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玄幻《洛之录:GenieNotes》,现已上架,主角是莲娜蕾娅,作者“泥泞山路”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奇幻仙侠、玄幻、异界、架空、神秘学(魔法设定)、无女主】Elf's notes(Genie's Notes)一位来自于世界之外的极寒之地的旅者以洛之名(新的身份),穿越异界,抵达了一个充满无限可能性的魔法世界,魔法被称之为奇迹的东西,而真理则是魔法师们渴望、毕生所追求的终极意义……横跨大陆,历经世界各地的奇闻异事,一个接一个,令人匪夷所思、大开眼界,继而,目睹了世界的残酷,见证从始至终的时代。为了生存,那就战斗吧!现实中像是炼金术士的‘等价交换’。冒险者的旅途是‘星辰大海’!洛身处一个陌生的世界,在这虚无缥缈的世界,录求那永久性的意义,得以支撑他活下去的信念,日月更替,星辰夙驾,四季轮回,直至世界尽头……却又是泡影吗?无数的故事,逸闻,记录于这布满尘灰的笔记。那是他的故事……笔记是记忆的载体……...

点击阅读全文

洛之录:GenieNotes

小说《洛之录:GenieNotes》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泥泞山路”,主要人物有莲娜蕾娅,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阿莫斯……你这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于此。”对方举起了手上的地图,笑了笑。“冒险者工会派你们来的啊……”阿莫斯看了看一旁被魔法轰炸出来的巨大的隧道,一眼便知,显然是非自然,他仰起小脸,说道。“这个巨大的隧道,是那边黑发的魔法师干的吧?”固不消说,他指的便就是洛...

免费试读

“哇……”

众人刚走出人造隧道,豁然开朗,来到一处与之前见到完全不一样的走廊,两侧竖立着一排排身穿铠甲、手举长剑的骸骨骑士雕塑,将近有四米高,宛如俯视洛等人般,惟妙惟肖,十分的逼真,就如同活的一样。

艾利欧特不禁的摸了摸雕塑。

“啊,原来真是你们啊……”背后传来一位男子的声音,“这次真是感谢你们将蘑菇全部引开了。”

众人顺着身后看去,是一位身穿的白金铠甲,抬起长枪,俊美的黑发男子,洛一眼便认出了他们,是成为白金级冒险者的队伍,“战灵”,成员共分为三人,队长阿莫斯,红发赤眸的狂战是罗曼,以及冠有人偶师之名的卡洛兰。

“阿莫斯……你这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于此。”

对方举起了手上的地图,笑了笑。

“冒险者工会派你们来的啊……”

阿莫斯看了看一旁被魔法轰炸出来的巨大的隧道,一眼便知,显然是非自然,他仰起小脸,说道。

“这个巨大的隧道,是那边黑发的魔法师干的吧?”

固不消说,他指的便就是洛。

“没少,正是我的队员干的,很厉害吧。”

名为阿莫斯的青年并没有理会他,则继续说道。

“我如果记得没错的话,你就是极寒术士,具有圣级魔法师实力的洛吧?”

“嗯,没错是我,你似乎很了解我?”

“那当然,对于一些人的情报,我了如指掌,我很抱歉,其中也有你。”

“你对我很感兴趣呢?”

“那当然,我对强者向来很是欣赏,仅凭两年期间登上白金级冒险者的人很罕见嘛……”他顿了顿,咧嘴一笑,带有些许挑衅的说道,“那边的狼头,你就是“六剑神”卡杰夫·布维吧?”

“我对你不感兴趣。”

“哎,别这么说嘛。”阿莫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不过……你与当年也没什么两样嘛。”

卡杰夫脸上带有些许愠色。

艾利欧特也从中看出端倪,“你这家伙,若想干架,我陪你。”

“算了算了。”他摆了摆手,随后,他笑眯眯的向洛伸出手,示意握手,“我叫阿莫斯·涅尔特。”

洛也没多想,依了他的愿,握住了他的手。

“你好,我名为洛。”

“你们好,我叫罗曼,这位是……”

“初次见面,我是人偶师卡洛兰。”

随后众人自我介绍起来。

“多多关照了,洛。”

“嗯,你也是……”

“似乎你还有什么疑问呢?”

洛摸着下巴说道,“我冒昧的问一下,人偶师具体是怎样的?”

“呀,这个啊~”蓝发的少女,颇为得意的打了一个响指,半响,一只遁地的硕大的土元素木偶探出身子。

“哇……唔,这不是召唤术吗?”洛从一开始的惊讶又随之转化为疑惑。

少女想了想,说道,“也差不多~不过有一点不一样~”

“?”

