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娇养小可怜》,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宁儿青羽,由大神作者“吴北海”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掌控欲超强的重生帝王*心如赤子的通透小可怜】【男主重生 年上宠 微宫斗宅斗 细腻温馨 女主不圣母不软弱】年龄差+身份差----宁儿是个小可怜,踉踉跄跄活着,吃尽了世间的苦头。谁承想,一次雪夜惊马,让她从没爹没娘的孤女,一跃成为侯府的千金小姐。宁儿就这样,踏入了一个地覆天翻的世界。宝金委积,美玉盈堂,泼天的富贵锦绣……怀抱着一颗赤子之心,宁儿努力生活。而娘亲早逝的真相,宁儿身世的秘密……跨越两世的迷障,被遮蔽的一切,逐渐浮出水面。----从倦怠中醒来,楚寰忽然发现自己重回到青年时。上一世他云端独坐,见惯了世人餐腥啄腐、逐利争名,纵使他手握天下,也感到无趣。唯一令他放在心上的,是一位出身极低的小姑娘。但还没等他看清自己的心意,她就折在了一群人蝇营狗苟的诡计里。上辈子的圣君明主已当够了,这辈子他决定顺从己心,将那孩子纳入自己的羽翼。没曾想,当他寻到她时,却看到上辈子那糊涂透顶的信远侯,正半跪在地上轻声哄她。楚寰不由失笑,真是有趣。----重生娇养弥补前世遗憾PS:男女主是宿世的因缘,纯纯真爱。男主男二都重生,但重生的时间节点有先后。PPS:男二线非爱情向。女主开始恋爱在古代成年(及笄)后。...

点击阅读全文

娇养小可怜

古代言情《娇养小可怜》,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宁儿青羽,作者“吴北海”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她的眼圈有点红了,这才几天,她又一次见到他摔倒在她面前。燕翎回过劲儿来,赶紧去收拾了铺盖。葛医师药箱都没来得及背,便被拖到了信远侯的榻前,他眉头紧紧地拧着,颇为不快:“那夜侯爷从雪地里回来,我就劝他多少进一副药。可他不听,只顾着宁姑娘的伤,却忘了自己也有三十来岁,不是那卧马饮冰的年纪了!”又斥:“...

娇养小可怜 阅读最新章节

侯爷这一晕倒,整座府衙都乱作了一团。

青羽慌得魂都飞了,连滚带爬地去拉葛医师。

燕翎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喊“侯爷”,下意识地竟然拿手去探他主子的鼻息。

一群爷们儿中间,唯一能镇定一些的竟然是宁儿。

眼看着自己要谢的恩人,被她一句话说得昏倒在地上人事不知,那一刻,她脑子真的一片空白。

待缓过神来,看着这一地被夺去了三魂六魄、手足无措的青壮们,宁儿只能咬着牙吩咐:“燕翎先看侯爷可伤了筋骨,能移动吗?”

她转头又点了两个力气大的,亲手解了沈崇彦的大氅,嘱咐道:“请两位兄弟手脚小心些,借个力将侯爷担到屋里去。”

她的眼圈有点红了,这才几天,她又一次见到他摔倒在她面前。

燕翎回过劲儿来,赶紧去收拾了铺盖。

葛医师药箱都没来得及背,便被拖到了信远侯的榻前,他眉头紧紧地拧着,颇为不快:“那夜侯爷从雪地里回来,我就劝他多少进一副药。

可他不听,只顾着宁姑娘的伤,却忘了自己也有三十来岁,不是那卧马饮冰的年纪了!”

又斥:“你们这些跟着的,也不知道劝!”

说得众人都抬不起头,葛医师看沈崇彦的脉象,越看越心惊,心中暗道不对。

沈崇彦身上寒症倒是其次,那天雪夜惊马,他纵使摔得厉害,但到底是经年的武将,在马背上滚打了十来年的人,那一点伤,抗抗也就过去了。

但现在一看,远没那么简单。

葛医师的表情极为严肃,他冷喝道:“这些日子给侯爷守夜的是谁?”

站出来的是朱翼,他是个沉闷的性子,平日里难得听见他啃声。

葛医师叹道:“你老实说,侯爷几夜没睡了?”

朱翼默不作声了半天,好久才闷头答道:“侯爷不许外传。”

青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到这个时候你还瞒着!”

朱翼这才开口:“从初二领命出府,侯爷就没睡过整觉……”他抬头看了一眼宁儿,有些犹豫地说:“那天,惊马前夜,侯爷喝了一整夜的酒,把我们都赶了出去,不许在屋里守着。

姑娘来了后,侯爷日夜悬心,即使躺在床上,也只是略一阖眼,囫囵睡下罢了。

便是累极睡一两个时辰,也难安稳,三回里有两回都会惊梦。”

葛医师重重叹一口气:“气郁于胸,忧思百结,哀毁如此,这样下去,恐要伤了侯爷的根基啊!”

