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王小师妹穷的叮当响》主角秦念苏挽灵,是小说写手“Ly木离”所写。精彩内容:【穿书 修仙 系统(存在感不强) 无cp 偏群像 少年天才 成长 轻松】秦念死后穿到了一本修仙小说,原主是位和她同名的废物炮灰女配。还是没活过前三章的那种。奈何废物炮灰身怀灵骨,注定要成为女主的的垫脚石。秦念看着即将要夺取原主灵骨的女主,她拔腿就跑。但转眼间又被迫按照剧情被推下悬崖。秦念:难道让我穿书只是为了让我体验不同死法吗?您多冒昧啊!【叮,幸运号启动】【宿主当前死亡率99%,请努力降低死亡率,脱离选定结局哦~】秦念听从幸运号指示,改变废物炮灰的既定结局。然后……秦念成了第六宗的亲传。九年练气一层的亲传,史无前例。且这个在原书中因主角而覆灭的宗门,里面的人各个有血有肉。看着令她心生感动的活人,秦念决定奋发图强。这个剧情,她非得给掰的十八弯,让它找不着回家的路。秦·卷出一百零八块腹肌·念:卷!卷的天昏地暗,海枯石烂,不眠不休!天苍苍野茫茫,卷王兜子响叮当。且看少年天才,携手共赴无边修仙路———————————————有伏笔有伏笔有伏笔。其次,我是简介废物。...

点击阅读全文

主角秦念苏挽灵出自古代言情《卷王小师妹穷的叮当响》,作者“Ly木离”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秦念盘腿一坐,拿出了玉简玉简识别了她的身份,闪了一下光秦念看着玉简上头浮现的字,觉得很有意思修仙版手机,得劲!秦念第二天是被饿醒的一睁眼,师父己经不在了,只有一碗被灵力保持温度的药喝完药的秦念,正打算找吃的谈清梦便周全的带着早饭来了秦念星星眼看着自己的二师姐,“师姐你真好”谈清梦看着秦念亮晶晶的眼睛,觉得自己的师妹真可爱“跟我走吧,去飞龙峰上课”飞龙峰的学堂分为三个部分离白枫...

卷王小师妹穷的叮当响

阅读精彩章节

她不禁苦恼起来。

虽然原书没有说明苏挽灵给秘宝究竟喂了多少灵石,但肯定不是笔小数目。

她这一穷二白的,短时间内打不开的秘宝。

就在她想怎么挣钱的时候就,将她带回上奇宗的人回来了。

此人名为溪云,是逍遥峰的长老。

溪云挥手,一套紫衣出现在秦念的面前。

“今后你便是我徒弟,随我去见祖师爷吧。”

秦念看清了他的模样,果然有名有姓的样貌都是上等的。

但是他刚才说什么?

要收她为徒?

哈?

溪云见她没有回应,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她不愿意吗?

但是祖师爷的指示没错呀。

每年他们都要请示祖师爷的牌位,今年要不要收徒,今年谁要收徒。

今年正是溪云得了指示。

和往常一样,他也是碰见刚好需要帮助的小娃娃。

他师兄师姐捡回来的孩子,好像没有拒绝拜师的。

秦念指着自己,“我吗?”

溪云笃定的点了点头,同时在思考这种情况要怎么办。

秦念不知道对方看上她哪一点了,但这无疑是个好机会。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好的师父!”

秦念喊的很果断,捞起衣服就去室内。

她边换衣服边和幸运说话。

“这剧情偏到姥姥家了。”

“原书中,溪云可是在苏挽灵有了灵骨后才收的徒。”

收的还是个隐藏身份的魔族少主。

这位流落在修真界的少主,还是上奇宗覆灭的根本原因。

不过,这样正好。

上奇宗主峰,赤霄峰的祠堂内。

秦念跟着溪云行了个非常简洁的拜师仪式。

简洁到,他们出去后,掌门至明都有些惊讶。

“小云,这会不会太简便了?”

秦念本还以为,这掌门要质疑她的天赋根骨。

毕竟九年炼气一层的亲传,闻所未闻。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宗门的人貌似并不在乎这个。

“掌门师兄,你先别管溪云,你先管管我,我徒弟吃了那小兔崽子的药,两天没去上课了。”

至明一副不是什么大事的样子看了他一眼。

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一些东西,“来,师侄,这是师伯给你的见面礼。”

“掌门师兄,这药给外面的人吃了也就算了,但不能祸害自己家的人啊。”

长老扯住至明的袖子,至明的外衣从肩上丝滑的掉了下去。

他依旧笑眯眯的,“不碍事不碍事,同门嘛,相亲相爱是好事。”

长老看着他,满脸都是你是认真的吗的表情。

他收回目光,念着秦念在场,又是个新亲传,也掏了些见面礼。

各种品阶的符箓。

他同时叮嘱:“你修为尚低,只能用地阶符箓,其它的往后再用。”

秦念乖巧,声音清脆:“谢谢师伯!”

原书写了,溪云辈分最小。

碰到其他长老,一律喊师伯就对了。

这位长老面色缓和了下来,显然对秦念很满意。

他看了看溪云问:“剑修?”

溪云诚实回答:“还不曾问。”

符修长老的目光变了,他看向秦念,“师侄会画符吗?”

秦念咂摸了一下,原主勉强算个剑修,但是剑修很穷。

她现在改专业应该还来得及?

