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实力派作家“五贯钱”又一新作《替嫁流放,世子妃种出北大仓》,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桑枝夏徐璈,小说简介:桑枝夏曾经是前途大好的农学博士,摔一跤后是被迫替嫁的苦命庶女!大婚当日,新郎官冲进喜房,甩手就砸了她一脸休书。可抄家的圣旨紧随而至,桑枝夏眼睁睁地看着被嫡长姐收买的太监撕了代表自由的休书,含泪跟纨绔丈夫走上了三千里流放路。西北乡村苦寒,棚顶白日透风夜间落雨,偏生还遇上了一堆难以习惯阶级变更的伪富贵奇葩亲戚。日子好难……可要活命先种地,若说挖土撒种赚钱致富,堂堂农学博士怕过谁?西北的黑土里长出最喜人的庄稼,冰冷的寒风中绽出最耀眼的花。苦寒褪去,迎面吹来的是独属于桑枝夏的春风万里。可她看着深情款款的纨绔却懵了:“不是说好的我是替嫁吗?”为什么说白月光其实是我自己???...

点击阅读全文

替嫁流放,世子妃种出北大仓

小说叫做《替嫁流放,世子妃种出北大仓》是“五贯钱”的小说。内容精选:徐璈把嘴里喷香的小鱼仔咽下去,不紧不慢地说:“我听说酒坊里酿酒需要的东西不少,家里的摆设够吗?”桑枝夏迅速在脑中罗列了一下,思忖道:“可能差些要紧的,但也不着急。”“那也行。”“有想法你就试试,缺什么我去设法弄回来。”说话的工夫锅里的最后一笊篱小鱼仔起锅捞出,另一边炖得噗噗冒香气的猪蹄也揭开了锅盖...

