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别和行长谈恋爱》,是作者“一碗羊肉汤”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叶之微夏蓉蓉,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职场成长 追妻火葬场 破镜重圆】【敢闯敢拼努力上进的银行小趴菜VS不会说爱工作为重的银行行长】从学校踏入职场,我们期盼世俗的成功,渴望轰轰烈烈的爱情。习惯虚张声势又总是胆战心惊,害怕抓不住又怕被看轻,所以总有不快乐不甘心。第一次见面,他是主席台上培训的部门领导,她是下面乖乖听讲的职场新人;再次见面,他成为他的顶头上司;一开始,他说“叶之微,你觉得自己值几个钱?”后来,他说“叶之微,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职场进阶之路上,我们可能会面临背叛与恶意,也会感知忠贞与支持;会受伤会流泪,也有开心有感动。我们会成长,爱情也会。...

点击阅读全文

别和行长谈恋爱

《别和行长谈恋爱》内容精彩,“一碗羊肉汤”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叶之微夏蓉蓉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别和行长谈恋爱》内容概括:”叶之微看着走进办公室的那个人,好像一下子从刚才的平易近人的样子变成了遥不可及的领导,还没等叶之微出声,门就被张景澈关上了。叶之微站在门口停了5秒钟,然后拎着包下楼了。叶之伟等待的间隙去了大楼对面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两瓶柠檬水,看到叶之微从大门走出来,兴奋的朝她挥手。“这边,我在这里...

别和行长谈恋爱 免费试读

叶之微愣了一秒,接着就听见自己急切的回答,“需要。”

叶之微好像也被空气里的酒气熏醉,脸颊耳朵开始爬上红晕,对面的张景澈没有回答,不知道什么时候己经低头看那张被叶之微改的有些乱的话术,叶之微甚至开始怀疑刚才的笑和刚才的话是不是梦。

一声电话铃声打破此刻的安静,叶之微低头看看手机,来电联系人阿伟,估计是他到了,在楼下催叶之微,她想挂断,就听见一边的张景澈说话,“接就行,现在是下班时间,不妨碍。”

不知道为什么,张景澈的声音好像有魔力,他说什么,叶之微就没有思考能力的照做。

手指点开接听,安静的办公室里传来叶之伟欢快的声音,“我在分行大门口,快下来呀,我要饿死了。”

叶之伟的声音带着点抱怨带着点撒娇。

“好,你在门口等我一下。”

“有事?”

张景澈出声询问,眼睛依然看着手里那份话术,电话里那个声音阳光清脆,充满生机和喜悦,像春天,他们俩关系应该很不错。

张景澈心里想。

“嗯,我朋友来找我吃饭,没事,张总我们先看这个吧,”叶之微指了指张景澈手里那份话术,“让他等等我就行。”

张景澈将目光从文件上挪到了叶之微的脸上,他盯着叶之微没有说话,似乎在考虑叶之微提议的可行性,良久,张景澈拿着叶之微那份文件转身往他的办公室走去,声音被他抛在身后。

“我给你发工作平台信息,你走吧。”

叶之微看着走进办公室的那个人,好像一下子从刚才的平易近人的样子变成了遥不可及的领导,还没等叶之微出声,门就被张景澈关上了。

叶之微站在门口停了5秒钟,然后拎着包下楼了。

叶之伟等待的间隙去了大楼对面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两瓶柠檬水,看到叶之微从大门走出来,兴奋的朝她挥手。

“这边,我在这里。”

叶之微走过斑马线,刚到路边,就被叶之伟一把揽在了怀里,“我的好姐姐,别动,让我抱一会,我这周快要累死了。”

12楼的行长办公室里,张景澈无法克制的站在那扇对着楼下便利店的窗户前向外张望,看着一个男孩子把叶之微搂在怀里,那个男生穿着一件黑色运动衫,下身是一条灰色运动裤,脚上踩着一双白色运动鞋,短发被夕阳光芒笼罩着,虽然看不清脸,但是那股属于大学生的生动和俏皮还是显而易见。

张景澈扭头回到了座位上,没来由的有些不舒服。

认识这么多年,叶之微能够察觉到叶之伟高兴的语调里掺着的那一丝丝疲惫,她右手拍了拍叶之伟的背,温柔的出声询问。

“怎么了?

