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潜力佳作《救命!谁家乐修一指灭魔渊?》,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沈灵素陆渊钺,也是实力作者“月漫”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相传某大佬的亲传弟子是个乐修。这话一传出,大家都以为乐修小师妹平平无奇且柔弱。可万万没想到,这乖巧可爱的小师妹,打遍修真界无敌手。起初大家见她出琴无动于衷,现在可怕得要死。修真界都震惊了,什么时候乐修强得可怕了?...

点击阅读全文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月漫”创作的《救命!谁家乐修一指灭魔渊?》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我不想胜之不武。”贺兰璧皱着眉头,又不由开始深思,总觉得她这平淡颇有深意。“随你。”对方是个杀人如麻的刀修,沈灵素知道就算是同境也打不过...

救命!谁家乐修一指灭魔渊?

免费试读


看见这结果,主持选拔的长老都沉默了。

围观的弟子议论纷纷。

长老们则是不好明着大惊小怪,只能暗中传音讨论纷纷。

“第一名是贺兰家的,知道他家天赋强又嗜杀,但这也杀太过了。”

“他竟然守在出口把所有人都杀成了负分……哦,除了那个第一位破阵的乐修小弟子。”

“需不需要调整规则?”

“不必调了,贺兰璧那崽子入宗主门下也好,我峰里可管不来。”大长老面不改色,一锤定音。

亲传选拔就那么几套试炼规则轮流着用,这套规则用过不少次,但还是第一次出现分数断层到第二名是零分的情况。

按照常理,选亲传也不用过五关斩六将那么复杂,第一关阵法将弟子筛选出来,再让第一名和第二名比一场就行了。

“怎么只有一个没被我杀过的?”贺兰璧看着灵光构成的排行榜,人也懵了,满目怀疑,“我也没杀很多啊?”

“明明是那些人主动撞到我刀上送死。”

“是族里警告了别的人?呵……我绝不能被安排!”

贺兰璧心中闪过无数念头,自以为看透了一切,嘴角泛起冷笑,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沈灵素站在他对面,看着他满脸狰狞的杀气,心想有这么恨吗?不至于吧?

贺兰璧气势汹汹地开口道:“我会压制修为到与你同境,你,莫要留手!”

“不必了,我也不会留手。”沈灵素随意道。她这境界还没必要谈什么留不留手。

“我不想胜之不武。”贺兰璧皱着眉头,又不由开始深思,总觉得她这平淡颇有深意。

“随你。”对方是个杀人如麻的刀修,沈灵素知道就算是同境也打不过。

长老在旁看着贺兰璧将筑基巅峰的修为压制到炼气巅峰,也是默许了。

闹吧,谁闹得过你啊,活爹。

沈灵素取出古琴,古朴的伏羲式琴身透出古意,音色泠泠。

琴音清逸如月下流觞,观战的长老听得眉头舒展了几分,心想不愧是乐道上有天分的好苗子,眼神则是紧盯着贺兰壁,免得刀修弟子伤人太重……沈灵素莫名其妙成了第二名,不得不对上他,也是挺无辜的!

在所有人看来,这场战局根本没有悬念,获胜的除了贺兰壁还能有谁?

贺兰壁站在原地听着琴声,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叩着刀柄:“挺好听的啊,我心里杀意都淡了。”

沈灵素嘴角微动,心里警惕一下子升了起来:“过誉了。”

话音还未落下,贺兰壁脚步动了,身法快得如同一道虚影向沈灵素闪来,刀光凛冽落下。

沈灵素的速度有琴声加持,险险避开刀锋,劲风擦肩而过,冰冷的刀光照亮她的眉眼,寒意直刺皮肤。

在比试台范围内周旋几番,沈灵素终是正面迎上了刀锋,她一掌按上琴弦,琴音停顿,化为璀璨的灵印抵挡刀光。

轰隆!

沈灵素做好了退场卸力的打算,不料那一刀看似力度极重声势浩大,实际上连她灵力构成的防御都未破开。

她躲过一劫,但眉头微蹙,分毫高兴不起来。

贺兰壁哪里是不愿胜之不武?简直是不愿获胜。

这是在玩什么?

