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朋友很喜欢《姜岁初陆祉年免费》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久安久安”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姜岁初陆祉年免费》内容概括:从前,她是在大院里发号施令的小公主。一场变故让她没了家,也跟竹马失去了联系。再度重逢,在高中校园的演讲台上她遇见了自己的竹马。但生活的苦楚已然压得她无法喘息,自己也不再是那个有父母疼爱的小公主,不再是竹马记忆中的样子。“同学,不好意思,我们是不是认识?可不是今天的见面,而是以前我们是不是认识?”震惊之余,她没有勇气承认。但她没有想到,竹马已寻她多年,也爱她多年,怎会不记得她,怎会忘记她容颜,只差与她相逢,再也不与她分离。...

点击阅读全文

姜岁初陆祉年免费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姜岁初陆祉年免费》,是以姜岁初陆祉年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久安久安”,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小卖部后面有一片小树林,树林里修筑了凉亭水榭,还种植了大片三角梅。环境隐蔽又清幽,是小情侣们约会好去处。但由于树林后面紧挨着教职工宿舍,所以这片小树林至今少有人来。姜岁初也是周末在学校无聊,闲逛时发现的...

阅读最新章节


中午教室里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灯也关了,教室里一片昏暗。

姜岁初没有午睡的习惯,拿了本单词本轻声出了教室。

小卖部后面有一片小树林,树林里修筑了凉亭水榭,还种植了大片三角梅。

环境隐蔽又清幽,是小情侣们约会好去处。

但由于树林后面紧挨着教职工宿舍,所以这片小树林至今少有人来。姜岁初也是周末在学校无聊,闲逛时发现的。当时就觉得这地方简直就是背书的绝佳圣地,没有人来打扰,大声读书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姜岁初在路上掐了朵三角梅捏在指尖,趴在凉亭的石桌上,轻声背着单词。

“abroad,在国外,到国外,a b r o a d ,abroad.......”

高大的刺槐树和云杉树遮住九月末的骄阳,外面酷暑难耐,树林里却是一片阴凉。风过林梢,树叶沙沙作响,淡淡花香缠绕在风中,姜岁初在微风树响间泛起困意,脸压在单词本上慢慢睡了过去。

陆祉年拎着一罐冰可乐,像往常一样去老地方午休时,却发现有人先他一步占领了地盘。

单薄的白色身体趴在石桌上,圆润的后脑勺对着他,头发虚虚绑着,有些散乱。

他并不是个喜欢和人分享空间的人,见有人已经在了本打算离开。准备转身离开时,原本背对着他的人突然转过了头,嘴里还咕噜了一句什么。

瓷白的脸上被压出一道红红的印子,原本瘦削的脸颊被挤压的有些肉乎乎,嘴巴也被挤得微微张开。

陆祉年在看到她的脸时,原本已经转向的脚尖硬生生顿住。

那股莫名的熟悉感再次涌上心头。

鬼使神差的他放轻脚步声,轻声走进凉亭。

女孩手臂弯曲在石桌上,脸下面还压着一本高中生几乎人手一本的高中必背词汇3500。

她的脸被压的有些变形,嘴巴微张,从他站着的角度还能看到嘴巴里面的嫩肉。

粉粉的。

看上去.....很软。

陆祉年愣了下,摸了摸鼻尖,有些不自在的将视线从她的嘴唇上移开。就在这时,她弯弯的眉毛皱起,小嘴咂吧一下,又咕噜了一句话。

这次陆祉年听清了。

“奶奶,帮我关下灯。”

陆祉年有些好笑,无声的扯了扯嘴角,这青天白日的,关哪门子灯。

做梦呢。

风吹过,树叶晃动,阳光透过树叶间隙,光斑在林间摇晃闪烁。光斑在她脸上跳跃,照在她的眼皮上。

光影晃动一下,她眉头就皱一下。

陆祉年抬头看了眼树梢林间,了然的笑了笑。随即轻轻放下那瓶还未来得及打开的可乐,轻声坐在她对面的石凳上。

随着他坐下,阳光从她的脸上跳跃到他的宽阔的背上。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眉头渐渐舒展,呼吸清浅平稳。

看着眼前熟睡的人,陆祉年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居然大中午在这里悄无声息的给人挡太阳。

呵~

这要是被裴烁和唐梓两人看见,又得大做文章了。

想了想,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陆祉年无声的笑了笑,拿起可乐,手指扣上拉环时看了眼熟睡的某人,最终还是放下了。

寂静的午后,林间只剩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和冰可乐的滋滋气泡爆裂声。

姜岁初做了个很混乱的梦,梦里她已经国庆放假了,回到家就被婶婶拉着去地里收玉米。太阳毒辣,她背着背篓穿梭在玉米地里,玉米叶子割人得很,一天下来,手上被划了无数道口子。

