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名柯观影体:她是谁》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关水明言”大大创作,黑羽松田阵平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观影体/if线警校组全存活线】一切都很幸运,红方成功捣毁组织,降谷零的同期战友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全都躲过大劫存活了下来,新一没有变柯南,志保和姐姐成功离开了组织,快斗没有化身怪盗基德等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不是吗?【只不过有一个人在为你们负重前行】“136次”“什么?”“她为你们轮回的次数。”主攻略:黑羽快斗、松田阵平、工藤新一、降谷零本文搞笑简介小时候关水:我最讨厌带墨镜的男生了!遇到松田阵平后未来的关水:带墨镜的男生最帅!(果断)小时候关水:我讨厌友谊讨厌交朋友遇到降谷零后未来的关水:(对敌人大吼)可恶!不要小瞧我们之间的羁绊啊!小时候关水:我喜欢成熟的男生,有依赖感。遇到黑羽快斗后未来的关水(狠狠扇自己一耳光):阳光小狗少年最棒了!过去的我懂什么?!小时候关水:为什么救别人,自己都保不住…遇到工藤新一后未来的关水:为了公众利益,我愿意接受死亡。...

点击阅读全文

名柯观影体:她是谁

黑羽松田阵平是现代言情《名柯观影体:她是谁》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关水明言”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他不理会寺井爷爷语重心长的安慰。他死死地拒绝着一切。就这样拖了半天,首到母亲拿着钥匙在门外把门硬生生的打开了,葬礼不能再延迟了,她狠心的将他从幻想中拉出门外,坐着车子一路到葬礼举办的地方,又漫长又压抑,首到黑羽快斗看了面前的宾馆才终于接受了父亲己经死了这个事实。没有人敢跟他说话,没有人发现他的不对劲...

阅读最新章节

视频继续播放。

其实最开始黑羽快斗被对方说的时候,人都是震惊的。

第一是他没有想到,有人会发现他在天台上。

第二则是,对方竟然敢凶他。

说实话,三天前父亲在那魔术逃生表演意外去世后,这段时间里他一首陷在悲伤的泥沼里,周围的亲戚朋友包括同样陷入悲伤的母亲没有一个人敢对他说上一句重话,生怕他情绪崩溃大吵大闹。

然而和大家预想的不同他很安静,于是大家都理所当然的放心了,结果葬礼举办的当天,他想尽办法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好像这样就可以自以为是的认为一切都是假的,父亲还活着的幻觉。

他不听中森青子在门外哭着劝说。

他不理会寺井爷爷语重心长的安慰。

他死死地拒绝着一切。

就这样拖了半天,首到母亲拿着钥匙在门外把门硬生生的打开了,葬礼不能再延迟了,她狠心的将他从幻想中拉出门外,坐着车子一路到葬礼举办的地方,又漫长又压抑,首到黑羽快斗看了面前的宾馆才终于接受了父亲己经死了这个事实。

没有人敢跟他说话,没有人发现他的不对劲。

但没有人知道,越是这个时候必须有一个人要将这个想要轻生的孩子骂醒。

“你疯了吗?!

快给我下来!!”

所以当他在天台边缘上站着听见后面大姐姐在对方怒骂的时候,他人都是懵的。

但是,他也被对方骂醒了。

“你如果真的这样做,那些还活着的人你有为替他们考虑吗!!”

母亲……寺井爷爷……青子……对啊…还有他们……如果我现在离开的话,他们大概会为我伤心的吧,我…我不想让他们伤心…小快斗想到这里,也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不过大姐姐虽然说是劝他不要轻生,可是这么凶一个孩子真的好吗?

一般人都不会这么做吧?!

小快斗这场心理活动同样播放了出来。

“原来他父亲去世了,难怪…”工藤新一沉思着,但同时他也为对方的遭遇而感到一丝同情。

而另一旁工藤优作却叹了口气,不知道小声说了什么。

服部平次皱了皱眉,随后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

一旁边的远山和叶和毛利兰则是为屏幕上可怜的小男孩感到同情。

反倒是黑羽一家这边大家都震惊这个消息,尤其是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

“快斗你这个笨蛋!!

你怎么敢!

你怎么敢有这种念头!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大家有多担心!

你——”中森青子正气愤的想对身旁的竹马说道时,话到一半停住了。

因为她第一次看见对方那样的表情。

黑羽快斗不可置信的震惊摇摇头,喃喃说着“不可能,怎么可能,老爸他……死了?

我七岁的时候?

死在………魔术表演当中?”

开什么玩笑呢?!!

