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武侠修真《这局又废了》,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苏眷宋千帆,由作者“苏眷”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任务接连失败,系统也罢工联系不上,勤勤恳恳的苏眷被迫躺平当咸鱼。无聊时,只能看看周围人的八卦大戏。苏眷:快活啊。——【苏老爷纳了一房美妾,却被别人插了一脚!】哟,屁股都打开花了。【礼部侍郎都要七十的人了,还在外头养外室,啧啧啧。】人到老年,晚节不保哟。【户部尚书的几个儿子女儿竟然都不是自己亲生的......】欸,原来大家都知道了吗?【谢小爷整日寻欢,其实是在......

点击阅读全文

主角苏眷宋千帆的武侠修真《这局又废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苏眷”,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老皇帝被活生生气笑了,好一个苏眷,盼着他死,好得很!中书令看皇帝没有气恼,应当是没将苏眷这些胡言乱语听到心里去,顿时为苏眷虚抹了一把汗。陛下宽宏大量啊!不过还是算了,老皇帝还是多活几年好,明君在世,起码天下太平啊。想及此,苏眷长叹一声,毕竟这天下太平的好日子不多了啊,等老皇帝一嘎,那个没脑子的暴君登...

这局又废了

这局又废了 在线试读


老皇帝将提早写好的题给了旁边的内侍,连带着算术要用的纸笔也一块让内侍拿过去给苏眷。

苏眷却长叹一声,还想着等会跟宋千杭去外头逛逛呢,再买两个烤鸭腿,那烤鸭腿甚是好吃,又香又嫩......吃到嘴里,那叫一个香哟。

还有昨晚百花楼的茶水,味甘而不腻,配上这烤鸭腿......

老皇帝轻咳一声,示意苏眷该看题了,这世子妃,心里头怎么总想着吃的。

一旁的中书令和吏部尚书早上赶着上朝,只匆匆用了点膳食填肚子,别人下朝都回到府里了,就他俩还在宫里头陪着老皇帝,肚子里早就空了。

听着苏眷说的烤鸭腿,不自觉的舔了一下嘴巴,还有点渴了......

实在是苏眷形容的太美味,让人馋,就连一向洁身自好,从不曾步入烟花之地的中书令都好奇了:百花楼的茶水当真有那么好喝?

不过还是得东街新开的那家酒楼招牌的石锅鱼,那才叫一个绝啊,在石锅里烧鲜活的大鲤鱼,底下铺一层豆芽或者黄瓜,浇上秘制的调味料,好了再撒点香菜,那香浓的黄汤,鲜嫩的鱼肉,又滑又鲜,那才叫一个绝哟......

“咕噜”两声,在静悄悄的御书房里显得更外大声。

声音响起,中书令和吏部尚书对视了一眼。

哈哈哈哈,老皇帝肚子叫得这么大声,这可还在御书房呢,也太丢人了吧!

苏眷的嘲笑声太大,老皇帝面色涨红,什么丢人,朕乃一国之君!

让你答题,你不好好答,满门心思全飞宫外酒楼去了!

吃吃吃!就会吃,除了吃,你还会干什么!?

老皇帝恼,语气都变得不耐烦:“世子妃可看得懂题?”

苏眷这才收敛心神,“回陛下,题有些难,妾身正在看。”

老皇帝冷哼一声。

动不动就摆着张冷脸,老皇帝,臭脾气!仗势欺人!

老皇帝:“......”

中书令不禁连咳了几声,“咳咳咳——”

这苏氏胆儿也太大了,竟敢在心中骂圣上。

吏部尚书匍匐在地,竖起了耳朵,坐等老皇帝谴责苏氏,不然他这心中实在不平。

苏眷这才看了眼纸上的字,不得不说,皇帝就是皇帝啊,瞧瞧这字,写得多好啊,龙飞凤舞,行云流水间还透着一股锐气,那是一国之君的气势啊!

老皇帝脸色这才好转了不少,他瞟了苏眷一眼,算这丫头眼神尚可。

把这纸带回去,当朝皇帝的墨迹,能卖不少钱吧?

老皇帝:“......”

中书令:“......”

或者再等等......等老皇帝作古,那价格可是得再翻一翻了啊!

