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古代言情《炮灰雄起:小丫鬟生了王府继承人》,男女主角苏柒柒江徇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萱萱若水”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她穿到了一本《谋夺东宫》的夺嫡小说中,女主本是长公主府的一名家生奴婢,从小长的容貌秀丽,很幸运的便被安排在了世子的院中。可随着年龄越长越大,她模样更是长开了,美的让人实难移开眼,慢慢的世子便对她有了情愫,心中有和她私定终身的打算。不巧这件事竟被长公主发现了,得知自己儿子竟然看上了家中的一个女婢勃然大怒。王爷剿匪有功,长公主就借祝贺之名将她送来当了个小通房。后面腹中又怀了王爷唯一的儿子,明明怀了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却早早死去。不想她的同情心可能太泛滥了,一下就让她穿到了原主侍寝那夜……...

点击阅读全文

最具实力派作家“萱萱若水”又一新作《炮灰雄起:小丫鬟生了王府继承人》,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苏柒柒江徇,小说简介:”“她难道不考虑你如今的身子,还是你不愿意搬。”苏柒柒:“可能王嬷嬷用意深吧,奴婢身份不高哪敢想别的,自然是王嬷嬷让奴婢住哪奴婢就住哪。”你家你问我。自己体会...

炮灰雄起:小丫鬟生了王府继承人

阅读最新章节


再高冷的人也容不得犯这样的小错误,何况他都这么大了还摔跤岂不是很不像话,江徇说起之前来的意外。

总之淡漠如水的语气里全是树长的不对,都高过房顶了;青砖裂的太多,他更是没防备才踩空了。

考虑到他说的这么多缺点,这才发问。

“北院如此是王春喜的过失,你住这地方就没不适。”

“她难道不考虑你如今的身子,还是你不愿意搬。”

苏柒柒:“可能王嬷嬷用意深吧,奴婢身份不高哪敢想别的,自然是王嬷嬷让奴婢住哪奴婢就住哪。”

你家你问我。

自己体会。

苏柒柒这不好说的模样,江徇发觉其间的猫腻大了,加之他来时的一路似乎问题就出在了王春喜身上。

起身准备出了北院好好让人排查,谁知被大雨堵在了苏柒柒房里。

原因是北院的路面积水了,小腿高,有本事嘿咻嘿咻淌回东院。

“王爷,雨大天黑路滑属下安排人来北院疏通,您之后再回去。”

北院积的水高,江河这种服务型人才哪能不想办法。

江徇大约也明白为什么北院四处无人了,他哪能让府中人劳师动众,最后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被积水堵在了北院,到时候传出去他脸上挂不住。

而且整个宣王府都是他的,住哪不是住。

江徇自认为能吃苦耐劳:“不用,本王今日就歇在北院了。”

他回头问道:“柒柒不介意吧。”

“奴婢当然不介意,奴婢受宠若惊。”

很平常的话语,苏柒柒隐隐听到了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感觉,深深替江徇心疼他这个决定草率了。

差点没咬紧牙关咧开了嘴,幸好她屋里黑就算咧开了牙花子江徇离的远他也看不清。

她都委屈快大半年了,这北院变形计今晚还能不给江徇安排上。

江徇是没看清床上苏柒柒的表情,可他怎么觉得苏柒柒的话里带着诡异的笑呢。

夜里。

苏柒柒歇息的床是单人的小床,如今加了一个江徇在旁难免有些拥挤,除了舒适度上的影响,俩人都没觉得身旁多了一个人不习惯。

无他,苏柒柒期待着今晚江徇的反应。

江徇则心思不多,他向来对自己做过的事会负责,苏柒柒当了他的人怀了他的孩子,不管如何他都会给她一份妥帖。

但近来他觉得和苏柒柒相处很舒心,心中对苏柒柒已然有了更深的接纳,日后他们还要天长地久的过下去,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儿女。