血丝丝的往外冒,但她好像没有痛觉般,面无表情的用舌头舔掉,继续掰着玉米。

一直干到太阳下山,回到家她饭也没吃就倒在床上睡着了。迷迷糊糊间,觉得有光在晃眼,应该是灯没关。

“奶奶,帮我关下灯。”

奶奶来叫她吃饭,她吃不下,摆摆手让奶奶帮忙关下灯。

然后,灯灭了,她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渐渐的,梦里的她又进入了另一个梦。

姜岁初梦见自己好像回家了,以前的那个家。大院里,外面是炽热的阳光,晒得作训场明晃晃的,连只小鸟都没有。

爸爸妈妈又没在家,她在陆祉年家,两人还是四五岁的样子。在陆家客厅里,桌子上放着切好的西瓜和零食。

她和陆祉年正在争抢遥控器。

“我要看百变小樱,不要看奥特曼。”

她不要再和他一起看奥特曼了,幼儿园的小女孩都看过百变小樱,就她没看过。

因为陆祉年和裴烁两个喜欢看奥特曼,她每次都跟着看,从来不知道还有百变小樱这么好看的动画片。

陆祉年不干,高高举着遥控器不给她。

她跳起来要去抢,可是无论她跳多高,就是抢不到。她站到沙发上,想要跳起来扑倒他,却一下踩空,失重感瞬间袭来。

她吓得手舞足蹈,想去拉陆祉年的手。

“年年!”

梦里的失重感席卷全身,趴着的姜岁初惊厥了一下,差点从石凳上摔下去。

原本低头玩着手机的陆祉年在听见声响后,滑动的手指僵住,余光中看见原本趴着的人惊跳了一下倒了过来。

好在他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她。

姜岁初从梦中惊醒,一抬头就看见陆祉年的脸,她甚至有一瞬间恍惚。

难道,还在梦里。

陆祉年垂眸看了眼怀里一脸茫然的女孩,刚睡醒眼眸湿润润的,眼睛是明亮的,眼神确实涣散的。

看来还没完全醒过来。

想起刚刚她叫的那个名字,他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陆祉年将她扶正,坐好,“做噩梦了?”

听到他的声音,姜岁初这才清醒过来。

这不是梦。

眼前这个人是真真实实的陆祉年。

不算噩梦,对于姜岁初来说,是美梦。但是,以往梦醒都是空洞的虚无,这次醒来却发现梦里的人就在眼前。

那种感觉她无法形容,比梦境更不真实。

她看着他,有些懵懵的摇了摇头,“不是。”

“你怎么...在这?”

陆祉年看她一眼,说:“我之前每天中午都会来这。”

他只是想解释一下自己今天为什么在这,但这话在姜岁初理解下却变了意思。

姜岁初:“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地方是你的。我只是来这看看书。”

听着她的解释,陆祉年有些好笑的轻嗤一声。

她是把他当成什么了?校霸?

还是占山为王,圈地自封的那种。

陆祉年看了她一眼,伸手拖过那瓶早已没了冷气的可乐。瓶底在石桌上摩擦出砂砾的声响,陆祉年一手扣在瓶身上,食指弯曲,骨节泛白,扣上拉环。

咔哒一声。

拉环被拉开,可乐滋啦一声,释放出最后一丝冷气。

陆祉年刚拿起可乐还没放到嘴边,就听见眼前的人说,“你不是感冒了吗,可乐还是少...少喝。”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多管闲事了,姜岁初有些尴尬的抓了抓额前的碎发。

陆祉年放下可乐,眼神幽幽的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我感冒了?”

姜岁初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也没给姜岁初回答的机会,看着她眉毛轻挑,问到。

“喜欢我?”

姜岁初只觉得轰的一声,脸瞬间热了起来。

“才...才不是。我..我只是想到那天下那么大雨,你淋了雨,昨天..昨天又恰好听见你嗓子有点..有点哑,所以才想你可能...可能是感冒了。”

她不知道自己说话为什么哆哆嗦嗦的,只是着急解释,不想让他误会。就这样,哆哆嗦嗦,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大堆。

说完还不忘加一句,“我才不喜欢你。”

他原本只是想逗逗她,没想到这么不禁逗。看着她因为着急解释,面红耳赤的样子。

陆祉年笑了。

笑的肩膀都在微微颤抖,瓮沉又低敛的声音敲在姜岁初的鼓膜上。

姜岁初不明白他笑什么,只是在他的笑声中脸越来越热,“你..你笑什么笑。”

陆祉年见她有些要抓毛的样子,识趣的收敛的笑声。他放下可乐,转而认真的看向她。

“你是不是给我买药了?”

