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明远池修齐是现代言情《遥远的距离》中出场的关键人物,“佚名”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南遥为了筹谋算计,攀附上了清绝皮囊下杀伐果断的贺明远,借的是他放在心尖儿上那位的光。后来她挽着别的男人高调粉墨登场。贺明远冷笑:“白眼狼”南遥:“贺先生,这场游戏你该自负盈亏”平生惊鸿一遇,神明终迷了凡心,贺明远眼里的南遥似诱似瘾,他只想沾染入骨。【清醒心机旗袍设计师vs偏执禁欲资本大佬】...

点击阅读全文

主角贺明远池修齐出自现代言情《遥远的距离》,作者“佚名”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贺明远目光沉沉,“除了右手边顶柜里面的东西,其他你随意”南遥浅笑:“好的,贺先生,那我能再要一部手机吗?”贺明远:“嗯”南遥扬唇:“晚安,祝您好梦”……南遥迷迷糊糊睡到接近晌午才醒来,是一位佣人叫醒的她。“南小姐,贺先生让我把这盒东西给您,另外您的车也准备好了在楼下”南遥揉了揉眼,打开发现不是她昨晚...

遥远的距离

阅读精彩章节


南遥洗漱完,披了件裹胸的白色毛巾出来。
她刚才去衣帽间看了两眼,里面有不少女人的衣物,想来估计是谢婉柔的。
毕竟曾经贺明远和她同居住在这。
她不好挑来穿,谢婉柔的一双拖鞋,男人都冷冷的占有不许任何人碰。
南遥走到贺明远的主卧房门,抬手想敲,才发现门没关严,半虚掩着。
她站在门外推了推,没迈步子进去,轻轻喊了声:“贺先生,衣帽间的那些东西哪些是我可以用的?”
贺明远合上电脑,面容平静的看向她,光线暗淡,也难掩男人身上那股淋漓尽致的矜贵气息。
南遥乖巧的笑道:“贺先生,您该不会把我带回来等到白天就让我这样穿着出门吧”
要真是这样,她怎么也得扒他几件衬衫换上。
贺明远目光沉沉,“除了右手边顶柜里面的东西,其他你随意”
南遥浅笑:“好的,贺先生,那我能再要一部手机吗?”
贺明远:“嗯”
南遥扬唇:“晚安,祝您好梦”
……
南遥迷迷糊糊睡到接近晌午才醒来,是一位佣人叫醒的她。
“南小姐,贺先生让我把这盒东西给您,另外您的车也准备好了在楼下”
南遥揉了揉眼,打开发现不是她昨晚开口找他要的新手机,反而是她丢了的手提包和车钥匙。
她翻开检查了一下,手机什么的还在,倒没有丢失什么,不由得深叹,贺明远办事还是挺出乎她意料的。
“贺先生走了吗?”
佣人恭恭敬敬的回:“贺先生比您早一个小时出门了,南小姐,您的午餐准备好了”
贺明远把她从金音夜总会带回家,她以为男人应该会奔着那事来,没想到居然只是简单收留了她一晚。
脑中一下闪过,怎么有种主人把贪玩的小猫拽回家的既视感。
她摇摇头,莫名觉得自己蹦出这个想法过于荒谬。
贺明远这人就算把不爱回家的宠物拎回来,那肯定会换一把更坚固的锁换上,以防再逃走。
哪还会让她安安稳稳的离开。
南遥好整以暇后很快开了自己那辆车回了旗袍店。
离她和孟岚蕙在诗琳美容会所见面的时间不足一个小时,她匆匆把东西准备好才重新出门。
路上她给周时川和曲甜发了信息,一切按着计划来。
……
昨晚被绑,南遥后来认真想了想,在半岛酒店出的事,这大概是季瑶所为。
下午两点,她准时出现在了诗琳美容会所,一位穿着浅灰色职业套装的女人从大堂沙发上起来,缓缓向她走进。
“南小姐你好,我是微信上和你聊的孟女士的生活助理,我叫许雯”
南遥勾唇,笑得明媚,“许小姐好,孟女士来了吗?”
许雯微笑,“孟女士已经在等你了,跟我来”
许雯把贵宾休息室的门一打开,便看见季瑶慢悠悠地冲她打招呼。
季瑶笑得有些幸灾乐祸,“南小姐,好久不见啊,我陪我妈一起来选旗袍,你不介意吧”
南遥殷红的唇扯出笑意,丝毫没有表现出被挑衅的气急败坏。
“当然不会,季小姐也可以顺便定制一条,我很乐意为你服务”
南遥心想:季瑶这是迫不及待想看看她发毛抓狂的样子吧,她偏不让她如意。
昨晚那件事虽然绑她的男人没有指明是季瑶指使的,但话里行间透出的意思,想猜到是谁并不难。
季瑶撇撇嘴,翻了个白眼,这女人还真会演。
南遥难道不知道被绑的事和她脱不了关系吗?
季瑶以为南遥能这么平安无事的第二天出现在这里,一定是季琛去救的。
至于季琛有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南遥是她做的,她从南遥的表情里,猜不出所以然。
南遥抿抿唇,漂亮的美眸眯起,“孟女士,我把旗袍料子还有设计初稿带来了,您看看”
话落,她把手稿还有上次去苏城从赵贞韵那带的苏绣织锦孤品戴着手套慢慢摊开。
孟岚蕙露出欣喜的神色,“南小姐能找到这个料子,费心思了吧”
南遥敛眸,“这料子是我从我师傅那带来的,想当初还和谢婉柔小姐一起看上了”
季瑶瞥了眼,嗤声:“婉柔姐那性子肯定不会和你抢,你可真会居功,也不知道图的是我哥还是我妈”
孟岚蕙微微看了眼季瑶,示意她说话别那么口无遮拦。
孟岚蕙看着南遥那张脸,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她问道:“南小姐,你居然把旗袍设计稿提前做出来了,看样子对我的身材尺寸一目了然,你是对我很了解吗?”

小说《遥远的距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