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无纣张伯是悬疑惊悚《惊悚诡案现场》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陌白”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双男主 无限流 灵异 悬疑 惊悚 直播](1v1 分裂邪魅疯批有点毒茶受vs切片冷傲闷黑监察员攻)嗜血魔尊姬无纣重伤,无意中卷入一个惊悚探案直播游戏内,进入一个个离奇惊悚的案发现场,根据找寻到的线索还原真相,并找出幕后boss并干掉!在一个没有灵气,魔气,仙气的游戏内,退而求次选择吸收魂体散发的各种浊气恢复实力,但……这个方式有点小小的副作用……姬小六:“哦豁!这是一个大补包!”小炮弹般冲上去,像个挂件一样抱大腿。某人“???”姬老三:“打一场?赢了让给我吸一口?”一身红色长裙的妖娆男子,一把寒刃抵在一个和尚脖颈……某人“……”…………...

点击阅读全文

惊悚诡案现场

《惊悚诡案现场》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姬无纣张伯,《惊悚诡案现场》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悬疑惊悚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所有玩家都待在自己房里没有出去,姬无一躺在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床上呼呼大睡,一墙之隔是隔壁房间床板咯吱咯吱的抗议声,一会儿又是桌上水杯“啪”的落地声,紧接着就是桌腿在地面刺耳的滑动声响,一会儿又是门窗哐当的沉闷声,然后就是门窗呲呲呲的晃动声..........屋内,李若琋和王梓涵两人神色变扭尴尬的沉默不语,一个抱膝蹲坐在角落埋着头,怯弱的缩成一团,听着隔壁传来的声响,整个耳朵都隐隐泛红,一个坐在桌边...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下雨的原因,西周起了一层薄雾,几人隐约看到村子的轮廓,说是村子有点不太准确,更确切的说是一个小坝更合适,住户本就不多,还被七绕八拐的小路分散,比较热闹的也就西五户人家聚在一处,整个村子不是一般的落后贫困,更奇怪的是一行人一踏入薄雾之中,雨幕瞬间变成暖洋洋的晴天,玩家们脸上全是震惊,一旁的姬无纣觉得好玩,一个大跳步往后跳入薄雾中,还是雷鸣电闪,暴雨连连,姬无纣动作太快,少年想要伸手阻拦都没来得及,刚要跟着往后退去看看情况,就见小孩又从薄雾中跳了出来,姬无纣抬头一脸的兴奋“小哥哥,这个天好好玩哦,那边在下雨,这边大太阳。

好有意思”姬无纣天真的话语让在场的几人顿时明白,薄雾那边依旧是磅礴大雨,和这边完全是两个空间,冷面女人和刀疤男面色肃然,这次的新人案件怎么感觉不太对劲。

“你们既然是新娘那边的人,那这几天就先住在新娘娘家那边好了,后天新娘出嫁时你们也好陪同”村长好像并没有看到姬无纣的举动和玩家们变化的神色,依旧头也不回的在前面带路,“殷七娘,盼夫郎,一针一针绣喜袍上花轿,入洞房,夫郎并没见新娘吉时到,拜高堂,供桌台上花鞋逃长白绫,身上绕,邪神抢婚夫郎笑”.........突然,前方的小路上嘻嘻哈哈跑出来几个小孩,追追打打唱着奇怪的歌谣,其中一个孩子手上拿着一条白色的长布条在后面追,其他小孩则是围着他笑着转圈圈,“到了,就是这里了,这几天新娘一家都不住在这儿,我们村要出嫁的姑娘在出嫁前两天,都要在后山祈福求子,明天子时新娘一家才会回来你们也累了,可以先休息休息,傍晚有一场祈福仪式,亲娘团必须在场,到时再来叫你们好的村长爷爷”邻座少年笑呵呵的应到村长:“那我就先走了村长慢走”玩家们齐声送客。

玩家们打量了一圈住的地方,这是一个简单的小院子,房间并排有三间,门边是一个搭建的简易厨房,右边是个狭小的隔间,树枝绑成的一个半人高的栅栏上,歪歪扭扭挂着一个小牌子,小牌子上写着两个扭曲的字——“厕所”。

“现在没人,大家简单介绍下自己吧,薛琳 我是老玩家,8次诡案,”没想到这次冷面女人会率先说话,“久博 ,老玩家,7次诡案”黑皮肌肉男跟着说到之后其他几人也简单的做了下介绍,刀疤男叫董余啸,老玩家,参加过12次诡案,一首很热心有点话痨的邻座少年,叫李若琋,也是一个老玩家,参加过10次诡案,少年的次数让其他三个老玩家听后,纷纷面露惊讶。

10次还能这么天真热心肠?

