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农门恶妇,开局就被赶出婆家》是网络作者“欢饮”创作的古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杨惜雨沈七,详情概述:【无空间无金手指 种田 穿越 日常 发家致富】杨惜雨是个臭名昭著的恶妇,虐待亲孩,对公婆妯娌兄长也毫不客气,非打即骂,还好赌成性,拖累疼爱她的爹娘和七个兄长,见异思迁,还跟村里的地痞暧昧不清。于是,穿越过来的杨惜雨,一醒来就面对婆家设计置她于死地的毒计。不能再留了!她要跟那征兵的不知死活的丈夫和离! 重新回到杨家,面对拥挤又一贫如洗的屋子傻了眼。为了还她的赌债凑她的嫁妆,杨家成了村里最穷的人家,哥哥们娶不到媳妇,吃糠咽菜。杨惜雨发誓,一定要让杨家富起来,一起过好日子。只是,致富路上,怎么总有男人要勾她。糙汉猎户,清冷书生,还有那诈尸的前夫,她到底该选哪一个?【一切围绕女主,事业为主,感情为调剂】...

点击阅读全文

古代言情《穿成农门恶妇,开局就被赶出婆家》,由网络作家“欢饮”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杨惜雨沈七,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比杨惜雨大了将近十岁,手把手将原主带大,最是疼惜她。他一进来,屋里的光线都黯淡了几分,其他人就忍不住退了两步。“放开!”杨修诚看向杨惜雨,霸道的一把推开试图拽她的沈家两人,扶着杨惜雨,眸子冰冷,感受到杨惜雨的颤抖,眼底深处藏着不易察觉的疼惜。沈家两儿被一股蛮力推倒在地上,不敢还手...

穿成农门恶妇,开局就被赶出婆家

阅读最新章节

沈老头就是杨惜雨的公公,原主嫁的是沈家老三。

长得很俊却并不讨爹娘喜欢的儿子。

三年前征兵,朝廷勒令每家出一个壮劳力,沈家父母偏心眼到了极点,把老大老二当成宝贝,却指定成婚刚刚两个月的老三去。

这不是让沈七去送死吗,沈七沈弃,还真是个弃子!

原主当初眼睛都快哭瞎了。

她当初就是看沈七长得俊,这才嫁过来的,爹娘疼她,嫁妆都把家底掏空了,她疯狂的闹,可沈家就是不乐意拿五两银子交罚银。

后面杨家到处借钱,凑足了十两,想救儿子和女婿。

可沈七不愿,还是偷偷上战场了。

此后三年没有半点消息,所有人都默认,他是战死沙场了。

没了漂亮相公,原主因此性情更加放肆,觉得所有人都欠她的,活儿从来不干,吃的比谁都多,时不时就要大闹一场,让沈家所有人都不开心,沈家人不开心,她就开心了。

沈老头气得手都在抖,苍老的脸上涨红,“杨氏!

念在小七的份上,我忍耐你多年,如今你变本加厉,把奸夫引到家里来,如此恬不知耻,贱妇,我沈家哪里还容得下你!

我要求族法处置!”

杨惜雨浑身抖了抖,不受控制的恐惧袭来。

老天可怜给她第二次生命,才活了一天,就这么结束了么。

沈老头手指着她,“老大老二,把她给我绑起来!

交给族里处置!”

两人上前正欲动手。

“谁敢动我妹妹!”

人群中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杨家大哥杨修诚。

比杨惜雨大了将近十岁,手把手将原主带大,最是疼惜她。

他一进来,屋里的光线都黯淡了几分,其他人就忍不住退了两步。

“放开!”

杨修诚看向杨惜雨,霸道的一把推开试图拽她的沈家两人,扶着杨惜雨,眸子冰冷,感受到杨惜雨的颤抖,眼底深处藏着不易察觉的疼惜。

沈家两儿被一股蛮力推倒在地上,不敢还手。

来得不仅仅是杨大。

“沈老兄真是好大的威风!

三年前非得让小儿子去送死!

现在又要让他媳妇死,你真的是沈七的亲爹?

你的三儿子不是捡来的吧?”

另一个声音苍老一些。

是原主亲爹杨老头。

杨老头一只手牵着一个两岁多的小孩。

龙凤娃娃,大眼睛,小嘴巴,小脸蛋,看起来可爱极了。

这就是原主的两个孩子,从生下来到现在,原主对他们不闻不问,任他们自生自灭。

冷血如原主,冷血也如不闻不问的沈家。

要不是亲娘刘氏和二嫂小刘氏时常来沈家照顾,更是时不时把两个崽接过去养着,恐怕现在孩子早就成了两具白骨了。

两个崽子如今对杨惜雨也没有任何亲近之意,反而对外公满满的依赖。

杨惜雨看着大哥,还有杨父。

原主是恶妇,从前也是个恶丫头,好赌,好色,输钱,又爱养穷书生,父兄们卖力气,好不容易把家给养起来了,活生生被败掉了。

若不是她,本来家里的新房早就该建起来了。

沈老头猛地一见到亲家公,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心虚起来,还是嘴硬道,“你家女儿做出如此不知廉耻之事,你又何必扯我那可怜的儿子!

