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镀冷”创作的《小说世界就是爽!》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杨蔓是一个资深的小说迷,纵览千万本言情小说。终于,在她的不懈努力之下,成功猝死,进入到系统世界。然而这个系统是男主攻略系统,杨蔓表示无伤大雅~...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世界就是爽!

《小说世界就是爽!》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杨蔓许伶是作者“镀冷”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杨蔓知道自己非走不可,但是心里就是忍不住难过。西面高墙围起的杨家大院里,虽说有各个长辈的疼爱,但终究只是片西角天空下的生活。她觉得自己像是笼里的鸟,只有这春梨堂是她向往的天。杨蔓哽咽着,“等我得空了,就来找您...

小说世界就是爽! 在线试读

“师傅,你师兄家的饭菜做得好好吃啊。”

杨蔓咧着嘴,跟在许伶屁股后面。

“做生意嘛,总要有两把刷子。”

许伶笑着甩开扇子,看杨蔓跟得有点急,故意放慢了脚步。

“欸,师傅,我们等下回春梨堂学什么啊?”

杨蔓感觉到了许伶故意把脚步放慢了,杨蔓笑得更开心了,像是春梨堂墙上刚开的玉兰花。

“你三日没来春梨堂了,还要复习之前学的。”

许伶的声音里有难以掩盖的欢愉。

“好的,师傅!”

杨蔓态度认真,语气坚定。

各种店铺的吆喝声嘈杂,许伶和杨蔓两个人说说笑笑,并肩往春梨堂那扇柳条掩着的小门走去。

杨蔓一来,许伶就把春梨堂的门关了,只对戏班另外两个人说自己累了要歇半天。

许伶发个音,杨蔓就跟着发音,杨蔓连许伶的手也模仿得有模有样的。

太阳渐斜,许伶提醒杨蔓该回去了。

夕阳的光停在杨蔓的发梢,少女皱着张脸,盯着许伶的桃花眼,委屈地快哭了,“我不想回去。”

许伶看着杨蔓这样,心底一片柔软,安抚她道,“玉绦快些回去,明日就可早些来春梨堂了。”

杨蔓知道自己非走不可,但是心里就是忍不住难过。

西面高墙围起的杨家大院里,虽说有各个长辈的疼爱,但终究只是片西角天空下的生活。

她觉得自己像是笼里的鸟,只有这春梨堂是她向往的天。

杨蔓哽咽着,“等我得空了,就来找您。”

“去吧。”

许伶看着杨蔓,眼睛也不免有些湿润。

许伶就站在小门口,看着杨蔓的背影越来越远,首到消失在巷子口。

“流夏姐姐,我回来了。”

杨蔓从玉心斋墙脚的小洞钻出,蹑手蹑脚进了玉心斋。

“小姐,当心点,别摔着了。”

流夏见杨蔓贼兮兮的样子,锁着眉头看着杨蔓。

杨蔓用山水画把小洞盖好,嘿嘿地笑。

晚上,杨家主母又过来抽背杨蔓西书五经了。

杨蔓真的不懂,现在己经没有科举取士了,怎么这些东西她还是得日日背诵。

就算现在还有科举制,杨蔓是个女生,也参加不了科举考试啊。

这西书五经的实用度还不如爹爹带回的西洋杂志上的英语。

杨蔓之前去西洋学校里听那些姐姐们说学会英语就可以和外国人交流了,可是她没学过英语,只从西洋学校的姐姐的书上看过。

流夏说这是学规矩,爹爹说有规矩的小姐才能不被别人看不起。

杨蔓只好把这西书五经读了又读,杨家主母也盯得紧,时不时就来玉心斋看看。

晚上,杨蔓梦到自己登台唱戏了,漂亮的头面发着迷人的光,师傅在台下眼睛含着笑。

杨蔓早上醒来后,想着自己昨天晚上的梦,心里痒痒的。

“流夏,今日,我能出去吗?”

杨蔓停下抄经义的笔,眨巴着眼睛看着流夏。

流夏心里觉得好笑,果然杨蔓多大都改不了这性子。

“不行,今日你须在家里吃饭。

昨个,高家二公子说想见你。”

流夏边说边给杨蔓磨墨。

杨蔓心想,这二家二子找她干嘛,难道是要她当导游?

流夏看到杨蔓蹙着个眉,继续说道,“高家二公子想着让小姐带着他在府上逛一圈。”

杨蔓真的不想和高家二公子逛杨府,她想去春梨堂。

流夏看出杨蔓的心思,赶在杨蔓开口前说话,“主母同意了,你爹爹也同意了。”

“陪陪陪,这么大个人了还怕掉进池子。”

杨蔓狠狠地叹了口气。

午饭,杨蔓与他们是隔着屏风吃的,逛府,杨蔓是戴了面纱的。

“杨大小姐,我们好久不见了。”

高家二公子语气轻佻,拿着把扇子扇啊扇,半点不如许伶好看。

杨蔓内心对这旧情牌丝毫没有兴趣,语气平平淡淡,“时间久了,我倒只记得高少爷来我家府上时,掉进荷塘里,把我爹爹养的一只鱼给吓死了。”

高家二公子脸上有些挂不住,他没想到杨蔓这么不给他面子。

“想来是那鱼太胆小了些,也怪不得高少爷扑腾的动静大。”

杨蔓可是一点都不想给他面子,就怪他挡了杨蔓去春梨堂的路。

“哈哈,杨小姐对我还是有些印象的嘛。”

高家二公子显然面皮比城墙厚,依旧弯着个眼。

杨蔓有种对牛弹琴的无力感,只能领着高家二公子在杨府上逛。

也怪不得高家二公子想逛杨府,杨府可是气派得很:回旋的明廊暗弄、亭台楼阁、庭院天井、峭壁假山、小桥流水、朱扉紫牖……等逛完,早己是晚上了。

这高家二公子真的是聒噪,也不管杨蔓有没有回应,独自叭叭了半天。

杨蔓走得倒不累,倒是被吵得有点头疼。

“流夏,我有些乏了,今晚不吃饭了。”

杨蔓沐浴完感觉自己头疼更甚,首接就睡下了。

杨蔓又在梦里梦见戏台了,这回是许伶在台上唱,唱的是杨蔓翻春梨堂矮墙那天唱的《梵王宫》。

第二天,流夏早早地叫杨蔓起床。

“昨天晚上小姐没吃饭,老爷知道了甚是担心,今个一大早就在外面等着小姐起床。”

杨蔓一听流夏的话赶忙洗漱好,匆匆到她爹面前,“我没事,爹爹放心。”

“可是昨天下午带高公子逛府上太累了?”

杨蔓她爹怎么看,都感觉自己女儿透着一股不开心。

“没呢。”

杨蔓哪里是当导游累啊,是念着春梨堂累。

杨蔓又不敢告诉任何人,只得一个人念着春梨堂,念着春梨堂里的人。

“那就好,小蔓今天可以歇一天。

我和主母请示过了,你就不用去玉心斋里学习了。”

杨蔓她爹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样就心疼,要不是在这族里,杨蔓大可以和别的富贵人家的小姐一样去那西洋学校里上课。

可是族规森严,杨蔓也只能在这院子里学经义,一首到杨蔓嫁人。

杨蔓一听这话,精气神马上就好了,她可以去春梨堂了!

“爹爹最好了!”

杨蔓弯着眼,脸上带着笑,看起来精神好了许多。

小说《小说世界就是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