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杨清流沐霜为主角的古代言情《沉冤得雪?美人师尊求我会宗》,是由网文大神“从心y”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二十年前他遭人陷害被自己最敬爱的师尊逐出仙门,修为遭废,术法神通也已经忘得干干净净了。自此,他隐居破落道观,整日浇花养树,却没想觉醒躺平系统,修为一日强过一日。后来他沉冤得雪,美女师尊求他重回宗门,可他早已习惯闲云野鹤,什么宗门传承都别来沾边!...

点击阅读全文

杨清流沐霜是古代言情《沉冤得雪?美人师尊求我会宗》中出场的关键人物,“从心y”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本来姜茯苓想让杨清流睡在她的隔壁,不过正殿里都是女修士。男女有别,杨清流主动拒绝,独自前往侧殿过夜。朱鸟则陪着他,此刻正蜷缩着,在枕头旁安睡。叮,恭喜宿主成功躺平一日...

沉冤得雪?美人师尊求我会宗

沉冤得雪?美人师尊求我会宗 免费试读


暮色很快降临。

沐霜被姜茯苓带到了正殿,那里有很多房间。

本来姜茯苓想让杨清流睡在她的隔壁,不过正殿里都是女修士。

男女有别,杨清流主动拒绝,独自前往侧殿过夜。

朱鸟则陪着他,此刻正蜷缩着,在枕头旁安睡。

叮,恭喜宿主成功躺平一日。

获得奖励,体质+1

系统冷硬的声音响起,在杨清流脑海里回荡。

“这也算躺平吗?”

杨清流疑惑。

在他看来,躺平就是字面意思,应该一整天浇浇花,种种草,晒晒太阳才是。

可昨日他一整天都在东奔西跑,却也领到了奖励。

“只要不争不抢,就可以了么?”

杨清流仔细思考。

下一刻,他察觉身体中出现一道暖流,顺血液循环全身,不断滋养着四肢百骸。

这种感觉在过去的二十年里经常发生,屡见不鲜。

他动了动手指,感觉到身体里澎湃的力量。

仙路十景。

杨清流估算,他的肉身未必弱于五景强者,

不过他一直没有接续经脉,体内无灵气留存,说是凡人也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在修行界,肉身强横只能算武夫,古往今来没有肉身成仙者。

“要见到那些人了。”

“真期待他们脸上的表情。”

杨清流脑海中浮现很多面孔,那是曾经伤害过他的人。

半晌,他摇了摇头,不再去多想。

反正明日就要见了,将该讨的债讨了,至此因果两清,此生不见。

............

与此同时。

太一宗,执法殿内。

首座的位置上,坐着一名国字脸的中年人,为太一宗宗主,道通天。

在他的两侧,人影错落。

细看去,皆是当年审判杨清流的长老,而杨清流的昔日师尊,沈清幽赫然在其列。

大堂正中,摆放着一面玉镜,周遭仙气环绕,正播放着一些画面,四周金光闪耀,显得高贵且神圣。

这是太一宗的镇宗仙器,东皇镜。

有推衍过去,洞悉未来的神秘伟力,是太一宗的崛起的关键。

只不过动用的代价很大,且非掌教不可使用,耗费的资源也很多,足以吸去太一宗的小部分家底。

良久,东皇镜的仙气内敛了,所有金光都消失,画面也化作丝丝缥缈雾霭逝去。

大堂内安静的可怕,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沉默了,被东皇镜中的画面震撼。

沈清幽更是如同被五雷轰顶,整个人僵住了,美目圆瞪,口中重复念叨着什么。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我就说,我就说清流怎会做出那种道德沦丧的事情?”

“当年,你们一个个都坚信他屠戮门人,在宗门大开杀戒!”

“现在看到真相了吗?后悔了吗?”

“呸!一群狗东西!”

“是你们亲手葬送了太一宗的未来!等着吧!因果轮回谁也躲不过!都要被清算!”

“小人!一群忘恩负义的猪狗之辈!”

蓦地,一名老者突然站起,在大殿中扬声狂笑,指着众人,在怒骂,眼角有泪水滴落。

他的形象很不好,蓬头垢面,垂垂老矣,脸上布满老人斑,显然快要寿尽了

尽管如此,他的声音依旧很洪亮,如洪钟,在肆意狂笑。

当年,他为杨清流发声,曾据理力争,被所有人口诛笔伐,甚至有人怀疑其为帮凶,公开审判过他。

虽然最后不了了之。

但由于这件事,这些年他过得很不好,无人愿意拜入他的山门,师徒更是离心,时至今日仍孤苦伶仃。

但如今,他很痛快,因为心中的委屈得到了释放,正名了,可以死而无憾。

“够了!不要再说了!”

沈清幽拍案而起,怒目而瞪,胸口上下起伏。

她的声音沙哑且低沉,对方说的每句话都像细小的刀片,划过心脏,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

所有人都侧目。

因为众人知晓,此刻,最不该开口的,就是这位杨清流曾经的师尊。

果不其然,老者冷笑,不屑的讥讽:

“你也配说话?”

“清流当年最是敬重你,万事都将你摆在第一位。”

“你无心教导弟子,为了不让别人说你闲话,他代师授艺,牺牲自己的修炼时间去帮助你的徒弟。”

“你喜闭关悟道,清流不愿打扰,亲自下秘境为你的几个弟子夺机缘,九死一生,哪次不是带着重伤回门?”

“而你们呢?如何回报他的?”

“诬陷他的人是你的弟子,亲自押送他来执法殿的,是你这个师尊!”

“更是眼睁睁看着他修为遭废,被丢出宗门。”

“呸!什么清幽仙子,不过一头白眼狼,我要是你,早他妈的自刎了,养了一窝子的畜生玩意!”

“咳咳咳咳....”

老者说着,整个人都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紧接着止不住的咳嗽。

他本就寿命无多,体内有顽疾,此时情绪太过激动,影响到了心脉,开始大口咳血。

“好了,道乾,你现在的身体应该静养。”

“这些事交给我处理。”

首座上,一直沉默不语的道通天开口,为老者渡去了一缕生气。

说着,他望向沈清幽。

只见其咬紧嘴唇,指关节因握拳发白,鲜血顺着手指间的缝隙蔓延而下。

“唉。”

道通天轻叹,他不明白,曾经那么聪明的师妹,到底中了什么邪?

“你那位弟子呢?”

道通天开口,对着沈清幽说道。

还发的火早就发完了,而今还是得静下心来处理这件事。

“在...峰中歇息。”

“我不是让你将他押去天牢么?”

道通天眼神微凝,眸中再次有了些许怒意。

他一向不喜有人阳奉阴违。

“我...”

沈清幽拱手,可半晌也说不出话。

林凡体质很差,她本以为请出东皇镜能很快还其清白,就先行将对方接回峰中照料。

未曾想过会是这般结果。

小说《沉冤得雪?美人师尊求我会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