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可黎赵沐凌是古代言情《霸总前夫俯耳轻哄:宝贝,我错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黄家小姐”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追妻 霸总 婚后爱 职场】她暗恋了他整整大学四年,而他也追了他的白月光四年。毕业那天,白月光与男友结婚,他竟也拉着她去民政局扯了证。三年后,在他生日那天,他丢下一纸离婚协议书,说白月光离婚了,他要与她一起出国创业。别人都说她是拜金女,他便给了她很多资产和现金。结果离婚那天,她丢下她净身出户的离婚协议书潇洒离开。三年后,他回国接手集团,成了她的头号客户。他在办公室里一把搂过她,她威胁道:“你再这样,我告你职场骚扰了我跟你说!”他却意味深长的告诉她:“那你可不一定能告倒我。”...

点击阅读全文

《霸总前夫俯耳轻哄:宝贝,我错了》是由作者“黄家小姐”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闹钟叫了三遍才把可黎从床上拉了起来。为了应对今天的宣讲,她昨晚又熬到了深夜。看着镜子里都快成熊猫眼的自己,她深吸了一口气。今天过后就可以休息了,加油啊!她快速给自己化了妆,遮住了脸上的憔悴...

霸总前夫俯耳轻哄:宝贝,我错了

霸总前夫俯耳轻哄:宝贝,我错了 阅读精彩章节


“我们吃过了,谢谢赵总关心。”

可黎一口一句我们,眼前的男人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

“赵总日理万机,您忙!”

本就心思敏感的可黎发现了男人的不悦,她赶紧向男人鞠了个躬。嘴上说着您忙,实际上却是不希望在这么多人面前多言语。

赵沐凌神色冷峻,下颌线条紧紧的绷着,指节分明的手紧紧握起,一双深沉如墨的眸子盯着可黎看了几秒,终是不再开口,跨步离开。

跟在赵沐凌身后的柳宜与可黎擦身而过,她有些尖利的眼神把可黎上下打量了一遍,而后才又紧跟了上去。

“老大,我们明明还没吃饭,你怎么说吃过了......”

站在一旁的艺琳看见男神走后,赶紧拉着可黎抗议。

赵总问吃饭没,那不是要请吃饭的意思吗?

刚刚差点就可以跟男神一桌吃饭了,老大居然给拒绝掉了!

“花痴!”

一旁的郝帅轻声吐槽。

“你以为人家这么问就是要请你吃饭啊!”

可黎伸手刮了一下艺琳的鼻子。

“难道不是吗?”

艺琳有些委屈的嘟嘴,顺便瞪了郝帅一眼。

“大总裁哪有空请我们吃饭啊!还是抱紧你老大的大腿才有饭吃!走吧,带你们吃饭去。”

可黎看了看时间,确实有点晚了。

她合上笔记本,带着他们两个觅食去了。

终于到了终选这一天。

闹钟叫了三遍才把可黎从床上拉了起来。

为了应对今天的宣讲,她昨晚又熬到了深夜。

看着镜子里都快成熊猫眼的自己,她深吸了一口气。今天过后就可以休息了,加油啊!

她快速给自己化了妆,遮住了脸上的憔悴。

今天她依旧选择不会出错的经典白衬衫搭配黑色西裤。

将自己收拾妥当,再检查一遍文件,她便出门了。

终选时间定在上午九点半,她与艺琳、郝帅约好在富丽公寓中心营销部碰面。

这天是周一,担心迟到,她今天出门的比较早,但还是被堵在了路上。

眼看报告的时间就要到了,可黎心下暗暗着急起来。

路口的红绿灯就剩下8秒了,可黎的前面还有两辆车,她一脚深踩油门,决定冲过去。这个路口的红绿灯很久,被卡住又要等几分钟。

红灯转黄灯了,可黎依旧没有减速,在黄灯2秒后,她冲过了等待线。

“砰——”

可黎还来不及反应,就感觉自己对车子失控了。巨大的冲击力从侧面袭来,她随着车子被重重的甩出去,事故只发生在一瞬间,待车子稳住后,她的意识才渐渐的回笼。

她睁开眼睛,与自己冲撞的车子正停在自己的左前方,对方车子车头凹陷,看样子冲击力不小。

她蓦地感觉头上很痛,而且鼻尖有股鲜血的味道。

她伸手想去摸摸额头,却发现自己的左手根本抬不起来。

低头一看,身上白色的衬衫已经有不少血渍。

手臂的疼痛也在这时袭来。

对方的司机已经下车,她用右手艰难的试着开了一下车门,还好,车门能被打开。

她走下车,看见自己的车在驾驶室斜前方的位置被撞塌进去了。

“你是怎么开车的!没看见红灯吗?”

对方司机是个男人,看见下来的是个女人,他一脸嫌弃的看着可黎,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得,又是个不会开车的女司机。

可黎不想与他浪费口舌,她回车上找到包包,拿出手机,第一时间报警,这种程度的事故,要走私了不太可能。

紧接着她给艺琳和郝帅发去消息。

“我这边出了点事,晚点到,跟主管争取一下,我们最后上台讲。”

到富丽营销部的艺琳和郝帅眼看时间马上就到了,正等的着急,就收到可黎的信息。

“老大,怎么了?”艺琳回。

“需要我赶过去吗?”郝帅也有些担心。

今天对欣悦传媒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天,如果不是非常紧急的事情,老大是绝对不会迟到的。

“车子撞了,没事,我尽快处理完过去。你们把主管那边搞定就行。”

可黎回复完就站在车子旁,等待交警来。

她用右手摸了摸额头,果然血从这里来的。

她又从车上拿来一叠纸巾给额头捂住。

左手一直动不了,稍微一动就一阵剧痛,她猜测应该是骨折了。

对方司机虽然一开始骂骂咧咧,但是看可黎受了伤,也没回一句嘴,也就讪讪的走到一旁去了。

宣讲会九点半正式开始。

“林可黎怎么还没来?”

坐在会议室主位上的赵沐凌环顾了四周,并没有发现可黎的身影,只看到跟着她的那两个小员工脸色有些焦急的坐在一旁。

“我去问下。”站在赵沐凌身后的是最近刚上任的特助陈凯。

两分钟后,他回到赵沐凌身边,附身低语:“说是临时出了点事,晚点会到。”

他眉头微蹙,神色变得有些严峻。他知道今天对可黎来说很重要,如果不是严重的事情,她是不会迟到的。

“知道了。”

他沉声回了句,既然她说晚点会到,那就先等着吧。

等可黎处理完事故后赶到富丽营销部,第二个已经快要宣讲完了。

看到营销部前台看见自己后吓坏的样子,她才想起来自己身上带着伤。

刚刚处理完事故,她来不及整理自己就赶紧打车赶了过来。

到卫生间看到镜子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样子确实有些骇人。

左额头的发缝里流了很多血出来,应该是被车窗玻璃刮破的,大部分的血迹已经干了,但是发缝里还是湿湿的。伤口里淌出来的血顺着额头流下来,刚刚在现场她已经用纸巾擦掉了大部分。

除了头上,她发现自己脸上也有好几处玻璃碎片划破的痕迹。

她艰难的从包里拿出纸巾,快速的给自己做了处理。

白色衬衫上也都是血迹,她没时间擦了,只好把外套裹紧一些。

最后,她在镜子前端详了一下自己,总算没有那么骇人了。

左手臂不时的传来阵阵剧痛,她咬了咬牙,等宣讲完就好了。

包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应该是艺琳他们催了。

她深吸一口气,提着挎包走出了卫生间。

小说《霸总前夫俯耳轻哄:宝贝,我错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