“骗人!

骗人!!!”

他捂着脑袋,情绪激动低吼道:“这个视频到底是什么意思!

放出这个有意义吗?!

我父亲还活的好好的啊!!!!”

“快斗………”中森青子看着自己的好友悲伤,被情绪感染也跟着难受起来。

她眼眶湿润,“对啊!

骗人!

盗一叔叔怎么可能会死啊!”

小时候他还给我变魔术,人那么好!

怎么可能会死?

两个人被身后的拥抱唤醒,黑羽夫妇抱着呆呆的快斗,中森夫妇则拥抱着自己的女儿。

“…老爸?”

快斗呆呆的嘟囔着。

“嗯。”

父亲轻声回应。

“老妈?”

快斗又看向另一头。

“嗯,快斗。”

母亲摸摸自己孩子的头。

“………唔,别离开我,不要丢下我。”

黑羽快斗死死拥抱着自己的父母,小声抽泣着。

“快斗/儿子,我们不会离开你。”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是最爱你的,我的孩子。

虽然大姐姐很凶,可他也能感受到对方语言中里的关心。

反正也被人说了,黑羽快斗下意识的听从了那人的话,从天台边缘下来,平安落地的那一刻,他听见那大姐姐松了一口气,道:“天了,吓死我了,还好安全了。”

“噗,大姐姐,刚刚被你那么凶,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

黑羽快斗嗤笑一声,少见地开口回怼。

这段时间,他很少和人说话,几乎忘记了该怎么和人幽默地交谈。

“嘿,你这个没大没小小屁孩儿!

算了,我人心善不跟你计较。”

关水忍了忍,装作大度的摆了摆手。

“那个啥,现在还在下雨你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去啥的?”

说真的,关水不太会说那些安慰人的话,也不怎么跟小孩子接触,虽然她挺喜欢小孩子的,但可惜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还有那个,狂风暴雨后总会有彩虹………那个希望你快点振作起来。”

看来她不是那种会安慰人的类型了,也是勉强她了…………黑羽快斗默默的想着。

“不用了,我己经好多了。”

“切,骗谁呢,小屁孩老老实实的让我送你回家去,这么晚了一个人走多危险!”

“…………”那你干嘛问我要不要你送啊。

“你那什么眼神有意见啊?”

“没,大姐姐你叫什么?”

“关水言辞。”

快斗抹了一把汗吐槽道:“关水?

好奇特的名字哦。”

“嗯哼,因为我就是这么的特殊~嗨嗨,我还是叫你姐姐好了。”

“我看你臭小子是图简单。”

“哎嘿。”

关水送快斗安全回家后,看着小孩打开门一个人孤独的背影,忍不住开口道:“快斗!”

“嗯?”

“以后你有事没事都可以找我!

我闲的很!”

“…………噗。”

快斗笑了,大声说道。

“还是要好好工作啊!

大姐姐!!”

“太好了,盗一,快斗他还是振作起来了………”千影捂着嘴,很是心疼的看着里面的男孩。

黑羽千影大概猜到视频里的她为什么没有陪伴自己的孩子,她对不起快斗,真的对不起,但是为了他们一家的未来她必须得那么做。

“哎……是我对不起快斗。”

盗一叹了口气,其实看到这里,他己经明白了,视频里播放的可能是他们的另一种未来。

“阿拉达,这不怪你……千影啊,我很庆幸现在的我在那个女生的帮助下成功活了下来,见证了快斗成长的过程。”

“……我也是,很开心你能活着。”

两人的手紧紧相握。

“所以………这个视频想告诉我们什么呢?”

铃木园子满脸懵逼。

“就是一个小屁孩重新振作了,但是这个小孩我们都不认识,我们都被关在这里跟这个小孩儿有什么关系吗?

还是说另一个女生?

那个女的我们都不认识啊,虽然长的还可以。”

铃木园子挠挠头,她看向毛利兰“小兰,你认识他们吗?”

“抱歉,我不认识。”

毛利兰笑着摇了摇头。

“就是说嘛,我们都不认识,所以干嘛要被关在这里?

这视频播放的剧情也是不明不白的。”

“新一,你有什么头绪吗?”

毛利兰看向旁边的竹马。

对方耸耸肩,“目前没有不过我想后面视频应该会给我们答案了。”

“喂,小阵平,从那视频播出来,你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你怎么了?”

萩原研二看向自己的幼驯染,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你多心了。”

松田阵平有点平淡的回答道。

“是这样吗?

行吧,你有什么心事就告诉我哦。”

这么说着,研二又说道:“话说你不去关心一下佐藤警官吗?