姜岁初蓦然抬起头,眼里全是惊讶。

他怎么知道的。

不用她回答,陆祉年也知道答案了。小姑娘脸上藏不住事,什么东西都写在眼睛里。

姜岁初来不及否认,他又问,“那冲剂是你买的?”

话虽然是疑问句,但语气确实肯定的。

他已经确定了那感冒冲剂是她买的。

姜岁初又一次惊住,张了张嘴,“你怎么知道?”

得到肯定答案,陆祉年似乎心情瞬间明朗起来。他单手肘在石桌上,手掌撑着脸,歪着头,下巴点了点石桌上的单词本。

“字迹。”

姜岁初顺着他的视线落到翻开的单词本上。她记单词喜欢边写边记,单词本上密密麻麻写满了词性和词义。

刚他坐着无聊随意一瞥,看到了单词本上她写的字,和早上那张便利贴的字迹不谋而合。又想到中午在奶茶店门口,她那一眼看似平静无波,又有些委屈难受的眼神,他就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姜岁初看了眼单词本,啪的一下将单词本合上,抱到怀里。

“我..我是因为你借了我雨伞,有些过意不去才给你买药的。”她又开始结结巴巴的解释起来。

陆祉年依旧是那个姿势,歪着头看她,“你怎么不亲自拿给我?”

伞也不当面还,药也是悄悄送,像是故意躲着他。

姜岁初闻言一顿,躲开他的视线看向边上开的正艳的三角梅。

“陆同学太受欢迎了,我怕别人误会。”说着又低下了头喃喃道:“再说了,你不是都扔了吗,亲自拿给你然后亲眼看你扔垃圾桶吗。”

小姑娘越说越小声,到后面完全听不见说了什么。但陆祉年还是听见了。

“没扔。”

姜岁初不明所以的啊了一声,看向他。

他别开眼,食指戳了戳眉骨,有些不自在的开口,“中午你看到的那些是别人送的,你买的冲剂....没扔。”

解释完陆祉年觉得自己有些荒唐,换做别人,他大概会放任她误会下去,这样也省的给人家无望的希冀。

姜岁初也有点懵,恍恍惚惚地明白过来他好像是在向自己解释。也没有细想他为什么独独没有扔自己送的,她虚虚点了点头,说:“别人也是一片好意,你不应该就那样扔垃圾桶的。”

陆祉年闻言嗤笑一声,忽然一双长腿转了方向,大喇喇的敞开,俯身手臂撑在大腿上,靠近她。

少年眼睫长而卷翘,一双桃花眼微微眯着,眼眸深邃,像是一只专门勾人魂魄的狐狸精。

姜岁初觉得好像是要陷进去了,像是甘愿献祭的少女。

姜岁初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怔愣住了,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住。她脊背僵硬,脑袋硬邦邦的往后仰,试图拉开一点距离。

“你..干嘛?”

陆祉年将她圈在自己的方寸之间,随着她说话,呼吸打在他脸上。看着她飞快扑簌的眼睫,陆祉年勾了勾嘴角,右边脸颊的向内凹,扯出一道浅浅的酒窝。

“你管的还挺多啊。”他声音懒懒散散,勾着些笑意。

最后一个字拖长了尾音,听上焉坏焉坏的。

姜岁初看着他一脸坏笑,知道他是故意在逗她。但是她还是紧张了,浑身热的不行。

就在这时,午休下课铃响起。姜岁初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嚯得一下站起身。

“要上课了,我..我先走了。”

说完抱着单词本转身要走,脚步还没迈出去,手腕被人拉住。姜岁初看了眼被拉住的手腕,视线缓缓向下,看着还坐着岿然不动的某人。

“别浪费。”

陆祉年放开手,起身拿起桌子上那罐已经打开的可乐,放到她手上。可乐已经不怎么冰了,瓶身上是密密麻麻的水珠,水珠聚集淌在姜岁初的手心里。

她下意识拿远一点,避免水滴到单词本上,不解的看向他。

陆祉年挑了挑眉,说:“不是不让喝?”

她不是真的要管他,只是提个建议。姜岁初嘴唇蠕动,想要解释,“我不是...”

“就当谢礼。”陆祉年看她一眼,手里划着手机漫不经心到。

微信上唐梓问他人在哪,让他带瓶可乐回去。他回了个行,然后收起手机向她点头示意了下转身往小卖部的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他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对她说,“这地方分你一半了。”

.....

