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文愈萧云灼是古代言情《看我善名远扬,气得旁人靠边站》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灿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她自幼被弃,生母生她的时候差点丧命,对她实在难亲近得起来。而且她出生之后,爷爷犯事儿,家中爵位也没了,让生母觉得她实在晦气!......她四岁离家,十多年后回京城,族人视她为当眼中钉,肉中刺。生母嫌她粗鄙、大字不识? 她转眼入了京城名师圈,谈词说赋、解天下运势。别人笑她这些年穷困潦倒十分可怜?她转手掏出金银珠宝亮瞎他眼......不是都嫌她晦气吗?那就别来沾边!...

点击阅读全文

看我善名远扬,气得旁人靠边站

《看我善名远扬,气得旁人靠边站》是网络作者“灿蓝”创作的古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萧文愈萧云灼,详情概述:”萧云灼一本正经的嫌弃。“我这样不受母亲重视的姑娘,真能支使得了你们吗?你想明白了,是母亲让你们去积微堂侍疾,让你们利用老太太积攒名声,而你们稀里糊涂地,听我几句邀请,便心甘情愿守门,归根结底,是你们脑子不好,关我什么事儿?”她混了这么多年了,还能不会推卸责任?萧文越怔了一下,突然表情僵硬了几分。斋...

看我善名远扬,气得旁人靠边站 在线试读


萧文晏明白了咬牙切齿的滋味。

从未如此讨厌过一个人。

“我们都是因为你才受罚的!你不知道羞愧也就算了,竟然还来我们面前幸灾乐祸,世上怎会有你这么恶毒讨厌的女子,我看你就是蛇蝎转世!”萧文晏怒骂道,但膝盖是半点都不敢挪动一下的。

萧云灼可是会找父亲告状的!

只见萧云灼十分自然地走了过去,然后选了其中一个蒲团,面带高兴地跪了下来,一脸虔诚地看着那高处的画像和牌匾,然后心诚地磕了脑袋。

做完这些之后,才侧头对着萧文晏道:“你们受罚不是因为我,我也没有幸灾乐祸,而且,我更不是蛇蝎转世,你小小一孩子,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都看不透,怎能看懂旁人的轮回?莫要说大话。”

“……”萧文晏气得眼都红了,“二哥!你看看她,太厚颜无耻了!”

萧文越也震惊了,真是从未见过这般不要脸的人。

几句话就将弟弟气得要喷火,说她是故意的,可态度实在虔诚认真。

“若不是你执意做法事,并向父亲说我二人也参与其中,父亲怎会惩罚我们?”萧文越看着她道,脑筋还算清醒。

可萧云灼比他更清醒。

“二哥,多年不见,我觉得你似乎比从前笨了许多。”萧云灼一本正经的嫌弃。

“我这样不受母亲重视的姑娘,真能支使得了你们吗?你想明白了,是母亲让你们去积微堂侍疾,让你们利用老太太积攒名声,而你们稀里糊涂地,听我几句邀请,便心甘情愿守门,归根结底,是你们脑子不好,关我什么事儿?”

她混了这么多年了,还能不会推卸责任?

萧文越怔了一下,突然表情僵硬了几分。

斋戒、念经、侍疾……

这就是寻常子孙在长辈病重时该做的事情,所以母亲让他们来,也确实是为了名声……

他们下意识觉得,既然听了萧云灼的话去了积微堂,自然也要听她的话……做法事……

可事实是,他们只要人到了积微堂,其他的事情其实压根不需要做,母亲根本就没交代!?

被耍了。

“一切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因果自己担,都是你们该得的。”萧云灼只觉得身心舒畅。

她喜欢这里,开国皇帝赐下的牌匾让她浑身舒服,曾祖父那镇国杀敌的功绩以及煞气,也让身上的阴气嚣张不起来,在这里,她能躺一辈子!

萧文越是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妹妹摆了一道。

“你说我们表里不一,那你呢?不也一样偷偷算计?”萧文越轻哼了一声。

就如小时候一样,为了祖母和大哥,小心思多着呢。

“我正大光明呀,你看,我也来跪祠堂了。”萧云灼咧嘴一笑,无愧于心。

她说的、做的,全都是出自内心,对这父亲、兄弟,说的也都是实话!

萧文越心头一梗,脸色都白了些,轮到他生气了。

兄弟俩一左一右,气氛极为沉重。

尤其是萧文晏,似乎是想用自己“凶神恶煞”的气质,让萧云灼以后离他远一点,所以眼珠子时不时便瞪向她,一会儿做鬼脸,一会儿嘀嘀咕咕地骂她几句。

“相由心生。”萧云灼提醒了他一声,“你这般厌恶我,毁的是你自己的心境,时间一久,福相都没了。”

“我才不听你胡说八道!”萧文晏只觉得自己与这个大姐之间,像是隔着一道厚厚的城墙!

她说的话,就不是人能听的!

小说《看我善名远扬,气得旁人靠边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