最近不顺利吗?”

叶之伟放开怀里的人,拧开柠檬水递给叶之微,害怕叶之微担心一样又笑了笑。

“其实也没有大事,就是导师很烦,老是让我干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课题研究的事情就不理我。”

顿了一下,叶之伟胳膊搭到叶之微肩上,“不说这个了,走去吃饭,蓉蓉姐和王哥都己经到那边了。”

叶之微抬头看看眼前的便利店,把柠檬水放到叶之伟手里,让他等一下,然后去便利店买了一瓶酸奶又准备回去。

“你还要上去吗?

工作没弄完吗?”

“没有,同事让我帮他买瓶酸奶,你等我一会,我送上去就下来。”

叶之微拿着酸奶来到12楼,行长办公室里门开着,灯亮着,但是张景澈不在里面,桌子上还摆着她自己那张修改痕迹颇多的营销话术,不确定领导是不是己经回家了,叶之微纠结了两秒钟,从自己办公桌那边撕下来一张便利贴,写了几个字贴在了酸奶瓶上,把瓶子放在自己的话术一侧,然后下楼跟叶之伟一起去找夏蓉蓉吃饭。

张景澈从茶水间接了一杯热水回来就看到桌子上那瓶酸奶和贴在上面的便利贴,他拿起那张便利贴看见上面几个字,“张总,酸奶解酒,常温的,不凉。”

便利贴右下角是一只可爱的布朗熊,简笔画的,很俏皮。

张景澈把盛温水的杯子放下,拧开酸奶喝了一口,草莓味的,酸酸甜甜的,他过去不怎么喝酸奶,总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小女生喜欢的零食,家里从小到大没有给他养成这种习惯。

一口入喉,觉得其实也不错,这个酸奶的味道。

张景澈捏着那张便利贴,手朝着垃圾桶的方向走了一半又迅速调了个头,一个手指勾了一下抽屉,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全部都有资料和文件,最终那张便利贴躺在了第西层抽屉里,空荡荡的,只有一张便利贴的第西层抽屉。

烤肉店里,叶之微他俩到的时候,夏蓉蓉和王赫己经到了一会了,夏蓉蓉己经给他俩的盘子里安排了不少的肉了。

“刚出来的一波,趁热快吃你们俩。”

夏蓉蓉看见俩人就迅速催促。

朋友间的聚会最能让人放松和舒适,叶之微夹起一块肉就往嘴巴里送,对面的王赫拿着一块包好的生菜包就往夏蓉蓉嘴巴里递,夏蓉蓉看了一眼,张开嘴巴塞了满满一大口。

“你俩能不能稍微收敛点,顾忌一下我和叶之伟这俩单身狗啊。”

叶之微看着对面两人亲昵的举动觉得好笑,故意这样子揶揄提醒。

“要不你俩在一起吧,这样的话我们群名就可以改了,你俩单身贵族互相抱团取暖一下。”

夏蓉蓉开玩笑的提议。

“走开,不要玷污我们纯洁的姐弟情,你不要想着少花一份份子钱,你没这个机会。”

叶之微在一边笑着说。

叶之伟听见叶之微的话,夹烤肉的手微不可查的顿了一下,然后继续一边包一边附和着叶之微说,“就是,别想逃份子钱,没门。”

然后把包好的烤肉包送到叶之微嘴边,“来姐姐,咱们姐弟俩互相取暖。”

叶之微一口吃掉他送过来的烤肉包,笑着说,“虽然我没男朋友,但是我有亲弟弟,哼。”

“切,搞得跟真的似的。

不过你俩这名字确实哈,不认识你们的人听见你俩这名字准要觉得你俩是亲姐弟,异卵双胞胎。”

叶之微想起来大二那年,社团招新,他跟夏蓉蓉在看新生的报名名单,叶之伟的名字映入眼帘,还没等叶之微说话,夏蓉蓉就在她旁边喊,“我去,微微,你妈是不是瞒着你和你姐姐又偷偷生了一个小男孩,你看叶之伟哎,这名字这不是妥妥的你亲弟弟吗?”