姜岁初回到教室手心里都是湿漉漉的。

她抽出一张纸巾,擦干净手心的水迹。但不知道是她走的太急洒了可乐还是她的心理作用,总觉得手心黏糊糊的擦不干净。

午休刚结束,大家都出去上厕所了,教室里也没几个人。姜岁初看着桌上的可乐,拿起来浅浅喝了一口。

打开太久,已经没气了,不是很好喝。

她很少喝这种碳酸饮料,她的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像这种不解渴的消遣性饮料她向来不会买。

刚她太紧张了没来得及细想,现在才想起来为什么他没有扔自己买的药。刚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认出了自己,姜岁初回想到中午被扔进垃圾桶里的药,虽然没仔细看,但她记得有好几盒药片。

陆祉年不爱吃药,苦了不行,药片太大了也不行。想来是自己送的药送到点子上了,所以才没被扔进垃圾桶。

梁意上厕所回来,看见她手里的可乐,问:“岁岁,你去小卖部啦?”

姜岁初放下可乐,没有回答,“厕所人多吗?”

她想去洗个手。

“超级多。”梁意坐下拿出一把小扇子扇风,胖胖的脸上还有睡觉压出的红印,“你要上厕所的话去对面楼吧,那边人少。”

下午第一节课他们班是自习课,一般没有老师来。

姜岁初抽了几张纸放兜里,对梁意说,“我去上个厕所,要是班主任来了帮我说一下。”

梁意比了个OK的手势,示意她快去快回。

高一教学楼有两栋,单数一栋,双数一栋,每层之间都有连廊相连。

姜岁初洗完手转身离开时,和匆匆跑进来的人撞了个踉跄。

“对不起。”

“不好意思。”

道歉声音同时响起。

姜岁初看见唐蜜捂着肚子,脸色有些发白。

“同学,你没事吧?”

唐蜜难受的摇了摇头,然后有些难为情的看向姜岁初:“同学,你有没有带那个啊。”

姜岁初瞬间明白,扶住她,小声问到,“来亲戚了?”

唐蜜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她忘了这几天要来姨妈了,中午还吃了一根雪糕,现在肚子疼得要死。

“我身上没带。”姜岁初说,“你进厕所等我一会,我回教室拿。”

她姨妈一向不准时,书包里常有备用的。

唐蜜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现在是上课时间,没人会来上厕所,她又没有带手机。

“谢谢。”

姜岁初:“没事。你先进去吧。”

离开时姜岁初回头看了眼她的裤子,在确定她裤子上没脏后才往教室跑。

姜岁初回到教室,教室很安静,都在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她轻声走进去,从书包里拿了四片卫生巾,想着刚唐蜜惨白的脸,又从书包侧兜掏出一盒布诺分。

埋头看课外书的梁意看见她手里的东西,关心的问了句,“来姨妈了?”

“嗯。”姜岁初点了下头,没解释,拿着东西又轻声出了教室。

唐蜜弄好出来看见姜岁初还水池边等她,连忙走过去。

“谢谢你啊,不然我肯定要在厕所蹲一节课才有人来救我。”

姜岁初浅浅弯着嘴角摇摇头,然后将手里剩下的三片卫生巾递给她,说:“你应该没带吧,这三片下午应该够用了。”

她知道唐蜜是走读生,一中高一走读生是没有晚自习的,下午四节课上完就可以回家了。

唐蜜接过,心里惊讶于她的细心,“谢谢。”

姜岁初只是笑笑,又拿出那一盒药打开抠出一板递给她,“这是止疼药,你要是疼的厉害可以吃一颗。”说着她停顿了下,“如果不是太疼还是不要吃,听说容易有依赖性,不太好。”

唐蜜接过药没有说吃,也没有拒绝她的好意,只是问她,“你经常吃吗?”

她看见盒子里还有一板,已经空了好几个了。

姜岁初着急回去上课,点了下头,说,“我先回去上课了。”

见她要走,唐蜜连忙叫住她,“同学,你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啊?”

姜岁初已经跑到另一边教学楼,听见声音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

“一班,姜岁初。”

“我叫唐蜜,14班的。”唐蜜站在连廊另一端,眼神真挚的看着她,“我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

姜岁初愣了一下,想起中午在校外米线店四中那几个女生的对话。

——他们的圈子一般人进不去。

姜岁初清楚的知道,自己和他们的差距。但看着唐蜜明亮期盼的眼神,她张了张嘴却说不出拒绝的话,于是她点了点头。

她想或许她只是客套一下。

见她点头,唐蜜瞬间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

这天天气很好,天上几乎没有一丝流云。阳光炙热又明烈的照在校园里的每一寸角落。

阳光照在唐蜜身上,为她的美增添了明烈的光彩。姜岁初的眼睛几乎被刺痛了,这些年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郑重又真诚的对她说——想要和她交朋友。

小说《姜岁初陆祉年免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