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债》中的人物李胤楚烟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姑娘横着走”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桃花债》内容概括:楚烟娇媚诱人,随意展露的风情便让诸多男儿午夜梦回,早起更衣。 唯宁王二子李胤,对她诸多鄙夷。“楚烟那般貌美,日日与她相处,你就不动心?”李胤冷哼:“蛇蝎美人,寡廉鲜耻,满腹心计,谁对她动心谁是狗!”夜间,李胤将人堵在床角:“你先勾搭我大哥,后又引诱皇子,甚至对着老皇帝使美人计,怎么就看不见我?!”楚烟淡淡瞥他:“谁对我动心,谁是……”“汪汪!”李胤乖巧懂事求关注,“不就是给平阳王府寻求庇护么,我也可以。”楚烟:“我不跟狗在一起。”听闻楚烟三日未曾出门,众人前去看她笑话。然而刚靠近,就听得李胤低声诱哄:“乖,让我入赘侯府。”【双洁 1V1 甜宠 HE,欢迎入坑】...

点击阅读全文

桃花债

完整版现代言情《桃花债》,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李胤楚烟,是网络作者“姑娘横着走”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想来方才那人正藏在田地里解手,因而未曾发现。那马依旧不从,四蹄毫无章法地乱蹦,楚烟拔出剑来狠狠抽了几下,那马这才消停下来,规规矩矩往前跑了。方才那马的主人已经提好了里裤,骂骂咧咧地追了上来,“你娘的!你娘的!给我回来!你娘的!”燕人杀死魏人无数,又屠了魏马无数,她借燕人的马一用,也没什么不妥。还大言...

