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穿书后,丞相大人日日求宠》,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锣鼓喧天的喜庆氛围瞬间覆盖了整条街,有孩子急切的跑到马路中央,只盼着迎亲的队伍快点过来。为何一门亲事能引得全城百姓围观,只因这两位新人的身份不简单,新郎官是当朝一品丞相爷,新嫁妇则是上京有名的商贾云家。花轿内,身着繁复锦绣嫁衣的新娘子将盖头掀了起来,略显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嫁人的喜悦,甚至透着一丝懊恼和烦躁。其实新娘子并不是真正的云家大小姐,她是穿越而来的。书中的原主并不是丞相爷的白月光,之所以被迎娶入府,是因为丞相爷年幼时,其父就给他定下了这门娃娃亲。原主恰是丞相最不喜欢的那种女人,整日病病恹恹的,不是望着落花感叹好景不长在,就是手拂春雨强说愁......作为穿越者的她才不想安稳的当炮灰,她要逆天改命.........

点击阅读全文

《穿书后,丞相大人日日求宠》是作者“九月花蜜”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蒋承远云舒月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入夜,坐在桌前端详着镜中的自己,云舒月忍不住叹了口气,原主的身子本就底子弱,虽说她一直努力锻炼,但想逆风翻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这不,刚刚稍有起色的红润脸蛋,这两天越发显得苍白了。这个蒋承远,既然对自己没感情,难道井水不犯河水的过日子不好么?干嘛非得拉着她受这份罪?从心底升出的疲惫感让云舒月打了个...

穿书后,丞相大人日日求宠

穿书后,丞相大人日日求宠 在线试读


云舒月一直以为蒋承远会带上赵清韵的,按照原剧情,蒋承远对这个骄慢任性的表妹很是纵容,以至于后来她没少到丞相府找云舒月的麻烦。

外面的哭声越来越远,云舒月将软垫卷起来靠在车壁上,将头靠在上面假寐,以免再意外睡着时不小心靠在他肩上。

原以蒋承远还会像之前一样闭目养神,没想到他竟聊起了闲话:“临出门时,春柳病了,以至你身边也没个人伺候,我让陈平送信回去,待春柳好了便让府上的人将她送到容县。”

出门在外,她身边没个贴身伺候的丫鬟实在不便,日后到了容县,他恐怕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闲了,还是找个贴心的人陪着好一些。

话出口,蒋承远莫名的心情舒坦了不少。

云舒月睁开眼:“不急,让春柳多休养些时日吧,若我们回来的晚再让她过来也不迟。”

其实云舒月心中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她打算到了容县安顿好以后,待上几日自己就找个借口回京城,这样一来,蒋承远应该也不会强留自己。

“恐怕此行的时间不会太短,最少也要两个月。”

两个月?

闭着眼的云舒月眉头一颤。

转眼已经赶了五日的路,云舒月也没了前几日的精神头,越往容县的方向,道路越不好走,加上马车摇摇晃晃,她想眯一会都费劲,短短五日,肉眼可见的消瘦了许多。

入夜,坐在桌前端详着镜中的自己,云舒月忍不住叹了口气,原主的身子本就底子弱,虽说她一直努力锻炼,但想逆风翻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这不,刚刚稍有起色的红润脸蛋,这两天越发显得苍白了。

这个蒋承远,既然对自己没感情,难道井水不犯河水的过日子不好么?

干嘛非得拉着她受这份罪?

