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大咖“北元”大大的完结小说《我教你怎么做皇帝》,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小说推荐,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北元朱元璋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穿越大明王朝,成为朱元璋嫡三子,坐镇太原的晋王朱棡。  但却在洪武六年与朱元璋大吵一架后,负气离开应天府,前往封地太原就藩!  自那以后起,朱棡不仅将太原治理的仅仅有条,更是为大明戍守边塞,大败王保保,将北元逼入绝境!  可便是此时,一道圣旨入太原,朝中以胡惟庸为首的大臣弹劾朱棡拥兵自重,有不臣之心,朱棡无奈回京。  彼时,坤宁宫。  朱元璋:“老三,咱轻徭薄赋,可曾亏待百姓?......

点击阅读全文

《我教你怎么做皇帝》是作者“北元”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北元朱元璋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流:无地者为流,意思就是王朝治下,先家后国,而无家则无国,特别是古代以农为本,粮食更是一大生产力,那你没有田亩土地,就相当于对王朝没有用,自然就是“流”了。至于氓:通俗易懂点,就是你不仅仅没有田亩,还没有房子与生存能力,而这便是“氓”。而这两者自然结合,便是形成了所谓的“流氓”。所以这般说来,老朱的...

我教你怎么做皇帝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伴随朱元璋的话音落下,北元终于明白自己忘记了什么事。

洪武八年,大明全国各地铜矿停产,洪武通宝的铸造量并不能满足商业、农业发展和多次北伐的军费使用。

于是朱元璋下旨,发行大明宝钞,作为大明市面上的通行货币。

而且为了推行大明宝钞的流通使用,朝廷制订了严苛的措施。

如:禁止金银流通,大额交易禁止使用铜钱,对伪造宝钞者处以斩首的极刑等。

所以大明宝钞的出现,极大的解决了明朝捉襟见肘的经济问题。

毕竟无论是讨伐北元的军费,还是兴修农田水利的费用,都是依靠大明宝钞来实现的。

但老朱可谓是对得起自己的身份,流氓就是流氓,完全没有一点经济头脑。

什么?哪有儿子埋汰自己老子是“流氓”的?

非也,此“流氓”非彼“流氓。”

因为在古代封建王朝,“流氓”二字,你得拆分开来。

流:无地者为流,意思就是王朝治下,先家后国,而无家则无国,特别是古代以农为本,粮食更是一大生产力,那你没有田亩土地,就相当于对王朝没有用,自然就是“流”了。

至于氓:通俗易懂点,就是你不仅仅没有田亩,还没有房子与生存能力,而这便是“氓”。

而这两者自然结合,便是形成了所谓的“流氓”。

所以这般说来,老朱的确是个流氓,毕竟老朱不仅没有田亩,甚至还没有家,而若是不投军,老朱估计还在路上要饭。

那你还能指望老朱有点经济头脑?

毕竟没有金银支撑,只能依靠大明王朝的公信力。

但谁让老朱玩的花,将本该一本万利的大明宝钞,疯狂印刷,从头到尾就没把控过数目。

北伐草原?印!

赈灾灾民?印!

兴修水利?印!

反正只要能用到银子的地方,朱元璋永远就是一句话,那便是印!

而只要咱老朱印的够快,花的够勤,大明的国库就永远不可能空虚。

还有就是老朱一边毫无节制的印刷大明宝钞,另一边却规定民间缴纳赋税之时,使用宝钞数目,不能超过三成,至于另外的七成,则是用实物,或者是金银来缴纳赋税。

那这不是只许州官防火,不许百姓点灯?

所以老朱此举,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一直在消耗大明王朝在百姓心中的公信力。

毕竟,您老人家只负责印钞卯尽花,却一点都不收回朝廷,这换谁谁能愿意?

百姓又不是傻子,金银不用在民间流通,但却可以用来缴纳赋税?

还有就是停下了铜币的制造,也都是在为大明宝钞让路,这就使得大明宝钞沦为废纸以后,民间逐渐自发的使用碎银。

至此朝廷便失去了铸币权,可以这么说吧,自洪武初年开始,明朝的经济命脉与货币体系,就已经因为老朱而崩盘。

“老头,大明宝钞能发行的基础,便是我大明的公信力,而您终结乱世,驱逐鞑虏,百姓愿意相信您。”

“可若是您继续毫无节制的印刷大明宝钞,只能导致大明宝钞迅速贬值,造成市场混乱。”

“而我记得史书上有记载,前宋的交子、会子就是因为过度发行,最终失去了百姓的信任,引发了严重的通货膨胀。”

想通的瞬间,北元便是抬起头看向朱元璋正色道。

大明宝钞,关乎国本,可容不得一点马虎,所以决不能放任老朱继续肆无忌惮的加印大明宝钞。

而且这对于百姓何尝不是一种压榨?

当然并非是老朱想压榨百姓,而是规矩制定的同时,便存在了许多漏洞。

而这天下最不缺的便是聪明人,特别是商人,他们常年与银子打交道,自然能看出大明宝钞的弊端。

可他们依旧可以借此来大发不易财,使得百姓的生活愈发的艰苦。

毕竟是农耕社会,而百姓就是天下的第一大生产力,那朝廷所得自然也就出自百姓的手中。

那大明宝钞一旦贬值,受伤害最深的还是百姓,而获利最多的也不是朝廷,而是那些富商豪绅。

至于朝廷不过是为富商豪绅打工的同时,还将彻底失去朝廷的威严与百信的信服力。

此言一出,不仅是朱元璋,就连朱标都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老头,老大,你们想想,大明宝钞本就是无根之萍,而它们又如何与金银相提并论?”

“那不说前宋的交子、会子,便是蒙元时期的“钞”,它的贬值速度比流水还快。”

“甚至到了最后,连买张纸都不够,更别说保障民生、支撑朝廷了。”

“特别是您现在还这样毫无节制地印发宝钞,那跟拿纸糊个堤坝来抵挡洪水,有什么区别?”

“只是看着挺壮观,实际上呢?一场大雨就能把它冲垮。”

望向陷入沉思的老朱与朱标,北元又是轻轻叹了口气道。

对此,老朱与朱标仍然是沉思不语,好似真的在思索权衡其中的利弊。

“老头,并不是儿子危言耸听,而是大明宝钞若要长久,必须得让它有价值依托,得有金银做后盾。”

“或者与实物紧密挂钩,这样才能让人信得过,用得安心。否则,它就成了空中楼阁,看着美好,实则脆弱。”

“毕竟您看看咱们的老百姓,他们辛辛苦苦种地做工,赚回来的却是一叠叠越来越不值钱的纸。”

“那这就不光是宝钞的问题,这是人心啊!”

“那他们信任咱们大明,咱们就不能辜负这份信任,更不能让他们的汗水白流。”

北元又是顿了顿,方才继续看向老朱与朱标道:“而我记得小时候,您常跟我说,民心是秤,能称出一个国家的轻重。”

“而如今,咱们发行的宝钞,就是这秤上的码,可要是超了斤两,秤就失衡了,民心也就散了。”

“所以咱们得找到那个平衡点,让宝钞流通有序,与金银、实物形成稳定的兑换关系。”

“同时,也要恢复铜钱的流通,重新开始铸造铜钱,多渠道保障经济的血脉畅通。”

“这样一来,才能让大明的经济根基稳固,让百姓的日子真正好起来。”

话罢,北元便是拿起一旁的茶杯,直接一饮而尽。

小说《我教你怎么做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