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要不要我去订个餐厅?”程特助斟酌再三,问了这话聂以琛捏了捏烦躁的眉心:“不用”他知道颜洛是在发泄不满,如果花钱能让她心里好受一点,就让她花这话刚刚落下手机又收到一条扣款短信,消费三千多万程特助和四个保镖眼观鼻,鼻观心,谁也没再开口,默默地充当起拎东西的工具人颜洛买完东西就出来,珠宝自然而然给了空手的程特助拎着,正打算继续逛时,聂以琛的手机响了起来烦躁的心在看到来电人后好受了一......

点击阅读全文

被迫改嫁植物人后,小叔叔他超护短

《被迫改嫁植物人后,小叔叔他超护短》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聂以琛颜洛是作者“聂以琛”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老板,要不要我去订个餐厅?”程特助斟酌再三,问了这话聂以琛捏了捏烦躁的眉心:“不用”他知道颜洛是在发泄不满,如果花钱能让她心里好受一点,就让她花这话刚刚落下手机又收到一条扣款短信,消费三千多万程特助和四个保镖眼观鼻,鼻观心,谁也没再开口,默默地充当起拎东西的工具人颜洛买完东西就出来,珠宝自然而然给了空手的程特助拎着,正打算继续逛时,聂以琛的手机响了起来烦躁的心在看到来电人后好受了一......

在线试读


许佳苑朝聂以琛看去。

说了一句暧昧不清的话:“我听以琛的。”

“琛琛,给看吗?”颜洛漂亮的桃花眼微微上抬。

聂以琛看着她装出来的样子,没过多的说,抬手拿过桌子上一个手机,点开微信,点开其中一个对话框,把聊天记录翻出来后给了她。

颜洛接了过来。

聊天记录的内容也出现在面前。

聂少奶奶:只要你帮我将许佳苑解决了,你的债务我帮你还,除此之外还给你一百万。

肇事司机:我怎么知道你说话算不算数。

聂少奶奶:我是聂以琛的妻子,一百万我还不放在眼里。

肇事司机:我就信你一次,你要是敢赖账,我就去聂氏集团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肇事司机:照片发我。

聂少奶奶:图片

聂少奶奶:做的干净些。

颜洛看完,眉梢轻挑:“就这些?”

聂以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想在她脸上找到一丝慌张,却什么都没发现:“就这些。”

“不是我做的。”颜洛把手机还了回去,理性思维跟他们分析,“以聂总的能力,要查出这个账号背后实名认证的人是谁应该不难。”

“账号是新号,没有实名认证。”聂以琛身上的气息有些冷。

颜洛:“可以查登录ip地址。”

聂以琛眉心微蹙,视线在她身上扫了一眼,眸子有些深。

颜洛给他的印象里,从未有脑子好使这一项。

以前有麻烦都是他帮她解决。

现在怎么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你该不会告诉我,ip地址被对方隐藏了吧?”颜洛见他久久没开口,主动说道。

聂以琛没回答她,只是下了命令:“程于,让技术部的人查这个账号的所有登录ip地址。”

“是。”

程于拿着手机走了。

他是真的怕再留下来被总裁夫人坑!

“真不是你?”聂以琛声音还带着冷,眸色深不见底。

看到聊天记录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颜洛做的,毕竟这两天她做的事颠覆了他对她以往的印象。

不爱钱的人离婚要了那么多。

温柔的性格忽然间跟他针锋相对。

谁知道她的善良和洒脱的离婚,是不是也是装出来的。

“与其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好好查查这肇事司机是怎么知道许小姐今日的活动路线的。”颜洛智商在线,并没有跟他吵。

不等聂以琛开口。

颜洛又说了:“还有。”

“什么。”

“这种事情第一时间应该报警。”颜洛提醒着,视线落在他那张长得极好的脸上,“而不是来抓我这个无关紧要的人。”

聂以琛眸色微深。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得知是颜洛的那一刻,他的第一反应是去找她,而不是去报警。

一时间,四目相对。

奇怪的氛围在两位之中蔓延。

聂以琛眼里全是她的倒影,她那双经常带笑的眼睛轻轻眨了一下,卷翘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扑闪扑闪的。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谁也没有移开。

直到许佳苑的声音传来,才把聂以琛的思绪拉了回去:“以琛。”

“怎么了。”

“我想休息了。”

简单的一句话,任谁都听得出来她的逐客之意。

颜洛没打算让她休息,她站起身来到病床面前,唇角带着几分弧度:“在休息之前,许小姐是不是该跟我道个歉。”

“什么?”许佳苑一脸茫然。

聂以琛却懂了她的意思,带着几分警告的叫了她的名字:“颜洛!”

“勾引我老公的事情先不跟你算,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颜洛丝毫不受他的影响,缓缓说着,“我们先来谈谈你平白无故冤枉我这件事。”

“对不起。”许佳苑很快道歉,满含歉意的说着,因为害怕手指不安的收紧,“我看到上面是聂少奶奶,下意识的以为是你。”

“这样啊。”颜洛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我还以为是你不想看到聂以琛陪我逛街,故意设计的这一出车祸呢。”

许佳苑下意识解释:“我没有!”

“颜洛!”聂以琛生气了。

“这么生气做什么,开个玩笑都不行?”颜洛好脾气的聊着,仿佛真的不在意一样。

“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聂以琛下意识的护着自家白月光,“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但你没必要往她身上泼脏水,有气冲我撒。”

颜洛唇瓣扬起一抹弧度,就这么看着他,一字一句道:“开个玩笑你都这么生气,她正儿八经跟你说是我雇佣人撞她的时候,你有这么替我生气过?”

聂以琛一顿,幽深的寒眸让人看不透。

“聂以琛。”颜洛叫了他,多了几分正式。

明明只是再寻常不过的一次称呼,聂以琛的心却不自觉的有些乱了。

他蹙了蹙眉心,把那股陌生的情绪甩了出去。

“需不需要我提醒你,我们现在还在一张结婚证上。”颜洛有些情绪上来了,若不是强烈的自尊心在,她都想告诉他,当着她的面护着别的女人,她也是会有情绪的。

“以琛。”许佳苑适当开口,一副为人考虑的模样,“这件事情是我不对,你别跟颜小姐置气。”

颜洛纯纯无语。

她本没心思搭理这种低段位的白莲花,但不代表她能忍受别人一次次的在她头上蹦跶。

“我们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到许小姐来管了?”她言语间淡漠,说的很轻。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们吵架。”

“我们是因为你吵架。”

“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嘛?”

“够了!”聂以琛有些烦躁,拽住颜洛的就往外面走,这一次的力道比之前轻,“跟我出来。”

颜洛倒也没多逗留。

顺手拿过自己的包,跟他出去了。

聂以琛将她拖到走廊的尽头,将心中的情绪全部压下,又恢复了那副淡漠的模样:“你想做什么?”

“怼她。”

“……”

“骂她是小三。”

“她不是。”

“那我是?”

“不是。”

“那谁是?”

面对颜洛的问,聂以琛没能说出来。

气氛僵持着。

他垂眸想跟她解释点什么,却发现她那张精致的脸上写满了不待见,灵动的双眼里也没了往日的温柔,憋了半天,冒了一句话出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小说《被迫改嫁植物人后,小叔叔他超护短》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