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命剩半年,全家跪地求原谅,晚了》是由作者“桑榆送风”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姜之宁林泽禹,其中内容简介:【破镜不重圆 虐渣打脸 甜爽文 双洁 女主后期会痊愈】 姜之宁被收养多年,她被确诊骨癌,结婚三年的老公爱上了真千金。  她被赶出家门,却被亲生父母找上门,还被告知她是千亿豪门唯一的千金。  爸爸妈妈将她当成宝,三个哥哥轮番宠她。  姜之宁美滋滋享受新生活,可怎么姜家求着她原谅?  就连劈腿的前夫都跪着求复合。  什么?现在知道错了?  晚了! 她手段狠辣,团灭渣男贱女全家户口本,连带马甲掉了一地。  短短半年,帝都各大世家跪求联姻,就连那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夫都缠着她要名分。  “阿宁,只要你嫁给我,我什么都能给你……”...

点击阅读全文

命剩半年,全家跪地求原谅,晚了

小说推荐《命剩半年,全家跪地求原谅,晚了》是作者“桑榆送风”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姜之宁林泽禹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泽禹——”姜露薇得知他住院,赶到医院,看到他憔悴的模样,心疼得眼泪直掉。“泽禹,你怎么样了?”姜露薇向来明艳璀璨,林泽禹和她在一起,享受了无数人艳羡的目光。可此刻,却有些埋怨。当初若不是她一直说姜之宁可能是在报复算计他,他怎么可能放弃喝药?医生看家属来了,叮嘱了几句...

命剩半年,全家跪地求原谅,晚了 阅读最新章节


医生不客气的翻了一个白眼:“林少,您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吗?有这么强的被迫害妄想症。”

“人家一片好心,你不领情就罢了,还以这样的心思揣度……”

医生喋喋不休,显然对林泽禹这种是非不分,倒打一耙的作为很是不满。

“泽禹——”

姜露薇得知他住院,赶到医院,看到他憔悴的模样,心疼得眼泪直掉。

“泽禹,你怎么样了?”

姜露薇向来明艳璀璨,林泽禹和她在一起,享受了无数人艳羡的目光。

可此刻,却有些埋怨。

当初若不是她一直说姜之宁可能是在报复算计他,他怎么可能放弃喝药?

医生看家属来了,叮嘱了几句。

走出几步,又折返回来。

“林少,你的胃很不好,我建议你找到之前的药方,再喝两年,可保性命无虞。”

“什么药方?”

姜露薇是真心喜欢林泽禹,看到他受罪,心里别提多难受了,擦干眼泪:“泽禹,什么药方,我马上找。”

“姜之宁给我的药方。”

姜露薇怔住了。

“是那几副中药?”

“是。”林泽禹胃疼的厉害,俊脸惨白:“赶紧把她叫过来。”

姜露薇哪儿肯让林泽禹再见姜之宁。

“我给你找更好的医生。”

林泽禹知道她的顾虑,闭上眼,痛得直冒冷汗。

姜露薇花了不少心思,找到了专家,给他做了检查,得出的结论是和之前的医生如出一辙。

他们只能帮他止疼。

不能治本。

长期服用止疼药,对于他的身体损耗很大。

林志远没想到林泽禹病得如此突然,林母还在警局,他不能慌。

“马上,查姜之宁的住址。”

为了儿子,他不得不服软。

翌日一早,助理传来消息,姜之宁租了一个店铺,打算创业。

林志远从医院离开。

临走前让人照顾好林泽禹。

姜露薇一晚没睡,看着陷入昏睡的林泽禹,百感交集。

她恨极了姜之宁。

恨不得姜之宁彻底滚出她的生活。

可林泽禹卧病在床,她不得不容忍姜之宁的出现。

罢了。

只要她能治好林泽禹,她可以容忍姜之宁的存在。

姜之宁一早就到了店内,装修进展很快。

她仔细检查了进度,又和装修队长聊了新的规划。

对方也是见多识广,短短几句话,便谈妥了。

姜之宁体贴,买了两箱矿泉水送到店内。

队长嘿嘿直笑:“姜小姐,多谢你了。”

“大家辛苦了。”

为了方便干活,姜之宁穿着一套灰色家居服,与生俱来的美貌无处遮掩。

队长帮她拿水,靠得很近。

“原来你和泽禹离婚,就是为了这么一个男人。”

林志远闯入,一脸厌烦:“我对你很失望。”

装修队长一听这是要为难姜之宁:“你谁啊?”

