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朝”的《假千金真贵女杀疯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道清派最年轻的玄学大师,一次作法被人暗算,穿越到了宁家养女的身上。...

点击阅读全文

假千金真贵女杀疯了

现代言情《假千金真贵女杀疯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宁棠安礼,作者“辽朝”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我没见过什么的狗男女佩”宁棠背起自己的小包袱往外走从前,就是在这个厅里,在各位族老的见证下,原主和沈公子定下婚约只因当时未婚夫婿要进京赶考,所以才推迟到如今半年前,原主的未婚夫金榜题名归来,原主本欣喜,却发现妹妹宁娇娇竟然和自己的未婚夫暗中私会如今这算什么?!让守身如玉等了他三年的原主成了笑柄!让全城人看她的笑话!受尽屈辱原主要家中秉公处理妹妹私会的事情,...

免费试读

淮绵绵看着眼前等了许久都不见自己的白幕清,此刻居然出现在宁棠的药庄上,恨意瞬间涌上心头。
她婀娜多姿地走向白幕清,见他的目光全在宁棠身上,便直接站在了他和宁棠之间。
“白公子,真是巧呀,我也来这药庄看看。”淮绵绵一脸媚态,脸上带笑地说着。
“嗯。”
白幕清的目光连动都没动一下,依旧全部落在查看清单的宁棠身上。
“白公子,您怎么认识她呀?”淮绵绵见白幕清不看自己,便不遮掩地用鄙夷的目光看宁棠。
“当然!我们棠掌柜可是相当厉害,许多贵人都相熟!”安礼没好气地接话,顺道给了淮绵绵一个白眼,“倒是你,你哪位啊?”
“你…!”淮绵绵硬生生把骂人的画咽回去,“白公子,您买这么多药材呀?是给爷爷治病吗?您真有孝心。”
说着,淮绵绵温柔地声音如同潺潺泉水,“爷爷一定会好起来的。”
“他爷已经好了。”安礼对这个突然杀出来、耽误事、还捏着嗓子说话的女人很是烦躁。
“我在和白公子说话!”淮绵绵忍不住。
“那你没看见白公子是来找我们掌柜的吗?”安礼说着上前,一把接过清单,顺道将淮绵绵挤出了半个身位,“这有正事呢,”
“我……我也有正事!”淮绵绵娇声,“我也要买药材,和白公子一样。”
说着,她上前两步靠近了白幕清,伸出保养得极好的白皙嫩手,很是勾人地在白幕清手臂上一点,“白公子,我们一起去里面等等吧,让这些下人把货都装好。”
白幕清身体后撤半步,和淮绵绵保持了适当距离后,开口淡淡道:
“我的货已经都备好,淮小姐请便。”
说完,他低头微微弯身,在宁棠身边低声说道:“跟我来。”
院子里的伙计们正忙碌着,将已经配好的药材送到白家的马车上,虽然是上百万的药材,但数量并不多,每一样拿出来都是价值极高。
白幕清单手在身前,穿过人来人往的院子,修长的双腿并没有迈大步,和宁棠一起,走到了白家的马车边。
“上次在府里,你为了救我爷爷,受累了,我听那个把脉的小郎中说,你身子已经伤及根本,便拿了这些来给你。”
马车的帘子被掀起,车里是成色极好的灵荣和泣血石,耳边是口吻轻松的白幕清,明晃晃的太阳照得宁棠有些睁不开眼。
这颗灵荣,甚至比上次明阳大师拿出来的彩头还要好上十倍,而且带着灵力,一定是从阴阳师手里得来的,不是市面上寻常的灵荣。
可他对于其中花费的心思和历程居然一句未提。
而那块泣血石,更是……
“多谢,只是这泣血石……”
宁棠轻轻点头,她清冷的面容上此刻被阳光洒满,满是柔和,白幕清静静看着她,也跟着抬眼微笑。
“我了个天爷啊,泣血石!这玩意世间还真有啊?!”
安礼一个蹦高就窜上了马车,和猴子一样灵敏,这才反应过来,回头看向宁棠,“棠掌柜,我能摸一下吗?就一下!”
“嗯。”宁棠点头,没有修道仙法的普通人,碰触泣血石是没有任何反应的,所以摸拿都可以。
“我的个天,这玩意我只在书里见过,今儿晚上回去我就给我爷烧纸去,告诉他我摸着泣血石了,哈哈哈……”
“你可别说了,怪吓人的!”旁边管事看热闹都跟着哆嗦。
“你那是不懂,这个泣血石相当厉害,它可以托魂、通灵、养性等等!极其难得,这块泣血石色泽如此通透,简直是上上等里的极品!”
安礼将泣血石放在指尖对着阳光看了看,这才恋恋不舍递给了宁棠。
泣血石碰触宁棠掌心的一瞬间,只见一道微光在它上面流光回转,仿佛那道光是旧相识,在她掌心随着手指而跃动。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我只怕你用不上。”白幕清微笑着将宁棠摊开掌心的手合上,拘礼道,“爷爷盼着康复后亲自来谢你,我这只是抛砖引玉。”
“可是……”
宁棠手里的泣血石忽然微微颤动,她下意识顺着方向回头,看了一眼药庄正门里的厅堂。
“那我便收下了。”宁棠垂手,朝着白幕清微笑客气地点了点头。
“他们!!!为什么认识!!!”大门阴影里的淮绵绵手指狠狠握进肉里,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小姐,这还用猜嘛,这个宁棠一定是有备而来。”身边的王嬷嬷道。
“她抢了我的身份!抢了我的父母!抢了我在淮家的立足之地!!!如今!!!她又抢我的未婚夫!!!”
“绵绵小姐,您一定要撑住啊!会有办法的!”
“嬷嬷,我想杀了她!我想把她千刀万剐!我要把她抢我东西的事情,全部告诉白公子,让他知道她是什么嘴脸!”
“哎哟绵绵小姐,您糊涂了,可千万不能说!!!”
王嬷嬷说着,将淮绵绵拉住,小声道:“宁棠是淮家女儿的事情,一直按着没有提起过,外面人是一点都不知,这还好办。
要是他们知道了,只怕更会委屈了您啊。”
淮绵绵眼中的泪啪嗒啪嗒就往外掉,“那怎么办?就由着她和我的白哥哥在一起?”
王嬷嬷又看了看宁棠和白幕清,“小姐,我看这两人客客气气的,也没有暗中秋波的样子,像是刚认识不久,他说她救了爷爷,她会个屁?
如果她都能救人了,小姐您天资聪颖,更能救人,不如……”
淮绵绵听完王嬷嬷的话,伸手抹去脸上的泪。
“嬷嬷,你说得极是,她个乡村野女,拿什么和我比?从前我只是没有出手,如今我动动小指头,必能让她惨败!”
“姑娘,您买什么药材?”管事忙活完回头问淮绵绵。
“管事,辛苦你了,你应该不知道我是谁吧?其实我是淮家的女儿。”淮绵绵微笑着说道。
“您就是淮家千金?!”
“嘘!”淮绵绵眉眼弯弯,“我是暗中过来巡查的,我来的事情,管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哦哦,您放心。”管事赶紧点点头。
“管事您是这里的老人了,您办事,我最放心。”柔婉地面容,她抬眼示意王嬷嬷。
一只沉甸甸的钱袋子便送到了管事的手里。 

小说《假千金真贵女杀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