盛晴心里更酸涩了。

她不想一直这么偷偷摸摸,她想给妹妹给自己更好的生活,所以她得努力学习,离开浅水镇,去大城市读大学,赚好多好多钱。

盛晴摸了摸盛佳的脑袋,小声说:“姐姐以后还会给你买更多好吃的的。”

话音落下,她感觉身后有一股莫名的压力,一股寒意攀上脊梁冲上脑门。

盛晴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不敢回头。

“盛晴。”江聿冰冷又带着失望的声音缓缓降临,像是秋后问斩的判官,判她死刑。

盛晴顾不上脚还在受伤,连忙往后退了几步,作势要跑。

江聿手疾眼快,一把拽住她的衣领,语气阴冷:“跑什么?”

盛晴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不对的,就算只是一块烤鸭,但不经允许就拿走的行为就是偷。

正是意识到不道德,所以才更不敢面对江聿,巨大的愧疚、羞愧将她包围,盛晴不断地说“对不起”,然后使劲挣脱他,往家的方向跑去。

她没脸见江聿了,明明江聿对她这么好,她还要去偷人家的东西。

而江聿的脸愈发得黑。

是她先做错事的,她还什么都没说呢,她连个认错的态度都没有就想跑?

盛晴本来就脚受伤,根本比不上江聿身高腿长,长腿迈了两步就将人抓住。

“你跑什么?”江聿问。

盛晴眼里含泪,没回答。

他什么都没说呢她倒是哭起来了?是从哪里学的勾栏瓦舍样子,以为流两滴眼泪就能让人心疼?!

江聿更气,气极反笑,提溜小鸡仔似的将盛晴提溜起来,单手夹在臂弯里,仍旧不影响速度地往家里走。

“我错了,少爷。”盛晴连忙求饶。

现在知道错了?江聿根本不听。

身后,盛佳一脸惊恐,等到想着去追的时候,姐姐已经被大少爷带走好远。

-------------------------------------

江家院里。

江聿越想越气,站在少女对面,居高临下地问:“你之前答应过我什么?”

“你说让我给你工作,因为你值得。”江聿想到那天的盛晴,站在自家的客厅里,明明没有任何把握,但坚持把那段话说完,一双好看的眼睛很亮,让他看呆了。

他从未在人的眼睛里看到过那种渴望,是对生存、对更好的生活的渴望。因此他生出了从来没有过的怜悯。

“所以,偷偷拿人东西,这就是你值得的方式吗?”

盛晴哪里敢说话?她都要替少爷感到委屈可怜了,自己的一片好心,结果引狼入室。她抽搭着,不敢出声。

而她越不出声,越不回答,江聿就越生气。

平素里不理凡间事的大少爷气得七窍生烟了,在院子里没有目的地转了两圈,捡起樟树落下的枝条。

细长,有韧劲儿,抽在身上看着就很疼。

照叔和周姨脸色变了下,本能地提醒:“阿聿!”

江聿冷冷回头看他们一眼,两人一起噤了声。

虽然他俩算是江聿的长辈,但江聿的性格从小就不服管教,而且只要是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必须做到。

而且论身份关系,他是老板,他们只是雇佣,没有太大的话语权。

盛晴看到那根细细的枝条,整个人抖若筛糠。

爸爸娶王兰的时候,盛晴还以为爸爸是爱自己的,也以为自己有权利闹一闹。

妈妈尸骨未寒,她不想叫王兰妈妈,在餐桌上故意不说话,王兰就从院子里抽出一只这样的枝条,抽在她的身上。

她哭着叫爸爸,而爸爸在饭桌上喝酒,充耳不闻一样。

后来,每次她想反抗王兰的权威,都会被她拿枝条揍一次。

慢慢的,她就乖乖听话了。

现在看到江聿手里的枝条,盛晴已经感觉到彻骨的疼痛,童年的阴暗记忆占领脑海。

看着江聿步步靠近,她已经顾不上绑成粽子的那只脚,飞也似的跑起来。

江聿:?

小说《和京圈少爷合租后,被搂腰热吻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