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劣之徒》是作者“夏偷”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李钦寒左郁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原名《恶劣》【疯批忠犬VS腹黑冰山】全员恶人,当先天的劣遇上后天的恶;这个世界上的恶,不分先天与后天,它们一旦交集,便会自行吸引。...

点击阅读全文

极劣之徒

小说推荐《极劣之徒》,讲述主角李钦寒左郁的爱恨纠葛,作者“夏偷”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老板将饭菜端上后便不知躲到哪去偷闲了,为了省电,仅留了四周的一圈壁灯,昏黄的氛围倒是跟外面阴沉的天色相匹配了。李钦寒挺直脊梁坐在餐桌前,黑色的雨伞就搁置在桌边。雨水顺着伞尖一路蜿蜒,在两个人的中间划过,像是把二人分成了楚河汉界。对面的左郁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缓缓吐出烟雾,深邃的双眸在烟雾中像是盯紧猎...

精彩章节试读

阴沉的天色并没有因为暂时的雨停而变得好转,反而有愈发浓厚的预兆。

路边的小餐厅因为下雨的缘故生意也不见得多好,食客三三两两。老板将饭菜端上后便不知躲到哪去偷闲了,为了省电,仅留了四周的一圈壁灯,昏黄的氛围倒是跟外面阴沉的天色相匹配了。

李钦寒挺直脊梁坐在餐桌前,黑色的雨伞就搁置在桌边。雨水顺着伞尖一路蜿蜒,在两个人的中间划过,像是把二人分成了楚河汉界。对面的左郁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缓缓吐出烟雾,深邃的双眸在烟雾中像是盯紧猎物的野兽,眨都不眨一下。

“瘦了。”

好半晌,左郁将烟屁股摁死,发表了端详过后的评语。

李钦寒没吱声,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左郁的模样没怎么变化,只不过原本就硬朗的五官更加的立体了,尤其是那双眼睛,黑亮且狭长,一经对视仿佛能被对方看穿心底。

“吃菜啊!”左郁又一次笑了:“刚刚看你是准备找饭店吃饭吧?饿了吧,试试合不合口味!”说话间,他的身子微微晃动,发梢未擦拭的雨水顺着眼角淌下来,他用拇指狠狠地擦过,力度之大带动着嘴巴都有些歪斜。

这看似耍酷的动作,李钦寒没觉得油腻,只是打从心底觉得恶寒。

见他不吃,左郁也不再客气,倒是自己埋下头吃起来。

他的吃相极其不雅,几乎是塌下身子将脑袋埋在餐盘上,简直可以用狼吞虎咽来形容。搭配上那张尤为英俊的脸庞,很是不搭,让人生出无限的反感。

而且吃的很快,在对面的人没有动筷子的情况下,桌子上的菜已经消灭了大半。

“我以前跟你说的话,你是不是都忘了?”

李钦寒不动声色地看着他,眼底的嫌弃不加掩饰。对方低着头,黑漆漆的眼眸透过一缕缕湿发看着他:“我们是同类!别用这种看待异类的眼神盯着我!”

重逢不过一个多小时,李钦寒已经基本将心里的无措与震惊消化,至少双手不再颤抖。

绷紧的后背缓缓放松,他将手肘撑在桌子上,用手掌托着下巴,很是玩味的看着对方:“你在虚张声势些什么?左郁,你是在吓唬我吗?”

左郁直起身子,应该是吃饱了,拿过餐巾纸擦了擦嘴角,又一次点燃烟:“我唬得住你吗?刚认识的时候也没能把你吓住!”他嗤笑一声,接着问道:“我出来快一年了,你知道吗?”

“我怎么会知道。”李钦寒摇头:“当年我去看你,是你拒绝探视的,我又怎么会再上赶着去找没趣!”

“啧啧啧…”左郁弹了弹烟灰:“我为什么不见你,难道你心里没数吗?”

李钦寒垂下眼眸,避开那双灼灼的视线,指尖轻敲着桌面:“我有什么数,只是觉得你应该恨透了我,应该远远躲着你才好。”

他的肤色苍白,细长的手指关节几乎连血管都隐约可见。左郁伸出手想要覆上,却在他的手落下之时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手掌扑空,但也没急着收回,左郁哑声道:“对你的情感太复杂,什么都有,独独没有恨!”

“李钦寒,我爱你啊!”

话一出口他自己似乎都被逗笑了,森白的牙齿仿佛冒着寒光,在昏暗的灯光下尤为可怖:“你不知道吧?这么多年,能够支撑着我的念头,就是你!”

李钦寒只觉得阵阵寒气往身上涌,脸色不再风轻云淡,声音带了些愠怒:“疯子!”

“我是疯子!”左郁点头:“我不否认,你以为你正常吗?”他的声音压低,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气声说道:“那么贪婪的人,被一个疯子反复上了那么多次,你疯的也不轻!”

李钦寒咬了咬牙关,胸腔被激起的怒火堪堪压下去。但对方的话还没说完:“我出来就奔着你来了,你不知道吧,你有多难忘,让我如何也放不下。”

“如果你要发疯,就一个人疯个够,我没时间奉陪!”说罢,李钦寒抓住伞柄准备离开,对方却是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

他终于动怒:“松手!你是想再进去一次吗?”

“当年进去倘若不是我心甘情愿,你觉得你能独善其身?”左郁丝毫不惧,挑了挑眉梢:“这么多年,我以为你能想的清楚,念着我对你的好,却没想到你不但贪心,居然还没良心!”

李钦寒不再躲避他的眼神:“我没良心?你敢提当年,又怎么不会记得我们的交易!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己甘心交易的,现在这幅可怜相是在跟我算旧账吗?左郁,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的,哪怕是在你大脑没发育完全之前的选择,那也是你自己的选择,后悔是没有用的!”

他攥住左郁的手,将对方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随即站起身来。

“我没后悔!”左郁没再拦着他:“我只是想告诉你,当年的选择不仅仅是当年有效,现在也一样!”

李钦寒不再理会他,拿起自己的背包就要离开。

“你在这买了房子,是想稳定下来过日子吗?”

“你调查我?”李钦寒驻足在桌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

左郁耸耸肩:“你说了,我是疯子。我也说了,我只是在履行我们之间的交易!”

手机震动几下,李钦寒匆匆扫过一眼。是刚才的装修顾问,对方应该是看到了其他的单位的报价,承诺会在原有的基础上再赠送一台洗衣机。他收起手机,视线挪到左郁身上,同样勾起唇角,笑的冷漠:“可惜,现在的你没有筹码能让我心动!”

话说完,他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左郁由着他走掉,也不再挽留,眼睛里的戏虐渐渐收敛。他吸着烟,目视着对方根本没动过的筷子,在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他躲不了,他这次,是如何也躲不掉的!

小说《极劣之徒》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