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江山阅鬓华》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铁头堽子”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萧山萧长君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无cp 无男主 大女主 女扮男装(不是爽文)萧长君出生在普通农户家庭,父母和睦对其很是宠爱,十二岁前的安宁幸福生活一夜之间被打破!当今的元启帝(私设国家大元)昏庸无道残暴不仁听信宦官之言残害忠良,边塞国门被敌军踏破!萧长君家乡惨遭战乱被迫与父母走上逃亡之路…父母被流窜的土匪杀害,无依无靠的萧长君意外跟了一个老瞎子继续逃亡,一路走来她看便了百姓疾苦,君王的坐视不理只顾享乐……一朝被身着戎装的女子救下,她便有了追随的目标…凭借老瞎子教的武功投到李善德麾下一步步努力走到高位,一心只想扶一位明君重治天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叫做《江山阅鬓华》是“铁头堽子”的小说。内容精选:李善德身后的家眷同他一起跪下,然后毕恭毕敬地听来使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日,强胡犯我朝,扰我边塞百姓安宁,大军欲压曲县。镇国将军李善德勇武双全,命即日带万兵守往曲县往后地界叙州,钦此!”李善德双手举过头顶去接旨:“臣李善德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苏小康把圣旨放在李善德的双手上,笑的十分的虚伪,...

江山阅鬓华

阅读精彩章节

天还未明,内宫里一行身着太监服饰恭顺低垂着头跟随着苏小康马车赶到镇国将军府。

苏小康被人搀扶着下了马车,一副趾高气扬的做派,拂尘一甩,手捧黄绫,当众高喊一声:“接旨!”

李善德像是早早就得知了消息般候在了门外。

李善德身后的家眷同他一起跪下,然后毕恭毕敬地听来使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日,强胡犯我朝,扰我边塞百姓安宁,大军欲压曲县。镇国将军李善德勇武双全,命即日带万兵守往曲县往后地界叙州,钦此!”

李善德双手举过头顶去接旨:“臣李善德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苏小康把圣旨放在李善德的双手上,笑的十分的虚伪,他道:“镇国将军,你可是我们大元的砥柱,圣上等着将军的大胜归来。镇国将军府的家眷圣上与皇后也会多多照抚着,将军且安心着守住国门!”

“劳烦公公替臣多谢圣上。”

“自然会转达,将军就早早准备准备,咱家就不多多打搅了。”

“恭送公公!”跪在后方的众人齐齐喊道。

苏小康很受用这种被人捧在云端的感觉,昂着下巴像只大公鸡一般走了。

他走后,众人纷纷起身。

抽泣声开始响起,李善德的两个姨娘和几个庶女围上前,抽抽噎噎的哭诉不舍他的离去。

“将军,你这一走我们可怎么活啊!”

“妾身舍不得将军,将军受伤妾的心就像刀绞得疼……”

“爹爹,女儿舍不得你……”

“爹爹你去了战场要万万保护好自己呀,女儿给爹爹做的鞋子,一会儿女儿给你带上……”

李善德目光从这些女眷身上越过去,看到站在后面的大女儿。

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看了眼手中的圣旨,重重的叹了口气。

如今他已五十岁,皇帝昏庸不听忠臣谏言,如今落得这种局面,就算他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如果守不住…他这一家老小该如何…大元千千万万的百姓又该如何!

丘将军是他战场上的老友,得知了老友惨死的消息,他万分悲痛,而现在他只能带着这份悲痛去守住大元的百姓!

陛下的意思已经了然,这昏帝竟然放弃了曲县。

李煜橦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这些人哭得她脑子有些疼,她开口:“哭够了没有!哭够了就去给爹爹收拾出征的行囊!”

六个女人瞬间哑了哭声,怨愤的看向李煜橦,可都又不敢说些什么,只能低低的对李善德说:“妾身带着莲姨娘和孩子们去给将军收拾行囊。”

李善德点点头,他走到李煜橦身前,道:“煜橦,爹跟你说说话。”

李煜橦欠了欠身,道:“嗯。”

书房内,李善德看坐在旁边淡定喝茶的大女儿,叹了口气,自从大女儿母亲过世后女儿就不怎么亲近自己,三年前这个女儿又在酒楼跟人起兴作诗暗喻元启帝昏庸没有治国之道,后阙还洋洋洒洒写了治国的方法。

一时间被人传的沸沸扬扬,自己本就被元启帝提防忌惮,小女这诗一出更加让皇帝忌惮!

