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重生之我成了全城首富》是作者“蜗牛与蔷薇”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周玉杨兵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周玉性格软弱,听天由命,活成了冤大头,重回到八十年代,周玉开启了开卦人生,无金手指,无空间。...

点击阅读全文

重生之我成了全城首富

现代言情《重生之我成了全城首富》是作者““蜗牛与蔷薇”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周玉杨兵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李婆婆嗡声嗡气道,“床头打架,床尾和。”大家都笑了起来。“对头,对头。”王婶劝说周玉,“小玉呀,屁大点事,听婶的话,算了算了,以后还要过日子呢...

精彩章节试读

魏医生让一个护士去了派出所。

“哟,原来是杨兵打的,多大点事呀,两口子打架再正常不过了,那里就轮到报案了。”

王婶嗓门又大又尖。

“我家儿子儿媳可不三天两头的打闹。”

李婆婆嗡声嗡气道,“床头打架,床尾和。”

大家都笑了起来。

“对头,对头。”

王婶劝说周玉,“小玉呀,屁大点事,听婶的话,算了算了,以后还要过日子呢。”

周玉瞟了一眼王婶,“王婶,若是你的女儿挨了打,你也算了?”

王婶一时哑然,翻了翻白眼说道,“那也是她活该,她肯定是做了让自家男人不高兴的事。”

周玉道,“王婶与李叔闹了矛盾,是不是也该被打?”

李叔是王婶的丈夫。

“他敢?”

周围有人笑出声。

王婶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挑眉道,“我们两口子好着呢。”

说完又把周玉瞪了一眼,暗忖,今天这小妮子怎么牙尖嘴硬的?

奇了怪了,莫是因为有解放军在,以为有人给她撑腰了?

小妮子哪里明白,得罪了杨家可没什么好果子吃,杨家可有亲戚在办事处当官呢。

魏医生己经给周玉上好了药水。

“嫂子......我不是你嫂子。”

周玉冷言道,“我与你二哥还没有结婚。”

杨辉尴尬,小心翼翼的看了宋班长一眼,宋班长本来是到家里家访的,这下子完了,他入伍的事怕是不成了,此刻他对兄长与周玉十分抱怨,早不打晚不打,偏偏选择在今日。

“宋班长,我家里的事......真不好意思......”正在这时,两个公安来了,年长的叫赵红军,年轻叫冯征,见卫生所围了一大堆人,赵公安问道,“这是干什么?

开大会?

散了散了。”

又问,“谁报的案?”

大家不敢再议论,公安自带气场。

周玉站起身来,“公安同志,是我报的案,我是青屏委居会的居民,我叫周玉。”

赵公安见周玉满脸的伤,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你坐下说。”

冯公安拿出笔记本记录。

周玉深吸一口气,将事情始未详细的说了,周围的人鸦雀无声。

“......我与杨兵不过是意见不合争吵了几句,他便动手打人,是他先动的手,若不是解放军同志赶来,我怕是性命难保,解放军同志可以做证。”

赵公安看向宋班长,见其气质非凡,客气道,“这位解放军同志是......我叫宋立,是征兵处干事,与杨辉同志一道,前往他家做家访,在路上看见这位女同志被一男同志殴打,但他们谁先动手,我不知情。”

宋班长实话实说。

杨辉忙不迭迭的点点头,“我也没看见是不是我二哥先动的手。”

赵公安问周玉,“你可有动手?”

周玉明白公安的意思,互殴与被打是两个概念。

“我是正当防卫。”

冯公安做笔记的手一顿,不免好奇的看了周玉一眼,赵公安也暗暗惊讶,未想到一个小姑娘也知道正当防卫这个词,看样子,法律宣传工作还是做到位的。

“现在我的头还疼得厉害,魏医生说需要到大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周玉揉了揉额头。

魏医生道,“外伤没什么大碍,就怕颅内有伤。”

赵公安让周玉赶紧去医院,“你的家人呢?

你一个人能行吗?”

“行。”

“那好,你先去医院做检查,杨辉同志就领我们去找杨兵,我们也不能只听你一人之言。”

赵公安道。

周玉道,“会将杨兵关押吗?

