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她的病名为爱》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沈年温如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半瓢酒”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作为演员兼投资人的沈年看上了一个剧本,编剧怎么都不肯卖版权,反而提出了见沈年一面。沈年去到才发现,编剧竟然是温如,是她十年未见的初恋,也是她当年的白月光。只是,多年未见,应当生疏保持距离,可温如却一次又一次地缠了上来,眉眼间全是摇摇欲坠的脆弱,好像一离开她就无法呼吸……为什么呢?当年明明是温如先推开她的……冷傲疏离演员(投资人)攻❌温柔抑郁编剧受注意:温柔姐姐有严重的心理疾病,会做出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行为,不喜勿入。...

点击阅读全文

她的病名为爱

现代言情《她的病名为爱》,讲述主角沈年温如的甜蜜故事,作者“半瓢酒”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沈年的家境非常好,父母双方都有自己经营的产业,算得上是家大业大以至于沈年养尊处优,养出了高傲随性的性格沈年要上学,家里特意买了一套附近的学区房,离学校不到一公里家里有给她安排司机,但她通常自己走路去,有时也会自己骑电驴,特别方便今天,她刚好骑了电驴,而她和温如都要回家,温如又是为了给她讲题目才这么晚的虽然是温如主动的,不是自己要求的,但人还是要知恩图报的,况且她也不想欠温如的人情她决定...

她的病名为爱 在线试读

沈年把温如带进去自己的房间里,把她扶到床上坐着。

温如闭着眼睛,眉心难受地拱起,不断发出娇腻的哼唧声,犹如西子,我见犹怜。

这样的温如和沈年印象中温柔雅致、体面大方的温如相差太大了,好像自从重逢之后见的第一面起,温如的眼眸和神态中就藏着难以言说的脆弱,一开始,温如还能用端庄温雅去掩盖,可只要自己对她“绝情”一些,她就什么都藏不住了。

她笃定,过去的温如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变得这样失态的,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

思及此处,她忍不住问道:“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半晌,温如才晕乎乎地回答:“来应酬。”

“怎么,你很缺钱?”

“那你考虑包养我吗?”

温如眼神迷离,不答反问,但看上去依旧醉得厉害。

如果金主是年年,被包养又有什么所谓呢?她太想靠近年年了,太想了……

借着醉意放弃所谓的自尊,心甘情愿地当她的金丝雀,只要冠上年年的名号就好。

那么,这也算是和年年有关系了,不是吗?

沈年愣住了,她没想到温如会这么说。

要知道,她买温如的剧本版权之前,查了一下她的笔名为“余年”的资料,发现她是圈子内有名的编剧,她会缺钱到走投无路求包养的地步?沈年打死也不信。

不知道温如在玩什么把戏?

静默两秒,温如再次开口,眼神悠远,语气飘忽:“我记得,以前……”

沈年知道她接下来想要说什么了。

所有人都知道,以前的她很喜欢温如。

沈年觉得可笑,这么多年了,温如以为自己还对她念念不忘吗?

沈年忍不住嗤笑,打断她:“温如,你在想什么呢?”

温如的声音熄灭。

“仅仅只是顺手救下你,你就以为我还对你耿耿于怀么?你的想象力也未免太丰富了,换做别的陌生女孩,我也会这么做。”

温如被噎住,说不出话来。

沈年继续补刀:“更何况,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以前的事情,我早就释怀了。”

当感情的事加上“过去”二字,就变得轻飘飘,不值一提。

不是不想面对过去而急于否认,她只是不想让温如误会,徒增麻烦。

温如因为这番话,眸子变得黯淡无光。

沈年移开眼神,姿态和神情都极为高傲:“赶紧把自己收拾一番,然后去休息,不要再耽误我的时间了。”

说着,就起身离开。

让她睡在自己的特级套房,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她不可能留下来和温如共处一室,这像什么话。

谁知,温如垂下眸子,指尖攥着沈年的衣角,不放她走。

她咬着唇瓣,无声地掉着眼泪。

最终还是被沈年推开了。

至于温如会不会很难受,会不会醉得连澡都没法洗,这已经是十年前的沈年才会去考虑的问题了。

温如看着沈年离开的背影,这像极了很久很久以前,她彻底离开自己的样子。

温如仿佛最后的一点能量被消耗殆尽,散发着格格不入的阴郁,没有一点生机。

心口像是被挖走了一大块,鲜血淋漓。

自小,就知道自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

虽然她比别人漂亮,比别人聪明,比别人早熟,可她没有妈妈。

听村子里的大人说,她妈妈是难产死的。

因为她没有妈妈,她成了全村孩子可欺凌的对象。

开始的时候,她会哭着找爸爸,可爸爸不仅不会帮她,还会骂她没用。

“为什么别人就只欺负你,女孩子就是没用,一天到晚哭哭啼啼的,小心老子揍你!”

要是哭得惹他不耐烦了,他还会出手打她,让她一个踉跄。

次数多了,她就明白自己是个没有人撑腰的孩子。

为了不再雪上加霜,她挨欺负了,都要收拾好自己身上的痕迹,免得父亲看见了就是一顿数落,甚至是打她。

孩子们知道欺负她是一件没有成本的事情,甚至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更加起劲了,一边欺负她还一边嘲笑她:“看你个没妈没人爱的,连你爸都讨厌你,不会替你出头。要是我是你,我都不好意思活着了吧?”

“知不知道什么叫苟且偷生?就是你这样的……”

最让她屈辱的是,那年她四岁,被一圈七八岁的小男孩围着,他们以脱她的裤子为乐,无论她怎么把裤子提起来,总会被另一个人脱下去,一边脱还一边大笑着……

直到后来玩腻了这个游戏,他们才放过她。

而她,已经哭得嗓子都哑了……

小小年纪,她不仅要照顾好自己,还要洗衣服做饭,做各种各样的家务活。

可即便是这样,爸爸还是会看她不顺眼,还是会骂她“赔钱货”,无数次说要是她是个男孩子,温家就有后了。

一开始,她难过又害怕,后来,她渐渐习惯和麻木了。

她明白,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不要对温暖和爱有任何的期待了。

她无数次幻想,要是母亲还在,那么她会不会是个有人疼爱的孩子了?

后来,她遇到了一个同村的哥哥,他比她大了有八九年。

他对她很好,他会给她吃棒棒糖,他会邀请她玩游戏机,还会安慰她……

她一直以为,自己真的遇到了一个天使般的哥哥。

可是直到有一天,哥哥说陪她玩一个小游戏,她相信了。

他把她拉到小黑屋里头,不顾她的挣扎,捂住了她的嘴巴,猥亵了她……

掉下来的眼泪好烫,心头好像被烫了一个又一个洞,千疮百孔。

那一年,她七岁,正在读一年级,她记得很清楚,无比清楚。她没有读过幼儿园,那是她刚刚开始上学没多久。

从此,对男性的信任,消耗殆尽。

小说《她的病名为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