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开局五分熟》,由网络作家“红色小披风”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万槿江连辛,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家人们谁懂啊,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蒸了!字面意思,就是好好一个人,被人家当成一盘菜给放大蒸笼里蒸了。女大学生莫名穿进舍友写的暗黑言情小说里,成为原文中极具悲情色彩的和亲圣女。为了避开原主作为炮灰的种种悲惨遭遇,万槿努力赚钱,打算用另一种方式替圣女完成使命。乱世来临,她有钱有粮人美心善,一不小心就多了几十万的追随者,看着女主铁青的脸色,万槿无辜摊手:这群人太没节操了,有奶便是娘啊.........

点击阅读全文

开局五分熟

万槿江连辛是古代言情《开局五分熟》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哎哎哎,你这个败家孩子,好好的帕子怎么糟蹋了!”万槿劝住急吼吼的花婶,对着门外的光看帕子的颜色,有些发蓝的黑。这才松了一口气:“成了。”“什么就成了,你这孩子!你的家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接你,钱要省着点花,我听伙计说你又跑街上瞎逛,买了一大堆东西回来,你还在街上喂小叫花子!”万槿把锅子里咕嘟咕嘟的...

免费试读

等到万槿彻底把身体养好,已经是冬日了。

她所在的四方城地处中原偏西,四季气候很分明,立冬节气刚过,灰色的天空就飘起了雪花。

万槿站在水盆边上微微一笑,水面立刻倒映出一张自带御姐妆效的美丽面孔。

圣女可真美啊!

金棕色长发垂在腿弯,巴掌脸,桃花眼,嫣红嘴唇一点点,东方相,立体骨,特别有九十年代香港娱乐圈明艳大美人的感觉。

圣女的身材也很好,腰细腿长凹凸有致,让上了两年大学还会被别人认成初中生的万槿窃喜了两天。

要说缺点,也是有的。圣女的肤色不够白皙,关外冷硬的风沙赋予她象征健康的小麦色,脸上略微粗糙的肤质没有影响到她的美丽,反而衬得她一双眸子越发水润明亮。

从相貌看,关外的女子和中原女子差别不大,只是相较于中原女子的温柔婉约,圣女立体的骨相多了几分坚韧和倔强。

炉子上冒起了白烟,花婶的大嗓门由远及近:“小槿啊,你烟熏火燎捣鼓啥呢?”

万槿被热气烫到,直捏耳垂:“我煮点东西。”

花婶出现在门口抽着鼻子:“怎么一股药味儿,你又病了?我怎么不知道?煮的什么啊?”

万槿拿起黑的发亮的葫芦瓢,从锅里舀出些黑乎乎的液体,拿筷子往一旁铺好的白帕子上滴了许多,又把剩下的液体倒回锅里。

“哎哎哎,你这个败家孩子,好好的帕子怎么糟蹋了!”

万槿劝住急吼吼的花婶,对着门外的光看帕子的颜色,有些发蓝的黑。

这才松了一口气:“成了。”

“什么就成了,你这孩子!你的家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接你,钱要省着点花,我听伙计说你又跑街上瞎逛,买了一大堆东西回来,你还在街上喂小叫花子!”

万槿把锅子里咕嘟咕嘟的东西盖住,拉起垂在胸前的一绺棕发:“我的头发跟你们不一样,我担心到时候我爹不认我,就琢磨煮些染发剂出来,把头发染成跟您一样的。”

日常相处,万槿给自己编了一套离谱又合理的身世。

她爹——自然带入的是老万的形象,是个生意人,四处行商,偶然在关外偶遇了她娘——代入的是在她三岁时候出车祸去世的妈妈,两人一见钟情,有了她——万槿。

十六年前,做完生意的老万带着新婚妻子回家,身为外族人的新婚妻子却被阻拦不许进关,夫妻二人被迫分离。

十六年里,老万多次出关前往妻子的家乡,直到这两年朝廷里换了新皇帝,乱糟糟的朝廷失去了对四野的控制,只要花上些钱,没有事情是不能够的。

可惜母亲却病死了,万槿只好独自一人跟着父亲派来的人来到中原认祖归宗。

救了圣女性命的那群人自然成了万槿嘴里父亲的人,这也合理解释了那群人为什么留下大笔的钱让客栈两口子好好照顾万槿。至于为什么把她留下,万槿张嘴就来:“您知道的,我爹生意做的大嘛,自然是有仇家的,我们当时被追杀,为了我的安全着想,自然是把我先放在这里才安全的嘛。”

