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为避免进宫,我撩拨摄政王签婚书》,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衣云洛袁陌,是著名作者“卿笑笑”打造的,故事梗概:我重生在了买奴隶那天。想起前一世,我好心买下一个奴隶后,对他嘘寒问暖,可是却在他成为权臣后,一杯毒酒要了我的命。现在看着眼前待选的奴隶们,我没了兴致,只想能够守着医馆陪父亲在小镇安然度日。可是谁会想到,圣上下旨要所有未婚女子全都入宫。为了避免入宫,我只能随便找个受伤的士兵逼迫他签下婚书。却不曾想招惹的竟然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我刚想跑路,便被围堵了.........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为避免进宫,我撩拨摄政王签婚书》,现已完本,主角是衣云洛袁陌,由作者“卿笑笑”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就你的身份跟他,活不了一天,他以后不出现,你也别找了,好好安生过日子”衣云洛的手指猛然捏紧,就算她说的天花乱坠就一个不说自己是谁就无法反驳袁陌他不是普通人,可能是位高权重的将军,他举手投足都是矜贵,无声的气场总是压的人低他一等,袁陌可能说得没错他如此身份,怎么可能真的娶自己?“我不会永远低等,阿洛,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我也会保护你不被别人欺辱,等我!”“等你?呵呵,多少年?五年?十年?就算...

为避免进宫,我撩拨摄政王签婚书

阅读最新章节


吴员外回去就直接找他大哥。

屋外守着的小厮一边拦一边喊,“二爷,二爷,大爷是跟九姨娘在一起呢?您不能进!”

听到这话,吴员外更来气了,家里一个正夫人,九个姨娘,还惦记阿洛,他就没看到这样渣的人,跟人家爹一样大,要不要脸!

“滚一边去,大哥,还不出来。”吴员外是真恼了。

吴贵刚跟自己的九姨娘胡闹了一通,九姨娘听到外厅的声音,羞红了脸,“大爷,二爷在叫你。”

吴贵最讨厌他这个弟弟,假正经,伪君子,一副大善人的模样,要不他爹也不能把吴家留给他,让他这个大哥屈尊在他弟弟之下,恼火。

他慢条斯理穿衣服,“怕什么?就他那虚伪的性格,还能进来不成!”

九姨娘轻声,“大爷快去吧!”

吴贵随便把外衣一拢,人出来。

吴员外看他那副德行,心想,你若不是我大哥,我真想揍死你!

“大哥,你昨晚找阿洛了?”

吴贵冷笑,“怎么?不行吗?”

“你多大了?她多大了?你,你怎么好意思有脸说!”

吴贵嗤笑,“男人大点怕什么?谁家男人没有娶小媳妇的?皇上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多少年轻的,她衣云洛是金子做的?跟我怎么了?我有钱!看上她是她的造化。”

吴员外差点没气晕,“阿洛从五岁就来我们家,那个时候,就这么点,粉雕玉琢的,你看着她一点一点长大,跟你亲闺女有何区别?你怎么能动那种龌龊心思。”

被人从温柔窝里叫出来,吴贵本来就一肚子气,“吴老二,谁也别说谁,我是明面的,怎么想怎么说,你敢说你对她没心思?你是阴在心里,你对她那么好,她又花容月貌,你心里就不痒痒?”

吴员外一拳揍了出去,“吴贵,你个混账,你自己龌龊把人都想的跟你一样,你不是我哥,我今天就打死你!”

吴贵被揍的一个踉跄,眼睛成了乌眼,疼的“哎吆”一声。

他哪里吃过这个亏,还是自己弟弟,本来家产全部给他弟弟他就对死去的爹有意见,此刻怒火中烧,也冲吴员外揍了一拳。

两个人拳拳到肉,完全跟市井无赖打架没有任何区别,你一拳我一拳,互相打的鼻青眼肿,全部挂彩。

吴贵吃了年岁大,身体被掏空的亏,吴员外吃了一辈子儒雅随和,没跟人干仗的亏,所以说,两个人半斤八两,谁也没得便宜。

等小厮将两位大爷分开,两个人各自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模样说不出的狼狈。

里面的九姨娘也不敢出去,想不明白,平日里斯文好脾气的二爷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吴贵,我警告你,离阿洛远一点,你不要脸,别把别人想的跟你一样不要脸。”

吴贵冷哼一声,他肯定也惦记,要不平常对她那样好,嘘寒问暖,好吃好喝给她从不吝啬。

不过,他懒得跟他弟弟打嘴仗,衣云洛屋内的那个男子是关键,得知道他是什么人?得想办法弄死。

“我的事不用你管。”

吴员外还想冲上去揍他,被管家劝道:“二爷,传出去让人笑话。”

吴员外恶狠狠瞪了吴贵一眼,离开。

出了屋子,吴员外一股苍凉感袭上心头,理解衣云洛为何如此着急定亲,真是家门不幸!

