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她直接摆烂成全恋爱脑继女》是作者 “一战净妖氛”的倾心著作,姜珆杜唯珉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突然穿进这个糟心的世界,她只想要摆烂。不久前,她穿成了古早虐文小说里女主的继母。刚才吵着闹着上吊的女儿就是小说女主,她的继女。原著中,女主被四皇子一眼相中并聘为四皇子妃,可女主早已有了心上人,便觉得继母阻止她和心上人在一起,还让弟弟妹妹以及父亲都痛苦。于是便设计让她成为被所有人喊打喊杀的存在,最终,她只能崩溃自杀。现在是她来到了这里,女主的心上人不过是一个穷书生罢了。既然女主很喜欢自己的心上人,那她决定成全他们。这么个满级恋爱脑,赶紧挖野菜去吧!...

点击阅读全文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穿书后,她直接摆烂成全恋爱脑继女》,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姜珆杜唯珉,由大神作者“一战净妖氛”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云葵大方不跟你计较,可我不会容许你欺辱她,你说!云葵为什么想不开要上吊?”姜珆气笑了。侯府里的眼线可真是勤奋,每天发生的事都报告给姜府。“大伯母手眼通天,身在姜家也对云葵的事了如指掌,您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么?是许云葵用上吊来逼我,可不是我欺负了她。”周大夫人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那也是你不好!...

穿书后,她直接摆烂成全恋爱脑继女

精彩章节试读


许云葵安慰了周大夫人几句,又说看见母亲的坟墓太伤心,想出去走走散散心。

姜珆知道许云葵是要去见徐淙,轻轻说了一句“云葵,你父亲说过不许你乱走。”

周大夫人立刻高声道:“云葵这么大的姑娘家,在周围散散心怎么就叫乱走?你这继母管得也太宽了。”

她还对许云葵说:“放心去,带着丫鬟,连我的人也带去。”

许云葵得意地瞥了姜珆一眼,对周大夫人道了谢,脚步轻快地出了门。

姜珆低头喝茶,正好掩住了唇边的一丝笑意。

许云葵走后,禅房里只剩下周大夫人,和姜珆主仆,周大夫人卸掉所有伪装,看着一脸平静的姜珆,眼里恨不得喷出火来。

“小十六,别以为你做了侯府主母就真的成了人上人,在我这里,你永远都是个上不了台面的旁支女儿。”

“云葵大方不跟你计较,可我不会容许你欺辱她,你说!云葵为什么想不开要上吊?”

姜珆气笑了。

侯府里的眼线可真是勤奋,每天发生的事都报告给姜府。

“大伯母手眼通天,身在姜家也对云葵的事了如指掌,您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么?是许云葵用上吊来逼我,可不是我欺负了她。”

周大夫人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那也是你不好!你做什么不依着她顺着她,为什么还要让她用到这种手段?”

“无论云葵要干什么都顺着她?”

姜珆笑容讥讽:“哪怕她不守规矩,不顾名声,非要往错路上走,我也纵着她吗?”

这句话简直戳到了周大夫人的心口,气得她手都颤抖起来。

她指着姜珆:“你胡说!云葵是蓉儿的女儿,最是乖巧听话,绝不可能犯下大错!”

姜珆瞬间明白了。

思女心切的周大夫人,把许云葵当成了唯一的念想,恐怕在她心里,许云葵是如月光般皎洁的仙子,没有任何缺点的。

如果她做错了事,必然是旁人的错。

姜珆心里叹周大夫人可怜心盲,面上只淡淡道:“我只知教养孩子不能一味骄纵,若是继母这么做,更容易被人误认为是捧杀,大伯母的要求恕我办不到。”

周大夫人大吃一惊,姜珆竟然敢直接驳她的话?