今夜更没什么。

嗡嗡嗡。

嗡嗡嗡。

俩人抱着各自的打算静躺着,没多久就昏昏沉的睡了过去,忽然间响起了阵阵嗡鸣声。

苏柒柒早先收买了给她诊脉的大夫,要了些无味驱蚊的药物,所以没太受影响。

江徇夜晚没受过这种扰,手腕上被蚊虫叮住的时候就清醒了,睁眼后更清晰的感受到了头顶有蚊虫飞鸣。

他摆臂挥蚊,苏柒柒睡觉不太老实不知什么时候就抱住了江徇里侧的胳膊,这么一下动静直接牵动苏柒柒醒了过来。

苏柒柒立马明了是那些赶不走的“小可爱”蚊子们行动了,她懒懒道。

“王爷,蚊子咬你了。”

蚊子很多,江徇不知她这里怎么连个蚊帐都没有,担心:“你被叮了吗。”

“奴婢习惯了,您等等,奴婢让绿萝搬些东西进来,”苏柒柒半起来身子对绿萝喊了几声。

绿萝一直没敢熟睡,就等着屋内苏柒柒喊她,听到后迅速忙了起来。

屋子内没有点蜡烛,可江徇能很确定的听到苏柒柒丫鬟忙出的动静,等绿萝退出屏风里间后。

屋子里除了蚊子的嗡鸣声,还多了几道穿透耳膜的呱呱声。

江徇这才模糊看到方才绿萝搬来的东西是什么,三只深桶,桶里有青蛙还不止三只。

江徇不耐寂静的夜晚有这声音,紧锁眉头:“弄这些干什么,聒噪。”

呱,呱,呱……,几乎江徇说一句话就能此起彼伏的响起三四声。

漆黑的夜晚,苏柒埋头在江徇胳膊下憋笑憋的难受,她就说这个世上绝没有没脾气的人,只不过他的底线深。

“青蛙吃害虫,奴婢榻上的蚊帐厚,松下来会不透气,有蚊子了奴婢就这么办的,委屈王爷了。”

呱呱呱……,苏柒柒说完同样又是几声。

才不是,青蛙也就是最近刚抓放在院子里养着的,她才没让青蛙给她抓过蚊子呢。

苏柒柒之前完全是靠着一身浩然正气,顶着厚蚊帐硬刚夏夜温度,比起热她确实更怕蚊虫咬。

而今晚她存心想让江徇一夜无眠,积累怒气。

“王爷,一会儿青蛙吃完蚊虫就不会有蚊子了,青蛙那时也就歇下了,您忍忍。”

“奴婢实在撑不住了,王爷也赶紧歇下吧,”苏柒柒故意把声音说的重重轻轻,紧接着再没了声响。

转而代替的只有一声声的呱呱,江徇不知为何脑海里想起了一句诗,听取蛙声一片。

现在江徇想给它改改,改成响起,因为他脑海中全是呱呱,响起蛙声一片。

不是他愿意听的。

“柒柒,柒柒。”

江徇唤了几声身旁的人都没有应声,最终搭理他的只有呱呱和嗡嗡。

而这却是苏柒柒这几个月来过的日子,于是他猛然想起之前的一切一切,若不是夜晚蚊虫太多,苏柒柒又怎么会那么憔悴。

这更加重了江徇心中,好好寻王嬷嬷问询的心思。

翌日。

天还未大亮,就一阵冲人的烟味隔着窗子进到了房间里,早早起来的绿萝忙忙碌碌的扯着布准备围紧窗台缝隙。

江徇看着这滑稽的一幕问道:“又做什么。”

绿萝:“外面王嬷嬷在带人烧艾,姑娘有身子闻不得艾,不然容易滑胎,奴婢不敢掉以轻心。”

“放肆,”江徇闻言腾的起身,苏柒柒被这大动作一吓一骨碌从梦中惊醒。

由于醒的太猛,她真有点懵:“怎么了啊,青蛙睡了吗。”

在北院过成这样还能没心没肺,江徇回头看去,发觉苏柒柒让他产生了一种不省心的牵挂感。

小说《炮灰雄起:小丫鬟生了王府继承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