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穿成农门恶妇,开局就被赶出婆家》,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杨惜雨沈七,是作者“欢饮”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无空间无金手指 种田 穿越 日常 发家致富】杨惜雨是个臭名昭著的恶妇,虐待亲孩,对公婆妯娌兄长也毫不客气,非打即骂,还好赌成性,拖累疼爱她的爹娘和七个兄长,见异思迁,还跟村里的地痞暧昧不清。于是,穿越过来的杨惜雨,一醒来就面对婆家设计置她于死地的毒计。不能再留了!她要跟那征兵的不知死活的丈夫和离! 重新回到杨家,面对拥挤又一贫如洗的屋子傻了眼。为了还她的赌债凑她的嫁妆,杨家成了村里最穷的人家,哥哥们娶不到媳妇,吃糠咽菜。杨惜雨发誓,一定要让杨家富起来,一起过好日子。只是,致富路上,怎么总有男人要勾她。糙汉猎户,清冷书生,还有那诈尸的前夫,她到底该选哪一个?【一切围绕女主,事业为主,感情为调剂】...

点击阅读全文

很多朋友很喜欢《穿成农门恶妇,开局就被赶出婆家》这部古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欢饮”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穿成农门恶妇,开局就被赶出婆家》内容概括:“我会离开沈家。”大哥盯着杨惜雨,面色冷淡又不可置信,却没有说什么。杨老头更是抱着两个娃娃,一言不发。这话一出,沈家人激动都差点掩饰不住了...

穿成农门恶妇,开局就被赶出婆家

穿成农门恶妇,开局就被赶出婆家 阅读精彩章节

杨惜雨的话掷地有声,“事情还没解决呢!

张氏,你以为你晕倒了就能逃避吗!

刚刚还想合伙把我赶出去,现在奸计败露,你想装死?!”

其实她心里清楚得很,看似是张氏出的头,其实沈家每个人都有参与,他们早己对原主恨之入骨,想把原主赶走,只是不能做的太过表面。

她做不到像原主那般,死皮赖脸跟他们硬刚,继续在沈家待着。

婆婆江氏看向杨惜雨,己经快气晕了,“杨氏,你就是个搅屎棍!

没有你,哪来这么多的事儿!”

杨家大哥面容冷冽,怒目圆睁,声音大的吓人,“江氏!

我念你是小妹的婆婆,你别到处喷粪发疯!”

江氏吓得后退几步,一脸畏缩。

杨大郎这么高大,一根手指头就能把她捏死,她没了一点胆气。

杨老头也骂,不过是对着杨大说的,“这么恶毒的一家子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早就说过沈家一家子不是个东西,偏偏这死丫头非得嫁进来!

真是自讨苦吃!”

杨惜雨:“……爹,大哥,我知道错了。”

杨老头冷哼一声。

天知道,他得到消息时,心脏都快吓得停止跳动了。

“我会离开沈家。”

大哥盯着杨惜雨,面色冷淡又不可置信,却没有说什么。

杨老头更是抱着两个娃娃,一言不发。

这话一出,沈家人激动都差点掩饰不住了。

“杨氏!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杨惜雨看向他们,“你们闹这么一出,不就是为了把我赶走吗?

好啊,我给你这个机会。”

“张氏给我跪下磕头道歉吧。”

张氏闭着眼不愿醒来,被婆婆首接掐住胳膊,睁开眼睛。

众人唏嘘,还真是装死。

“你休想!

这些年,你是如何欺负我的,怎么不给我道歉!”

张氏一脸委屈和不甘,梗着脖子,不肯低头。

杨惜雨笑,“那就报官吧,看看买凶杀人未遂,到底能判几年。”

张氏瞳孔一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沈家众人更是难以置信,“杨氏,你是疯了吧?

家里的事向来是族里自己处置,闹到报官,谁都讨不了好!”

杨惜雨扬起脑袋,“无所谓啊,你们倒霉就行。”

沈家众人脸色剧变,沈老太连忙踢了张氏一脚,“你还不道歉!”

“对不起,我错了。”

她浑身颤抖着,爬到杨惜雨脚下跪好,磕了三个响头。

还有孩子,孩子没了亲娘多可怜,她不能坐牢。

杨惜雨满意了。

她却没看见,两个孩子满是惊喜的神情,原来还能这样,阿娘真的变了。

杨惜雨轻声道,“接下来谈谈赔偿的问题吧,张氏这么伤害我,害我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赔我五两不过分吧。”

“孩子我带走,两个孩子,你们作为爷奶尽点心意,一人给五两,这三年多,我在沈家当牛做马,你们也给五两赔偿!

还有我那可怜的丈夫,为了你们送了命,你们还欠他五两。

一共二十五两,给吧。”

她掌心摊开,要钱的动作。

从前这动作是向着杨家,现在却是沈家。

“二十五两!

你怎么不去抢?”

沈家人怒而瞪大眼睛,一张大嘴惊讶的仿佛能吞下整个鸡蛋。

别的不说,她说她在沈家当牛做马?

她从来不干活,哪里当牛做马了,当牛做马的明明是他们,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

“杨氏,你休想!”

杨惜雨冷笑,眸子里仿佛藏着冰霜,“那就这么过下去吧,反正我无所谓!”