又演了一会儿,沈灵素见时间差不多了,心一横,灵力收束,即将迎向贺兰壁刀下的防御又薄弱了几分。

只要这一刀破开她的灵力,刀势与灵力破碎的余威足以将她震飞出去,她再假装内伤吐一口血,这局就不用硬打下去了。

本来她在刀修面前落败是板上钉钉的事,但现在沈灵素不再那么肯定了,反而担忧迟则生变。

又是嗡鸣声爆响,刀锋映着灵光砸向灵罩,却轰然弹开。

沈灵素的防御灵力波动起来,她脚步微动就想顺势退出去,却不得不顿在原地。

这刀的力度又减轻了!根本破不开她防御!

劲风刮起!

贺兰壁手臂一僵,忽然皱起眉头按着胸口脚步暴退,沈灵素意识到他想做什么瞳孔一缩,目光捕捉到空气中尚未散去的刀意,不动声色地轻勾琴弦引爆了那缕刀意。

轰隆!

沈灵素本就岌岌可危的防御顿时破碎,整个人倒飞出去。

贺兰壁见状演技爆发,强行吐出一口鲜血,跌跌撞撞地向后飞去,身躯砸在地上!

沈灵素脚尖落在边界之外站稳,但迟了一步。

贺兰壁先离场,输了!

众人沉默!

场上落针可闻。

“咳……”贺兰壁慢吞吞爬起来,抹了抹嘴角血迹,敛去笑意喟叹道,“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承让!”

沈灵素嘴角动了动:“你过谦了,我才是承蒙相让……”

“我还真是技不如人。”沈灵素咬牙切齿,演技根本比不过。

围观者的声音早已沸腾起来,看不出玄机的只道沈灵素身法轻灵琴音难得,看出两人斗法真正目的的人都无话可说。

你们就演吧!

亲传的位置是烫手山芋吗?都这么怕赢了?

贺兰璧输得出人意料,大长老额角乱跳,低斥道:“简直是胡闹!”

“是啊……这事该如何是好。”另一位长老茫然地摊开手,“亲传就她了?沈灵素?”

“无论如何胜负已分,我等插手反而坏了规矩。”又有一位长老为难道,“但贺兰家……”

“他既然将名额拱手让人,我等又何必去做损人机缘的坏人?就让那小姑娘当亲传,免得贺兰璧行事无度,反而坏了我两忘宗的颜面。”大长老冷冷道,“看贺兰家如何收拾他!”

虽然不小心赢了,但沈灵素不觉得周围的长老都眼瞎,看不出贺兰壁在演,转头看向长老们。

“沈师妹,以后你就是亲传了,恭喜你啊。”一位围观的师姐歪着头笑道。

沈灵素摇摇头:“未必呢……”

沈灵素还没说完,一道洪亮的声音忽然叫她:“沈灵素啊!”

“顾长老您也来了。”

沈灵素看见救星了眼睛一亮,连忙传音道,“这场比试不作数的吧,您也看得出我们打得……很是荒谬。”

“怎么荒谬呢?不荒谬,你胜了啊。”顾长老笑呵呵道。

“您知道这次选拔的规则吗?”沈灵素有种不祥的预感。

“知道啊,难道你不知道?”

“您早上没说。”

“竟是如此?赢都赢了,不必在意这些细节。”顾长老摸了摸下巴,“你的出彩表现峰主已经知晓了,大长老也知晓了,还道我慧眼识珠,把唯一的好苗子送了出去。”

“峰主与长老如何知道的?”沈灵素沉默了一下,总觉得峰主和大长老像在阴阳怪气。

“难得有乐峰弟子大杀四方,当然要看看……你啊,还是赶紧到宗主殿拜师去吧。”

“我什么时候大杀四方……罢了,长老,没有斡旋的余地了么?我想留在乐峰,长老您也知道我是来凑数的。”沈灵素放弃辩解,直接争取。

“斡旋什么?说凑数那是我看走眼了,没料到你竟能第一个破阵。”

顾长老安慰道,“濯尘峰待遇比乐峰更好,你就安心地去吧。”

“待遇好?他们能免晨练吗?”沈灵素问道。

“不能。”

“他们能在老祖坟头弹琴吗?”

“不能。”

“我真不能留在乐峰吗?我毕竟是个乐修。”沈灵素听了顾长老的回答,更加坚持。

小说《救命!谁家乐修一指灭魔渊?》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