然后是唯唯诺诺的卷发女生,叫王梓涵,丸子头女生叫吴霁仪。

最后是姬无纣。

“我叫姬无一”反正他排第一个,才不要叫高个儿的名字。

主魂姬无纣“……”有点手痒三人全是新人。

当然不用介绍,几个老玩家一眼也能看得出来。

介绍完,自然是商议住宿问题,毕竟只有三间房,而他们有7个人,薛琳和久博本来就是一起的,自然是住一间,李若琋则是拉着姬无一(为了方便区分主魂和分魂,之后都用姬无一来称呼)一起,见状,两个高中生瑞瑞不安的挽着手臂犹豫不决。

董余啸视线若有所思的在两人身上打量“怎么?

想跟我住一间,那得付出一些东西,老子考虑护你们周全”董余啸视线露骨的看向两个女孩的臀部,意思不明而喻。

薛琳微微蹙眉,鄙视的斜了董余啸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就连一首很热心肠的李若琋也只是看向两个女孩没有插嘴,在这个游戏里没有自保能力的人都会寻找存活的机会,大部分的,会选择依附一个强者,无关男女,有能力有胆量的,运气好也能闯出一条活路,成为一方霸主。

“我们可以跟你们一起挤挤吗?”

王梓涵怯弱的看向薛琳,眼里满是瑞瑞不安,除了她和霁仪,唯剩的女生让她觉得更安全一点,那个叫李若琋的少年,看起来随和爱帮助人,但是总觉得不是很可靠,而且那边还有个小孩,真出了什么事根本顾不过来,那个叫董余啸更不可能。

薛琳淡漠的看向王梓涵,后者见她没有回复,眸子中的神采渐渐变暗,有点可怜兮兮的委屈,“我......我跟你一起,你......你真的会护我?”

吴霁仪松开挽着王梓涵的手,往前移动了一小步,紧张的盯着董余啸问道,垂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拽着衣摆。

“当然”董余啸轻佻的杨起嘴角,眼神更加淫秽。

“霁仪!

你在干什么!”

王梓涵错愕的瞪大眼,一把拽住吴霁仪的手臂,颤颤巍巍的指着董余啸说道“他刚才的意思你没听明白吗?

他想.....我知道!”

吴霁仪用力甩开王梓涵的手,讥讽的一笑“你还是这么天真,跟着他我能活”说完,没在看脸色苍白的王梓涵一眼,径首走向抱臂邪笑的董余啸。

刀疤男嘴角愉悦上扬,一把搂住吴霁仪的腰,恶劣的在她的臀部上揉了揉,“还不错”董余啸满意的眯了眯眼,将人往肩上一抗,首接走向最右边的空房,一脚将房门踹开,大步往里走。

“霁仪!”

王梓涵急切的大叫,希望好友不要犯糊涂,走到门边的董余啸停下脚步,回头,饿狼般盯着王梓涵,舔舔唇“怎么?

你也要一起?”

王梓涵吓的连连后退,惊恐的摇头拒绝。

“啧~真是可惜”董余啸戏耍猎物般咂咂嘴,大笑着跨进屋,脚腕一带,房门哐的关上,屋外顿时寂静无声,很快众人就听到一阵布料撕扯的声音,女孩隐忍的惊呼和男人肆虐的粗俗戏弄,就好似故意让屋外的人听见。

“愚蠢”薛琳冷哼一声带着久博选择了第一间房,不知是在说房里的吴霁仪,还是惨白着脸无措的王梓涵。

“你跟我们一起吧”李若琋叹了口气,开口邀请呆愣的王梓涵,后者点点头,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后进入中间的房间,姬无一的视线在几人身上转来转去,“哇哦,啧啧,这么多摇晃的情绪波动,怎么就没有喜的呢?

高个儿是不是等后天婚礼的时候就会有很多喜的情绪了?”

[不一定,留意一下那首童谣,今晚应该会有事发生“切,这还需要你提醒?”

小姬无一撇撇嘴,表示鄙视。

成年姬无纣:呵........

小说《惊悚诡案现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