他己经构成了故意伤害罪。”

赵公安暗忖她懂的还不少。

“是否故意伤害,要根据证据来判断。”

“需要我出具伤情报告吗?”

赵公安顿了片刻,“伤情报告是证据之一。”

后又补充一句,“还是让冯公安和你一起去医院吧。”

冯公安只有十九岁,是一个实习生。

“麻烦了。”

周玉对冯公安道。

最后,赵公安让几人在记录本上签了字。

周围人听二人说话,云里雾里的,隐约觉得杨兵像是摊上了大事,但他们不明白,两口子打架就是犯罪?

还要被关押?

宋立看了周玉一眼,向公安告辞走出卫生所,杨辉追了出去,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宋立拍拍他的肩,“你先处理好家事,我明日再去你家家访。”

“那我哥的事,会不会......”杨辉想问会不会影响他入伍。

“你哥是你哥,你是你。”

杨辉松了口气。

接着赵公安与杨辉先离开。

冯公安留下等着周玉交医药费。

冯公安似乎对周玉很好奇,“周同志读过书?

说话挺有学问。”

王婶插嘴道,“她家以前是地主,怎么可能读书?”

冯公安听了这话有些不高兴,“新中国人人都有书读。”

王婶不敢与公安争论,却也没怎么把年轻的实习生放在眼里,她翻了翻白眼,又开始找周玉的茬。

“小玉,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怎么让公安抓杨兵呢?

就算不是两口子,好歹处对像也有这么长时间了,做人可不能这么狠。”

王婶一开口,众人又叽叽喳喳。

“可不是嘛,杨兵是我看着长大的,小伙子老实,本份。”

“若不是你把他惹急了,他能动手?”

“家丑不外扬,本来就是一件小事,搞得像天大的事一样,真能折腾。”

几乎所有人都在指责周玉,周玉心里明白,她们周家在十里八乡是被瞧不起的,处处受到排挤,因为曾经的地主身份,她也懒得理会这些婆媳,知道与她们争论毫无意义,倒是冯公安听了这些话非常气愤。

“周玉同志做得对,她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就该报案,这是她的权益。”

有人笑道,“自家男人也不能打自家女人?

自家婆婆也不能打自家媳妇了?”

“对。”

“要都像这样,你们派出所抓人抓得完吗?”

众人一起哄笑。

冯公安顿时脸色通红,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尴尬。

“冯公安,我们走吧,你与她们说不通的。”

周玉心疼这位年轻的公安。

二人出了卫生所,冯公安义愤填膺道,“周同志放心,人民政府会保护每个公民的权益不受侵害。”

周玉点点头。

“小玉。”

这时周玉兄嫂赶来了。

若说上辈子周玉命苦,她的兄嫂何尝不是,他们比周玉更早离世,虽然,周玉并不喜欢嫂子张世容,她是一个比较自私的人,周玉的婚姻多少与她有关。

农转非后,周家所在的蔬菜大队取消,归于办事处管理,杨兵姑姑正是办事处的主任,张世容便是看中了这一点,认为凭着这层关系,政府安排工作时,她会得到一个好的岗位,所以张世容极力说服周母答应了这门婚事。

但后来张世容也很悲惨,张世容生了两个儿子,长子周平,次子周安,在周安五岁时,被人贩子带走,张世容受了刺激,精神出现问题,兄长周隆西处筹钱给她治病,张世容的病反反复复,周隆只能将她关在家里,以防她乱跑闯祸,十年后江州警察破获子一桩妇女儿童拐卖案,有一人贩子交待,十年前曾拐过一个渝县的孩子,经查正是安安,当年安安被拐到文山就生病了,没活过来,张世容得知真相后跳河自杀了,没过几年,周隆也病逝。

如今二人活生生的站在周玉面前,周玉一时心中酸楚。

“安安呢?”

周玉迎面便问。

兄嫂二人有些懵。

“安安?

妈在家看着呢。”

张世容道。

“王婶的孙子回来报信说你被人打了?”

周隆看着妹妹脸上的伤,又见有公安在一旁,急问道,“怎么回事?”

周安没事,周玉松了口气,对了,周安该是年底被拐走的,幸好,一切来得及。

“哥,我先去趟人民医院,等我回来再说。”

小说《重生之我成了全城首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