……

晚上的风很大,“呼呼”作响,衣云洛上了床,很快进入了梦乡。

裴靖却睡不着,担心军营那边。

但他的腿,他就是再着急,也得十天半月才能好,更何况内奸不除,他不适合露面。

这辈子没躺这么多天,他白天留下了记号,也不知他的人能不能看到?

迷迷糊糊刚要睡着,他就听着“笃啪啪笃啪啪”,极轻的敲窗暗号声。

裴靖一个激灵醒来,眸中都是兴奋,压低声音,“进来。”

两个黑影宛如鬼魅一般进了裴靖的屋子。

“主上。”

黑衣蒙面,身材高大健硕,双双跪地道磕头,声音已然哽咽。

“嘘”裴靖做了一个噤声的举动,压低声音,“那屋有个小姑娘,有点武功,去点上她的睡穴,别吵醒她。”

姑娘?

两个下属似乎听到什么了不得的消息,双双瞪大眼睛不可置信你,主上竟然能跟女子相处了。

“还不快去!”裴靖着恼,发什么愣?

不敢怠慢,其中一个悄悄过去,神不知鬼不觉点上衣云洛的睡穴。

等他回来,禀告办妥,裴靖才冷声开口,“军营那边怎么样了?”

“我们在山野找到疑似您跟泠雷的尸体,都吓疯了,还好您没事。”泠风说起来还心有余悸。

裴靖一闭眼,他的贴身护卫有四个,以风雨雷电命名,这次被敌军伏击,泠电跟泠雷为了救他而死了。

泠电更是替换了他的衣服,拿了他象征身份的玉扳指,划破了脸给敌军造成他已经死了的假象。

他这四个贴都是从小跟着他的,这次一下子死了两个,不心痛是假的。

“军营中将领看到疑似本帅尸体,可有什么异样!”

“君老将军跟君少将军都不信您会死,继续派人寻找您的下落,陈智将军哭的最惨,像是接受了您去世的消息。”

“陈智?”裴靖微微冷了脸。

“主上,您没事了,属下要赶紧禀告各位将军。”

裴靖摇头,“别说,坐实泠电的尸体就是本帅。”

“主上,为何?”泠雨不解。

“这次行动,只有本帅跟三品以上将军知道。

但我们一过去便中了云苍国的埋伏,说明什么?有人给云苍国透露了我们这次行动的消息。

也就是说,我们三品以上的将军中出了苍云国的奸细,本帅这次诈死,要将奸细挖出来。”

裴靖的两个手下似乎十分震惊,久久没能开口。

“你俩回去以后,这样这样……”

裴靖的声音低沉了下去,泠风跟泠雨连连点头。

“行了,别被人察觉,赶紧离开此地。”

两个属下不放心,踌躇,“主上,您住的这个地方安全吗?”

“非常安全,而且本帅完全有能力自保,对方是医者,多亏了她,你俩回去以后,奸细没抓住,千万别过来,更不要派人过来,以免打草惊蛇,暴露本帅还活着的消息。”

两个人在犹豫,不肯遵命。

裴靖的眸子一沉,“本帅的话不听了?”

“主上!”

实在放心不下自家主上,真算是千辛万苦才找到他,怎敢再离开他们的眼。

“主上,要不属下留下,暗中有个照应,让泠雨回军营。”

裴靖黑眸中闪过戾气,他心头够焦虑了,从来没吃这样的亏,死了那么多人,冷斥,“别让本帅说第二遍。”

两个人都是心头一抖,主上的怒气可不是他们能承受的了的。

“主上,您还需要什么吗?属下准备妥切这就离开。”

裴靖微微缓了脸,“不需要,现在马上离开,去吧!”

两个人心头再担心他也不敢忤逆他,只能躬身退下。

很快屋内恢复了安静,裴靖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能是心头安稳了不少,很快他便进入了梦乡。

小说《为避免进宫,我撩拨摄政王签婚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