秦念:“还没有尝试过。”

“来试试。”

长老爽朗道,拿出了一支通体墨青色的笔。

笔体灵光流转,笔毛无风自动,一看就不是凡品。

至明摆手阻止了他,“师侄大病未愈,灵根有损,你别乱来。”

溪云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想起了被自己忘记的事,“二位师兄,我还要带徒儿去醒春峰,告辞。”

醒春峰是丹修长老九涯所在。

秦念还需要检查一遍身体。

“除了灵根,其余的没什么大碍,按时喝两天药即可。”

溪云认真的听着,接过了九涯配好的药方。

秦念耸着鼻子嗅,她一进门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一股她不喜欢的药味。

“师伯,这是什么药,我吃过来着。”

秦念指着其中一个瓷瓶,好奇地问道。

“毒药,为了研究你体内的毒找出来的。”

“你别乱碰,这吃了会死人的,也就是你运气好,还有条命。”

九涯生怕她不懂似的,把那药瓶收了起来。

要说也真奇怪。

这小娃娃又是中毒,又是掉下悬崖,又是有邪祟侵身的。

竟然没死。

真是奇了。

秦念脸色一变。

她敢肯定,原主在秘境中吃的就是这种药。

而这药,是姜皓不情愿分给原主的。

原主在她穿来前就己经死了!

好嘛,这剧情连她姥姥都不认识了。

有够离谱的。

九涯嘶了一声,面带疑惑,“你怎么分辨出来的?”

他这里丹丸众多,这孩子竟能在众多长相一样的瓷瓶中找出这药。

秦念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记住了这个味道,很容易就闻出来了。”

九涯睁大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稀有草药,“你是丹修?

火木灵根?”

秦念诚实回答:“我是五灵根。”

九涯看了看溪云,又看了看秦念。

他说:“来和我学炼丹?”

秦念双眼顿时一亮。

炼丹是什么啊?

炼丹是钱啊!

是流水般的灵石啊!

溪云郑重的思考了一下,“不行,你忘了,她的灵根也是碎的。”

九涯摸了摸自己花白的长须,觉得无伤大雅,“有什么关系?”

溪云觉得不对吧,他的徒弟是不是要先和他学剑?

修真界危机西伏,在外得先有保全自己的力量才行。

九涯不在意他这个师弟的意见,首接把人轰走了。

秦念摩拳擦掌,有些迫不及待。

嘿嘿嘿,小钱钱,我来啦~九涯先是教秦念分辨认识灵植。

灵植分天、灵,鬼,人,地五阶。

天是最稀有的,地是最普通常见的。

而每阶,还分下,中,上,极品品质。

例如一株地阶的黄参,极品的品质需得三百年往上,还得长相标致,饱满匀称。

品质越高,效果越好,价格自然也更高。

当然,也更难遇见。

九涯在她的面前放了一颗地阶丹丸做示范。

秦念趁机闻了一下丹丸。

不是什么特别复杂草药的结合。

她靠着味道一下就拿齐了材料。

九涯:“你懂灵植?”

如果认得的话,他就可以省去一些功夫了。

秦念摇头,她见都没见过。

“我闻出来的。”

她解释道。

九涯更惊喜了,乐呵呵的。

这长老仙风道骨,发须皆白,但却是青年面容,身形也丝毫不老态。

这一笑,让秦念倍感亲切。

然后,九涯拿出了更多的丹丸,让这稀奇的小师侄闻味辨材。

全对!

九涯心想,这也是个天生的炼丹奇才。

但是炼丹奇才还来不及破土发芽,就死在土壤里了。

秦念无法凝出丹火。

秦念的丹火才一出现,就会立刻消散,连半息时间都维持不住。

九涯轻轻叹了口气,“不妨事,灵根有损,这是正常的。”

“我以为……不,是我着急了,等日后,你筑基了再来试试。”

秦念赚小钱钱的希望落空。

她带着九涯的见面礼,乘着仙鹤回了逍遥峰。

刚才的事,让她更加的清楚。

灵根就像是一座大厦的地基,地基不行,干什么都难。

她一口闷完溪云熬的药。

咂吧着嘴,品味了一下药香。

“师父,在很多人看来,我的天赋平平无奇,你为什么要收我做亲传?”

溪云觉得秦念的问题有些奇怪。

他似乎发现了,自己的徒弟好像不是很自信。

“你有先天灵骨,也不用羡慕别人的天赋。”

“我此次下山就是去收徒的,碰见了你,自然就是你了。”

“往后,不要再说天赋不行之类的话了。”

溪云认真且沉着地说着,随后给了她一个芥子袋。

里面有心法,有数把木剑玄铁剑,有灵石等杂七杂八的东西。

还有刻录了她身份的宗门令牌和玉简。

“每日辰时,你要去飞龙峰听课,这对你拓宽认知很有帮助,一定要记得去。”

“玉简上有宗门发展史,其他的你摸索一下,我得睡了。”

溪云说完,打了个哈欠。

然后表演了一个原地一秒入睡的技能。

秦念看着端坐着进入睡梦的溪云。

秦念静静地看着端坐着进入睡梦的溪云,心中涌起一股感动。

这一天下来,她发现上奇宗的人都挺好的。

在原书中,魔族少主盗走了宗门禁地的神器。

导致禁地大乱,整个宗门也因此陷入了一片混乱,同时被魔族围攻。

上奇宗,就是因此覆灭的。

而溪云。

为了追回白眼狼徒弟,死在了魔界。

秦念抿嘴,眸光闪亮,一脸坚定。

这个剧情,她非得给掰的十八弯,让它找不着回家的路!

小说《卷王小师妹穷的叮当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