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时霜谢烐出自小说推荐《大婚当日,夫家被抄家流放》,作者“棠岁岁”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   末世来临,时霜觉醒空间,她正在囤物资呢!醒来后,却发现自己穿书了。  成了书中同名的小炮灰女配。  今日大婚,夫家竟要抄家流放!  害,空间在手,先把渣爹和渣男家搬空!贱女来PUA?给她两巴掌尝尝!流放路上有人窥觊?哼,打得他家都找不到。  夫君虚弱,太好僚了!谁能想到是后来的大反派!  撩错了,现在还能跑吗?  谢烐将女人抵在墙上:“当时撩我不是挺起劲儿吗?” ......

点击阅读全文

完整版小说推荐《大婚当日,夫家被抄家流放》,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时霜谢烐,是网络作者“棠岁岁”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谢母起身,挡在她身前说,温和道。“给他们点独处的空间吧。”“啊?”时霜思索地坐回座位,她错过了什么了吗?脑海中不禁脑补出两个人的场景,她暧昧一笑,点头道,“我懂我懂。”谢烐侧眸,问:“你懂什么?”时霜夹起一块肉,放在他的碗里,“青春年少的爱意朦胧啊...

大婚当日,夫家被抄家流放

阅读精彩章节


在这儿,男尊女卑。

这一行为将两人的身份和地位全部置换。

谢烐不爱别人触碰,也想说他没哭,可眼下,他能感觉到从纤细的指尖传来的真心和温度。

他嘴角勾起。

“好。”

被人调戏,是一种恶心的事情。

被时霜调戏,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窗外,乌云遮住月亮,露出一丝白光,夜风吹过不远处的竹林,发出影声,雨已经不下了。

一家人在前厅吃饭。

时霜扒拉着米饭,她不解地问:“谢言和栀子呢?我去叫他们来吃饭。”

林叔和林婶不愿意来。

她也不勉强,毕竟他们吃起来心里不舒服,战战兢兢,没这个必要。

谢母起身,挡在她身前说,温和道。

“给他们点独处的空间吧。”

“啊?”时霜思索地坐回座位,她错过了什么了吗?脑海中不禁脑补出两个人的场景,她暧昧一笑,点头道,“我懂我懂。”

谢烐侧眸,问:“你懂什么?”

时霜夹起一块肉,放在他的碗里,“青春年少的爱意朦胧啊。”

“你看来很了解。”谢烐幽幽地说。

他在脑海中想起了时霜和高哲在一起的场面,忽然觉得这米饭不香了,甚至有些发涩。

时霜想起,书中描述,原主疯狂追求高哲的画面,心虚一笑。

“我、我是从话本中吸取的经验。”

“哦?是吗?”谢烐挑眉,如今,他倒是也不信,当初那个不理智追求高哲的人,会是眼前的人。

也罢,谁还没有点不愿提及的往事?

时霜用胳膊肘撞了下男人,随后,往男人嘴里塞了一块土豆。

“好好吃饭。”

“对,食不言寝不语。”谢母看着小夫妻的小打小闹,眼底含笑,可太较真了,会影响感情,还是得劝劝。

谢烐无奈一笑。

快吃完前,谢言和栀子来了,他们脸上尽是笑意,时霜问:“你们干什么坏事去了?”

“小姐,奴婢哪有。”栀子走过去,“奴婢像干坏事的人吗?”

时霜双手环胸,上下打量着她。

随后,点点头道:“像!很像!还是个惊天密谋的坏事!”

栀子双手眼睛,“奴婢才没有呢!”

时霜捏了捏她的脸,这小丫头太可爱了,她递过去一双筷子。

“快吃饭。”

“奴婢马上就吃好!”栀子火速吃着饭,可谓是狼吞虎咽。

时霜:“……”

这小丫头一定跟谢言干了什么坏事!想着,她看向谢言,男人满脸笑意地看着她跟谢烐。

呃,有猫腻!绝对有猫腻!

不一会儿,栀子就吃好了,她起身,将碗筷飞速收拾好。

随后,她满眼期待道。

“小姐,您跟姑爷回去休息吧?”