亲家公,杨氏做得如此不堪,蒙羞的可不只是沈家!”

杨老头冷哼,痛心愤怒自在心中,可到底是他唯一的亲女儿,他怎么可能不来撑腰。

“我女儿的错,我自会教育,犯不着你来动手!

你凭什么?

你们沈家凭什么?

就从你们逼着沈七去当兵送死,就不再有任何对我女儿说教的资格!”

杨老头捏死这点,沈家就是欠他们惜雨的。

沈老头也不甘示弱,“亲家公,做出这等丑事来,耽误的可不只是我们两家的婚嫁,甚至还有我们整个沈族,整个村,不处置,别人有样学样,我们沈家还要脸呢!

你想轻拿轻放,你问问,沈族答应吗?!”

杨老头坚持,“我女儿,我带走,沈七反正也死了,也不必整什么和离的事情,她不再是你们沈家人,我们现在就走。”

他上前要拉女儿,一行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要走。

奈何不行。

“站住!

怎么可以这样就走!”

“不行!

杨氏必须得处置!

否则便会有人有样学样!”

“不知廉耻的小娼妇!

就该浸猪笼!”

看热闹的众人这时倒是想起他们姓沈,同仇敌忾拦着路。

“急什么?

我认罪了吗?

我承认了吗?”

杨惜雨竟然也不肯走,看向他们,“爹,大哥,走什么?

不必走!”

“你们也不必拦着!”

杨家父兄震惊。

“惜雨!”

“小妹?!”

沈家人笑了,“杨氏,你还要怎么狡辩?”

杨惜雨看向沈老头,笑了笑,“你们给的罪名,我一概不认!

我家遇凶徒,拼死抵抗,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哪里不知廉耻了?

倒是你们沈家,这么松的围墙,是欢迎小偷来光顾呢?

还是欢迎强盗杀人放火啊?”

沈老头瞳孔一缩,忍不住轻轻吸了一口气。

她竟然还笑得出来……此时的杨氏,好似变了个样子,冷静又理智,不像从前那个泼妇了。

他喏喏道,“证据确凿……证据?”

杨惜雨漆黑的眸子一转,看向人群中一妇人,“金二婶,你来我家做什么?”

金二婶一愣,随即撇撇嘴道,“张氏喊我来说话!”

张氏那个热情的态度,她还以为有啥好东西想着她呢,结果,啥也没有。

倒是看了一场好戏。

“刘嫂子,你来我家又做什么?”

“张氏喊我。”

刘嫂子想到了什么,面色变了变。

是张氏非要拉着她们来家的,当时她还要回家洗衣裳,却硬是被她拉来了。

张氏不会叫她们,就是为了来看这场戏的吧。

众人脸色也变了变,这其中几个妇人都是村里村外有名的大喇叭,这么一闹,丑事十里八乡都能知道,这是图啥。

杨惜雨笑了笑,看向张氏眸子森寒,“张氏,关西刚刚说,有个女人给了他一两银子,让他来冤枉我呢。”

张氏明显慌乱了,“杨氏,你看着我做什么?

你想诬陷我?”

杨惜雨看向关西,“你说呢?”

关西一个劲儿的争辩,“你这恶婆娘,果然阴险恶毒,哪来的一两,明明只有半两!”

这话一出,众皆哗然。

原来真的是张氏收买了关西,冤枉杨惜雨。

而张氏关西两人也反应过来,张氏恨不得首接一巴掌把关西给拍死。

关西还在争辩,“恶婆娘,你别胡说八道!”

杨惜雨嘴唇苍白,面上继续笑,“这钱现在就在身上,难道会是假的?

还是我这个欠债累累的人给的?”

十里八乡的人谁不知道,原主好赌,嗜赌如命,赌场时常来追债。

奈何杨惜雨哥哥多,堂哥多,父兄两辈人加起来十几个壮汉,赌场里的打手也不敢把她怎么样,宽限了期限。

只是,欠债还钱,到底天经地义。

父兄为了帮她还钱,己经是想尽办法了。

原主是恶妇,害得哪里是婆家人,明明是真正疼惜自己的嫡亲娘家人。

杨修诚首接上前,脱了关西的外套,往里头寻摸,果然寻摸到了半两的碎银子。

关西眼看着自己的钱被搜走,气得捶地,“来人啊!

抢钱啦!”

杨修诚满脸寒冰,一想到他企图伤害自己的妹妹,便忍不住一记窝心脚,奈何他耐不住踹,首接昏倒在地。

“证据,这才是证据!”

杨惜雨看向沈老头冷冷一笑。

事情到此,己经真相大白。

张氏收买关西,还邀了这么多人,亲眼见证杨氏的身败名裂,却被杨氏捅破。

众人意犹未尽,眼看着张氏羞愤欲死,浑身无力的晕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尴尬地不仅是张氏,更是沈家所有人。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们只能埋头看顾张氏,装作焦急万分,好似张氏得了绝症。

“张氏!

老二媳妇啊!”

“媳妇啊你怎么了!”

至此,好似大戏己经结束了,沈老二抬着昏迷的张氏,要回房,沈家人都跟在后面,妄图离场。

“慢着!”

小说《穿成农门恶妇,开局就被赶出婆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