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昭礼池莺是现代言情《夜不能寐》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顾一晞”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池莺这辈子做过最大胆的事,是以婚姻为赌注,去换取位高权重的程昭礼的真心。直到那个女人回国,门当户对的两个人频繁被拍深夜暧昧,池莺认清现实,打算好聚好散给自己个体面。离婚冷静期,池莺陪同上司拉存款遇到那个身家千亿的男人,她低声下气的给他敬酒,程昭礼看她的眼神危险又直白……冷静期过后,池莺刚要签字,那男人不紧不慢对办事员开口:“前几天还一起过夜,夫妻感情没有破裂,这婚是不是不能离?”池莺:“……”【老房子着火,年龄差,先婚后爱】...

点击阅读全文

主角程昭礼池莺的现代言情《夜不能寐》,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顾一晞”,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说罢就和龚杰一起去了楼上。在她看见祁正阳的时候就料到这顿饭应该不会吃得太开心,程昭礼那几个发小跟他穿连裆裤的,她有点风吹草动他很快就会知道。这估计又是误会了她和沈言吾。在池莺走了之后,沈言吾的姑妈脸上表情就蔫下来了,“小池结婚了也不告诉你,这不是故意吊着你吗?”沈言吾中肯道:“我也没跟她表白啊,她...

夜不能寐

免费试读


听到一声“太太”,沈言吾和他姑妈都噎了一下。
姑妈不可思议地看向池莺,以为自己听错了。
沈言吾反映过来之后,问池莺:“你结婚了?”
池莺已经放下了筷子,坦然点头,“对。不过最近在协商离婚。”
她拿了包起身,对沈言吾和姑妈说:“确实不好意思,他可能找我有点事。两位先用餐,我去去就回。”
说罢就和龚杰一起去了楼上。
在她看见祁正阳的时候就料到这顿饭应该不会吃得太开心,程昭礼那几个发小跟他穿连裆裤的,她有点风吹草动他很快就会知道。
这估计又是误会了她和沈言吾。
在池莺走了之后,沈言吾的姑妈脸上表情就蔫下来了,“小池结婚了也不告诉你,这不是故意吊着你吗?”
沈言吾中肯道:“我也没跟她表白啊,她平白无故告诉我她结婚做什么。”
姑妈张了张嘴,心想也有道理。
沈言吾又说:“再说她都要离婚了,我这不就有机会了?”
姑妈:“啊?你要找个离异的啊?”
沈言吾嗤一声:“姑妈!您都是留过洋回来的,怎么这么迂腐?总之我要追求池莺,我喜欢她。”
姑妈就没再说什么了。
不过想想也对,这都什么年代了,男欢女爱,情投意合就行,管她头婚还是二婚。池莺在姑妈这里留下的印象还是很好的。
.
二楼包厢。
是宁筱去给池莺开的门,在她耳边很小声的说:“老祁出卖的你。”
池莺笑了笑,和她一起走进去。
迎面对上坐在位置上的程昭礼,男人目光淡然,看不出什么情绪。池莺没和他打招呼,只喊了一声祁先生。
祁正阳笑着跟她点了下头。
她走到程昭礼面前,问他:“找我什么事?”
她站着,他坐着,男人缓缓回头,对上她颇为冷漠的目光。
程昭礼看她两秒,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吃饭。”
池莺说:“我那边已经在吃了。”
程昭礼说:“坐下。”
“……”
又来了。
这么霸道,根本没法沟通。
池莺站着不动,用一种愤怒又不想冲他发作的眼神看着他。
程昭礼也感觉到她不高兴,语气稍微缓和,“这还没离婚,你是已经打算老死不相往来了?”
池莺抿着唇不吭声。
她确实是这样打算的。
这屋里气氛不太好,空气有点稀薄,祁正阳刚想起身去推开窗户,程昭礼突然看他:“你先走。”
祁正阳还没完全站直,索性重新坐下来,好笑道:“不是,老子还一口菜都没吃上。”
程昭礼又说:“下次我请。”
祁正阳:“你他妈……”
忍了忍,放下手里餐巾,无奈失笑:“我这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了。”
明明约了喜欢的女人来吃饭,就不该给他通风报信。
走的时候,宁筱在门口回头朝池莺挤挤眼。
池莺点点头。
等那扇门关了,她转回头又看程昭礼。
男人已经默不作声点了根烟,眼前烟雾弥漫,他半眯着眼和池莺对视,“我这边还没签字,你那边就见家长了。”
池莺也不意外他会说这种话,刚才楼下那种情形,谁见了都得误会。
她硬着头皮回他:“总得为自己找好下家。”
闻言程昭礼冷不防笑了一声。
之后他没再说什么。
“没什么事我就下去了。”
女人独立的首要条件就是经济要独立,才认识的客户,池莺想和沈言吾姑妈搞好关系。
她正准备走,哪知道程昭礼在摁熄烟头的瞬间已经站起身来,池莺猝不及防,纤细的手腕被他紧紧攥住。
池莺急了:“程昭礼,你要做什么!”
程昭礼面不改色,大手掐着她的后腰往身前按:“当着我的面找男人,你觉得我已经好说话到了这种程度?”
池莺:“你什么时候好说话了!”
“确实。”
程昭礼冷笑,“你惹恼我了。”
包厢里有独立卫生间,池莺被程昭礼推进去,手里的包掉在地上的同时,门被反锁了。
意识到他的目的,池莺气得眼眶通红,人被抵在大理石盥洗台前,后腰磕得生疼。
“你混蛋!”
池莺骂他,两只手捶打在他胸前。

小说《夜不能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