苏眷心里美滋滋,苏眷啊苏眷,你可真是个赚钱的小天才。

老皇帝被活生生气笑了,好一个苏眷,盼着他死,好得很!

中书令看皇帝没有气恼,应当是没将苏眷这些胡言乱语听到心里去,顿时为苏眷虚抹了一把汗。

陛下宽宏大量啊!

不过还是算了,老皇帝还是多活几年好,明君在世,起码天下太平啊。

想及此,苏眷长叹一声,毕竟这天下太平的好日子不多了啊,等老皇帝一嘎,那个没脑子的暴君登基,实施暴行......

满朝文武死一半,听信奸佞之臣,推翻老皇帝定下的各项政策,无故增加赋税,贪官污吏横行,百姓民不聊生,生灵涂炭啊!

此言一出,老皇帝骤然紧抓着龙椅扶手上的龙头,暴君是何人!?

苏眷口中的那个没脑子的究竟是何人!

底下的中书令和吏部尚书也是面色一惊。

中书令眉头紧蹙,苏眷口中将来恶贯满盈的储君,难道是......

吏部尚书则是心惊,满朝文武死一半,难道自己也会死?

他顿时心急,这苏氏怎么不继续说下去,到底死的哪些朝臣,有他梅河吗?

此时上头的老皇帝也急,就差起身跑下去揪着苏眷的衣领子追问。

想他这个皇帝当的,几十年来每日艰辛处理政务,没睡过一个好觉,就为了多提拔几个贤臣,多为百姓做些事,就为了让大晋富强,给百姓一片安居乐业的净土。

可现在告诉他,在他死后不久,他亲自挑选的储君登基后,竟将他的全部政策推翻,滥杀朝臣,纵容贪官污吏横行,搅得天下不得安宁!?

老皇帝这一口老血憋在喉咙处,上不去,下不来。

究竟是何人,韩王还是恒王,还是说是他的好胞弟敬王?

然而此时的苏眷已经收敛心神,认真看起老皇帝给她出的题了。

今有共买物,人出八,盈三,人出七,不足四,问人数,物价各几何?

老皇帝心里那个急啊,谁让你这个时候看题来了,快说那暴君是谁啊!

苏眷摸了摸下巴,一群人共买一样东西,每人出八元,还剩三元,每人出七元,就还差四元,就是要算出有多少人,还有这东西多少钱......

写得也太文绉绉了,多写几个字是会有失你皇帝的威严吗?

皇帝顿时不急了,心中冷哼,朕乃一国之君,惜字如金,多写几个字作甚,难道给你拿出去多卖几个钱吗?

不就是七人,价格五十三嘛!

皇帝:“!”

中书令、吏部尚书:“!!!”

苏眷长叹一声,这种题姑奶奶八九岁的时候就会算了,出这种题考我,老皇帝也太小瞧人了吧。

不对......也可能是老皇帝他算术不好,所以出的题才这么简单。

老皇帝顿时垮脸,这苏氏,如此心高气傲,难堪大任也!

要是老皇帝知道我那么快就算出来了,岂不是太打他老人家的脸了,是不是不太好啊?

怎么说也是一国之君,给他点面子吧。

老皇帝脸色又红又黑,真是难为你还有如此之心,朕谢谢你!

在几道目光的注视下,苏眷抓着毛笔,在纸上画了又画,算了又算,一副认真却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一副抓耳挠腮困扰的窘状。

就这样,皇帝和中书令看着她装模作样了将近半个时辰,险些睡着了。

一旁的吏部尚书在心里叫苦连天,这姑奶奶可别再算了,自己这都快跪不住了!

就在这时,苏眷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放下了纸笔,故扮蠢状又带着几分算出来了的小窃喜的语气,“陛下,妾身算出来了。”

老皇帝都乏了,肚子空落落的,他揉了揉眉眼,就想赶紧给苏眷任命,回去用膳。

老皇帝:“喔,多少?”

苏眷:“人数为八,物价为五十五!”

老皇帝气得一口老血当场就要喷出来。

中书令差点骂娘。

吏部尚书两眼一花,直接晕倒。

在场之人还能听见,苏眷那沾沾自喜的心声。

还是得答错,这才是给老皇帝最大的面子呀,苏眷啊苏眷,你怎么就这么聪明呢。

小说《这局又废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