从心底升出的疲惫感让云舒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房中的浴桶升腾着袅袅的热气,蒋承远为了让她沐浴,借口去大人们的房中叙话去了。

毕竟离容县越来越近,需要斟酌的事情不少,首当其冲就是防止灾民暴动。

但在云舒月看来,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平安渡过大松山。

抬起肌肤如雪般的腿,云舒月迈入浴涌里,坐在里面舒服的深吸一口气,顿时感到身上的疲惫被赶走了大半。

在这里不比相府,春柳又不在,云舒月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只是搓澡是件累人的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擦了好一阵,她便累得哈欠连连,眼中升出阵阵水雾。

没过一会便靠在浴桶上睡着了。

直到了半个时辰后,官员们都休息了,蒋承远才回了房,哪知一进门,入目便是满眼春光,浴涌中的雾气已经淡了,想必水应该快凉了,一块巾布裹在她身前,因为被水打湿,显出了高挺的轮廓。

蒋承远回神,移开目光轻咳了两声,云舒月被惊醒,在没有睡够的郁闷之下沉沉的叹了口气。

“夫人,水凉了,再泡下去会着凉的。”蒋承远边说着边往衣架的方向走。

云舒月直到目光落在他身上,意识才慢半拍的回笼,下意识又往水中缩了缩,只露出一个脑袋:“大人,我还没洗好,你怎么就回来了?”

“夫人,一个时辰你还没洗完?”

云舒月看向摆在桌上的羹漏,果然已经过了两个时辰,红润的脸上满是局促:“能否请大人再等一会儿,好歹也等我出浴再进来?”

蒋承远解下长衫的腰带,转身拿起水盆便出了屋。

再回来时,云舒月已经身着简衣在收拾了。

看了眼被扔在椅子上的襦裙,再看神色极度郁闷的云舒月,便已经猜到了几八分。

因为疲累她本就感到有些烦躁,偏这襦裙的扣子怎么都系不上,气得她干脆扔在椅子上不穿了。

收拾的差不多了,云舒月直接爬上床,躺在最里头面向床栏,这些天只要在驿站落脚,她们便是这样睡的,之前几天她还觉得不大习惯,每当就寝时总要扭扭捏捏一会,紧张半天才能睡着。

但最近几天,随着路越来越不好走,她每天挨到傍晚都有种自己快要散架子的感觉,因为实在太累了,累得呼吸困难,困到懒得说话,烦得看什么都有气……

渐渐的也顾不了许多了,在这样的时候,别说让她在凳子上凑合一夜了,除非有柔软舒服的美人榻,否则她是不会离开唯一能让她好眠的床铺的。

因为她真的需要休息,要不然,她都担心自己能不能熬到容县、熬过大松山。

蒋承远将衣衫整整齐齐的挂在架子上,又将云舒月的襦裙放上去,这才坐到床边准备休息。

黑暗的夜色之中,听着身边人略显沉重的呼吸声,蒋承远竟有些后悔,也许,他不该带她来的!

第二天一早,云舒月依旧在万分尴尬中惊来,睁开迷蒙的睡眼懒了好一会儿没动,如果不是还要继续赶路,她真想在床上懒一天,但是不行。

“夫人,还不打算起么。”

感觉声音像是从后面传来的呢?

昨晚不是她睡在里面么?

云舒月将脑袋转向后面,寻声望去,看到了蒋承远每日休剪的十分干净的下巴,然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竟趴在他的胸膛上……

虽然还是有些慌乱,可这几日都是如此,虽说睡着之前大家都是规规矩矩的,但睡着后的云舒月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呀!

就像一些事情,你明明知道是错的,但是做的多了也不觉得有多亏心了是一个道理。

支撑着床坐起身来,如瀑的长发倾泻在身前,云舒月的道歉变得越来越缺乏诚意,打了个哈欠道:“对不起啊大人,我这几日实在是太累了,怎么睡都觉得不舒服,您不要介意哈。”

蒋承远就这么被她压了大半夜,原本他的体力很好,一路行来虽说有些颠簸,但这些颠簸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可偏偏每晚她睡着后总会有些小动作,不是将头埋进她怀里,就是将腿和胳膊都搭在他身上,像昨天,干脆拿他当枕头了,趴着睡了一夜。

最让蒋承远受不了的是,她有时候还会碰到不该碰的地方而不自知……,让他隐忍着一夜不能安睡。

b

小说《穿书后,丞相大人日日求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