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谁还不是开飞机的了》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萄萄酥”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丁梨程北归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高冷颜值女机长遭遇顽强腹黑试飞少年,终于一步步,他们在自己的技能领域中,擦出不一样的爱情火花!五千尺高空,一张帅脸每天挂着迷死人的痞笑:老婆,我在等你说爱我的那一天。而被他圈在怀中的女人满脸的咬牙切齿:可以起飞了!我引领你回家!……原来,和喜欢的人在波道相遇,连指令都变得如此的浪漫!...

点击阅读全文

谁还不是开飞机的了

小说叫做《谁还不是开飞机的了》,是作者“萄萄酥”写的小说,主角是丁梨程北归。本书精彩片段:“好了。”丁梨抬起头:“家里有没有围裙?我给你系上吧。”“在上面的橱柜里。”丁梨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她踮起脚摸了半天才把围裙拽下来...

免费试读


到家后,程北归去厨房做饭,丁梨在客厅里整理购物袋里的东西。

将水果清洗好摆放在盘子里后,丁梨一股脑把购物袋里剩余的那些盒子都丢进了床头柜里。

看着落地镜里绯红的脸,她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再走出来时,丁梨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

她坐在沙发上晃着双腿吃草莓看杂志。

“梨梨,”程北归叫她:“过来帮我一下。”

“哦。”丁梨应声,她顺手又拿了两颗草莓:“怎么了三哥?”

程北归正在处理刚买的鲈鱼,他微微低头:“帮我挽一下袖子。”

丁梨把草莓喂到他唇边:“你先吃,我给你弄。”

程北归将草莓咬进嘴里,唇瓣触碰到她的指尖,丁梨迅速收回了手。

她解开程北归小臂上的袖口,将衬衫卷上去了一半。

他握着刀的手背上青筋凸起,血管若隐若现。

“好了。”丁梨抬起头:“家里有没有围裙?我给你系上吧。”

“在上面的橱柜里。”

丁梨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她踮起脚摸了半天才把围裙拽下来。

“三哥。”她拆开包装袋将这可爱的小兔子围裙套在他头上:“下次家里的东西放低一些吧,我用着也方便。”

“好。”程北归想摸摸她的脑袋,但看见自己手上都是水他还是作罢:“你去外面玩,我做饭很快。”

“我帮你吧。”丁梨不想坐享其成,她帮他洗菜:“在家里学过一点,虽然做的不好吃,但也不至于难以下咽。”

程北归仔细刮着鱼鳞,见她坚持他也没拦着:“用热水,别冻着你。”

丁梨应声给自己也系了个围裙。

两个人一起,倒真应了丁晏那句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程北归将鱼改刀:“吃糖醋鱼怎么样?还是要吃清蒸的?”

“糖醋鱼。”丁梨毫不犹豫,她将菜清洗好摆在菜板上:“你要不要教教我这道菜怎么做?以后你不在家我自己也能做着吃。”

“像这样,”程北归在鱼身上划开花刀:“斜着切下去,保证骨头和肉不要分离,然后加入料酒,葱姜蒜去腥。”

一边说着,程北归将鱼捞起来放进盘子里均匀的涂抹上了调料。

“要等十分钟。”他去水池边洗手:“趁着这时间,我把鸡蛋炒出来。”

丁梨退后几步给他让路,她忍不住夸了一句:“三哥,看不出来你还挺居家的。”

程北归点燃火,他的眉眼在烟火气息中柔和了不少:“我爸妈感情很好,以前在家时,我都是看着我爸天天在厨房里给一家人做饭的,耳濡目染也学了不少。”

“后来我大哥出事了,爸爸好像一下子就老了,他也很少再去厨房了,他说我们兄弟三个只有大哥最喜欢吃他做的饭,一进厨房他就忍不住掉眼泪,我二哥忙着经营家里的公司回来的也很少,那段时间我还不算忙,就一个人学了做菜。”

丁梨好半天没说话。

她对程北归的了解可以说仅仅来自家里,现在听他亲口说出这些事,她有些感慨。

在大儿子为国牺牲的情况下还能将程北归再次交给国家,程父一定也在心里挣扎了很久吧。

保家卫国,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三哥。”丁梨同理心很重,她抬起手抚过程北归鬓角的发丝:“你教我,以后我回家也做给爸妈吃。”

程北归笑笑,他将菜从锅里倒出来,明知故问:“只做给爸妈吃,没有我的份?”

“有啊。”丁梨继续看他处理鱼:“孝敬父母,举案齐眉,我结婚的宗旨。”

程北归语气凉凉:“你还挺有契约精神的。”

“那是自然。”丁梨笑意盈盈,她晃了下程北归的手臂:“三哥接着给我讲讲这道糖醋鱼吧。”

程北归将鸡蛋打进面粉里搅拌均匀,随后将整条鱼裹上面糊:“像这样挂上面,等油热后将鱼放进锅内。”

他声音好听,丁梨觉得如果他去做美食博主或者深夜电台可能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她有点走神,程北归已经将鱼放进了锅里油炸。

火喵蹭的窜起来,程北归将她向自己身后挪了挪。

“之后还要调汤汁,番茄酱两勺,白糖三勺,生抽两勺醋四勺,将汤汁熬浓稠淋到鱼上就好了。”

顿了下,他问丁梨:“记住了吗?”

丁梨“啊”了一声,她抓了下头发:“记住了。”

刚才听他声音听到太入迷,思绪都飞到几千里以外了,勉强记了个七七八八。

他动作很熟练,鱼在锅里很快就变得金黄。

摆在白瓷盘里淋上番茄汁后,这道菜就做好了。

抽烟机还在嗡嗡作响,程北归夹了一块鱼肉送到她唇边:“尝尝。”

丁梨眨眼:“我这样先吃,不太好吧。”

平常在家里都是要一家人全上桌才可以动筷的,哪有在厨房边做饭边吃的。

“在我身边不用讲这么多规矩。”程北归捏了下她的脸:“等我把剩下两个菜炒完这个皮就没这么脆了,趁热先吃一口。”

鼻息间都是鱼肉的香气,丁梨禁不住诱惑还是张开嘴接受了投喂。

“唔。”她心满意足的眯起眼睛:“三哥手艺真好,和饭店比起来也不逊色。”

“把盘子端出去等我吧。”得到她的夸奖,程北归拍她的后背:“厨房味道太大了,我马上。”

丁梨点了点头。

很快,四道菜都摆在了桌面上。

程北归把饭递给她,又帮她拧开了饮料瓶盖。

“辛苦了。”她和他碰杯:“吃完饭善后的工作交给我就好。”

“梨梨,”程北归给她夹菜:“不用和我分这么清,就算是契约,我也应该多承担一些,毕竟以后你要是还想和我离婚,吃亏的是你。”

丁梨嘴角扯了下,她低头:“随你吧。”

怎么说程北归都有理,她说不过他。

“你哪天想去试婚纱?”程北归和她商量:“场地什么的我之前都和爸妈定好了,只差你选个时间。”

“就明天吧。”丁梨戳着碗里的饭:“我没意见。”

“好。”程北归哄着她:“多吃点,吃饱了陪你休息一会。”

小说《谁还不是开飞机的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