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虞傅铮是小说推荐《和死对头绑定夫妻系统》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暗折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文案:【先婚后爱 死对头 米虫纨绔逆袭】京市近日最大的新闻莫过于花家和傅家两大纨绔即将联姻,而且两人曾经还是死对头。主人公--花虞人如其名,咸鱼一条。在花家六个才华横溢、能文能武的哥哥姐姐的衬托下,她确实是众人眼中的米虫。其实她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每一个以她的哥哥姐姐为主角的小说里那早死的炮灰妹妹。她绑定系统小草,攻略傅铮,延续生命。主人公——傅铮,人与其名不符。没有‘铮铮铁骨’,一把病骨头,是个短命的病秧子。他绑定系统小花,攻略花虞,获取生命值。两个死对头多年后因长辈撮合相亲而重逢,为了攻略对方,他们选择忍一时,活一世。于是,他们结婚了。就在大家好奇这两人的婚后生活会如何不合时,却听闻一个是护夫狂魔,一个是宠妻狂魔。本人现身说法:他\/她装的。一句话:你攻略你的,我攻略我的...

点击阅读全文

和死对头绑定夫妻系统

花虞傅铮是《和死对头绑定夫妻系统》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暗折枝”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花老夫人还是脸色严肃,但眉间的喜悦是藏不住的,她一遍又一遍地询问着两个人的行程,“怎么还没到?”林妈看出了她的嘴冷心热,于是笑呵呵地说着,“老夫人,快了快了,大少爷和二少爷都进园子里了。”花老夫人似乎终于想起还有一个人未在场,气压一低,“小七呢?”林妈望了一眼楼上,踌躇着,“七小姐还没起来。”花老夫...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花虞这一天照样睡到日上三竿,不过花老夫人与林妈今天才没有时间管她。

毕竟今天花虞的大哥二哥都会携妻子儿女回老宅,老宅里所有人都紧锣密鼓地做着欢迎的准备。

宅子里的东西全都擦的锃亮,一尘不染,就连八宝粥都都洗的干干净净,乖乖地站在门口迎接。

楼下。

花老夫人还是脸色严肃,但眉间的喜悦是藏不住的,她一遍又一遍地询问着两个人的行程,“怎么还没到?”

林妈看出了她的嘴冷心热,于是笑呵呵地说着,“老夫人,快了快了,大少爷和二少爷都进园子里了。”

花老夫人似乎终于想起还有一个人未在场,气压一低,“小七呢?”

林妈望了一眼楼上,踌躇着,“七小姐还没起来。”

花老夫人皱着眉,吩咐着林妈,“还没起来,去,林妈你给我把她喊醒,哥哥嫂嫂都快到家了,她这个妹妹怎么还在睡。”

“是。”

楼上的花虞睡得正熟,急促的敲门声如夺命的连环刀,林妈敲了半天门,不见半点动静,对着一旁的小兰说,“拿钥匙打开。”

门开,林妈大刀阔斧地走到床边,“七小姐,老老夫人让我上来叫你起床,大少爷和二少爷快到了。”

花虞也听见了声响,脑子一团浆糊,声音软糯,“知道了,马上起来。”

“那您快点,我先下去了。”

接着又看向一旁的小兰,小兰一脸‘我不行,别看我’,畏畏缩缩地喊着,“妈,我……”

林妈没时间听她讲,直接下命令,“别磨磨蹭蹭的,在这守着七小姐起床,尽快。”说完便下楼去了。

花虞懒洋洋地伸了个腰,头发凌乱,表情呆滞,迷迷糊糊地吊一口气,“小兰,我起来了。”

小兰可急死了,要是完不成任务今天的肉又得被她妈克扣,催促着,“小姐,我们得赶快了,大少爷他们马上到楼下了。”

花虞从容不迫地摆摆手,“别担心,我给你表演一个五分钟大换活人。”

小兰急出了汗,怎么这个时候了七小姐还在想着变魔术啊?比她还不靠谱。可她没注意花虞拿着衣服嗖地一下进了浴室,不出三分钟,洗漱完毕换好衣服的花虞推门而出。

映入小兰眼帘的便是穿戴整洁的花虞,她简直惊到下巴都要掉了,“七……七小姐,你这……”

来不及听她说完,花虞扯着她的手就往楼下跑,咚咚咚两人喘着大气,站在花老夫人和林妈面前,不动声色地挪着脚步走到后面站着。

不过五分钟清醒的魔术有个致命的缺点,起猛了,后劲大。花虞此刻站在花老夫人旁边候着,小鸡啄米般点着沉重的脑袋。

门外传来八宝粥的叫声,门口的管家也喜笑颜开地喊着,“李夫人,大少爷和二少爷他们回来了。”