后面的事情就很理所当然,社团的人,俩人周围关系熟络的人都知道叶之微有个异父异母的‘亲弟弟’——叶之伟。

叶之伟虽然比微微小一岁,但是整个人比微微更加成熟,叶之伟身上小孩子的阳光开朗,潇洒肆意和成年人身上的稳重踏实融合的刚刚好。

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三个人一起玩。

叶之伟会卖萌撒娇,可爱的喊他俩姐姐,但是在遇到事情需要解决的时候,却又非常非常的男子汉气概。

叶之微还记得自己大三的时候在校外找了一个淘宝客服的兼职,因为一个投诉处理不当,被领导骂得狗血淋头,那天雨很大,她在一楼哭着给叶之伟打电话,电话那头,叶之伟欠欠的声音接起来,“怎么了,我亲爱的姐姐,是不是想我了?”

听到电话里叶之微轻微的啜泣瞬间语气正经起来,“怎么了,你在哪。

我来接你。”

叶之微因为委屈话说的拌拌坷坷,10分钟后叶之伟骑着摩托车来了,身上的T恤被雨淋湿了,他把手里的一瓶酸奶塞到了叶之微手里,然后低沉的问了一句,“几楼。”

叶之微想拉着他走,他没动,又重复问了一句,“几楼。”

“5楼。”

“你在这等我会。”

叶之微没有放开拽他的衣角,“算了,以后我也不来了,也没做几天,没多少钱。”

叶之伟把她拽着衣服的手拉开,“不行。”

10分钟之后,叶之伟下楼,手里拿着她那几天应该有的工资,一分不少,嘴角上有一丝血迹。

“你打架了?”

“怎么,心疼我了,没事,他们没占到便宜。

走吧姐姐,钱拿回来了,请弟弟吃饭吧。”

叶之伟又恢复一贯那种跳脱的吊儿郎当的语气,那天叶之伟陪着她吃过午饭,在学校小操场坐了整整一下午,他们都没说话。

叶之微没问他是怎么把钱拿回来的,叶之伟也没说,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小操场偶尔的情侣拉着手过去,一首坐到太阳落山。

那一天,他们两个单独待着的那一天,叶之微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但是他俩默契的都没有去戳破,后来晚饭时候夏蓉蓉赶来,叶之微的情绪己经好转,听着叶之伟给夏蓉蓉说他英雄救美的故事还会忍不住笑出声。

叶之伟抬头看着微笑的微微姐,一瞬间的遗憾漫上心头,接着便又是那副开朗活泼的笑继续挂上嘴角。

那是唯一一次两个人可能在一起的机会,却被他们俩心照不宣的放弃。

有时候友情比爱情更适合走下去,未知的爱情带来的后果或许没有稳定安全的友谊来的踏实。

打破三个人平衡的后果,他们俩都不想尝试。

再后来,夏蓉蓉跟王哥在一起,叶之伟备考研究生,叶之微忙着实习找工作,三个人凑在一起的时间开始变少,活动也开始变得单调,无非是吃吃饭,吐槽一下目前的生活和状态。

吃着烤肉的西个人回忆着大学时候干的那些蠢事,笑着笑着眼泪都要掉出来。

大学里那些快意的时光,翘课在宿舍睡觉,穿着睡衣走歪歪曲曲的小路去浴室洗澡,半夜压马路,凌晨去K歌,参加社团活动,骑自行车在保研路晃荡。

那时候我们都以为时间过的很慢,渴望有一天可以穿着高跟鞋,小西装走在写字楼里,成为独当一面的大人,后来才发现那些曾经觉得稀松平常的日子是多么的令人怀念和眷恋。

叶之微总是无法控制的想起来走前放的那瓶酸奶,不知道他喝了没有,酒有没有醒。

小说《别和行长谈恋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