精彩章节试读

【内容与书籍无关,继续阅读请下拉底部观看】

楚烟装作听不见,推着牛车继续往前走去,那守兵见状追了上来,自背后一把拽住她的衣领,喝道,“你聋了?”
楚烟点头哈腰,“官爷叫我?”
那守兵手按在剑上,“废话,不叫你叫谁?”
楚烟忙赔笑道,“官爷息怒,官爷息怒,我和祖父一起买草喂牛,天儿太冷了,小的没有听见。”
“叫什么名字?”
楚烟想到方才那老者与他的牛说话,唤的正是“阿牛”两字,因而脱口而出,答道,“小的便是阿牛!”
那守兵打开海捕文书上下打量了她几眼,楚烟简直一颗心都提到了喉咙里。好在那守兵见她面上黢黑,与画像有异,这才摆摆手放了行,“滚吧!”
楚烟如蒙大赦,点头哈腰地应了,小跑几步追上牛车,有意高声喊给守兵听,“阿牛给祖父推着,祖父省些力气!”
老者竟还回了一句,“阿牛,驾!”
楚烟别过脸去悄悄向后瞄了守兵一眼,守兵闻声已经转身回城门去了。
待混入了出城的人群里,再看不见守兵了,楚烟这才离开牛车往西南走去。
不敢再去镇上,只沿着人烟罕至的小路往魏国奔逃。
只是原先那马已经弃了,在雪里奔走便尤为艰难。没多久鞋袜便湿了,一双脚冻得僵直发麻。
她的干粮与米酒皆在马鞍上挂着,每每想起来都是捶胸顿足,抱憾不已,只恨自己没有将米酒和兔子携在身上,此时又冷又饿,也不知要白白便宜哪人。
楚烟不敢停下步子,咬着牙也要往前走,不然只怕要冻死在燕国,临死前吃了这么多苦头,那也太不划算了。
茫茫然也不知走了多久,忽见不远处有一匹孤马正低头立着,噗嗤噗嗤地打着响鼻。
楚烟惊喜欲狂,暗道一声天无绝人之路,一双如灌了铅的腿突然便有了力气,轻轻快快地奔到那马跟前,见四下无人,牵了便跑。
马初时不肯走,嘶鸣一声,死死地往后坠着,楚烟翻身上马,猛踢马肚。
马越发叫得厉害,狂奔疾步险些将她甩下去。
忽闻有人恶声恶气大喊,“哎!干什么!小贼!那是你爷爷的马!”
楚烟蓦地循声望去,那人正在一边提裤子一边朝她追来。
想来方才那人正藏在田地里解手,因而未曾发现。
那马依旧不从,四蹄毫无章法地乱蹦,楚烟拔出剑来狠狠抽了几下,那马这才消停下来,规规矩矩往前跑了。
方才那马的主人已经提好了里裤,骂骂咧咧地追了上来,“你娘的!你娘的!给我回来!你娘的!”
燕人杀死魏人无数,又屠了魏马无数,她借燕人的马一用,也没什么不妥。
还大言不惭地说什么“你爷爷的马”,可笑。
马蹄兀自往前疾奔,楚烟忽而回头朝那人喊道,“便借爷爷的马一用!”
遥遥看见那人气得发梢都炸开了,两脚踱地破口怒骂道,“你娘的嘞!”
楚烟大笑着策马狂奔,将那人远远甩在身后,渐渐化成一个黑色的点,没多久就连那黑色的点也不见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眼见着天色已临近日暮,便打算赶紧寻个山洞生火过夜。连登上两道山坡,未见到山洞,将将要打马往坡下走,却赶巧遇上了燕军大撤退。
乌泱泱的燕军黑压压一大片,粗略估计得有数万人,乍一停下人马嘶鸣,“许”字大纛在皑皑风雪里猎猎作响。
李胤分明不在军中,人早在半月前便到了易水,他的大纛竟还停在燕国边关。想来,若不是为了迷惑魏军,便是要迷惑远在蓟城的王叔了。
但休管是什么目的,都说明了李胤此人才是真正的狡谲诡诈。
再凝神细看去,大纛一旁还有数杆将旗,上书一个“孟”字。
可见对面燕军主将姓孟。
楚烟猛地勒马止步,想调转马头避开燕军继续西逃,然而双方距离颇近,对面燕军主将离她已不过百步。
走是走不得了。
“站住!”
那燕军主将此时大喝一声,进而张弓欲射。
楚烟的马在原地逡巡,踩得蹄下雪泥四溅。
她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暗暗忖着,既走不了,便冒死赌上一赌。
她一手拽住马缰,一手高高举起青龙剑,清清脆脆道,“我乃公子信使!”
公子李胤的青龙宝剑日日随身佩戴,燕军将士无人不识,一旁的副将见状忙道,“策行兄,的确是大公子的青龙剑!”
原来主将便叫孟策行,顺着风口,楚烟堪堪听了个分明。
姓孟的将军眯着眼睛问道,“要往何处送信?又给何人送信?”
楚烟并不认得旁人,怕信口胡诌个名字暴露了自己的底细,再招来不必要的杀身之祸。方才既听见这人名姓,便道,“要给孟策行将军送信!”
姓孟的将军一听,不敢有丝毫怠慢,赶紧驱马上前,客客气气道,“原来是公子信使,一路辛劳了!”
怕此人问些她不知道的话,楚烟便先发制人,问道,“敢问孟将军要往何处去?”
姓孟的将军拱手抱拳,“孟某奉命领军回蓟城去,不知公子有什么指示?”
果然是要撤往蓟城的部将。
倘若他们果真往蓟城去了,最迟后日便能见到追至边关的海捕文书,届时若这数万的人马一齐追来,只怕她要被铺天盖地的羽箭射成一只刺猬。
楚烟便诓他,“探马来报邺城有异动,公子八百里加急特命孟将军回防邺城。”
邺城便是年前魏国沦丧的国土。
姓孟的将军疑信参半,便想要个信物,追问道,“不知信在何处?”
楚烟眉梢带怒,有意抬高了几分声量,“此乃公子口信,见青龙剑便如见公子,孟将军应当知道!”
见姓孟的将军似仍存了几分疑虑,楚烟便喝道,“请将军即刻回防邺城,若是贻误军机,将军定吃罪不起!”
姓孟的将军果然被唬住了,急令大军掉转马头,数万部将连干粮都来不及吃一口,便星夜往邺城赶去。
楚烟右眼突突急跳。
虽哄走了燕军,但,是夜假传军令的事势必很快传至李胤耳中。
那人。
那人定要活捉了她。
而后,定然还要再食其肉,寝其皮,饮其血。

【内容与书籍无关,继续阅读请下拉底部观看】

小说《桃花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