“你别忘了,你爹娘哥哥都还在族里,我只要吩咐一声,就能让他们的日子不好过,姜珆,你没资格跟我讲条件。”

听到这一番威胁,姜珆真的生气了,她起身几步走到周大夫人面前,一把攥紧了她的胳膊。

这不尊不敬的举动立刻吓到了周大夫人,就连身后的溪琴和花枝也吃了一惊。

“夫人!”

“大夫人!”

姜珆置若罔闻,怒极反笑:“大伯母,我十七岁进侯府,是因为大姐姐生前说,只信任我能照顾好云葵姐弟三人,在我看来,我牺牲自己的婚事来完成大姐姐的嘱托,是我帮了她的忙。”

“怎么大伯母这样子,不仅丝毫不感谢我,反倒把我当佣人,当仇人呢?”

“你说我上不得台面,可是动辄拿我家人威胁,你这身份贵重的三品大员夫人干的事,就上得了台面了?”

姜珆并未收敛力道,手中的周大夫人控制不住地浑身颤抖,目光中却满是恨意。

她叫道:“我感谢你?要不是你勾引了许鹏,我的蓉儿不会那么年轻就去世了,我的云葵不会像现在这样没人关心,这全都是因为你!”

“我最后悔的,就是当初没有拦着老爷,让你们这些小贱人钻了空子,害死了我的蓉儿!”

周大夫人泪流满面,就像一个充满怨气的僵尸苟延残喘,大骂着自己的仇人。

姜珆只觉得她愚蠢到可笑。

“大伯母,大姐姐早逝是因为她身子不好,你要怪,也应该去怪让她四年生了三个孩子的侯爷,怪得到我头上么?”

“什么?”

周大夫人一愣,又狰狞道:“明明是你跟许鹏早有苟且,蓉儿难过伤身,这才旧疾复发……”

姜珆这才明白周大夫人有多疯。

当年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逐渐病重,亲耳听到过姜蓉反复对原主说那些话。

原主往来侯府都跟着姜家的老嬷嬷,她的一举一动从未离开过姜家人的视线,她有没有勾引过许鹏,周大夫人不可能不知道。

但如今,为了缓解丧女之痛,她把责任全都推到了无辜的原主身上。

可怜,更可恨。

“当年的事,究竟是你们骗了我,还是我骗了你们,大伯母你心知肚明,别想赖在我身上。”

姜珆松了手,返身回去坐下,静静地理了理衣服,重新倒了一杯茶。

淡淡雾气中,她轻声说:“也许你不会相信,可是如果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答应帮大姐姐的忙,也绝对不会嫁进侯府来。”

“不管这荣华富贵有多大,我都不想要。”

毕竟,和命比起来,再多的富贵都是假的。

周大夫人瑟缩了一下。

姜珆的话就像一把尖刀,刺破了她多年织就的保护层,让她有些迷茫。

花枝连忙跑过去替周大夫人整理衣襟,换了盏热茶哄周大夫人喝下。

周大夫人握着热热的茶盏渐渐安定下来,轻声问,“你,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姜珆失笑,“徒有其名的侯府主母,有什么意思。我在侯府过的是什么日子,大伯母不是很清楚吗?”

说着她意味深长地看了花枝一眼。

花枝深深低下了头。

周大夫人没再说话,只是惊疑不定地瞧着她,似乎不太相信她的话。

可是姜珆也没指望她真的听进去,自顾自地闭上了眼睛。

禅房里陷入一片沉默。

*

临台寺的后门通往一片茂密的树林,林子又深又大,树木繁盛却并无景致,因此少有人去。

许云葵在后门外逛了逛,找了个理由让丫鬟婆子都留在了林外,自己一个人进去静静。

树林深处,正有一个穿灰色长衫的男子不耐烦地踱着步,不时向林子外张望。

他约摸二十来岁,五官因为瘦显得线条凌厉,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上浓眉粗重,带出眉宇间一股傲气,灼灼逼人。

许云葵一见到他就笑了。

小说《穿书后,她直接摆烂成全恋爱脑继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