“好啊。”时霜也好奇得不行,她推着谢烐走在前面。

两人偷偷摸摸跟在身后。

看似伪装得很好,实则真的很慌乱。

谢烐声音低沉道:“他们在干什么?装神弄鬼?”

他很想说,在谈情说爱。

但眼睛不允许他说谎,两人不自觉就笑,偷偷摸摸跟在后面,好像要看戏。

突然。

“嘶!”

轮椅突然停下,谢烐猝不及防,他往后一撞,倒吸一口气。

“怎么了?”他问。

时霜握紧手,指向寝室,只见里面一片红光,“怕是有鬼。”

她回头看向栀子。

应该是两个人搞的鬼。

谢烐提议:“去看看。”

时霜把门打开,喜庆铺满整个屋子,红色的毯子,红色的绸缎,红色的蜡烛,能红的都红了。

“这……”

她是得了红眼病?

蓦地,栀子和谢言冲上来,一个推着时霜,一个推着谢烐,进了屋子。

“小姐,姑爷,您们快进去。”

小丫头已经等不及了,她为了布置屋子,花了好久呢。

时霜这才看到,床上铺满了枣、花生、桂圆、莲子。

“枣、生、桂、子?早生贵子!?”

明白过来后,她不免声音微扬。

“小姐,对了!就是早生贵子。”栀子一手叉腰,“小姐亲口说的,那就是真的了。”

时霜:“……”

真个鬼。

她现在跟谢烐是非常纯洁的医患关系。

谢烐嘴角上扬,他手握起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一声,问。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为什么要布置成这个样子?”

说到这儿,栀子叹了口气,说:“大婚那日,就流放了,小姐和姑爷都没有洞房,奴婢想给您弥补一个。”

谢烐心中泛起愧疚。

他接过谢言递过来的酒杯,抬起双眸,望向愣住的时霜,眼神炽热又真挚。

“时霜,抱歉,让你受苦了。”

“没事。”时霜刚抬起手,就被谢言塞过来一个酒杯,她看向谢烐伸过来的手,她抿嘴,也递了过去。

栀子喊道:“喝交杯酒咯!”

两人离得很近,胳膊互交,将杯中的酒喝尽,时霜直起腰,放下酒杯,只觉得周围的红,很不切实际。

她、好像醉了。

栀子双手合十,期待地说:“小姐,奴婢就不打扰您跟姑爷了,祝您们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她拉着谢言就跑了出去。

院子里,月亮高悬,栀子双手背在身后,她问:“就一杯酒,姑爷能喝醉吗?”

“大哥向来滴酒不沾,绝对能。”

谢言点头,他明白栀子的意思,醉了就会欲望上头。

栀子拍手叫好。

“太好了!我家小姐酒量也不好。

四公子,真是多谢您了。”

“小事。”谢言摆手,两人相视一笑,便分开各回各屋了。

时霜脱下外衣,挂在架子上,她看向蜡烛,那是长明灯,寓意红红火火,吉祥如意。

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吹灭蜡烛。

“咳咳,我也不知栀子会、会布置这么大的场面。”

“她有心了。”谢烐躺在床上,因喝酒耳尖泛红,他望着四周的红光,不免有些情动。

她没有吹灭蜡烛。

自是想跟他长长久久吧?

时霜犹豫几秒点头,她躺在一侧,床挺小的,不如寨子里的炕宽。

两人挨得很近,呼吸都能听到。

她一转头,就对上一双睁着的深邃眼眸,“你……”

“嗯?”谢烐问,“怎么了?”

时霜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许是习惯捏栀子的脸了,竟然也捏了下男人的脸。

像是触电般,忙缩回被褥里。

她小声道:“抱歉,你长得有点好看,想…”

想亲。

这是她内心的话,没敢说出来,只是她也震惊到了,难道她见色起意了?

谢烐凑近,低声一笑,嗓音微哑,带了一丝诱人的蛊惑,比方才那酒还令人扰心。

“那你离近点,好好看看?”

小说《大婚当日,夫家被抄家流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