“它是由我所制造的,是独一无二的。”她垂下眼眸,像看着自己的孩子般。

“咳咳,中断一下。”

“怎么说?”艾利欧特闭上一只眼,双手抱胸问道。

“的确,我不得承认,这种情况还是应该合作才好。”

“然后呢?”

“我们合作吧,找到宝物,咱们平分,如何?”

队长痛快的答应下来,回首看向身后的队员,纷纷点了点头,最终达成了契约。

“好吧,我同意了。”

这时候,前方传来沉闷的脚步声,众人躲在一旁观摩着,那是一个七尺高的魔物,身穿着鎏金甲胄,骷髅头闪烁着彩光,拖动着一把泛着白光、沉重的大剑,发出一阵阵摩擦声,的骸骨守卫。

几分钟过去,守卫随后到另一处路口巡逻去了,洛可以从中感受到那只魔物异常的魔力,忽高忽低,给人一种想呕吐的不适感。

“喂……你们啊,有必要躲起来吗?……”话未说完,阿莫斯又随机转移了一个话题,“你们,听到什么声音吗?”

“声音……?”

“你认真听。”

周围传来“咯咯咯”的响声,回环旋转,如同旋律般,盘旋于耳畔,响彻于整个空间,这宛如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众人望向黑暗……那是一片虚无,当再次看向那个三尺高的雕塑时,对此不如感到些许狰狞。

声源愈来愈近,当众人还在寻找根源的声音时,杀机骤然降临……

“难道……?声音……来自于墙壁内吗?”阿莫斯这话说着。

卡杰夫猛地推开阿莫斯,拦截在他的身前,“狼头,你这家伙……!”

卡杰夫的剑已然出鞘,当阿莫斯反应过来时,眼见之物,是那只魔物——鎏金甲胄的骸骨守卫,牙齿颤的咯咯作响,它的半截身子还处于墙壁内,举起大剑,顺势劈下,空中划出一道白色的弧线,卡杰夫举剑格挡,两柄剑相互碰撞,发出一阵巨响,凭借着一股子蛮劲,在力量方面足以压制对手,只可惜,它的对手是卡杰夫,卡杰夫冷哼一声,弹开对手的重剑,单手一撑,一个后空翻,往后一跳,拉开距离。

“……狼头,你刚才那一下,是故意为之吧?”

卡杰夫回眸看向他,继续装傻的说道,“谁知道呢,当时你离得最近。”

阿莫斯笑了一下,纯粹是随性的一笑,“你还真是有趣。”

新一轮的战斗,再次迎来。

……

“哼,我就说嘛……”

众人往后跳开,保持距离。

鎏金甲胄骸骨守卫,从墙里走了出来,其原貌展露了出来。

“来了!!!”

骸骨守卫驱动着硕大的身躯,猛的挥动重剑,朝着洛等人劈来,纵向一刀,轰的一声巨响,地板凹下一道极深的裂缝,洛敏捷的躲避攻击,在空中快速构建魔法,击向骸骨守卫,发现魔法无效化了。

——看来这鎏金甲胄施加了一层抗性无效化属性啊,若不超出这个防御数值,都会被无效化。

洛思索着。

在这狭窄的空间内,完全不适合发动大仪式魔法,而使用小仪式魔法,却又难以突破,无限大显身手,不由得令落感到一阵头疼。

“阿莫斯,你左侧切入,而我负责右侧。”卡杰夫熟练的转动着双刃。

“明白了,第一次与六剑神的合作,我会好好发挥的。”

“呵,那你得跟上脚步了——”

语毕,卡杰夫将力量集中于脚尖,一步即可,来到骸骨守卫的跟前,那双坊镳月弧般洁白的利剑,熠熠生辉,曾经败在此剑下的人,数不胜数,卡杰夫,横向一砍,击中敌人,其光滑的甲胄,却,毫发无伤,阿莫斯随之从右侧攻来,一枪一刺一砸,依旧是无法伤及几分,长枪也因此被弹开。

“!”

还古所谓碧绿的眼睛,闪烁了一下,一股脉冲扩开,顿时间想起收到波及而裂开一片,看着那双阴森森的碧眼,背脊为之一颤。

“这是……?”

“亡灵的异能,使人恐惧的‘恐惧之眼’。”

“狼头,你不类似也有相同的能力吗?”

“切,那招对亡灵无效。”

“唰”的一声,骸骨所谓朝着周围挥去大范围的横扫,卡杰夫等人轻松躲开。

“这大家伙,在攻击方面颇低,却在防御方面下了不少功夫。”

洛发动冰魔法,冻住了骸骨守卫的双脚,复数的魔法攻击,命中目标,在多重魔法与剑使的连番轰炸下,似乎稍稍的起作用了。

“■■■■■■■■■!!!”