花老夫人一听到这儿,心急地就要起身,但犹豫后还是稳稳坐下等着。

大厅内脚步声微乱,一行人正走进前厅。

为首的是花虞的大哥——花凛,他是大房的长子,也是花家下一任继承人,当之无愧的小说总裁。

剑眉星目,眸光深邃,身形挺括,冷酷与禁欲的气息萦绕全身。

旁边的便是他的妻子贺星,娇俏可爱,笑起来眉毛弯弯,一看便是从糖罐子里长大的纯真大小姐。

花凛与妻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成年后两人便到国外登记结婚,婚后更是恩爱有加,育有一子。

也就是贺星手里牵着的酷拽小萝卜头,眉毛横飞,小小年纪已然一副冷傲霸总的模样,不过终于还是稚嫩压制了冷酷,看上去萌萌的。

紧接着的是花虞的二哥——花冽,他是大房的次子,温润如玉的性子,是京市公认的好脾气。

学医多年,从世界顶级名校毕业后归国,目前是京大最年轻的教授。

与花虞的二嫂言如在海外留学时相识。据说舞会上,矜贵冷漠的医学才子遇上鬼马精灵的天才画家,而后闪婚,两人最终选择回国发展事业。

他们婚后只有一个女儿,此刻正挂在花冽的脖子上酣睡,睡着的小姑娘软萌乖巧。

花凛看着主位上的花老夫人,冷漠的声音柔和些许,“奶奶,我们今天回来看您,最近身体怎么样?”

花老夫人欣慰地看着花凛,“回来就好,坐吧,不用担心,我这老骨头还行。”

花凛望着一旁困倦不已但又拼命克制的花虞,唇角微勾,和妻子交换了带着笑意的眼神,“看来小七也很辛苦。”

突然被点名,花虞彻底清醒,面色涨红,“没有没有,大哥大嫂回来辛苦了。”

花冽也上前一步,他一贯温和儒雅,嗓音温柔,关心备至,“奶奶,这是我和阿如给您挑的的一些药膳,还有你平时常吃的药,都给您写好了。”

说着递给一旁的林妈,林妈赶紧接过来。

花老夫人面色不显,但声音听着比往日高昂不少,“你们有心了。”

花冽当然也不忘站着的花虞,“好久不见,小七真是越长越漂亮了。”

花虞弯了弯眉眼,瞧着般配的二哥二嫂,“谢谢二哥,二哥二嫂才是真的郎才女貌呢。”

其实花虞和各位哥哥姐姐们的相处并不是太过亲昵,也许是因为她是三房所出,难免会有些隔阂。

但最关键的在于年纪和兴趣爱好方面,最小的六姐也比花虞大三岁。

加之花虞从小不爱学习,可哥哥姐姐们早已背上书包去上学了。

而且他们大多数都就读于国际寄宿学校,一个月才能回来一两次,彼此之间见面很少。

后来二伯母与花老夫人意见分歧,生活教育理念不同,便一家搬出了老宅,直到哥哥姐姐们上高中时,遇上二伯母事业关键期,才搬回来花家老宅。

不过二房夫妻俩忙于事业世界各地飞,很少回来住。

虽说不是亲生的兄弟姐妹,但至少血缘的羁绊还是让彼此关系融洽,还有一点就是——花虞的父亲花霆珏压根没把心思放在家产上,他的一生唯有吃喝玩乐、混迹人间。

寒暄之际,花虞失了神,看着其乐融融的一家人,有些落寞。

花家庭院里,花虞闲着无聊出来透透气,看着池子里自由自在的鱼,她用力地咬了一口手里的香蕉。

花知宝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从客厅溜了出来,圆滚滚的小身子扶着院子里的藤蔓和树枝,步履蹒跚,跌跌撞撞地朝花虞走来。

她如今正是嘴馋的年纪,看见什么都好奇地想吃。

伸出肉乎乎的小手在空中虚晃地抓了抓,眼睛紧紧盯着花虞手中的香蕉,“鱼鱼~,我想吃。”

年纪太小,说话口齿不清,记性也不咋地,只是记住花虞名字的发音。

眼前口水直流的萌娃让花虞头皮发麻,迅速拿起手帕细心地给她擦着嘴。

擦干净之后,蹲下身子,目光平视小家伙,揉了揉她圆咕隆咚的脸蛋,“知宝,你怎么出来了?”