好在李煜橦是个女儿家家,要是男儿怕是他们一家都已经遭了难!

无法,为了保护女儿他只得把李煜橦关在小院子里,平日里不能出府。

女儿越大越不与他亲近,这让他十分的心寒!此次他这一去,皇帝怕是不会让他活着回来!到时她们该怎么办!李善德心思忧愁。

李煜橦放下手中的茶盏,抬眸望向主位上的父亲,她开口道:“爹爹,早三年是女儿年纪轻,狂妄自大给父亲埋下了不小的祸端。女儿知晓父亲的忧虑,家中大小事宜父亲只管交给女儿,你且安心挡住垣恒胡人的铁骑!”

闻言,李善德才放下一点心来,他这个女儿虽不能出府,但是个有主意主见的人儿。

府里大小事情交给她,他自然是放心,他就是担心他出了事情,皇帝不会放过她们。

李煜橦莲步轻移到了李善德身边,环顾了四周,仅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爹爹只管放心的去,女儿不会让爹爹出事情,爹爹只管相信女儿……”

她后面似乎说了什么让李善德很震惊的话,李善德难以置信的盯着这个女儿,久久才回神。

李煜橦给了他安心的淡笑,李善德吞咽了下口水。

“爹爹,一切事宜皆交有女儿你就且放心吧!”李煜橦音量稍稍提高,余光瞥了眼门的方向。

门口一道细瘦的身影闪过,李煜橦勾了勾唇。

李善德陌生的瞧着眼前这个女儿,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女儿竟有如此抱负和手段!

他面色沉重的把手放在李煜橦的肩膀上按了按,此刻无声胜有声。

李善德可惜李煜橦不是个男儿,如果她是个男儿……

曲县

曲县县衙,县老爷装了一辆又一辆的马车,林县令催促着下人赶紧搬东西,他的小妾们用帕子捂着口鼻问:“老爷~我们真的这么着急走嘛?”

林县令狭长的眸子瞪了说这话的小妾,他没好气的说:“你想留在这里就留着!想死就留在这里!”

那小妾吓得噤了声,她生怕林县令逃走不带上自己,昨天林县令就开始神神叨叨的说什么胡人要来了,圣上放弃这里……

她一个女子只能依靠着林县令,只要对方不丢下自己,自己这个时候绝不能惹林县令不快。

“快快快!磨叽什么!?我那十几箱金子带上没有?!”林县令抓住自己的管事儿问。

“带上了大人,只是那马车装不下那么多东西,阵仗太大现在土匪四处流窜太过于打眼了!”

林县令精光的眼睛扫过在场的人,他说:“那就把一些不需要的东西都丢下,一些没用的人也不必带上!快去整装!再不走我们就死在这里!”

许管事一听,立马安排,把一些不需要的东西丢下马车,尽可能的减少马车的数量。

就连小妾林县令也只带了两个漂亮的,那个说话的小妾没被带上,她跪着哭喊着林县令带自己走。

结果被林县令嫌碍事,一脚蹬开她,好不留恋得上了马车,带着队伍离开了。

那小妾追着马车的队伍哭追了一段路,最后摔倒在了地面上怨恨的死死盯着那远去的车队!

“林子业!你个不顾百姓死活的昏官!忘恩负义屠狗之辈,我姚氏用命诅咒你死无葬身之地被野狗分食!”说完,她仰躺在地上痛哭出声,哭够了,她开始挨家挨户敲门,一遍又一遍说胡人打来了,曲县林县令带着钱财跑了。

很多人都不信,毕竟他们都没有听个信儿,要是真打到曲县了,前面还有临城呢,他们都没见临城的难民逃来!

