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北直接越过邢川进房,拖出行李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邢川从身后扣住苏北北的手,轻咬住她耳垂,“小白眼狼气性这么大,招呼不打就跑了?”“你放开我,我要回家”苏北北用胳膊肘捅他,邢川抱得更紧,两人蹭来蹭去把邢川的浴巾给蹭掉了苏北北一惊,慌忙转身,邢川转到她身前,挑眉道:“你故意的吧”苏北北撇头,“流氓”邢川顺着她的角度去啄她的唇,“想看就看,有什么不好承认的”“明明是你自己脱的,你耍流氓......

点击阅读全文

掌心玫瑰

主角苏北北邢川出自小说推荐《掌心玫瑰》,作者“齐铭”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苏北北直接越过邢川进房,拖出行李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邢川从身后扣住苏北北的手,轻咬住她耳垂,“小白眼狼气性这么大,招呼不打就跑了?”“你放开我,我要回家”苏北北用胳膊肘捅他,邢川抱得更紧,两人蹭来蹭去把邢川的浴巾给蹭掉了苏北北一惊,慌忙转身,邢川转到她身前,挑眉道:“你故意的吧”苏北北撇头,“流氓”邢川顺着她的角度去啄她的唇,“想看就看,有什么不好承认的”“明明是你自己脱的,你耍流氓......

精彩章节试读



苏北北莫名其妙,“置房洗钱案?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名下根本没有房子。”

女警员扶了扶镜框,说:“不一定非得名下有房子才能参与犯罪,苏小姐,麻烦你配合我们协助调查。”

廖静拉住苏北北的手,“你们也说了是协助调查,干嘛一副抓捕犯人的态度?要是调查没有这回事,误工费你们赔啊?”

关曼丽这时走出来,“廖静,你先去工作。”她走到苏北北身旁,“北北,警、察同志肯定不会冤枉好人,没事的,你先去把自己的私事处理好再来上班,这样对你对公司都好。”言下之意,招惹警、察已经给公司造成不好的影响了。

苏北北无奈,“我知道了,曼丽姐。”她眼神示意廖静不要担心,拎着包跟警、察上了警车。

苏北北前秒刚走,办公室后一秒就沸腾了。

“都说做人要低调,升职八字没一撇就摆领导普,这下摆过头了吧,警、察同志都来请她喝茶了。”

“切,洗钱啊是大罪名,真的查实要坐牢的。”

“完了,那我们公司不会被她连累吧?还好她没升职,普通职员作奸犯科还好说,要是部门主管作奸犯科,那对公司打击要……”

廖静听不下去了,蹭的站起身,“到底是耳朵有问题还是脑壳有毛病啊?协助调查四个字听不懂啊,霖州的法官都退休了用得着你们在这判?”

关曼香这时才缓慢转身,“好了,都别议论了,做好自己的本分比什么都强。”

“是,曼香姐。”她转身进办公室,这次她脸上的笑容没变。

坐上警车的苏北北眼皮一直跳,直觉告诉她这莫名其妙的嫌疑跟齐家脱不了干系。

果不其然,苏北北被带进审讯室后,警、察开口第一句就是:“苏小姐,据我们调查你曾与齐铭有过两年的恋爱关系对吗?”

“对。”

“他曾在你们关系延续期间赠送过你三处房产,一处河西碧华小区的大平层,一处新景郊区的独栋别墅,还有一处东湖老区的复式楼。”

苏北北纠正,“是有过赠与意愿,但是我并没有接受。”

问话的是一个三十上下的男警、察,姓柳,全程都一副我就看着你编的表情盯着苏北北。

他转动着指间的黑笔,“为什么不接受?”

苏北北双手交叠在桌面上,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接受?”

柳青涛脸上的鄙夷更甚,“苏小姐,三处房产加在一块上千万的价值,白送你不要?那你跟齐铭在一起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那是我私事,跟置房洗钱有关系吗?”

“请你配合调查!”

“柳警官自己也说了,三处房产价值上千万,我相信任何一个正常且普通的女孩,在恋爱期间都不会接受金额如此庞大的赠礼,我没有等价值的回赠,为什么要收?”苏北北的话让一旁做笔录的女警露出几分意外的神情。

但柳青涛却笑了,“或许是你早就知道这三处房产就是用来洗黑钱的,所以你才拒绝?”