算哪根葱?

姜小姐温柔体贴,轮得到他失望?

“我是她爸!”

林志远没想到姜之宁眼光这么差,环顾一周,这么大的店铺,一个月房租都要好几万。

她净身出户,拿得出这么多钱吗?

“这店铺是拿我们林家的钱租的吧?”林志远自以为了解了一切:“这钱我们可以不要,但你现在跟我走。”

装修队长瞧不上他这一副普信男的嘴脸。

“林董,找我有事吗?”

姜之宁示意装修队长继续干活。

后者不满的瞪了一眼林志远,扛着水走到一侧。

他怕姜之宁吃亏。

大男人,怎么能看着一个弱女子被欺负?

“泽禹住院了,你马上跟我走。”林志远一副命令的语气:“当初若不是你半途而废,泽禹也不会再次住院。”

姜之宁以前只觉得林志远不怒自威,很难接触。

如今才觉得他是非不分。

“林董,我不是你家的佣人,随叫随到。”

“至于林泽禹住院,与我何干?”

当初她为了帮林泽禹治病,熬了无数个通宵,研制出来的药方,可他不屑一顾。

甚至听了姜露薇的话,将她的心血付之一炬。

如今他犯病,是活该!

“你不跟我走?”

林志远显然没想到姜之宁居然会反抗自己。

这么多年,姜之宁在他面前恭顺乖巧,逆来顺受。

他习惯了,以为姜之宁还要和之前一样,卑微讨好她。

可他忘了,姜之宁已经和林泽禹离婚了。

“泽禹犯病是因为你照顾不周,你应该负责。 ”

见过无耻的人,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姜之宁气笑了:“林董,需要我提醒你,林泽禹是酗酒,暴饮暴食一系列不良生活习惯毁掉的,不是我。”

她终于明白,林泽禹的颠倒是非黑白是跟谁学的,原来是祖传。

林志远被忤逆了心意,黑着一张脸:“如果你是想要继续留在林家,我也可以答应,但你不能奢求名分……”

“咻!”

一颗石子击中了他的腿弯,林志远单膝跪地,疼得一张老脸煞白。

“谁,谁动手了?”

林志远环顾四周,没人站出来。

姜之宁似有所感,一抬眸,对上了隐蔽处的一双湛黑眼眸。

是薄庭。

林志远强撑着,想要起身。

又是一颗石子。

这下是彻底爬不起来了,老脸阴沉:“姜之宁,亏我这些年对你不薄,你怎么能联合外人算计我?”

待她不薄?

姜之宁笑出了声,眼尾氤氲出几分水汽。

“林董,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若不是你给了姜露薇支持,林泽禹敢在婚内出轨?”

“林夫人折腾我,折磨我,训斥我的时候,您可曾替我说过一句话?”

“林家最危难的时候,我砸钱砸股份,可曾对我有过半分感谢?”

她满眼都是失望,对于林家,她曾真心相待。

可林家将她的付出当做理所当然,甚至还嫌弃她给的不够多。

林志远被晚辈质问,觉得颜面扫地,任由司机将他扶起来。

“之宁,我没想到,你这么斤斤计较。”

“我是不曾帮过你,可还不是你没用,三年了,你都没能抓住泽禹的心,你难道不反思反思?”

林志远不愧是资本家。

PUA这一套玩得驾轻就熟,分明是林泽禹婚内出轨,是林家苛待。

他却试图将问题归结在她身上。

“林董说得对,是我没用,我抓不住林泽禹的心,所以我离婚。”

姜之宁容貌清冷,眼神冰冷,“林董,你那么偏爱姜露薇,不如让她治好林泽禹。”

“时间不早了,请回吧。”

林志远自认为自己给足了姜之宁面子,他都亲自来请她了。

她却不知好歹,还在摆架子。

“之宁,你和我闹没有意义,开条件吧。”

他沉下脸:“怎么样,你才肯帮泽禹?”

她不肯帮忙,不过是因为条件不够。

小说《命剩半年,全家跪地求原谅,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