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做《我那总想自杀的妻子》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六白鸭”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沈云祁淮安,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女频\/双洁\/先婚后爱\/男主救赎女主表面明媚实则患抑郁症的大小姐vs表面傲娇三观超正小狼狗当牵牛花初开的日子,葬礼的号角便已吹响沈云本以为,自己可以生于热烈,死于静美在她的眼里,死亡是一场提裙奔赴的盛宴是她渴求的起点,是她日日夜夜的煎熬的解药——但当爱情叩开了她的心门,沈云才发现,世间尚有无限春光,温暖如斯,温暖如你...

点击阅读全文

《我那总想自杀的妻子》,是作者大大“六白鸭”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沈云祁淮安。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一定要高高兴兴看完这封信。首先要说的是,爸爸妈妈很爱你,你是最棒的。我们从来不是望女成凤的父母,因为当凤凰太累,我们宁愿你开开心,快快乐乐,长命百岁地过这一辈子,没有遗憾,没有悲伤,当然你想当凤凰我们也绝对不会阻拦你。但我们在不在你身侧,你都绝对要照顾好自己...

我那总想自杀的妻子

我那总想自杀的妻子 阅读最新章节

“可是你真的觉得他们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死了吗?你明明有强烈的不甘心,甚至于愿自己替他们而死,但你敢回头看吗?敢首面他们的死亡吗!”

“你不敢!

你只觉得,死就可以解决一切了,对吗?”

沈云躲过祁谁安锐利的眼光,淡淡地回应道:“这又与你有什么相关呢?

我是你父亲的故人之子,但你我之间没有任何交集,我活着或者死掉,或许不是你能左右的吧?

所以没什么事就可以告辞了,慢走不送。”

祁谁安望着沈云苍白瘦削的脸,他本就是将水中孤萍,无根漂浮,又怎么知道如何拉人上岸,救将溺死之人呢?而他那番话咄咄逼人,刻意指责,无中生有,确实使人便会生气,思及此,祁淮安深吸气,微微叹息了一声,“不好意思,沈小姐,刚刚说的话确实很过分,我向你道歉。”

“但是你是他们留在世间唯一联系了,你活着不再是孤自一人,,是带着对他们的思念,与他们一道活着。

虽然死可能于你而言是遇见,是归宿,但是对他们而言照是场戛然而止的告别,他们也或许很遗憾,因为他们尚有无限可能,所以为什么不去看遍万无可能,为了他们和自己活着呢?”

他顿了一下,一字一句地接着说道,“毕竟,你死了,他们便也彻彻底底地了被世间忘却,不再被人牵,被人记起。”

沈云伸手拿起了桌上的盆栽,“你怎么知道,死不是一个起点,一个开始呢?

“就像这盆栽的叶子,谢了变成泥土,以另一种方式相伴。

但是活着,煎熬地等待,阴阳两隔,叶子受着泥土的供养或许没什么,但活人就要硬生生忍着思念之苦一辈子?

如果我说的死后有意识存在是一种唯心主义,你说的思维即存在难道就不是一种假设?”

她讥讽地笑了笑,“我可能就是这样.自私地不想承载他们希望活下去,我只想去见他们。”

祁谁安沈默了很久,久到沈云以为他再也不会开口了。

一只灰头土脸的麻雀跳到窗前,歪着头静静注视着窗内祁淮安从黑色风衣口袋中,小心翼翼拿出一张纸。

“那么沈小姐,你在死之前能满足一下你父母的心愿吗?”

他将那张折叠的纸递给沈云。

“这是三年前你父母跟我父母写下的。”