都以为这个女人是个疯婆子,也有少输人可怜这个女人,她来敲门还给了碗水。

姚氏看到白发苍苍的老妇人给自己递来的一碗水,泪水入决了堤,哗哗的往下掉。喊了那么久,她确实口渴接过完咕嘟咕嘟的饮尽。

捧着碗,扑通直直的跪在地上。

她对着老妇人磕头,老妇人忙去拉扯她起来:“孩子,丫头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大娘!我是林县令府里的四姨娘姚氏,我今晚所说的话句句属实!不信你大可让家中人去林县令府上看看,胡人…真的打来了!至于为什么没有临城的难民过来小女不知……还请大娘你信我!”姚氏给她磕了一个头说:“这是报大娘一碗水的恩……”

完后,她继续疯疯癫癫的大喊临城已破,胡人要打到曲县了……

老妇人的儿子从屋里探出头,看到女人疯癫的背影,他说:“娘,你跟那疯婆子说什么呢!离她做什么!胡人要真是打来了,怎么也没见人往这边逃…一看就是疯子胡说……”

老妇人看她的背影隐隐的心酸,又很是不安,她说:“儿啊,那个丫头娘想起来了,娘见过她,她好像还真是林县令的四姨娘她怕不是说的是真的…”

“娘…咋可能是真的嘛!这也没有临城逃难过来的人啊……”

“儿,娘信这孩子!就算是假的,我们也就只是折腾了一趟,要是真的……到时候我们再走就晚了!儿听娘的现在就收拾东西走!”

“娘……”男人还想劝,看到娘的目光又咽了下去,无奈只得去做!

临城

漫天的血腥气弥漫在整个城内,已三日都未散去半分,城内还有大小横在街道上各处的尸体。

临城四角是极不符合的小山,凑近一瞧,这哪是山,这是千百具尸体堆成的尸山!

饿了许久的野狗啃食着下面的尸体,十几只野狗对压在最下面的尸体啃咬撕扯,把尸体扯出,尸山不稳摇摇晃晃最后如雪崩一样扑泄而来。

吓得野狗四散奔逃,没跑掉的被掉下来的尸体砸死。

三日前,临城。

“丘将军,我们抵不住了!”

一名小将浑身带伤,跌跌撞撞的跑到丘将军身边说。

丘将军从城墙上往下看,看到溃败不成军的军队,还有身边陆陆续续倒下的人。

他沉声道:“我让你们迁走疏散的百姓都走完没有?”

小将面露难色,他说:“将军,属下已经尽力了,可临城百姓都不肯走!”

“什么!”丘将军两眼一瞪,他道:“不是说了!他们不走就强制赶走嘛!”

“将军,他们不愿…说什么临城是他们的家,他们誓死要守着临城不肯走!”

丘将军看了眼即将要攻破城门的敌军,他忙下城楼,对那小将吩咐道:“你现在立刻带着一个小队通知临城百姓离开,能离开的越多越好,尽量保护他们的安全!”

待他下了城楼,眼前的一幕使他久久不能平静。

只见城内的百姓手拿各家的武器,有拿锄头的,有拿菜刀的,还有小儿拿棍棒。

他们就那样静静地望着丘将军,率先打破沉默的是个老人。

老头儿看着已有七十高龄,他走路颤颤巍巍,他昏黄的老珠看着他们说:“丘将军,你跟将士们辛苦了,你们保护我们,现在也换我们来保护你们!胡人军队再强悍,有我们临城的百姓怎么也能守住自己的家乡!”

丘将军双目一下子就红了,他哽着声音说:“胡闹!都胡闹,既然大家都在,就跟着黄小将安全撤离临城!”

“我们不走!要走,就让孩子跟妇人先走!”

看到他们坚定的模样,丘将军不敢耽误时间,他吩咐黄小将:“先带妇人孩子们离开!”

“是!”

黄小将刚有动作,一声凄厉的高声响起,重重的敲在丘将军的心头!

“城门破了!”

“啊……”

如洪水的军队闯进城门,挡在城门的兵就像被冲散的泥石瞬间被强悍的胡人军埋没!

“黄小将,先带孩子们走!”丘将军拔出身上的配刀,他身边的百姓统统把丘将军围起。

“敌人破家门~今日把家守痛打胡人狗,为亲报血仇…”老者嘶吼着破风的嗓音唱起。

小说《江山阅鬓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