替嫁流放,世子妃种出北大仓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在酿造技艺极不发达且手艺传家的时代,酿酒可是秘不外传的绝家之秘,常人能通其一难晓其二,就算是自己琢磨也没什么可能入门。
可桑枝夏不一样。
苦于生活不易,她上辈子被迫多才多艺。
只要是跟植物沾边的旁门左道,乱七八糟的都会一点儿,她还研究过用不同的原料进行古法酿酒哪个的成本更低,脑瓜里装了一整套发表失败的论文数据。
捕捉到老爷子眼里的期待,她好笑道:“早年看杂书为乐,也自己试着酿过几次,不算上佳但也能入口,我改日抽空试试?”
老爷子难忍兴奋地说:“择日不如撞日,你要藏着这手艺何必等改日?”
“明日开始家里的活儿大家伙儿帮你分担了,你只管在家琢磨酿酒的事儿。”
他说完似乎也意识到只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折腾人不太合适,当即补充道:“酿酒可是门好手艺,你要是能做得出来好的,其中的赚头可比烧木炭来得多。”
徐二婶本来想说酿酒要用粮食有些浪费,可听到这话,赚钱的属性立马被点亮。
“老爷子这话说得不错,外头的酒坊里一坛浊酒都要卖出半钱银,前前后后能往回抓的好处可不少。”
老爷子这两日也在嘀咕,过些日子大雪封山烧炭的买卖就不好做了,让他们都咬牙抓点儿紧,趁着寒潮未至时多弄一些木柴回来以备不时之需。
真等到那时候,若是能在家中把酿酒的买卖操持起来,再大的风雪也影响不了往兜里进银子啊!
本来还想反对的人稍一琢磨也不说话了,谁也不会跟银子过不去。
徐璈把嘴里喷香的小鱼仔咽下去,不紧不慢地说:“我听说酒坊里酿酒需要的东西不少,家里的摆设够吗?”
桑枝夏迅速在脑中罗列了一下,思忖道:“可能差些要紧的,但也不着急。”
“那也行。”
“有想法你就试试,缺什么我去设法弄回来。”
说话的工夫锅里的最后一笊篱小鱼仔起锅捞出,另一边炖得噗噗冒香气的猪蹄也揭开了锅盖。
柴火慢炖的时辰够,猪蹄被炖得软烂松软,胶质特有的胶质香气和黄豆的甜香在空气中交织不散,钩子似的往人的鼻孔里钻。
本来不太相信这玩意儿能好吃的徐二婶探头看了一眼,被锅里满眼的黄澄澄弄得口舌生津。
“你别说,这味儿闻着还怪香的咧。”
比炖肉的滋味还香。
桑枝夏利落地将锅里的黄豆焖猪蹄分装好,端上桌说:“二婶你尝尝,这味儿绝对错不了。”
没有人可以拒绝软乎乎的红烧猪蹄!
一开始还有人矜持着觉得拿手抓着啃不太雅观,吃得那叫一个小心翼翼。
可直接上手的小娃娃啃得太香了。
徐明阳满嘴流油地要了第三块儿,其余人也开始试着上手。
饭桌上一时没了说话的声音,人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手中的猪蹄上。
徐璈把软烂的蹄筋儿抽下来放在桑枝夏的碗里,在桑枝夏错愕抬头的时候面不改色地说:“我今日跟逢春楼的老板说好的,在下雪之前每隔着十日去送一次炭,十日一次咱们在家也能多烧一些,也省得总去借车。”
村长家执意不肯收租车的钱,去一次要去借一回骡车,欠的人情可比租车的银子要麻烦。
老爷子颔首表示赞同:“人家既然是不愿意收钱,那咱们也不能忘了礼数。”
“每次借车以后该给的谢礼你别忘了,这点儿钱咱家还是出得起的。”
徐璈嗯了一声,低下头继续抽大块儿的蹄筋儿。
桑枝夏自己没怎么动手,可碗里的肉一直在冒尖儿。
徐明辉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低头吃饭没说话。
吃过饭,老爷子遗憾着今日的饭菜没能配上两杯酒尽兴,老太太忙活起了别的。
天儿渐凉了,家中老的少的穿着的都还是薄衣裳,这样的单衣可挡不住西北的寒风。
只是买回来的布料和棉花有限,怎么分配就成了眼前的难题。
桑枝夏第一个被排除在外。
“你娘家前些日子才给你送了现成的,这次就不算你的了。”
许文秀似是想说什么,可桑枝夏却对着她笑着摇了摇头。
“祖母说的是。”
她娘托人送来的衣物特意做成了可御寒的夹袄,就连鞋子都仔仔细细地缝了多层,她暂时的确是用不着。
老太太对她的懂事儿很满意,接着说:“我刚才看过了,买回来的布都是大匹的,做得简单些一家的份儿也够了。”
“各家按人头把料子和棉花匀下去,拿回自己的屋里匀出空来慢慢做。”
在场的虽然都是穿惯了别人做好的,可女红一项都做得不差,对此也没什么意见。
桑枝夏虽是不会,对此却早有准备,拿着分给徐璈的料子回到西棚,想也不想就开始找地方藏。
徐璈见她地鼠似的满屋藏东西,唇角稍弯。
“随便放在哪儿都行,咱们这屋不会有人进来。”
桑枝夏叹了口气说:“藏着是浪费,只是一时我也不敢拿出去。”
“你说我要是去跟婆婆讨教,会被数落吗?”
她觉得这活儿应该不算太难,只是缺个人指点。
可长在内院的女子不擅女红,好像有点儿说不过去?
徐璈摸着药碗的温度差不多了把药递给她,抬了抬下巴示意她趁热喝。
见她纠结不定,他不紧不慢地说:“枝枝,你已经很厉害了,不用什么都会。”
不会的东西可以不想学,不想学的东西可以不做。
一切都是她的自由。
桑枝夏没想到他还挺看得开,揪着指尖的棉花乐出了声儿:“你倒是不挑,不过这样也挺好。”
“算了,先收着吧,回头再说。”
她把东西收好睡了个安稳觉,第二天就张罗着进山收集糖槭树的糖浆。
有了头一次的经验,这回到了地方不用她说,徐璈就自觉地去给树干打孔。
买来的陶罐都派上了用场,安置稳当后,树干的汁液顺着竹管滴滴答答地流淌入陶罐,倒也不用一直守着。
徐璈本来是想让她回去歇会儿,桑枝夏站起来却说:“我想去找点儿东西。”
虽说时节不太对,仔细找找说不定肯定能找到。
徐璈闻言下意识地说:“你回家,我去找?”
“你不一定认识。”
她捡起地上的镰刀说:“酿酒的事儿能不能成,就看是否能把东西找全了。”
“你自己忙着,我一会儿就回来找你。”
见她要独自往林子里去,徐璈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往她的手里放了个东西。
“这个挂脖子上。”
桑枝夏看着手里的小东西有些懵:“做什么用的?”
“叫我的时候用。”
徐璈手起柴刀落斩下一根手臂粗的木柴,淡淡地说:“有事儿吹哨子,我听到哨音了会赶过去。”
“别走远了,不安全。”
他说完就蹲下去捆柴,桑枝夏却突然想到昨晚他在门外窸窸窣窣弄出来的动静,以及今早门口散落一地的木屑。
指腹摩挲过木哨的边缘,她拿起来放在嘴边试了一下,发现这小玩意儿还真的能吹响,动静还挺响亮。
徐璈听到哨声抬头看她一眼,眼神像是在问:信不过我?
桑枝夏被他的小眼神看得可乐,把玩着打了孔拴着红绳的木哨啧啧出声:“该说不说,你做木匠的手艺真的不错。”
丁大点儿的小东西做得小巧精致,中看还很中用。
徐璈没理会她的戏谑,走近将红绳抻开挂在她的胸前,看着晃动的小木哨再一次强调:“别走太远。”
桑枝夏用指尖戳了戳木哨,心头莫名发软:“行,那一会儿见。”

小说《替嫁流放,世子妃种出北大仓》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