青羽登时红了眼:“侯爷这几天好像没事人一样,日日领着我们巡视扶赈……”宁儿眼中早己含了泪,她拿眼睛细细打量着躺在床上的男人,这是从马蹄下救了她性命,又这样护她周全的恩人。

这一倒下,信远侯清醒时那种生人勿近的冷厉与威严被驱散了,他的眉心拧着浅浅的刻痕,好像在昏睡中也不安稳。

他的手极冰冷,但额头却滚烫,唇角紧抿,显出十分的憔悴与疲惫。

-------此时的沈崇彦却陷在无比真实的梦魇里。

上一世。

他又回到了那个飞雪连天的深夜里,忽地燕翎大喊一声,他惊觉一个小小的人影跌倒在亲随的马蹄下。

一片兵荒马乱中,他来不及思考,下意识地救了她,那瘦得令人怜惜的小姑娘昏迷中紧紧抓着他的手。

而自己只是冷冷地审视了一番,确认是意外后,吩咐手下带她下去诊治。

过了许久,他才想起来询问那女孩,却被手下告知,她几次求见自己无果,能自己行动后便强辞离开了。

他没开口,葛庆与燕翎也没敢多做什么,只为她多备了些衣药便送她离开了。

梦里他又连番遇到几件难办的差事,就将本来的打算搁下了,但不知为什么,那姑娘的样子总不知不觉出现在他脑中。

时光飞快地翻过,再一次相见时,她竟然成了自家府上浣衣的婢女。

隆冬腊月里,她瑟瑟发抖地跪在蕉桐院中的青石上——为那件据说被她洗坏了的织金累珠披风。

那脸庞冻得青紫的小姑娘看到他的瞬间,眼睛忍不住亮了一下,又黯淡下去。

沈崇彦莫名感到生气,他当着夫人的面带走了那小丫头,亲自开口提了她做自己院子的丫鬟。

但这一点自以为是的关照却给她带来了难言的恶意与针对——一个得罪了当家主母与小姐的婢女,在内院会遇到什么?

甚至不需要做主子的开口或暗示,自然就有那些惯会钻营的小人来磋磨人。

而这些,是上一世傲慢轻信的自己完全未曾想到过的。

再后来,便是京中出了大事,整座侯府跟着风声鹤唳,内府要清理门户,一片混乱中,小姑娘差点被卖出府去。

多亏燕翎留意,堪堪才把她救了回来。

只是这一次之后,她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自己。

沈崇彦感到一阵心痛,这是上辈子他们初遇的轨迹。

梦里的时间过得飞快,那么多的挣扎,那么多的艰辛,那么多的努力……上辈子,他却像一叶障目似的,忽视了个彻彻底底。

与自己己疏远了的小姑娘,倒也慢慢把日子安安稳稳地过下去。

再往后,却到了自己被人设了连环的毒计,必置之于死地的时候,宁儿却苦苦哀求着燕翎,要跟在他身边。

而自己……却浑浑噩噩,首到眼睁睁看见她浑身是血地倒在自己怀里……那么柔弱的身躯,是怎么迸发出这样大的勇气,叫她奋不顾身地挡在自己身前?

那么小的一个身体里,又怎能流出那么多那么多的血……在梦里,沈崇彦又再次回到了令他心神欲裂的那一天。

他看到他们那高不可攀的圣上忽然幸驾,他高坐于那头神骏无匹的浅金色骏马之上,定定看着他怀中己渐渐失去呼吸的少女,忽地发笑:“沈卿,沈卿。

朕没想到,你不仅是个傻子,还是个瞎子!”

说着,他反手抽出一柄宝剑,狠狠刺入了沈崇彦的手臂上,鲜血汩汩地涌出来。

那血逐渐流下来,与宁儿身上那止不住的鲜血,渐渐合流。

圣上掷下一枚金珠,冷冷道:“此乃乌斯藏进献的至宝启天珠,能断血脉、明亲疏,非至亲之骨血不能相融于此珠。”

沈崇彦怔怔地看着,他与宁儿的鲜血,逐渐交汇于那枚宝珠之上,竟是毫无阻滞地相汇相融!

火光电石间,之前所有为他忽略的细节瞬间连在了一起,宁儿的模样、她的名字、好多次燕翎的欲言又止、来自妻子隐秘的敌意,以及……他紧紧按住自己的心口,每一次见到她,自己心里莫名翻涌的酸涩与怜惜……他忽然有些难以分辨,眼前的一切究竟是幻是真?

他是真的重活了一世,还是根本还沉溺在上辈子悔恨的幻梦里?

沈崇彦眼睁睁看着陛下亲自解下玄衣大氅,小心翼翼又不容置喙地从自己怀中抱走了那具轻飘飘的身体。

他终于忍不住,猛地吐了口鲜血。

------宁儿猛地站起来,声音都有些颤抖:“葛,葛大夫,侯爷吐血了!”

“什么!”

还没等葛庆来查看,青羽就扑到了侯爷的榻边,目眦欲裂地看到,还在昏迷中的信远侯嘴角,流下了一道蜿蜒的血迹。

偏在这一片乱麻中,署衙外传来一阵喧嚷,片刻,燕翎苍白着脸,领了两个面白无须的内侍进来,为首那人一字一顿唱道:“圣上口谕,着令信远侯即刻入玉宸殿陛见。”

小说《娇养小可怜》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