苏北北心里猛地一沉,还好她当时脑子清醒没有过户,不然今天的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我不知道。”

“苏小姐,齐家涉嫌的金额巨大,任何知情不报的人都可视为从犯!你作为齐铭名义上的女友甚至谈婚论嫁的未婚妻有很大嫌疑!是不是你们之间意见相左,所以才导致悔婚?据我们所知,你在大婚当天不仅悔婚还有过蓄意伤人的行为!”

“我那叫正当防卫!”苏北北靠在椅子上,直接白了柳青涛一眼,“如果你们真的调查清楚了就应该知道我当天揍的人是李玉,他和姓齐的是什么关系,我为何揍他,他现在又为什么会被关进警、察局,如果这些你们都不知道的话,那今天你们请我来就是个笑话!”苏北北心里不屑,真当她是吓大的,两句话就能唬住她?

没做过的事谁也不能往她头上扣帽子!

柳青涛和身旁做笔录的女警四目相对,有些无语了。

齐家的底细他们心里有数,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例行公事套苏北北的话,没想到她这么伶牙俐齿。

柳青涛半眯着眼睛盯着苏北北,食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正酝酿着新的话术呢,突然审讯室的门被打开。

一个穿着深灰西装,戴着金丝框眼镜的男人走进来。

“打扰,我是苏小姐的代理律师桑野,从此刻起,有任何问题请你们直接联系我。”

他压根没等柳青涛他们反应,直接拉住审讯室的门,对苏北北做了个请的手势,“苏小姐,我们可以走了。”

苏北北看了眼脸色铁灰的柳青涛,起身摆了摆手,“柳警官,后会无期。”

柳青涛:……

出了警、察局的门,苏北北深吸一口气,步子越迈越小。

桑野停下脚步,“苏小姐,你不舒服?”

苏北北扶着门口的路灯柱子,“我……坐久了,腿有点麻。”

警、察局这种地方,身在其中时不觉得有压力,走出来了反而有些发怵。

此时苏北北满脑子都是新闻里那些含冤入狱几十年,头发都等白了才沉冤得雪的老人……

“无凭无据的指控不会对你产生影响,如果再找你,直接联系我,律师费邢川已经付过了。”桑野从内袋里取出一张名片。

苏北北接过,点点头,“谢谢。”

她走到拐角处,发现邢川倚靠在一辆白色宾利前,正在接电话。

见到她,邢川简单说了几句,挂断朝她走来。

“吓到了?”

他抬起手将苏北北额前一缕散发捋到耳后,“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邢川的眼睛在太阳光底下更显深邃,苏北北看得入迷,声音不自觉娇软,“嗯……不想给你添麻烦。”

邢川揉了揉她的头,浅笑道:“别客气,以后我也会给你添麻烦。”

苏北北:……

邢川和桑野打了声招呼就牵着苏北北坐上车。

“齐家人找过你?”

“吴晓莲找过我。”车身发动,苏北北窝在邢川怀里,把玩着他深灰色的领带,“齐家被曝出来的那些丑闻,跟你有关系吗?”

“有。”

“吴晓莲觉得你是为了我。”

“你信吗?”

苏北北一口否定,“不信。”

邢川直接被气笑了,“小白眼狼。”

他修长的手指来回摩挲着苏北北的耳垂,没有再解释,因为他确实有自己的私心。

齐家,他早晚都要除。

苏北北的出现不过是将他的计划推前了。

见怀里的女人也不吭声,他指腹挪到她脸颊边,戳了戳,“失望了?”

苏北北坐起身,望着窗外叹了口气,“我只是惋惜我的升职可能要泡汤了。”至于邢川,苏北北还没有心痴到认为他会为了自己掀翻整个齐家。

他们两关系远没到这份上。

她也没这么大魅力。

“考虑一下来我公司,年薪翻番。”邢川扣着她的腰肢想再靠近一点,突然两人的手机同时响起。

苏北北拿出手机看是李溪冉的电话,她划通,对面传来压抑的哭腔,“北北,你在哪啊?”

苏北北吓一跳,“冉冉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不是我出事,是你出事了北北,你的照片被人挂到网上了。”

小说《掌心玫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