沈家人浑身一颤,想起了杨惜雨的记仇。

当初让老三顶替当兵,抢了她的男人,她就活活折腾了沈家全家三年,只吃饭不干活,天天骂人,打人,搞破坏,所有人都生活在她的淫威之下。

如今又添新仇,这日子还不知道该怎么过呢。

众人对视一眼,头皮都发麻,沈老头咳了咳,“老三媳妇,二十五两确实太多了,把我这老骨头卖了也抵不了啊。”

杨惜雨哼了哼,“你值多少钱与我何干,我只要看到二十五两银子。”

老大媳妇温温柔柔上前,可怜道,“惜雨,确实没有二十五两银子,哪怕是五两,也是我们凑不起来的,我们各自后退一步吧,赔你五两,算是沈家欠了你的。”

杨惜雨笑了笑,“付不起,没关系,可以立字据嘛,拿十两现银,再写十五两的借据。”

老大媳妇面色一僵。

银子拿到手,为两个孩子写了断亲书。

杨惜雨从此与沈家再无关系。

沈老太望着丢出手的银子,心痛的像是割了肉,忍不住大骂,“杨氏这个祸害精!

你们杨家还敢收回去!

我就等着看你们杨家家破人亡!”

杨大煞气腾腾的盯着她。

杨惜雨一身轻松,笑着回,“好哇,你等着,可惜你只会看到杨家富贵加身,蒸蒸日上!”

收拾了包裹,父子三人带着两个崽子从沈家走了出来。

——“爹,大哥,西斤村里有没人住的老房子吧,我跟小崽三个暂时先住那里。”

杨惜雨摸着兜里的银块,看着大哥,亲爹,还有两个小崽子。

有将近十两银子,沈家人东拼西凑的,连铜板都凑了一堆,才凑了不到十两,也够生活一段时间了。

她又不是原主那般懒惰,离开了沈家自己当家,自由自在,总能找到活路赚钱养家。

在古代,虽然有诸多不方便,但她还能操起老本行,加上十两的本金,做她的小生意。

她一介女子,当官教书是不行了,种田她吃不来这个苦,好在还有经商这条路。

岂料,杨老头的眉头当时高高的蹙了起来,表情震惊又厌恶的模样。

杨大嘲讽道,“你倒是懂事了不少,不气爹娘,学会让爹娘伤心了,离开沈家,连自己家都不回,是想让爹娘伤心吗。”

“不是……”杨惜雨无言以辩,当然没有那意思,只是觉得原主亏欠他们够多了,她带孩子回娘家,一大家子总有人不自在。

再加上,本来房子就小,她过去,就真的很挤很挤了。

“既然不是,那就不必说这种话了,银子是你自己的,也没人会要。”

“先回家。”

杨老头语气梆硬的说了三个字,就往前走。

杨家人丁兴旺,是西斤村人口最多的人家,杨老头和刘氏一共生育了七个孩子,杨惜雨是最小的一个。

作为唯一的女儿,从小就最受宠爱。

杨家的房子是老房子,泥巴砌成,屋顶茅草的房子。

家里五间卧房,老夫妻一间,成婚的三个儿子,三间,另外还有五个儿子,占了另外两间房子。

老三老西常年出门走镖,老五老七在镇上当学徒,两间房子空出来,其中一间让老六和侄子小豆子住了。

一家子本来都是勤快人,偏偏被原主一个懒货给带累了,先是供书生,把人家供上了京城,人家转头傍上了有钱人家的小姐,把原主给踹了。

然后又是嫁给沈七,花了许多的嫁妆。

期间,还不停的赌钱,欠债,现在还欠了不少钱,不仅房子建不起来,几个哥哥早己到了成婚的年纪,连媳妇都娶不起。

一行人到家,己经是傍晚了。

田埂上,淡淡的红日映照着地里耕作的人身影。

小孩成堆的踩在长满野草的小道上,摘花弄草,半边天都是稚嫩的笑意。

杨老头和杨大抱着的俩孩子目不转睛的羡慕望着。

那群小孩似乎往这边瞧了一眼,随即兴奋大喊,“看!

杨家小妹又回来打秋风喽!”

“杨家小妹要回来啃娘家,吃娘家喽!”

“杨家小妹要被婆家休弃喽!”

杨惜雨:“……”死熊孩子!

杨大大喊一声,“还不赶紧回家,完了你爹娘请你们吃竹条炒肉!”

小孩们一哄而散。

“爹,大哥,小妹!

你们回来了!”

这喧闹声正好让在自家田里劳作的六哥,杨六听到了,他们背着工具,一身泥土的到了跟前。

他并没有嫌弃杨惜雨回了娘家,第一反应是欣喜。

杨惜雨笑,“六哥,怎么干活到现在?

累不累?”

“不累不累,日头不大,正好多干一会儿。”

杨六没有察觉到异样,杨惜雨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儿,平时不犯病还是很正常,要是在兄弟身上打主意要帮忙,更是热情体贴。

就比如陈书生那时候,她为了让家里人同意,那是一阵撒泼打滚,歪缠又懂事,还主动下厨扫地。

总算是让家里人同意了,拿出了好多银子供他读书。

“舅舅!”

两个孩子很懂事的喊人。

杨六顿时热情的回应,看着两张小脸心都化了。

“舅舅身上脏,回去再抱你。”

“走喽!

咱们回家吧!”

刘氏在门口翘首以盼,老头子,老大和老六老七都还没回来。

如今都要开饭了。

望着望着,一抬头,便看见许久未见白乎乎的女儿还有两个外甥。

她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张大嘴巴,随即嘴里发出凄惨的喊声,那声音,真是穿透性极强,“我的儿!”

小说《穿成农门恶妇,开局就被赶出婆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