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很多现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过分贪恋》,这是“江蓝蓝”写的,人物沈时砚沈鹿溪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沈鹿溪喜欢沈时砚,把一切都给了他,却从来换不来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沈时砚也喜欢沈鹿溪,却是后来的后来才明白的。那天,是沈鹿溪和别的男人结婚的大喜日子,沈时砚像疯了般,赤红了双目冲进了婚礼现场。他抓住沈鹿溪的手,颤抖着将自己准备的求婚戒指套进沈鹿溪的无名指上,低眉顺眼地央求:“鹿溪,你嫁给我好不好?”...

点击阅读全文

过分贪恋

“江蓝蓝”的《过分贪恋》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陈北屿下巴点了点的副驾驶,说,“上车。”沈鹿溪点头,拉开副驾驶位的车门坐进去,完全没有注意到,就停在对面医院大门口不远处的那一辆黑色路虎。沈时砚看着沈鹿溪欢天喜地坐上陈北屿的车,脸色控制不住的沉了下去。陈北屿跟那两位大神级别的主播约的餐厅,位置确实是不太好找...

精彩章节试读


沈鹿溪到了医院大门口对面的马路,等了大概一分钟,陈北屿的车就开了过来。

“鹿溪。”见沈鹿溪正在低头捣鼓手机,陈北屿车靠过去,降下车窗叫她。

沈鹿溪存好沈时砚的手机号码,看到陈北屿,开心的叫一声,“学长”。

陈北屿下巴点了点的副驾驶,说,“上车。”

沈鹿溪点头,拉开副驾驶位的车门坐进去,完全没有注意到,就停在对面医院大门口不远处的那一辆黑色路虎。

沈时砚看着沈鹿溪欢天喜地坐上陈北屿的车,脸色控制不住的沉了下去。

陈北屿跟那两位大神级别的主播约的餐厅,位置确实是不太好找。

两位大神主播已经有四五年的录音经验了,如果不是陈北屿电台知名主持人的身份,估计两位大神主播也不会跟他们一起吃饭分享经验。

两位大神人缘相当不错,分享的满满都是干货。

沈鹿溪一直认真听着,将两位大神分享的重点默默记下来。

因为聊的投入,不知不觉,两三个小时就过去了。

散场后,陈北屿要送沈鹿溪回家。

沈鹿溪摇头拒绝,“学长,今天真的已经太谢谢你了,现在还不晚,我自己坐地铁回去就好。”

“你都说了,现在还不晚,我今天休假,回去也没什么事,不如送你。”陈北屿说着,已经替沈鹿溪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沈鹿溪看着他,有些迟疑。

“怎么,跟我在一起有负担?”陈北屿笑着问她。

沈鹿溪赶忙摇头,“我只是觉得,我耽误你太多时间了。”

“怎么会。”陈北屿不由分说,拉着她上车,“人是我约的,叫上你,只是想多一个伴。”

沈鹿溪再无法拒绝,乖乖坐上陈北屿的车,由他送自己。

不过,她不可能告诉陈北屿说,她现在被人包了,不住下围村,住在晋洲湾一号公寓。

所以,只能由陈北屿把自己送到了下围村的出租房。

“谢谢学长,我先上去了。”

车子在出农民楼前停下,沈鹿溪下车,跟陈北屿挥手,转身准备上楼。

“鹿溪。”陈北屿叫住她。

沈鹿溪停下脚步回头。

陈北屿冲她一笑,“你嗓子不舒服,这几天好好休息,等嗓子恢复好告诉我。”

沈鹿溪点头,“学长你路上开车小心。”