可花知宝不懂,她脑子里全是香甜可口的香蕉,圆圆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花虞藏在背后的香蕉。

无奈之下,花虞重新从果盘里拿了一个香蕉,剥皮一点点喂给她。

她也是懂享受的人,顺势爬上花虞的腿,双腿一蹬,眼里闪着惬意自在的光,张着小嘴巴等待喂食。

姑侄俩就这样躺着,摇椅荡起微微的弧度,赏着鱼、吃着果,畅意逍遥。

也许是太过于休闲自在,双双睡过去了。

这边聊的正起劲,花凛、花冽和花老夫人到楼上书房谈事情去了。

客厅里只剩下贺星和言如,妯娌间年纪相仿,性格也互补。

贺星是典型世家里娇宠出来的名媛小姐,长相甜美,生性娇羞。

而言如则是言家放养出来的,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机灵劲,一看就会把人骗得底裤都不剩。

言如看着一脸酷飒却又乖乖站在大哥大嫂身侧的花知晔,忍不住夸起来,“嫂子,知晔真的好乖啊,我听说你和大哥已经让他上学了吗?”

贺星大大方方地交谈着孩子的教育,浅浅一笑,梨涡尽现,“嗯嗯,知晔测了智商,会比寻常人高一点,所以把他送到朋友那儿专门的研究所。”

言如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想不到知晔还是传说中的天才儿童嘛。”

“哪有,我觉得知宝才可爱,软软糯糯的,简直把我的心都萌化了。”

贺星没有女儿,花凛见过她生产的艰辛,也不愿她再生,只有个冷冰冰的马甲,所以她特别喜欢言如家的知宝。

言如毫不留情地调侃着自己的女儿,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她才不像外表那么可爱呢,天天流口水,我和阿冽都以为她是不是生病了,结果去医院检查才发现只是馋,特别嘴馋。”

贺星听了言如说的趣事也忍不住捂嘴笑。

这时,花凛花冽从书房下楼,看着笑得张扬的妻子,花冽问着,“老婆,说什么这么开心呢?”

闻声望去,言如发现丈夫已经下来了,“老公,你们聊好啦。”

“嗯,奶奶说了一会儿就放我们下来吃饭了。”花冽松开袖扣,一边挽袖,一边朝言如走来。

“噢噢,我们在聊流口水的知宝。”说着还朝花冽眨巴眨巴眼睛。

习惯了妻子的古灵精怪,花冽眼底温情脉脉,无奈地耸肩,“老婆,你给宝宝留点面子吧。”

“好吧。”

言如总算想起了她一直调侃的女儿,这才问起来,“诶,老公,宝宝呢,刚刚不是在你怀里?”

夫妻俩对视一眼,糟糕!聊天忘了孩子。花冽和言如赶紧走出客厅,一声声喊着,“知宝!宝宝!”

花凛和贺星对视一眼,也跟着出去寻找,就连臭屁的花知晔也被拉着去寻找‘走丢’的妹妹。

当出来寻找花知宝的众人走到庭院时,看见花虞紧紧地搂着花知宝,两人似乎早已熟睡过去,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唯有花老夫人,她鹰隼般锐利的双眼凝视这熟睡的两人,吩咐着林妈,“林妈,去把知宝抱过来。”

“是。”

林妈上前扯开花虞的手,这动作也惊醒了花虞,她下意识揽住怀里的花知宝,却听见林妈说,“七小姐,把小小姐交给我吧。”

花虞也睁大眼睛看清了团团围住她的众人,血色瞬间翻涌上头,脸红的像煮熟了的虾子一样。

花老夫人开口叱责,“花虞,你什么时候才能懂事一点!这像什么话?!”

当众教训让花虞有些难堪,刚刚红透了的脸煞白,她抿住双唇,指尖用力攥紧衣摆。

见气氛不对,言如开口缓和,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奶奶,是我们自己没看住知宝,何况也是知宝自己跑出来的,不能怪小七妹妹。”

贺星也紧忙劝着,“是啊,奶奶,小七确实没做什么。”

花老夫人丝毫不给任何人情面,龙头拐杖重重砸向地面,“这里是花家老宅,做主的人还是我这个老太婆。”

这话让贺星和言如一噎,不再说话。

言如余光瞄了一眼花冽,努了努嘴,明白妻子的意思,花冽打着圆场,“奶奶,饭点了,大家还是先吃饭吧,有什么事吃完再说。”

花凛也冷声开口,“奶奶,吃完再谈吧。”

花老夫人对他们的话置之不理,语调听起来更恼怒,“要管人,回你们公司、医院里去,这里轮不到你们指挥。”

“林妈,带大少爷和二少爷一家用餐。”语气中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

随后将视线移到花虞身上,“你,跟我过来。”

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言如有些心疼失魂落魄的花虞,这个最小的妹妹似乎承受了太多不该承受的事情,像是橱窗里待价而沽的精致娃娃,美丽却无神。

在场的其他人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小说《和死对头绑定夫妻系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