花婶看着黑黢黢黏糊糊的一盆不明膏体,不确定道:“小槿啊,这玩意儿它真能染头发?可别把你头发弄坏了,你那金灿灿的,我看着好看呢。”

万槿倒躺着看花婶:“放心吧,都是好东西,头发弄不坏。”

那可全都是纯天然的药草,她从初秋收集到冬天,试了N多遍才弄出来的。

里面没有高科技,不用担心过敏问题,万槿教花婶:“您先从我头发梢开始,别别别,发根最后弄。”

“为啥嘛,不都是你滴头,还分个远近亲疏啊?”

万槿自己也不知道,反正每个给她染发的总监都是这样说的,她也就记住了。

圣女的头发浓密厚实,万槿按照自己后世的染发经验,比比划划的教花婶分层,分区,分段......

从下午一直染到天黑,有伙计进来点了灯,花婶唉哟唉哟的放下手里黑的看不出本色的梳子,在温水里泡手上干掉的发膏:“原来有钱人的日子是这么过的,给你染个头发,比我拔一天的鸡毛还累。”

万槿笑的前仰后合,头发包在头顶,花婶没经验,包的太紧了,给她眼角都提起来了,她就那么吊着眼角,殷勤的给花婶捶腰:“您辛苦了,您辛苦了,等我这头发弄好了,我再给您琢磨几样好吃的。”

“好好好。”花婶擦干手,拍拍万槿的小脸,眼神慈祥的不得了:“花婶也见过一些大户人家的姑娘,跟你一样,养的细皮嫩肉,花骨朵一样好看。但是那些姑娘傲气哦,看人的时候从眼角缝里,脸仰的高,花婶只能看到人家的鼻孔。”

她说的有趣,万槿搂住她的肩膀往外走:“美女不是我这样的吗?只能看见鼻孔的美女能叫美女?”

花婶一愣,目光和万槿促狭的眼神撞在一起,俩人发出一阵爆笑。

客栈已经打烊,伙计在一块一块的顶门板,老板站在柜台后面红光满面,磨的包浆的红珠算盘拨的啪啪作响,一抬眼,看见万槿,登时笑开了花:“唉哟小槿啊,你这是整什么景呢把头包成这样——来来,宝叔刚算完帐,这一堆儿,是你的!”

万槿趴在柜台前看宝叔给她分钱,也很高兴:“生意不错嘛。”

宝叔拍拍大肚腩,笑声爽朗:“都是小槿你的功劳,你给宝叔说的这个用药材做肉啊,真是个宝贝,这一个月,不管是打尖还是住店,只要肯花钱吃了咱卤出来的肉,没有一个不说好的,今天下午,还有个常年行商住咱们这儿的老顾客想花大价钱买咱的秘方呢。”

万槿被老万养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哪会卤什么肉啊,不过是老万纵横商海半生,吃遍山珍海味,最爱的那一口,还是老家街口传了三代人的卤猪肉。

万槿每次放假,都会专门让司机多跑几百公里,跑到那家老店,给老万称上二斤炖的稀烂入味儿的猪头肉,和两只又脆又有嚼劲的猪耳朵。

去的多了,跟店主熟了,上了岁数表达欲很旺盛的老板就给她讲父辈创业讲卤肉配方,很详细,听的万槿倒背如流。老板坚定的认为,这孩子每次来都坐着豪车,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也不怕她学会了抢生意。

万槿琢磨了很久,不知道自己呆在这个悲催圣女的身体里要多久,她很想老万,一想到老万,就想起自己灵魂漂泊异世,也不知道原来的世界自己是死是活,老万会不会疯。

为了不让青年丧妻的老万再来个老年丧女,万槿决定既来之则安之,先好好的活下去,再慢慢的找回家的路。

活着得要钱。

当花婶小心翼翼的打听她什么时候回家,她就知道是那个四哥留下的钱不多了。

于是,买了一些不值钱的猪下水,十个铜板雇休息的伙计把那些臭烘烘的东西清理干净,自己跑去医馆,买了一堆这个时代只作药用的香料。

当肉香从后厨飘出去的时候,宝叔闻着味儿来了。

万槿笑眯眯的看宝叔从锅里捞肉,等他被香的眼睛都眯起来的时候,伸出一只白生生的手掌:“独家秘方,五十两,绝对物有所值。”

小说《开局五分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