不死族发出怒吼。

挣开束缚,困住他的冰块由此全部裂开,随即被震飞。

不死族嗟怨着,弯腰蓄力出击,伶俐的剑刃白光一闪,一道剑气袭来,众人有条不紊的向周围散开,墙壁被削开一个极长的豁口,由此骸骨守卫停顿了一下,卡杰夫借此机会,纵然接近,绿箭侠带着剑影,击中骸骨守卫,如同剑舞般,看似杂乱无章,实则井然有序,硬物碰撞声响彻于空间,电光火石,随即鎏金甲胄稍稍的出现痕迹。

“这就是剑圣吗?”

“卡杰夫,开始稍稍的认真了吗?”艾利欧特欣然说道。

“有趣。”,罗曼咧嘴一笑,手握两把弯刀,跟了上去。

卡杰夫一个后撤步,一个转身,随即,神速一刀,残影一现,骸骨守卫的护甲被击破了。

卡杰夫往后一跃,看着手上两把遭到严重磨损的月弧剑,“都被磨成这个样子……回去之后,看来需要维修一下了,我的爱剑。”随即利剑入鞘,继而抽抽出两把不同颜色的利剑,泛起锋利的光芒。

骸骨守卫在多重魔法的打击下,身子东倒西歪,再次发出吼叫。

骸骨守卫释放魔力,将大剑插入地面,画地为牢,身躯上附加了一层层彩色的防御屏障魔术,只见周围,地上、墙体穿出大量白色的骷髅士兵,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寒气,无数双碧绿的眼睛,充斥着敌意凝视着洛等人。

骸骨守卫散发着寒气,仿佛即可冻结一切,吐出一口寒风,眼睛一闪,须臾之间, 它微微地欠起身,脚尖一踏,它行动了,攻击已然袭来,洛竖起几道冰墙,无一例外,全部被削成碎片,凭借直觉,洛发现它的速度变快了。

——这是转守为攻了吗?

凡是它接近的东西全部都结冰了。

“真是棘手……”

“洛,就由你来处理掉这些该死的骷髅士兵。”

“收到。”洛挥动银白色的法杖,那颗蓝色的宝石闪烁着光芒,“轰轰轰”几声,连续几发冰剑,天灭一大片骷髅士兵,但,惊奇的发现,他们又陆陆续续的“复活”了。

“看来,不先解决那家伙是没完没了了。”

艾利欧特等四名近卫打前阵,围剿骸骨守卫,每次即将触及……才进行到一半,武器表面随即被冰霜冻结,造成的伤害也随之降低,也因此僵持了一会儿。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话音未落,骸骨守卫挥动大剑,双手执剑再次插入地面,唰的一声,三道极寒的剑气,那架势如同狂风巨浪般冲来。

忽然,几颗高热量的炎爆弹射来,两者相互抵消了,蓦然回首,只见索菲亚手上正凝聚着一颗火球,骸骨守卫一只手拍在墙壁上 索菲亚的所在地凸起一圈冰刺,索菲亚从容不迫的生成一城火焰屏障与之应对,骸骨守卫见未能得逞,愤怒的用力一踏,紧接着地表隆起无尽的寒冷冰刺。

就在这时,一个硕大的土元素魔偶出现在众人的眼帘,一拳击中骸骨守卫,往后退了一下,起到了作用,同时还没有被冻结住,卡杰夫一秒便领悟了,嘴角上扬,因为魔偶的身上附加一层火焰的元素。

骸骨守卫欲要举剑反击,一发附魔箭矢,直线打来,恰好打断了它的动作。

“你们怎么……”

回首望去,正发现洛的周围凝聚着无数颗雷球,反复的击杀着骷髅士兵。

洛朝着队长竖起了一根拇指。

“哈……”

艾利欧特轻轻一笑。

只见一发火球击向骸骨守卫,因来不及躲避,硬生生扛下了攻击,卡杰夫见此一个箭步,一跃而起,紧握双剑,凌空中挥出双剑,咻的一声,骸骨守卫头部遭受重击。

“还没完呢!!!”

卡杰夫一个落地,脚尖狠狠的一蹬,一个弹跳,快速打出二连击,彩色的骷髅头,瞬间出现裂缝,它的身体往后一倾,试图利用重剑来以保持平衡,雷光闪动,一道剧烈的雷击击碎了重剑,然后骸骨守卫应声倒地,眼睛涣散,周围所召唤的骸骨守卫也因失去了魔力供应源泉,也都纷纷的散去了。

……

众人选择原地休息一会儿。

“呼……终于结束了。”艾利欧特坐在地板上,靠着墙壁。

“艾利欧特。”只见索菲亚走向他。

“怎么了?”