陈北屿点头,目送沈鹿溪进了单元楼后,他才转动方向盘,离开了。

等他的车子开走,消失不见了,沈鹿溪才又从单元楼里走出来。

一看时间,已经快九点半了。

赶紧的,她朝地铁口跑去。

回到晋洲湾一号,已经快十点半了。

沈鹿溪跑的气喘吁吁。

开门进公寓之前,她先喘了几口大气,平缓自己的呼吸。

等气息差不多平稳了,她才输入密码,推门进去。

公寓内,灯光大亮,却是死寂般的安静。

不知道是不是回来的太晚,自己心虚,才进去,沈鹿溪就感觉到一阵强烈的低冷气压扑面袭来。

她又深吸口气,强行镇定,关上门换了鞋子之后,往里走。

走过玄关,她抬眸一眼就看到餐厅的餐桌上,摆放着丰盛的晚餐。

餐桌上整齐的摆放着两套餐具,而晚餐已经凉了,却明显没有人动过。

一霎那,她的心又提了起来。

正要继续往里走,就听到有纸张翻动的声音从客厅的方向传来。

她一惊,倏地扭头看过去。

客厅里,沈时砚正交叠着一双长腿靠在沙发里,低头认真地翻看着手里的文件,眉眼冷峻,而他面前的茶几上,不仅摆放着打开的笔记本电脑,还铺满了文件。

他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到沈鹿溪回来了似的,正专心致志的在做着自己的事情。

莫名的,沈鹿溪浑身一抖,身体里窜起一股子寒意来。

她轻吁口气,正咧开嘴要跟沈时砚打招呼,就听到有女人的声音从电脑里传了出来,是一口纯正的美语,声音清脆又明媚,很好听。

沈时砚听到声音,终于掀眸,却是看向电脑屏幕,然后也用一口纯正的美语跟电脑那端的人交流起来。

沈鹿溪将要出口的话生生顿住,尔后脚尖一转,轻轻往侧卧的方向走。

只不过,她才走到侧卧的门口,就听到身后“啪”的一声,似乎是笔记本被合上的声音传来。

她被吓的浑身一抖,当即停住了脚步。

“沈鹿溪,现在几点了?”

紧接着,沈时砚又硬又冷的嗓音传来。

果然,他生气了。

沈鹿溪转过身来,冲着他咧嘴一笑说,“唔~我看看。”

说着,她摸出手机看时间,然后老老实实地回答,“刚好十点半。”

“呵!”沈时砚靠在沙发里,黑眸沉沉,淡淡觑着她,倏地勾唇,意味难明的一笑,尔后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说,“十点半,好像还挺早。”

沈鹿溪咧开嘴笑,看了一眼餐厅的方向,讨好说,“你是不是还没吃饭?我看菜都凉了,要不我帮你热一热吧。”

“你吃了?”沈时砚问她,低沉的嗓音情绪难辩。

沈鹿溪小鸡啄米似地点点头,然后放下自己的包去了餐厅。

沈时砚虽然不开火做饭,可厨房里的设施却是齐全的很。

沈鹿溪端了菜,去厨房里的蒸箱里给他热。

沈时砚不说话,就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定定地看着她忙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鹿溪一直拿后背对着他,不太敢看他。

十几分钟后,她把菜都热好,端回餐桌上,然后看向客厅里的男人,弱弱叫他,“好了,可以吃了。”

沈时砚终于动了动,扬了扬眉,幽幽吐出两个字,“过来。”

他表情明明灭灭的,也不知道想干嘛。

沈鹿溪有一点点儿怕,纠结了两秒后,还是提腿过去。

“晚上去哪儿了?”沈时砚看着走过来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女人,微微拧了拧好看的眉峰问。

沈鹿溪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似的,在班主任的面前埋着脑袋,搅着手指,弱弱说,“跟几个朋友一起吃饭。”

“是么!”沈时砚所有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紧她,“吃的开心么?”

沈鹿溪轻咬着唇角点头,“还行。”

“可是我不开心。”沈时砚好看的眉峰绞着,问她,“怎么办?”

沈鹿溪稍稍抬起头来,看他一眼,迟疑一下说,“你想怎么办?”

“好办啊!”沈时砚一扬眉,“哄我。”

......

小说《过分贪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