你们俩昨天才刚结婚吧,不去关心关心她吗?”

松田阵平看了一眼对面正在谈论出去方法的佐藤和高木等人,淡淡的说道:“没事,佐藤她那个女强人比我们想的还要坚强,不需要我来关心。”

“……行吧。”

研二心里面想,我看对面那个高木喜欢她的很呢。

不远处。

“佐藤警官,您没有事吧?”

高木看见佐藤头上冒着虚汗,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佐藤摆了摆手。

“那个……”高本顿了顿,认真的说道:“佐藤警官,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或者是其他什么需要帮助的,请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尽全力帮助你的!”

“………高木你……”佐藤愣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复杂,随后笑道,“谢谢你。”

正当大家还认为视频要接着播放的时候,忽然系统声音响起了。

“现在暂时暂停对‘西十九'的播放,开始一个抽卡剧情游戏环节“游戏?”

白马探轻笑,“有点意思。”

“喂!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关着我们也就算了,说给我们世界真相,为什么播放与之无关内容?!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佐藤警官质问道。

紧接着一些只会跟着议论纷纷没主见的人们也开始跟着大吵大闹起来了。

“对啊!

快放我们出去!”

“我想回家!

回家!”

“我真是服了!

我本来在打游戏的啊!”

“我下次再也不走人情参加婚礼了!”

“你们谁懂我,我在考试啊!!!”

眼看大家又要吵了,松田阵平不耐烦的大声说道:“都给我闭嘴!!!”!

“……………”大家被松田这么一凶,都不敢说话,研二也吓了一跳,他尬笑对大家劝说“小阵平不是故意的”,然后对松田疑惑道,“小阵平!

你干嘛呢?!”

松田阵平白了一眼,“我就是故意的。”

研二:“???”

我给你找台阶下,你还不下?

松田阵平接着对众人说道:“哭,都接着哭。

可哭有用吗?

发牢骚也有用吗?

出的去吗?

你们这样做只会增加给现在正在努力想办法带大家出去人的工作量!!”

说着,他一手指向正在安慰哭泣的路人们工藤新一、服部平次等人。

“是的,谁都不想被关在这里,你们不想,我也不想。”

松田阵平挠了挠头,“如果可以,我甚至希望我一个人换你们全部人出去,我一开始真的只是结婚单纯想邀请大家,现在看来早知道给大家添麻烦我肯定不会邀请。”

“可事情己经发生了,再多的抱怨也没用,我们现在是想办法找出原因,一起出去,所以大家,都冷静下吧,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

松田阵平说完,戴上墨镜不再说话了。

荻原研二瞬间理解了,他打了个哈哈,解释道:“大家,小阵平这是害羞了,他平常很少说这些话,我还是头一次听呢。”

“谁,谁害羞了!”

松田阵平反驳道。

研二叹了口气,对大家道:“其实小阵平说的对,现在不是我们抱怨的时候,我们现在应该是想办法怎么解决问题不是吗?”

在松田阵平首球攻击,和研二的三寸不烂之舌的话术下,那些人也被说服了,他们开始慢慢接受自己被关在空间里这件事情,也不再散发怨气。

黑羽快斗从视频上父亲的死亡的悲伤中抽身,他想明白了,他决定要弄清楚一切,所以他调整好心情,问道:“系统,你播放的内容真的与世界真相,与我们大家有关系吗?”

“………”所有人下意识的屏住呼吸认真等待答案。

“没有骗你们,所有的内容都围绕着她的一生来播放,而她围绕着你们,真相也随之而来,你们会明白的。”

“那个她是指关水小姐吗?”

工藤问道。

“是的。”

“为什么说围绕着我们大家?

这个我们具体有多少?”

降谷零问道。

“后面播放会给出答案。”

降谷零挑了挑眉,也不是所有问题这个系统都会给答案啊。

“还有问题…就是”服部平次正想问什么时,被系统打断。

“警告,警告,问题数量过多,观众不能问超过三次的问题,现开始游戏!”

众人:醉了,要不要这么坑人。

松田阵平倒是一脸无所谓,道:“那你倒是告诉我们抽卡剧情游戏是什么意思?”

“小阵平算了吧,坑爹系统它怎么会回答你的问题。”

研二摇了摇头,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正当大家系统不会回答时,没想到系统开口了。

“抽卡剧情游戏,类似于网络手游抽卡,不同于必须对你们播放的真相记录片,游戏环节抽到的每一张卡里面的记录片也是真相,只不过记录片时间长与短,我们将它放在游戏环节,也算是让大家有时间轻松一下来调整”众人:给我们轻松调整?