“你的手臂受伤了,你没有察觉到吗。”

这时,艾利欧特才发现手臂上划破了一道伤痕,估计是被飞剑的冰刺划到了,怪不得隐隐作痛了。

“也没事,小伤罢了。”

“什么叫做没事,要是感染了怎么办,笨蛋,来,赶紧把手伸出来。”

艾利欧特依言伸出手,索菲亚伸出那双纤细且白皙的手,发动治疗魔法,散发着绿色的光芒,随后伤口便愈合了,帝级的魔法师索菲亚,据说掌握了上级治疗魔法。

“好了……话说,你一直看着我干嘛。”

“切,看一下也不行。”

“那倒也不是……你爱看就看吧。”反倒是索菲亚,她移开视线,扭扭捏捏的说道,艾利欧特也随即不好意思了起来。

……

“卡杰夫。”

“嗯?”剑圣倚靠在墙壁上小憩息,回眸看去,是阿莫斯与罗曼这两家伙。

“也没什么。”阿莫斯浮夸的摊开双手,“到了外面之后,我们切磋切磋如何?”他转动着长枪。

卡杰夫则是不屑一笑,“你随意就好,记得准备好战败品。”

“这么说来,你这六把剑都是你的战利品吗?”

“不,只有其中四把是,其余的都扔了。”卡杰夫摆了摆手。

“哈……”

“既然做好挑战我的觉悟,我作为胜利者,自然有此等权力吧,只要我愿意,甚至是性命,这就是弱肉强食法则,应该很清楚的吧。”

“那是当然,我很欣赏你(强者)。”

……

“洛,你刚才所用的是什么魔法?”

“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就是复数的雷电魔法,只是将雷电魔法复制成多个罢了。”

“但光是这样维持此魔法就需要不少魔力吧?”

“嗯,是的。”

“可是,洛最熟悉的不是冰魔法吗?”

他指的是洛在冒险者公会的称号,在几次魔潮(魔物群)剿灭中,就有不少人见过他发动的大仪式冰霜魔法,瞬间大范围的歼灭了无数魔物,有的被冻成冰块,有的被大量的冰刺扎成筛子。

“那个的确是……但是,刚才也不好发动,毕竟空间狭窄,还有就是那些都是冰元素魔物,也不知道是否作效……”

“那的确没办法,那到外面之后你能展示给我看看吗?”少女兴奋的身子靠了过来,洛随之后后倾一下。

“嗯……嗯,当然……”

站在一旁的莲娜有些不悦的说道,“卡洛兰小姐,你靠太近了。”

“啊,抱歉,是我太激动了。”她突然愣了愣,“请问一下,你们是情侣吗?”

“诶?”

“我们不是情侣啦……”莲娜有些害羞的嘟起嘴说道。

“诶?这样吗?”卡洛兰有些吃惊,还想说些什么,就被一道声音打断了。

“各位,休息的如何了?我们该前进了。”

艾利欧特他看上去有些雀跃。

“当然。”说话者是阿莫斯。

……

吵吵嚷嚷的冒险者公会二楼大厅,一位黑发必谋的猫耳少女饶有兴趣的向艾利欧特问起故事的后续,这故事的讲述者艾利欧特,啜入一口酒,娓娓道来。

“之后,我们遇到了一名很强的敌人……然后成功的打败了他,好像是这样,对吧,洛?”艾利欧特寻问着洛的。

“嗯,没错……”洛叹了一口气,“艾利欧特,我找你是教卡莱妮剑术的,而不是听你在这儿讲故事的,而且你喝太多了。”

“不多不多,你的徒弟很有天赋……一下子就会了。”

“我但愿这不是你找的借口……”

“叔叔,那后来你为什么解散了队伍?”

“说什么呢,叫哥哥,关于为什么解散了队伍啊……”

说着,一位扎着麻花辫的,黑发赤眸,长相姣好的女子走了过来,洛一眼便认了出来,是索菲亚,后面还跟着一位类似管家等号人物,年龄大约六十多岁左右。

“哎呀,许久未见了,洛。”

“是啊……”

“老爷,夫人来了。”这时,艾利欧特才看到索菲亚,索菲亚她露出微笑,之后他便被拽了出去。

“……我后来才得知,原来艾利欧特他们是贵族世家。”

小说《洛之录:GenieNotes》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