沈云展开张纸,那铺陈的熟悉字迹让她忍不住鼻头酸了很久,那是她老爸的字,她仔仔细细端详好久才开始看内容。

亲爱的云云:见字如面。

一定要高高兴兴看完这封信。

首先要说的是,爸爸妈妈很爱你,你是最棒的。

我们从来不是望女成凤的父母,因为当凤凰太累,我们宁愿你开开心,快快乐乐,长命百岁地过这一辈子,没有遗憾,没有悲伤,当然你想当凤凰我们也绝对不会阻拦你。

但我们在不在你身侧,你都绝对要照顾好自己。

可是云云啊,人总要将死之日,有朝一日,我们不在了,也还有你哥这个小傻子。

虽然他时常不靠谱,但是爸相信,为了妹妹,他一定能从很不靠谱变得有点不靠蹭。

除此之外,爸爸一首希望你以后的眷侣与你之间,就像我与你妈一样相爱之至,但是我并不确信我是否能看到你穿着婚纱高高兴点出嫁的那一天。

所以我与你妈设置了一个心愿,请务必完成。

那就是,我们要如果都不在了,就嫁给祁叔叔的孩子,祁淮安吧。

他是爸妈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因为一些原因,你没见过他,但是真的不能犹豫了,有一些事情迫使你有充分的理由必须在我们死后嫁给他,而且越高调的办婚礼越好,也记得烧些照片给我们。

记住,在我们眼里,你的幸福非常重要,但你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嫁给他你会安全一些的。

世间一切都可称往上无足挂齿,但我们依旧为之奋勇前行,因为这些年来我们拼尽力所求的,便是你的安然无恙。

所以,请答应爸妈,一定要开开心心过完这一辈子。

而你们的婚姻到一定时间,祁淮安会尊重你的意愿解除的。

但婚姻期间一定要在外人面前亲亲热热的哦。

委屈云云了,祝快乐9999十,祝健康99999十爱你的老爸老妈沈青 季云白{大大的爱心}看完这一封信后,沈云己经泪流满面。

这几星期以来积攒的悲伤像蛰伏百年的活火山,喷涌而出。

她哭得几乎肝肠寸断,手指在胳膊上掐出血来,她忍不住将浑身蜷缩起来。

每个字都像刀一样,一点一点磨着她己经崩溻的心房。

但她又忍不住一遍一遍从泪眼中看,一遍又一遍。

在失控中,有人用手拿着手帕,一点点温柔地拂去她的眼泪。

沈云在这一刻停止了思考,只剩下茫然,像是被抛弃的孩子一样晕头转向不知去何处的茫然。

她在首首地下坠。

她下意识紧紧抓住了什么来防止自己下坠。

过了稍许,沈云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紧紧搂着祁难安的脖子,半靠在他的怀中,祁谁安看了看她,温柔地笑了,“现在好点了吗,沈云?”

沈云尴尬地慌忙从后退,刚刚信中的内容让她猛得一激灵。

祁淮安见她这样,也想到什么,红晕瞬间跃上脸颊,脖颈,他低下头有些忸怩地说:“那个婚约……如果你不愿意地话……”沈云不等他说完,站起身跑进卧室,翻找了一番,拿着一个红本径首跑向门口,一边换鞋一边对祁淮安说道,“走,咱们去民政局领证,下午试婚纱,明天结婚。”

祁淮安:“ ?”

祁淮安深吸口气:“这个,会不会太快了?”沈云有些好笑地看着初淮安,他像是良家妇男被调戏了的样子。

但紧接着她又转而想到什么,面色变得凝重,看向祁淮安,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你不愿望可以不结的,其实他们这么做也确实没想到你的意愿。

婚姻也毕竟是人生大事,而我,其实……”也没那么想活着。

沈云没有说完。

祁淮安走到沈云身旁,他弯下腰与她平视,面上的红霞衬得他的脸看起来愈发精致,而眼中是满满的认真,“我愿意。”

沈云:“??”

他顿了顿,“我只是觉得,太快了,不够郑重,还有,你难道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沈云扬了扬手中的纸,“我知道,你一开始的那些话在给我打预防针,引我发怒是为了减少我看到那封信猝不及防的悲伤。

我也知道,我父母的死不简单,你们确实瞒了我很多事,但是我问了,你就会说?”

祁淮安:“……那确实不会。”

沈云打开门,“所以,先领证吧。

我并不是贪图自保之人,我觉得,既然是我父母的心意,我当全力完成,这也是我剩余的,为数不多的能为他们做的了吧。

还有,你带户口本了吧?”

祁淮安点点头,“带了。”

又一次穿过连廊,走出大门。

这一次却是要去领证。

沈云心想,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

大门前一辆黑色迈巴赫静静的停着。

祁淮安走到车旁,拉开副驾门,沈云坐了进去。

……一路无话,但不知是不是沈云的错觉,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种莫名其妙让人脸红心跳的甜意。

小说《我那总想自杀的妻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