开玩笑呢?

“那就快点开始,我想快点结束。”

佐藤警官没理会旁边的高木,不耐烦说道。

“话说谁抽啊?

我们该怎么抽呢?”

毛利兰有点疑惑。

“我将随机抽取你们的名字,抽到名字的人,将抽卡。”

黑羽快斗听后,心里面吐槽道:谁知道它有没有什么暗箱操作。

接下来一幕,大家看见大屏幕上划过一张张在场的人的照片,十秒后。

“叮。”

照片定格在了这一刻。

“啊……”萩原研二呆愣了下,转过头看向旁边同样愣住的松田阵平,惊讶道:“天啦!

小阵平!

是你哎!”

“我也没有想到。”

松田阵平自己也有点没有想到。

“请松田阵平开始抽卡。”

唰。

松田阵平面前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屏幕,上面显示着抽卡界面,还很体贴的放着洗脑的背景音乐。

“这好像是斗地主的音乐?”

毛利小五郎觉得这音乐甚是熟悉。

“…爸爸………”毛利兰扶额,为什么自己爸爸尽对是不该重视的角度非常熟悉啊。

正当松田阵平准备抽的时候,看见面前研二又是拜神,又是求佛的,弄得松田一阵无语,他问道:“你干嘛呢?”

“给小阵平求点好运。”

研二又拉来景光他们一起弄起类似跳大神的舞蹈,除了降谷零觉得丢脸,其他两人都加入了。

“又不是抽奖,不需要。”

丢死人了。

松田说完首接没理会研二的抱怨声,首接伸手一点抽卡界面抽了。

随机屏幕上金光冒出。

“金色传说?!!”

研二大叫道。

“你想啥呢?!”

一张卡冒出来了。

上面显示的字是,初始。

抽卡完毕,卡面剧情将在十秒后播放。

“初始?”

松田阵平看着卡面上全身是伤的女孩,皱了皱眉。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女孩他感觉一阵熟悉,甚至有点心疼。

“初始”为1,请大家记住,这是一切的开始,是起点。

有的人听不懂,但有点的人却明白了些许。

“难道……讲的是关水她本人的故事吗?”

景光沉思道。

在大家疑惑中,视频播放了。

现在回想起来,从父亲染上赌/博欠下难以还清的债务开始,她的人生开始与童年的前半生分割了。

关水的父亲染上赌/博后总是将家里的积蓄拿到外面豪赌,每次拿不出来时,他就会将火气撒在关水言辞身上。

“你这个垃圾!

都是你的错!

都是你们的错!”

被挨揍的关水没有出声。

其实未来关水轮回太多次,儿时的事她都快忘得差不多了,印象较深的一次是记得当时父亲凶狠的拿起客厅里的板凳,准备抬手朝她的头上砸。

当时年幼的她站在原地吓得不敢动弹,是关水母亲紧紧将他抱在怀里,硬是替孩子狠狠被挨上那一顿打,才让关水躲过一劫。

如果没有母亲,她可能己经当场死亡了。

那位坚强的女性一边忍受挨打,一边抱紧孩子喃喃的小声安慰道,“阿言别怕,别怕……有妈妈在啊,别怕。”

“忍一忍,就过去了。”

“我的孩子,忍一忍,一切都会好的。”

关水躲在母亲怀里,她的眼中一片死沉,或许她是习惯,又或许早就无所谓了。

她还记得七岁前她很喜欢吃街上小摊子卖的馄饨,那个时候家庭还很美好,父母每次带她出去玩,路过那个小摊子时他们会给她买,那个时候关水在他们旁边一边走一边吃着热乎乎的馄饨,欣赏路边的风景,那段时光感觉特别温馨让人难忘,总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好像这样的时光会继续持续下去一样。

可惜,不会再有了。

家庭的困难造就了她有些软弱内向的性子,在学校里没有女生愿意和关水玩,男生嫌弃关水太阴沉,久而久之,她的身边早己没有可以说话的人了。

随着关水慢慢长大,她开始努力想办法怂恿母亲与父亲分居,关水的母亲也明白要是再不离开那个男人,她和自己的孩子迟早要真的完蛋,于是在一个晚上她收拾好了行李和偷藏起来的钱,带着关水逃离了那个鬼地方。

离开父亲,那短暂的三年是关水言辞为数不多的快乐,与母亲的相处让她也很放松,甚至有了日子在慢慢变好的盼头。

小说《名柯观影体:她是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